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二章 半月之后

    韩莎一叉腰,自得道:“肯定的嘛……尊夫人之智,岂能是尔等凡夫可比的?我要不会,肯定是你笨!”反正学会了,便是自己聪明、睿智,学不会,就是风尘笨蛋、傻瓜,逻辑上简直无懈可击。风尘应道:“对、对,夫人所言极是。”心里补充:“最睿智的,就是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选定了我……”

    没的说……这是何等惊天地、泣鬼神的眼光?

    “后边儿去,给我捶捶肩膀!”韩莎指使了风尘一句,风尘提醒道:“我离开这个口子,就不反光了啊……”

    韩莎说:“反正站在我后面,我也看不见。”又想道风尘还在负责观察工作呢,便自己转了个身,凑过去,“还是我转身吧。省的你误了观察赖我。”风尘便伸出双手,在韩莎的后背、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捶打、揉捏,单纯而透彻的力量激励进了脏腑之中,震动的脏腑一阵暖洋洋、麻麻的,甚是惬意。肌理也放松起来,内中的气血本就顺畅,被这么一弄,就感觉着更舒服了很多,韩莎很是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哼着鼻音:“再靠下一点儿,不对,是靠上一点儿……恩,对,就这里。不是,再往上一点儿……”

    一会儿要上,一会儿又要下,一会儿要左,一会儿又要右……那一个准确的地方似乎根本就是在一直移动,而且还是以布朗运动的方式在运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寻:

    神奇的是风尘却可以每每的追上这一种移动。

    便如是心有灵犀!

    这却实是风尘对于人体,对于韩莎的身体的理解,达到了一种极致的体现。每一分肌理,每一寸的神经系统,每一个虚的、实的经络、穴位,以及敏感点的时间,转移都知晓的一清二楚,可以做到丝毫不差。若是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技近乎道”了……韩莎则是舒服的变换着自己的形状,从一开始的站着,到坐下来,再到侧躺、平躺,趴着、蜷缩……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妙处,体现了淋淋尽致。最后便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儿一样,蜷进了风尘的怀里。

    就那么躺着,动也不想动。风尘很自然的帮她隔绝开了过量的高能粒子,使得辐射趋于一种无害的程度——在风尘的力场范围内。

    一群青丘则是在周围的无重力空间内玩耍,畅游。还去外面捉了青蛙、翻片子之类的小玩意儿进来。

    青蛙在无重力的空间中不断的蹬腿,却是跳不起来也动不了,充满了一种绝望。

    倒是翻片子,学名叫做“鲎”的,带着甲壳的小虫子,在这一片空间中一点儿都不见生,可以随意游动。密密麻麻的、一片一片的柔软的“脚”滑动,跑来跑去。这种虫子在雨后非常、非常的常见——但实际上,却又是非常、非常的罕见的。因为下完雨不久,就会消失,即便是去水塘里找,也不会找到。青丘们直接用它们“打架”玩儿,彼此划定了场地,练习注意、寄神的过程,也是玩耍的过程。

    这种已经可以算是“活化石”一般的虫子生命力旺盛,经得起折腾。一只往往要被寄神注意之后,过上十多分钟,才会从甲壳的缝隙中流出一些淡淡的血液,死去。

    控制鲎,彼此战斗、打仗、排兵布阵。

    好玩儿还能锻炼人。

    死去的则是变成了中午的油炸食品,咬起来咔嚓、咔嚓的,只是寡淡的没有什么味道。都说兔子肉没有自己的“特色”,这玩意儿还不如兔子。青丘们的食谱是生冷不忌的——风尘则是被韩莎喂了一口,不吃都不行。下午时分,张天野的灾情体验小分队就继续开始直播了……赎罪券的风很快就波及到了华府等大片的地方。无数的神职人员走上街头,宣称这一场灾难就是因为上帝他老人家被一些人亵渎了,所以才降下来的惩罚——罪人们应该赎罪!当然了,念在很多人自己有罪,但自己却不知道,所以购买赎罪券,作为神职人员,是会如同公元元年的义人一样,用自己来给大家赎罪的。把自己钉在架子上是不可能的,打死也是不可能的:

    念念经让迷途羔羊们迷途知返还是可以的。

    反正,买一张赎罪券,是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的。华府的富人们、穷人们还有中产阶级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排起长队,赎罪券陷入了抢购的热潮。张天野暗搓搓的偷拍了一下当地的主教和某些资本家喝交杯酒,颜笑如花的模样——嗯,老么个擦脸的,笑起来一脸的褶子,嘴都成了菊花了……

    一些小的售卖点,销售人员硬从穷人的手里抠出最后一枚硬币,然后将一张轻飘飘的纸塞过去,毫无诚意的喊上一句“上帝保佑你”,被掏光了钱的倒霉蛋则是被排挤到了队伍的后面!

    一个小孩被抵押进了教堂,换取了三张赎罪券……

    一幕幕、一件件……

    只是昭示出一个极其简单、残酷的道理:宗教的人畜无害,只是因为它的力量不足以去危害……一旦当它的力量强过的时候,那便是一只最为恶劣且毫无底线的怪兽,将会将整个世界都一口吞噬进去!

    它也从不文明——只是现实的力量让它不能够野蛮。可一旦灾难降临,无论是天灾或者人祸,只要人间的秩序崩塌,变得脆弱、无力。

    那么它的恶,就会被最大程度的释放出来……

    “它还是它,无论是中东还是这里,它从来都没有变过。人们其实从不应该寄托于它本身的美好,因为它不美好。中世纪的黑暗,是它可以一手遮天,现在的光明,是因为他们无法再一手遮天。现在,当它……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张天野指了一圈,说:“我不针对谁,它,或者它的同类,都是一样的。所谓文明,即从破开宗教开始,人一日不能看清其中恶,走出其中恶,便一日不能称之为文明。”

    这一句话,无疑便是张天野最为真实的感慨——当这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挣脱出了笼子,便是这样。

    这一幕很熟悉……但当然熟悉,因为在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的上演。但历史实在是太过于久远了一些。

    像是水变油这种闹剧,也不过是二十多年前才上演过,还被人嘲讽过。但二十年后什么水氢发动机还不是大把人信?

    这才二十多年。

    但赎罪券这一幕,却已经间隔了几百年。人早已经忘却了曾经,因为人本就不是一种会吸取教训的生物。

    “行了,今天就这么多,明天我们会去下一个地方看看。想要看哪里,直接私信我。如果没意见,我就自己决定了。”

    第二天,离开了华府,一路南下,去了另一个州。这一个州的情况比较好,没有乱七八糟的赎罪券:

    试图贩卖赎罪券的,已经被挂在了绞刑架上。很干脆、很利落,州长是一个粗矿的大胡子,一身顶儿浪荡的牛仔裤、牛仔帽,腰间一把左轮枪,嘴里一个大烟斗,报纸上选取了一个最为嚣张、最流氓的表情,占据了整个版面。这位州长大人直接开了地图炮,而且还是自黑的那种:

    老子就是流氓、恶棍、混蛋,从老祖宗被流放这儿的时候就是。所以赎罪这玩意儿不存在的,什么罪先问问老子的枪答应不答应。

    商量个事儿行不行,你去天上帮我问问上帝……然后,就直接送上去了。

    ……

    但这么霸气、另类的,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的州都是像回到了中世纪一样的绝望。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感慨,一路感悟……形形色色的人,形形色色的事,却让一行三人的心灵经受了一番洗礼,多出了一些阅历。这些阅历,就像是最为丰腴的养料,像是肥沃的黑土,让他们开化、结果。

    一晃便是半月,黑洞终于算是稳定了下来。吐东西也吐的稳定了。风尘便召唤了三人回来……

    地狱三头犬也种完了最后的一粒种子——

    针对风尘交给的任务,它完成的极其小心、谨慎,每一次种下的地点都要经过精心的考察,针对于每一个人,它都要宣讲一遍……虽然神职人员们一次一次的宣扬,说是这是恶魔的果实,吃了会下地狱,但等到灾民们都要饿死了的时候说什么吃了要“下地狱”——此时的人还会在乎下地狱?

    或许有一些是在乎的,但更大多数、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在乎的。甚至于为了一口吃的,他们已经将自己饭前祷告的口头禅都改了,成了感谢“至尊无上的主宰啊,感谢您派遣三头犬使者种下希望,赐予我们粮食”巴拉巴拉的。

    于是,这一个“至尊无上的主宰”的信仰貌似就火了起来。

    风尘对此只是莞尔,笑了一下,便置之不理。

    不过也没理由便宜旁人——

    众多的念头之中,那根据统一矢量方向,汇聚而成的河流浩浩荡荡。万象因子被一股力量牵引,融入了其中。这本应是一个漫长的、自然融合的过程,但在风尘的人为干预之下,变得极快,就像是一个快速转动的漩涡……七日后,一个“至尊无上的主宰”就出现了:它浩然充塞于天地之间,没有形象、无处不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