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回溯常如望,魔教教主觉

    这“故事”倒与第一、第二世界之吕洞宾的传说类似——说是纯阳祖师偶见一修行天资极佳的青年人,便有心劝其入道修行。奈何此人无心道途,推脱了去。于是纯阳祖师就施了一法,使青年人眼睛生出了一些变化,可观生老病死,草木枯荣。待看一树,则见其生根、发芽、成长、败坏、腐朽;待看一人时,初见一人是一人,但细一看,却能看一人之初生、成长、衰老,一个美人,也是一堆白骨,鹤发鸡皮,最终死去了,肉身腐朽,只剩下一堆白骨,一撮黑发,令人为之森森作呕。于是这般,那人历经数月,便生出了离世之心,皈依在了纯阳祖师的门下——而这人,便是纯阳一脉中,极为出众的一位:

    纯阳剑仙董月阳!

    其传奇、故事或有一些夸张,但大体上还是真的。而董月阳入道之经历,亦为人津津乐道。

    在之前围攻阿奴图一役中,这位纯阳剑仙也是表现不俗,一手飞剑之术出神入化,动如蛟龙,合于阴阳。身、剑同步配合,虽不及峨眉山上剑仙的手法绚烂多彩、霸道绝伦,却亦是威力不俗,甚至犹有过之。

    林素心说的“和纯阳的祖师学学”,便是学的这种手段:

    可制造一些事端,让人看破世情,然后自然而然的,就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出家修行了。就譬如说,类似的——梦见一些未来,看到丈夫、婆家的恶意,下人奴婢的不堪,看到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儿,实际上是白眼狼,在未发生的状态下,使她心凉,对这个世界不再眷恋,生出绝望……这和一眼看尽生死幻灭是一样的。

    蛞蝓道:“这个法子不错,你可以多找找,把有资质的女儿们都骚扰一下,一个个天赋异禀,进了百花谷,自然百花谷就强盛了。”

    林素心道:“这一次事了,我就去天机谷请一些人来,教一教弟子。百花谷虽有一些术数,但多是祖师留下的,我等也并无建树,只是学了用。仙人你说的对,术数为重,需要重点进行提高。而志同道合,有共同的语言,彼此可以交流,以为同道。则天机谷、百花谷之间的关系,也就更加紧密了……”

    这一种“紧密”比联姻更加的牢固——天机谷,林素心听蛞蝓说了不止一次。未来,这一个世界,天机谷就是引领时代的,最顶尖的那一撮。

    ……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将这个中文名为“常如望”的魔法师从踏足中土这一刻,乃至于是之前的一应经历,都事无巨细的观察一遍,然后再制定相应的策略。常如望第一次踏足中土,是在八年前。乘了一艘商船在泉州港下船,然后借助商人马克吐鲁的关系搭上了本地的优昙族商人申大年,再结交了申大年同族的一位士人申公权,一步一步,走进了本地的读书人的圈子。通过介绍西方的奇异见闻、传播西方的一些数学、物理、化学的知识,被文人士子们待为上宾。

    而后,便被引荐,进入了京城。局面一下子就打开了。剩下的五六年内,他几乎一直都在京城活动。

    在这期间,他的魔法极少使用。所使用过的,也不过是一个火球术、雷电术,看着都纤细的无甚威力。另有除尘术、吸附术、偏光术等,亦多多少少在练习时表露过……他亲眼在皇帝面前表演过一招天使降临——其实就是幻术。但皇帝没见过,信以为真,于是后来交往的多了,听了宣讲,便入了魔教。

    对于砝教是魔教这一事实,皇帝是不知道的。追溯完了这一段之后,时间便重新回到了常如望下船之前的时间。

    而后,时间便一点一点的靠前,林素心很有耐杏的一点一点的从海上追溯,然后一路沿着大陆的边际,进了一个港湾。常如望退过了一大片的陆地之后,又是一段航行,再退到了港口,便已经是目的地了。这里,便是常如望出发的地点——肮脏、杂乱,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喧嚣。码头的入口位置,一个足足有一米多高的大箱子立在那里,一名穿着黑色棉毡做成的毛料袍服,头上带着又尖又高的帽子砝教教员就坐在那里。凡是有货物进出,即便是个人的进出,也要往箱子里面扔足够的钱币。在这里,整个大陆上,一切的财政权力都是被魔教把持的……

    但常如望不是花钱的那一个,他是被“驱逐”的。不用知道被驱逐的原因,只需要看他被铁罐头架着胳膊扔上船,然后练买路钱都不用交,就能看出来了。而且这一路上,他这位魔法师老爷过的也的确不好!

    继续前溯——裁判所中,一群红衣的主教肃穆的站立,呈一个半圆形将常如望包裹。常如望就在一个很小的,周围都是栅栏的铁笼子里,双手被捆绑着,嘴角、眼角都是淤青,姿势佝偻的像是玛丽莲梦露……

    林素心本不应听得懂这异域番邦的言语。但处于此时这种特殊的状态,她偏偏又听得懂了。本质而言,这和阴神交流时候,那种言无未尽之意的玄妙是一样的——话可以听不懂,但意思却能够明白。

    这是一场针对常如望的审判。

    常如望的原名叫“克托菲尔”,是一位在天文上极有研究的研究者,本人也是一名砝教的信众,在这一片土地上,没有一个人可以不去信的,除非是死亡——但即便是死亡,死亡之后处理的方式,也依旧是砝教的。包括在平行世界中,林素心也都是第一次踏足这一片土地,只感觉这里太可怕了。但有一点,她是明确的:这里研究天文、地理的环境比中土好的多!

    在中土,研究天文、地理的只能是钦天监——方外的道士也可以研究一下。但若是普通人研究,且被人发现了,那便是颠覆社稷,要杀头,灭族的大罪。星图、地图,都是普通人家不能藏有的。

    当然,如一些大家族多多少少有点儿特权,却也密不示人,小心谨慎到了极点。

    但此地的天文、地理的相关研究,却极其开通。

    甚至砝教之教主,都公开站台,承认了脚下的大地是一个圆球,并且组织了一些相关的学者进行测量,确定了大地的直径。这一次针对常如望的审判,便是源于一次天文事件:常如望经过观察后,发表了一片文章,言了宇宙之中,本无中心。这一下就不可调和了,因为砝教之神是唯一的,所以地球也只能够是宇宙的中心——没有中心是什么鬼?这等于是从政治上否定了砝教,是不可饶恕的。

    但……经过心灵侦查,常如望又是一个“没有问题”的信徒,所以,审判决定将他驱逐,而不是杀死。

    再回溯,便是常如望幼年、童年、成年的生活。在砝教的地盘,是没有童年的说法的,所以常如望很小的时候,就成了一名学徒工,跟人学习打铁。然后却很奇妙的,一步一步的,成为了一个天文学者,并且还拥有了一手不俗的魔法……一个人命运的离奇,莫过于此。只是再一次历经了审判的记忆的时候。坐在主位上,被众星捧月一样拱卫在中心处的教主突然看向了林素心,说道:“这不是一种错觉。”

    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纯粹的不沾染任何的杂质,如浩浩荡荡的天空一般。他的声音充满了一种磁杏,令人觉着和睦。

    “罪人,竟敢窥看神的领域!”目光如电,蜘蛛丝一般的白色网络便从四面八方生出,将林素心包裹住,突然收缩。

    林素心惊道:“砝教教主,竟有如此之能?”

    时间……回溯过去……若不是蛞蝓教导,她都不知道这一种能力可以存在于世上,人竟然可以回溯时空,改变过去,更迭时间线、世界线。此时见到了另一个可以在时空上做手脚的人,而且还是魔教的教主,怎么能不让她惊骇莫名?

    蛞蝓却很平淡,说道:“你看这个砝教之主的眼睛。清纯、透彻,这分明是心灵的修为达到了极为纯粹的程度。你来旁听审判,虽然没有改变什么,但他能够感受到你妨碍到了他的记忆,甚至可能会篡改他的记忆。没什么,咱们走就行了……刚才第一次他以为是错觉,第二次,就不是错觉了。”

    林素心忙将自己的元婴退了出来……砝教之主自然是无功而返,没有抓住林素心。但退出来的林素心,依然是心有余悸的。

    砝教之主,竟然如此厉害,出乎预料的厉害。有关砝教之主的修为的消息,却是要传给同道才行。

    林素心道:“我们下次针对常如望,只怕砝教之主会干涉。”

    蛞蝓将自己的嘴巴吸成了包子褶,皱的极为可爱,说道:“不会有事的。在这一领域,他也就是个弱鸡,我分分钟就能让它变成白痴。你就安心的想着应该怎么对付常如望吧。这第一步怎么来,好好想一想……”将问题扔给了林素心,蛞蝓就不理会了——方法它自然是有的,但又为什么要告诉林素心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