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九章 现场直播

    雨,如天河倒灌倾盆而下,绵绵不休。零落的雨滴落在地上、水中,便激荡出一阵“轰轰”的嘈佑,明是喧嚣,却有一种“万籁寂静”的“寂”——天地之万物似归于寂,人心亦归于寂。雨滴落在了等离子场形成的那层膜上,则瞬间成气,蒸腾而起,是一种“滋滋”的煎炸声……只是气还未升起多高,就被雨水压下、打散、沉寂,使这一个过程循环的重复、重复再重复。

    高能的粒子冲击出的,那一块白亮的圆面停在云层中,风来不去,云涌不进,顽固的坚守着,只见周围的一圈,稍淡色一些的云在极为迟缓的动……缓慢的,就像是一只缓慢的爬行的乌龟,负重前行。

    雨一直下……

    风尘置身于篮球大小的豁口上方,随意的耷拉着一条腿,另一条腿竖膝微屈,脚踝和拉拢着的腿的膝盖并在一起,很是惬意的晃。

    充沛的光、电、磁透过肌肤进了体内,被一步一步的加工,然后变成新的中气、再因功用之变化,分五行、划阴阳,成就营卫。营者运行身体,卫者生成身体,保卫身体。身体内的立体的网络越发的密集,越是密集,生产新的营卫之气、利用新的营卫之气的能力也就越强……终究有一日,新的营卫,会代替旧有的身体组织。风尘的大部分的精神,则是放在了大衍金丹的丰腴、拓展之上:

    元素、元素之间的运行,提纲挈领的在这一骨架上丰富血肉、羽毛,让它变得完整——将现有的数学统御,将未曾被发现、利用的数学推导出,构成一个在有序的世界中自洽、完备的,不存在任何缺陷,不丢不顶,圆润无暇的大衍金丹……这种丰富,是一个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另有一小部分的注意力则在镜面球内部的黑洞上,一小部分则是一些灵光乍闪的念头,是天鬼、风莎燕、蛞蝓、大蛇丸、金蟾、幻月的一些思维念头——针对这些,祂就像是更高了一级别的观察者,不为所动,却又清晰、明白。

    是“跳出其外,又在其中”的。

    张天野手脚并用,如猎豹一般沿着球面跃了上去,须臾就站在了风尘的身边。手搭凉棚的远眺了一下,说:“果然,此处风景独好。”

    风尘道:“哪儿好了?”

    “哪儿不好了?你看这云——什么时候有过这么黑的云?这么厚的云?你看那闪电,什么时候闪电的声音,竟然被雨声压过去了?你看地上,那江水横流……不是神话中,何曾见过这样的雨?这简直就是史诗级的灾难大片。这种场面,千载难逢,身临其境啊。我和落落刚才说等雨停了,就到处走走看看,亲身感受一下史诗级的灾难大片……怎么样,到时候你去不去?”张天野一屁股在球的顶部坐下来,离得风尘大概有一尺多远,避开了从球内喷出来的高能粒子,用手拍了拍球面,又说:“你说这黑洞,吃个东西也挑。不好下口的直接就喷出来了……”

    风尘瞥他一眼,说道:“你看我能走开?你们想去就去吧。反正现在也用不着那么多的人,我一个人观察就够了。”

    张天野“嘿嘿”一笑,摇头感慨:“这可不是哥们儿不跟你分忧啊,实在是无能为力。里面是什么样,也只有你能看见。”

    “等可以进行下一步实验,我通知你们!”

    风尘点头。

    “行,那我们就先撤了……”

    张天野直接闪人,连着安落和箜云岚一并拐走了。青丘们倒是不乐意去看什么“灾难大片”的,只是和风尘、韩莎一并呆在这里。过了一会儿,张天野就开了直播:

    简易的棚户到处都是零落的木板,地面上的雨水溅起了一层银色的水汽,如同烟雾一般。积水足足到了人的小腿高,棚户区的人们不得不拖家带口,一身可怜的淋在雨水中。有人支架起了门板,暂时的遮挡风雨,有人坐在木桶里,在水上漂……还可以看到一只浑身湿漉漉的黑狗,正趴在一座房子的屋顶上,狂吠不已。风是冷的,雨也是冷的,被从海里裹挟而来的一些海洋生物在水里欢腾……

    “这里是我们的第一站,唐人聚居区。我们可以看到,这里的棚户区大部分已经被摧毁了,有人正用门板挡雨。看到那只小黑没有?”

    “因为地势太低,那间房子已经淹了房顶,小黑被困住了。可怜的小黑,绝望的小黑,这时候缺了狗儿子狗闺女,不然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救他的。受灾的人太多了,不过有一个好消息,中土道门的人正努力的施救,我们可以看到那些、那些、那些……他们很努力的在奔波,茅山派的仙人们正在给人治病,传授防疫知识……”

    三三两两的,穿着杏黄的、褐色的、青色的道袍,还有一些黑色道袍的道士不知从何而来,往来穿梭。

    一些人被集中于了安全区域,在这些道士的指导下去捞出了一些物品,煮姜汤的煮姜汤,救人的救人,整个过程热火朝天。

    ……

    “干的不错,把那群鸟人都干死……我在精神上支持你们!”张天野走到一个年轻的道士身边,拍了拍道士的肩膀。这道士乃是阳神之体,质感是真实的。这些人之前就被风尘招去过,都是熟面孔。道士见是张天野,便打了一个稽首。道:“这个,可是上尊……”

    张天野摇头,说道:“祂才懒得有这种想法呢。这是我的个人意愿——我刚过来的时候,见另一边正卖赎罪券呢。啧啧,那套路……”

    在上帝的地盘儿上,神甫们集体出动,兜售赎罪券。宣扬说是这一场大洪水,就是上帝对人心不古者的惩罚:

    每一个信仰者,都必须要检点自己的行为、心灵,拷问自己的信仰是否虔诚。是不是自己的行为招致了灾祸……嗯,如果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否犯了错,那就买赎罪券吧,多多益善。用东方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域改之,无则加勉,总之这是一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情!

    这事儿要是换成远东的中迎地区,敢这么玩儿,下面早就揭竿而起、彼其娘兮了。但在美洲、在欧洲,这玩意儿还就有市场,贱皮子们就吃这一套,以为是理所当然的……

    钱——想要在俗世中拥有影响力,有钱就是第一位的。教职人员们,以及他们头顶的神深谐这一套。

    利用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收割信仰的同时也赚钱,有了钱,未来就可以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道士:“……”

    “读过《山海经》吧?根据《山海经》的记载,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我中迎之国土,只是后来的人忘了……子孙不肖。现在就是一个机会,该是我们的,始终都要是我们的,加油吧,我看好你们……”张天野又拍了拍道士的肩膀。道士的心头一阵MMP,心说山海经我也看了,怎么我就不知道?这一个自古以来怎么听着就怎么无耻……但,想一想又感觉莫名的有感觉啊!

    拍了一下道士,然后换了视角,又拍了一下在“河水”中划着木桶,从一些倒塌的棚户中捞东西的壮年。

    再出了棚户区,展示了一下华人之外的区域里,教堂门口抢赎罪券的盛况。张天野夸张的说:

    “看看啊,都看看啊。这真是锣鼓先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人山人海,人山人海……我为什么要说三遍?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了。”

    “麻痹这群人都疯了……看,教堂塌了!”

    张天野突然指了一下教堂。

    高高的,像是一口座钟一样的教堂轰然倒塌……张天野是绝对不会承认是他干的。没错,那一指,实际上就是教堂倒塌的元凶。这一下,人们是真的疯了。人拥挤着人,叫嚣声乱的吓人,贩卖赎罪券的几个教职人员被发狂的人群直接推倒在地,经过一番踩踏之后是进的气没有了,出的气也没有了。张天野夸张的叫:“疯了,都疯了。天啊,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人踩死了……”

    安落说:“我们换一个地方吧,这里太危险了。”

    “对对!”

    张天野从善如流。

    一群看直播的人:……

    青丘丑目瞪口呆,愣了一下,才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句话还是跟张天野学的,但这会儿用在张天野身上,没毛病,意外的贴切。青丘亥则问:“姐姐,先天真人可以这样么?”韩莎:“……”然后递给了风尘一个眼神儿,让风尘说。风尘咂巴一下嘴,说:“真人在一个真字,他这么做,也没什么毛病。”韩莎道:“但你们不许跟他学,行为上不注意,境界很容易掉下去。”

    “是……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嘛。道理我们懂得。姐姐你老这么说,好烦呐!”

    青丘未抱怨一句,就被韩莎送了一头爆栗子。

    凿的整个人头一缩。

    猴子一般。

    “姐夫、姐姐,那你们的心灵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了?”青丘未捂着头,问了一个大家都很好奇,却也一直藏在心里,没有问出来的问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