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二章 大衍金丹,术数天球

    一个人的经历,一段历史,便在一个并不算广阔的范围内被改变,一切都平静的毫无波澜,不见痕迹。这就像是一次经典的微创手术,魔教之毒瘤,被完整的剃去了,却又没有伤害一丝的好肉。事后,越是回思、琢磨,林素心就越发感受到这一法门的精湛、玄妙,忍不住多做把握、咂摸。

    于“过去”之中更人意志、革新记忆,使人于无知、无觉之中,便被更革意志、记忆,可谓是:

    无声无息、无形无质,至于亡而无觉……

    林素心的整个“手术”的过程,蛞蝓都是旁观亲历的,于第二世界中作为主体的风尘则是“同知”的,无分先后,无视时空的同步知觉。见了林素心操作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丝想法……这倒也是繁忙的填充材料,思考问题之后,一种难得的休闲。也会在大家空闲的时候,一起约来,进行一次“现场直播”。

    历时三月的“手术”让张天野这个三千世界法的始作俑者都惊叹连连,获得最多的,自然也是他这个始作俑者。

    韩莎却也亦有一些收获……

    坐在一个观察港上,一千米直径的大球周围一圈被强力的约束,逐渐形成了一个半透的黑色边界,看去本身似便是一个“黑洞”了。那一圈黑色边界之内,便是黑洞的本身,黑色边界之外,便是本来的世界。而那黑色的边界,自然就是事件界限了……而在大球的内部,黑洞却还未形成,但已经有了一些趋势。风尘坐的很随意,是一个最为自然、舒服的姿势,双腿展开,呈六十度摆成了一个V字形,左手斜垂,贴着身置于右侧的大腿根。左手则是曲折手指,用食指在下巴上轻轻的、规律、节奏的点啊点……

    被点的位置,正是下唇下方的小窝!

    一边点,一边思量……

    伽罗瓦证明了维度是存在上限,即在一个群中所含的元素是不可超过六十的,用数学符号表达,就是Sn60。当超过六十之后,便无意义——数学上的无意义。当元素超过60之后,实际上经过计算之后,一定会坍塌、回归到60。伽罗瓦天才般的证明了这一点,而风尘以为,这同样是一个边界,是一个有序的世界、无序的世界的边界,超越边界,便无意义,边界之内,解释一切!

    即一个Sn=60的群,是包容、涵盖了现如今的一切的数学、涵盖了有序的世界的一切奥秘、逻辑的。

    一切数学皆在其中,宇宙变化亦在其中。

    那么,这样的一个群,其结构是什么样的呢?这样的思考是漫无边际的、发散的,一直到刚才,祂坐在这里,看着那直径一公里的大球,心中忽而有了一个那么一点灵光!六十正是一个奇妙的数字——祂看着这个球,一下子就想到了由六十个碳原子组成的碳六十——像是一颗足球一样圆润、美感……

    以碳原子为顶点,呈十二个正五边形、二十个正六边形。心中想着的元素,便一一带入,成为了一个一个的顶点。

    祂的身前,一个比足球大了很多,足有脸盆大小的,结构严谨的球被投影了出来,随着祂的心意而动:

    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旋转,实则却不是旋转,而是一个一个的元素,沿着楞在运动。更确切的说,是同时在介于五个元素、六个元素两种状态的运动。起运动的轨迹,既是在一个系统,又是在另一个系统,却又同时存在于一个更大的球体的表面。而在运行之后,随时可以从一个系统,变更进入另一个系统。六十个顶点,被风尘用了三十二套系统的字符标注,每一个正五边形,便对应了五个六边形。

    字符沿着楞运动,从一个顶点旋转、镜像,到达另外一个顶点,按照一定的规则变动。风尘只是看着这个东西出神……

    那一个小小的,和碳六十的结构一模一样的球,便像是整个世界。宇宙内的一切奥秘都藏在其中。

    春风熏熏暖人醉。

    第一世界的基地洞窟之中,伽罗瓦所在的洞窟之内投影成了一片碧绿的草场,远处还可以看到一些浓绿色的森林,有静静的河流,缓慢转动的风车。还有墙壁装饰成了拱形的四层高楼,墙上贴着红色的瓷砖,窗户狭长,左右还有角楼的私人豪宅。而在伽罗瓦的头顶上空则是成片的数学公式、几何图样。伽罗瓦选择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阴神惬意的平躺下来,头枕着双手,看着那些公式。

    这样的生活简直太美了……他所有的热情、所有的思想,都无拘无束的投入到了数学当中,每一天都过的那么快,令人感叹时间的流逝。他不愿意再有身体:那样他的精神都会受到束缚!

    突然,一个在他的意念操纵之外的,球形的图案旋转着,出现在了半空中……

    “伽罗瓦!”

    风尘的声音和煦的像是春风。

    声,来自于上、下、左、右。那一个球形的图案,正是风尘投影出来的图案,碳六十一样的结构,但每一个点,每一个部分,却都变成了群中的元素,整体变成了一种表达维度的上限,以及运算规则的奇妙图景。

    风尘道:“你看一下……这是我突然想到的。”祂没有说更多的话,因为对于伽罗瓦而言,不必要说的更多……

    伽罗瓦的“天才”让他一见到这个结构,就陷入到了一种魔怔当中。周围的青草、树木、河流和住宅,都停顿了一下,而后消失一空。头顶上其余的数学公式也消失了,只剩下了这一个球——顶点沿着棱运行,公用了一条轨迹,那种奇妙的变化、位移,令他越发的狂热。只有顶点、棱的结构的球形被伽罗瓦接管。然后,其中的正五边形、正六边形都被他分别用了红、绿两种颜色渲染。而后每一个面,都被他利用风尘的符号命名——再一次运行,比之刚才一下子就清晰了很多!

    具象的方式,又被转化为了更加抽象的方式,只见到一个个大括号中,不断的有一些字符闪烁,变化,被标记了运行轨迹进行比较。

    对于常人而言,具象无疑是直观的。

    但对伽罗瓦来说,抽象才更加的直观。那种大括号中字符的变化、闪烁反倒是更加容易理解。阴神没有疲倦,不眠不休,球中的顶点不断的运行、变换,或者离散、或者结合,或者交换了位置……变化、回归,从杂乱无章到回到起始的原位;一次、一次、又一次……提纲挈领,再度变化。隔着一个世界的风尘却比他更快的给出了一串的公式,阐述了这一系列的变化过程。伽罗瓦深吸了一口气,盯着公式,过了许久才是说道:“它可以交给我来命名吗?”

    “那你想要叫它什么?”风尘开口问了一句,声音隔着一个世界,由墙壁的阵法模拟发出……

    世界的阻隔对祂而言是无的,交流的时候,更可以直接的以天鬼或者风莎燕为跳板的同步进行。祂问伽罗瓦,实际上自己也想到了一个名字——它蕴含一切、囊括世间之一切有序,数学之周全,所以,祂将之取名为“大衍金丹”。

    所谓“大衍”者,天地之数之极,全之又全,不丢不漏,涵盖一切、包容一切。“金丹”则,金杏不朽,丹者圆润,周全。

    大衍金丹……其名却正当。

    伽罗瓦说道:“它阐述了世间的一切数学,是数学的归宿,是数学的尽头。一切有为法皆在其中,一些数理变化,皆不出其右。而自古以来,我们都认为天是包容一切的,所以我想要叫它‘术数天球’……谁又能想到,我竟然可以走到数学的尽头,跳脱于数理之外,明悟一切!”

    风尘道:“术数天球,也不错。伽罗瓦——它就叫术数天球了。有关术数天球的相关论证,以及你之前的维度上限的证明。我会一并写成论文出版……”

    伽罗瓦道:“那你确定的名字又是什么?”

    风尘道:“大衍金丹。”

    ……

    于是,风莎燕便又有事情做了。每天在教导三魂七魄、句芒、王佳乐之余,都要抽出时间来零零碎碎的,写关于维度上限的证明论文,写术数天球的这一堪称数学上的“大一统公式”的玩意儿。写一些,便和伽罗瓦讨论一些,足足是写了有一个月左右,才是截稿:足足有厚厚的一摞。而后,便保存了原件,将复印件邮寄了出去——

    伽罗瓦和风尘并列了第一作者,风尘的一旁,还添加了韩莎的名字,作为第二作者。风莎燕直接将稿件投给了最权威、最严苛的一家!

    此时的京城已经是炎炎夏日,周遭尽是一些衣着清凉的男女。路过风行广场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广场上的人。

    利用了阵法、生物建筑的奇妙,这里无疑是夏天最凉爽、冬天最温暖的地方。附近的人都喜欢来,风行公司的生物技术的新概念、绿色住宅也大受欢迎,绵延了一大片。从天空看下去这里就是一片童话王国,若不是远处的高楼林立,几乎都让人以为这里本就是童话世界中的仙境了……

    低头看了一眼,风莎燕清浅一笑。

    一身青白色的简约的连衣裙在风中轻轻的贴了身体,剪出一抹倩影。只是一下停顿,便进了山中,峰峦一去,云雾在身边经过,片刻就回到了基地之中。将落下去,便见一个丫头“哇呀”的叫着迎上来,和她抱了一个满怀。这丫头脆生生道:“姐,你回来了?刚爷爷还问你去哪儿了呢!”

    风莎燕“嗯”了一声,问:“那你说我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

    “我去邮寄论文了,然后啊,这一篇论文就会坐飞机飞到瑞典去,然后登上一本很权威的数学杂志……”

    “数学的杂志,好无聊啊……”此女对数字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风莎燕一笑,打发了她,便进了基地。

    进了父母所在的房间之中,见二人都在,便道:“爸、妈,你们找我?”

    风父道:“嗯,刚想问你。我俩中午想吃炸糕,不知道你吃不吃。”风莎燕囧,说道:“我打小就不喜欢吃糕……”顿了一下,又道:“你俩也快别做了。我给你们弄……糕一直都不会踩。”风莎燕知道自己的父母,喜欢吃糕、吃莜面,但偏偏糕又是从来都做不好的。于是就将做饭的活儿揽在了自己身上。风父又问:“你刚出去干嘛了?你俩什么时候回来?这都在外面半年了吧?”

    第一个问题问的是风莎燕,第二个问题问的是风尘、韩莎——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这种说话别扭,但习惯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风莎燕撒娇:“爸爸欸,九个地球呢。抛开咱们这个,我们才逛了一个地球,还差七个呢……”

    “那不是要三五年?”盘算着想一想,一个星球半年多,八个可不是三五年吗?这个时间算的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风莎燕:“……”

    “你还没说你刚干嘛去了?姑娘家,别往外头乱跑……”

    “……”继续无语中,过了几秒钟,风莎燕才说:“我刚去投论文了,也没乱跑……不是,就算是我乱跑,这人们还能把我怎么着啊?就是钢铁侠托尼老师过来了,他还能给我耍流氓咋滴?”就凭风莎燕的能力——吓死他们!跟着,就转回了正题:“是一篇数学论文,就是说罢,我把天下所有的数学问题都解决了。”

    自己的老子继续揭短:“行了吧,我就见人小伽天天研究,怎么成了你解决的了?”风莎燕端详了一下风父——

    是亲老子,没错。

    “行,我去做饭!”风莎燕去做饭。而一场数学界的风暴,也已经开始酝酿。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蝴蝶已经扇动了翅膀,风暴已经开始酝酿……但它带去的却不是毁灭和新生,也不是灾难和希望。而是一场终焉!尘世间的数学,将在这里终结,一切都将归于术数天球的体系之下,再在其中获得自己的位置。曾经的各种数学难题,亦将迎刃而解——数学终焉,已是尽头——

    一切的意义,都在其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