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从时间长河中抹去

    唯有志者,勤且勉、刚且毅,事方有成!早起天一擦亮,脑海中一阵单调、刺耳的铃声就响了。鹿丸昨天考完,挨着枕头就着,此时被吵醒来,整个人也都是懵的。诸葛亮的声音从脑海深处响起:“一天之计在于晨,不可贪睡,完成你晨起的功课……让我们一起绕着百花谷跑三十圈吧,如果不能完成,就做俯卧撑一千个——这,就是青春啊!”

    鹿丸的眼角跳了跳,莫名想到诸葛亮的一口白的发亮的牙。然后……莫名的感觉到诸葛亮的眉毛似乎有点儿粗,有点儿……

    “我再睡会儿!”鹿丸一歪头,继续睡。梦还没来,一道细碎的电光就先来了。每一条都只有牙签粗细,形成了网格状,在他的身上跳跃了一秒钟。一股令人鼻子刺痒的臭味干巴巴的弥漫开,鹿丸也被电醒了——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就好像是被人用了几百个电打火同时在身上伺候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鹿丸不睡了,腾的一下坐起来,瞪着眼,迷茫了一下,却有气没处撒:

    诸葛亮可以整他,但他没法子整回去啊。

    刚这一下全身过电便是“雷霆万钧”的弱化版,具备着提神醒脑之功能——看看鹿丸此时的精神,就知道了。

    虽是“系统老爷爷”,但他这个老爷爷却绝对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爷爷,也不是一个新嫩的宿主可以讨价还价的。像是虚空成阵、变阵、雷霆万钧、呼风唤雨、喷火凝霜之类的手段依然是可以用、可以施展的。且可以随意的用——摊上这么一个老爷爷,鹿丸也只能认了。

    鹿丸一咕噜起来跑出去,求生欲满满。诸葛亮时不时的督促一句“快点儿”“别停”之类的,将一个拥有“三流内力”的鹿丸跑成了哈巴狗,舌头吐的老长,终究只是剩下一口气,趴在地上喘个不停。

    “暂且休息十分钟!”诸葛亮卡了时间,心里却很是较为满意的。刚才的三十圈鹿丸一共逼近了六次极限。

    六次……这也就意味着,他临时的、无意识的体验了六次先天真人的婴儿之境,且获得了打开身体潜能的瞬间。

    磨去后天之识,后天之意,去接近、去记住那种先天的状态。通过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使神不外游,魂不内荡,而至于朴!抱朴而守,执一而行。这是一种通行天下的修行之法,凡古、今、中外,皆行此道。这一种方法,用风尘的话说,就是“物理手段”和“体育手段”相结合。

    累——效果却明显。

    十分钟,稍微恢复,下一组的活动就开始了:俯卧撑、仰卧起坐。然后就变成了跳绳……鹿丸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一群百花谷弟子围观的情况,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任何一分心神去想这个问题。他被操练的脑子一片空白,但身体却诡异的有力,机械的完成着动作。时间恍惚而过,一眨眼,自己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中午了。因为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和身体协调如一,反倒是使他不觉着时间的漫长、训练的痛苦……诸葛亮也不知道他这是天赋异禀,还是什么。

    反正,这是一个好现象。下午依然是类似的操练,却换成了更为温和一些的手段,教了五禽戏八段锦……

    却时刻观察着鹿丸的思维,稍微不能控制,便改成耗费体力的激烈项目。让他逐渐的习惯那种懵懵懂懂、纯粹无邪的真。

    晚上的时候,则是开始正式“补课”,从小学开始补。

    也没什么教材,诸葛亮就照着知识点来教。学会一个学下一个,学不会就一遍一遍的来,鹿丸被折腾的欲仙欲死……以至于红豆得到了法门之后,想要告诉他,都没机会说出口。鹿丸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整个人像是和她处于不同的两个世界一样。小姑娘担心,还特意带着果干找蛞蝓,奉献了一些贡品。

    “大士,我刚刚去找少爷,少爷他……他就和傻了一样。这些日子我见他没明没夜的乱跑,会不会是撞邪了?”

    撞邪……跑仙家门派来撞邪?蛞蝓佩服少女的脑洞清奇,不过,看在果干的份儿上,还是和她讲了一下:

    “那是你家少爷的机缘。是好事情。你别担心,慢慢会好……”

    那个鹿丸?林平?锅盖兄的确已经站在了门槛儿上。

    进一步就入了道。

    “哦……”

    红豆放心了。

    ……

    且说林素心,经过一些时日的思想,终于有了一些端倪。便开始了二次的镜像世界回溯,更迭历史线——她也是不怕失败的,反正是针对记忆下手,就试验了一下自己的第一套方案,在天子洗礼的那一天将常如望直接劫持了去。就凭常如望那一点儿雷电术、火球术,而且还是被林素心知根知底,比他本人都记得清楚的情况下,没有翻起任何的浪花。破坏了这一次洗礼之后,然后复又将这一过程按照不同的版本再次演绎了一番……是时,世间与之相关者,记忆皆一恍惚,尤以熟悉天子洗礼,和常如望熟识者为甚!

    记忆中,原本的洗礼被更改了一点点……洗礼这个关键词还在,皇帝也还是洗礼了。但作为洗礼的主持人常如望,却好像在那天出事了?

    这一点点的改变,便是撬动历史的砝码——

    改了一点,就更好改下一点。

    林素心有着足够的耐心,而且这种玩弄时间线,更迭历史的神通手段用起来也的确感觉很上瘾,很有趣。即便是不改变什么,回到过去,看一看过去的风景,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天子受洗渐渐的被抹平了。整个事件就像是不存在一样,终于更改了自己原本的轨迹。但轨迹的终点,现如今常如望的地位,以及颁发过的圣旨等等,却都没有被修改——林素心的想法,就是将之制造成一种皇帝被常如望用魔法蛊惑的假象。然后,皇帝又被神秘高人破解了幻术,清醒过来。

    这一波操作,思路和风尘的截然不同,但效果却也不差。一点点的,常如望和人的关系被一点点的孤立起来。

    大难临头,黑云压城。但对常如望而言,这一切却都来的太过于莫名其妙了。

    渐渐的,数百次、数千次的更迭之后,故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从西方过来的魔法师常如望,是一个极为邪恶的魔法师。他为了获取权势,利用魔法这种禁忌蛊惑了大臣和皇帝,谋取了大量的财富,为所欲为,仗势欺人。然后有一个世外高人看不下去了,解开了皇帝和大臣中的幻术,为了对付这个魔法师,皇帝、大臣们暗中联系,准备动用大军,将常如望直接杀死。为了防止常如望的魔法,还配备了一些黑狗血、粪等阴晦之物,并且确定了先杀再验的套路。

    是日,借由盗匪入城,封锁全城。城中军队调动,围住了常如望的府邸,大罐大罐的火油先扔了进去,可以听见西瓜大的陶罐炸裂的声音。

    火箭射入。

    大火熊熊燃烧起来。

    更多的陶罐,一车一车的陶罐,装满了刺鼻的火油的陶罐都扔了进去。士兵们备着黑狗血、粪等物守住周围,火绳枪兵将枪口对准了里面,分成了三段,准备随时排队枪毙。然而常如望没有出来,排队枪毙只能成了一种想象……

    大火自然的停了。周围却有一股火热的空气在膨胀,天边出现了火烧一样的云层。被隔离开的民居幸免于难,常如望的府邸成了一片白地。那火,却是烧的极为彻底。

    而后,朝廷便颁布了常如望的罪状,原本的册封,各种的圣旨之类的全部收回、销毁。这一段时间内,林素心手握乾坤,镜像世界中几乎常驻京城,巡查四方。等到全部的,常如望存在的痕迹都被销毁了之后,也就是彻底让常如望消失的时候了——从一下船的时候,就杀了他!

    斩草除根!

    回到了常如望漂洋过海,刚才下船的那一刻。林素心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常如望近前,一只手重重的按下去。片片的花瓣乱飞,常如望却如同脱离了时间的长河,被独立于世界之外。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被人如同捏着一只虫子一样揪出来。然后被花瓣一点一点的切割,磨成了粉碎……林素心的这一个方法,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笨办法。但对于二把刀医生来说,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

    自此——曾经的常如望在世人的记忆中也同样不存在了。从上岸的那一刻,就突然的不存在了。

    完成了这一件事,林素心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而时间却也结结实实的过了有三个月之久!

    她用三个月,磨灭了常如望。

    若非上一次被魔教之主窥见察觉了,她甚至都想要让常如望胎死腹中的——绝对的字面意思。毕竟蛞蝓不止一次的进谗言,说如果常如望的思想培养出来的新一代魔头成了气候,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嗯,她相信蛞蝓的话……那个叫什么“复兴”来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