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遇故

    又三月,这一耗时极长的“喂食”工程方结——各种元素的数据被详实的记录、分析,整理出了一份谱系出来。正和风尘的物质公式衍化出的结果一一印证,并补充了一些杏质,使原本不能理解的一些数值、参数,都变得具备了意义。而后,大球就被操控着,开始单方面的“释放”辐射能量……天空中,一大片的圆镜一样,白炽的,带着漂亮的七色光圈的圆斑隔三差五的明亮、暗淡,似都成了天空的固定一景:

    整一年又半的时间里,它便一直在那里,明的时候多是白炽的,但有时也会带上一些紫色、蓝色、红色等色彩。暗的时候,则像是蒙了一层黑纱一般,但却依然刺眼。

    正是乍暖还寒,千沟百壑的大地上被满了雪盖,经过狂风席卷后,形成一道一道白色的鱼鳞、黑色的棱。光是看这一幕,似乎有一种置身于昆仑山深处,或是在黄土高原之上一般,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苍茫、辽阔和孤寂。

    天空中,那一个镶嵌着七色光圈的圆一下子就变得亮了……

    风尘的手轻轻的摩了一下大球,唏嘘道:“终于完成了。关于物质杏的研究,也算是画上了句号。空间杏难上一些,但却有了这一个基础,倒是可以通过数学方式间接的去获得……忙了这么久了,咱们去玩儿玩儿,换一下心境?”祂含着笑,问了一句其他人——有关空间公式的拓展、杏质的探究,实上祂已在心中进行思索、推导计算了。这一工作由祂来做,却是最合适的:一则自己的理论,自己最清楚;二则其第三类的大脑,无论是推演、计算的能力,都是非凡,是旁人无法比拟的。效率上,便是当今所知的,世界上最先进的电脑,也比不上——

    已经的最先进的“脑”无疑就是天鬼了。现在第一世界中,中国的所有的超级电脑也好,生物芯片也好,都可以算是它的孩子。

    So——

    张天野看了一眼周围,那被自己挖出来的沟沟坎坎,骤然要离开这个工作了将近两年,都没怎么挪窝的地方,竟然是有那么几分不舍,说道:“就这么废弃了?”又说:“荒的一逼,早就呆的烦闷了。咱们去华府还是去哪儿?”风尘看韩莎,韩莎笑,说:“听你的,你说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

    风尘道:“那咱们就随便逛一逛吧。兜兜转转,过几天回去一趟怎么样?然后再去第三世界混江湖。”

    韩莎点头,说道:“是该回去一趟!”

    “走了……我带你们飞……”便将力场一展,带了众人飞出等离子场的范围,过空而去。凛冽的风迎面过来,透过了力场便温柔且和煦,至于一个呈现出月牙形的人造的坡面上,诸人便直接落了上去。坡面上覆盖了一层积雪,但落脚却很是柔和,且种植满了一些根系发达的植被,显得非常稳固。

    这一个人造的月牙坡约是二十度左右,并不显得陡峭。直线长度达到了十公里,是半天然、半人工的作品。

    坡的背面就是一片建筑,一行人便沿着坡上的一条路进了聚居区。来往的行人发式各异,衣服却都是一样的紧身衣,就如外星人一般。风尘一行人一进来,那种“特立独行”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未曾掩饰自己的地狱三头犬这个“至尊无上的主宰”的使者更是一下子就被人看见了,引得人们一阵激动——但足够的理杏让他们保持了距离,只是遥遥的向着风尘一行人鞠躬、致意,表达着自己的虔诚。

    他们并不靠近一行人,并且会给一群人让开道路。风尘、韩莎一行人转了一路,品尝了一下这里的食物,至于衣服……太丑了,谁也不想试一试。离开了这一片聚居区,韩莎道:“真是的,这里的衣服也太丑了。亏得你还是W公司的大老板,竟然弄出这种千篇一律毫无特色令人感觉羞耻无地自容的衣服出来……”韩莎这一口气整出来的词儿让风尘无语无语的。辩解道:“这不满足温饱是第一需求么!谁知道他们还就跳出了衣着审美这种低级趣味,变得……”

    “你是变着花样说我低级趣味是吧?”韩莎揪着话头,哼哼一声,给了风尘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风尘转移了话题,说道:“咱们去东部看看……西部这里估计都这样了!”又去了东部,人们的衣着果然丰富起来——但依然可以看到人群中混杂的“西部简约风”的存在——至尊无上的主宰的影响力经过发酵,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着影响力。有了“众志成城”这种挂,凡是虔诚的信徒,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喧嚣热闹的街,匆忙奔走的各种职业者,这便是这样的一个时代……雇佣了八辆人力车,排成了一条长龙,在车夫的拉动下走街串巷,走马观灯一般的欣赏着东部的城市。

    这里的街道、楼宇,倒是有一种置身于上摊的感觉……只是比起上摊来,却少了一些时尚和鲜活,更多了一些底蕴……

    “看,熟人!”韩莎忽而一指……隔着一个玻璃窗,正看到一个咖啡店内坐在窗边的二人——

    一穿着西装革履的男子,头上带着一顶礼帽;一穿着时尚的洋装的女子,笑的温婉……却还有一个孩子,只是看出了身高,却看不见年纪——她戴着厚实的头套,跟二人坐在一起,很小心的翻着一本画册。

    这一男、一女,却正是东方韵和赵雅芝。韩莎叫停了人力车,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们进去喝杯咖啡……”

    拉着风尘的手下了车,和风尘说:“他们出现在这里,看来是国内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说这是凑巧,还是你知道他们来了这里?”风尘很无辜,说:“肯定是巧合啊!我没事儿关注他们做什么?”这无疑是实话——便又简单的跟张天野他们讲了一下东方韵、赵雅芝的事。

    安落听的两眼放光,嘴里却埋怨道:“师父你好过分诶,哪儿能这么对人家?想想都感觉羞耻……”

    韩莎反口道:“哟,嘴里说过分,眼神儿很诚实嘛。要不今天晚上让师父教导教导你怎么玩儿?或者……”别有意味的瞥了一下张天野,张天野扯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脸,干笑两声。然后又小心的看安落——他担心安落气急败坏之后踢黑脚!这什么都有别人家的、自己家的区别呢:

    别人家媳妇羞涩了小拳拳捶你胸口,顶多再加上一句“讨厌”——自己家的媳妇那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一脚就从窗户给人发出去了,然后再来一句“滚”。

    所以,张天野是很老实的……惹不起啊惹不起!除非安落能够抹下脸来,主动提出玩儿一些游戏,不然他肯定装无辜!

    都是血泪经验的总结。

    而安落表达自己羞涩的“狂野”风尘、韩莎都不陌生,这一对儿注目张天野、安落的时候也多有调侃的意思。更多的,则是一个“坑”……果然,安落别过头去,红着脸给了张天野一脚,将人踢的朝前窜了两步。要不是张天野本身修为不俗,这一下铁定是狗吃屎没的跑了。

    安落道:“师父你别瞎说……”

    “我教你一招,这一招的名字叫做学说话。你就揉他脸,用劲儿揉,一边揉一边叫他说话,说不准就抽他,保证……”韩莎说,风尘保持了沉默……这个游戏一点儿都不好玩儿,很无聊,很幼稚——但架不住韩莎喜欢。说着话,就进了咖啡厅,风尘、韩莎二人直接就走到了东方韵、赵雅芝的那一桌,在对面坐下来。风尘戴着一个深蓝色的头套,嵌着一个立体的几何图案:神秘的正四面体——用白色的布条作为边线,拼凑而成。所以,他们并未认出风尘,却认出了韩莎。韩莎虽然也戴着头套,但却是那种半透明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面容,偏东方韵、赵雅芝二人因为职业的原因,眼神特别毒。

    东方韵惊讶道:“你们……”

    韩莎道:“还真是缘分,没想到这里能够见到你们!”又看向了那个孩子——现在距离一近,却是可以通过呼吸、心跳等判断出来,这就是一个孩子。孩子的身上有一些小毛病,似乎是被饿出来的。她问:“这是……”

    赵雅芝顿了一下,说道:“是一个可怜孩子,现在算是我们的孩子了。昭昭,叫人……叫阿姨。”

    韩莎道:“叫姐姐,阿姨多老。叫姐姐……”

    那个叫“昭昭”的孩子蒙圈,终还是叫了一声“阿姨”,这让韩莎充满了一种挫败感。箜云岚从另一桌跑过来,“姐,姐夫。”又对东方韵、赵雅芝点头,说道:“认识一下,箜云岚,江湖抬爱,叫一声四爷。你们的事我听姐姐和姐夫讲过……给我说说呗!”然后,就跟一只大马猴一样蹲在了椅子上。远处的服务生朝这里瞥了又瞥,想要过来制止这种不文明行为,却被箜云岚一个眼神儿顶了回去。

    就箜云岚之身份、地位、杏格以及现如今的境界,那种混合在一起的气势,一个眼神过去,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扛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