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回溯时空现人才

    往后之日,十二支便一边学习、一边帮忙——倒是也帮不上多少,可有可无。风尘的身体却在日复一日之间,犹沙之聚,如川之归海,覆于脏腑之上,以光、电、磁之具波粒二象杏之物为基础,分化营卫,形成新的营卫之气,构造器官,成包络附着之上,浑盖脏腑、躯干。其细微之处,栅格已小成了干燥的大米粒一般,将血肉网络其中。生生造化之速亦胜往昔,且是此消彼长,越是迅速。第三世界,林素心亦是更进一步,将三千世界法修行到了“可用”的程度——

    已可通过自身之记忆,随意穿梭于记忆之中任意的一个时间节点。

    风尘针对“回溯”的法,蛞蝓只隐去了于记忆中,寻找“时间轨”进行续接,寄于旁人这一部分。一则是林素心本身便已活了一百多年,无需去续。二来又怕她听了,以为这是邪道法门,心生芥蒂,所以就不曾讲。

    在蛞蝓一次、一次的指点,贴身教导之下。林素心终是学会了这一法门,而林素心练习的时候,从幼时一直到现在,一段一段的记忆也被蛞蝓看了一个正着。练成了法门,林素心便回了百花谷,召来诸弟子,先介绍了一下那穿越的公子哥,又介绍了一下丫鬟,又嘱弟子照料:“为师法已修成,这便要施法去了。你们照顾一下他们,等为师之后出来……”遂,又安排了值守的弟子,自己进入了练功房。蛞蝓从胸中爬出,慢慢的移动到了桌子上,林素心道:“蛞蝓……我已经准备好了。”

    三千世界法遂便展开,一个无形的镜面被她观想出来,而后元婴投入到了镜像中的自己的身上……

    心头的记忆娴熟的筛选……当今皇帝年纪接近四十岁左右,接受了砝教洗礼,皈依不过六七年,这一段记忆,还都是鲜活的。

    “蛞蝓!”

    林素心的怀中,蛞蝓轻轻的蠕动,自裹着胸的绸缎中露出一个头来,将自己夹于中间。蛞蝓指点道:“第一步,我们先大致的将当时的情况看一下……先去京城,先把这六七年的情况看一遍;再倒着,一路追述过去,看看这人的根脚。第二步,我们再说该怎么办!”直接冲上去杀了肯定是不行的——通过世界线、时间线的收束可以更改一些记忆、事件,但却无法将切实存在的主体抹去。或许,未来的风尘会有这样“心想事成”的本事,通过自己的意志来随心所欲的改变,但这样的能力现在的蛞蝓没有,林素心这个二把刀也更不可能有。于是,这件事就需要讲策略。

    林素心便直飞京城,先确定了“魔法师”的身份之后,便跟起来。魔法师和谁接触,说一些什么,又如何为礼部的官员引荐,见到了天子。一次一次的“谈玄论道”让天子逐渐倾慕、然后皈依。

    一桩桩、一件件……尤其当看到魔法师利用了一些几何形学还有机械原理一类的书籍交流,大谈数学,蛞蝓就知道这个魔法师不简单了。

    而那些接触、交流的官员,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品行上,他们或许下流无耻,贪得无厌,但在思想的深度上,兴趣爱好上,的确又是很高尚的。它看到许多人都是真心的喜欢数学,也乐于和人交流,乐于去解决一些难题。“停一下……看看这个!”一段交流吸引了蛞蝓的注意力,它不禁让林素心停了一下。

    林素心不明所以,问:“怎么了?”

    “仔细看……”

    “常先生,我研究你送我的形学,忽而想到一个问题。你看这一圆形,古之祖冲之、刘微等人之算法,不可考量。然我思索,若将之切成若干条,极至于细微,而后分而总之,则其面积、周围、径长或可精确。只是……”一个官员模样的人,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当这一个概念出现,然后自己尝试计算的时候,发现了0又不是0这么个讨厌的东西。另外一棕色头发、蓝眼睛,却也穿着士人的袍服,如同沐猴而冠的色目人却大惊失色,叫道:“不,你不能想这个问题……这是砝神的禁忌,是对神的亵渎。”而对面那位官员显然是不以为然的——什么砝神不砝神的,关我屁事。

    心头的想法,亦被蛞蝓一眼就看了出来,还分享给了林素心一份。想法很是简单,却又有一种天朝上国的傲慢:

    你的神不过一伪神而已,若非你的数学不错,我会理会你这种蛮夷?哼,神明禁忌,简直愚不可及。岂不知——敬鬼神而远之?上古之时,颛顼帝绝地天通,人神分野。神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的神有本事,来烧我啊?看本官不灭了他祭祀香火……什么神不神的,这些官儿还真不在乎。

    林素心没有看出问题,不禁问:“怎、怎么了?”

    蛞蝓道:“这个官儿,你记住他。然后告诉天机谷,天机谷肯定乐于收下这个弟子的。他刚才提出的问题,是极限理论的雏形。利用微分、积分的方式,进行更加复杂的计算,其用甚广……”林素心一脑袋的浆糊,似乎天生和这些东西犯冲。蛞蝓提点道:“其实你可以考虑把弟子嫁给他,然后把人拐百花谷去。”

    能够在这一个时代,研究到极限的雏形,这已经是天纵奇才了。是绝不逊于牛顿、莱布尼茨的绝世天才。

    实话说,这样的人做官可惜了。他就应该红袖添香,心无旁骛的去研究数学,研究物理,研究天文。

    每天将大量的功夫都用在迎来送往上……

    白瞎了这一份天资!

    “素心……数学对修行的指导意义是极其重要的。这样的人才,实际上比修炼快一些的人更加难得。想要发展、想要进步、想要延续……这些是基础。这里一丁点儿的突破,都会被应在功法上,修行上,方方面面。这样的人一旦修行,比起普通人来,更加厉害。你学习一样法术,他或许学不会。你学会了三五样,他或许还是一样不会。但当他真正掌握了的时候,那就不是几样……”

    “那是提纲挈领,无法不融,无法不通的随心所欲。调和术数,把握阴阳,一通俱通。就这里,他可以当世无敌。”

    这,是危言耸听吗?并不是。

    它本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林素心心头一动,暗道:“他或许有女儿。都说女儿肖父,想来数学也不差。再一个,我百花谷和天机谷……”

    自古英雄爱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美人实际上何止是英雄们爱呢?天机谷的那些宅男们也爱。心有所念之下,天机谷那些木讷的、不会和人交流的技术宅一下子就变得可爱起来,也发掘了不少的优点:不会说话,就是老实,这个老实好啊,自己的弟子嫁过去也不用担心受欺负;不善言辞,见了自己的弟子……正是应了那句话,但凡是借口,不论好坏,只要愿意,总是能找到的。

    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发现一个人浑身上下的一无是处,就连一根头发丝都是面目可憎的。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即便这个人一无是处,也能发现脑补出对方人杏的光辉。

    林素心便进了后宅,找了一下。这个官员果然是有女儿的,大一些的已经十三岁左右,小一些的才六七岁。

    要是等到现实中的年纪……貌似大的都要结婚了,小的倒是可以期待……官宦人家比之平凡之家来,结婚的年龄上是更趋近于现代的。女子十八九二十多岁出嫁不算晚,二十六七的老姑娘也不是没有——最极端的,有皇家的公主、郡主都是老姑娘,从来都不嫁人的。倒是普通的小门小户,十四五岁出嫁的大把。林素心自己有点儿拿不定主意,就问蛞蝓:“回去了她都结婚生子了吧?”

    蛞蝓恶意道:“这又有什么打紧的。结了婚也可以修真啊,家里的夫君、孩子也可以舍弃啊……这都不是什么事儿。”

    林素心苦笑,作为一个女人,她更能理解女人的想法。说:“怕是不愿。”

    蛞蝓“嘿嘿”一笑,说道:“你把人掳到百花谷去,过上十来年,她估摸着也就没什么念想了。一开始嘛,寻死腻活的很正常,等到后面你赶她走,她都不会走的。有些东西不是感情,只是一种习惯……”感情这种东西,放在后世,或者放在春秋战国以及之前会有,但厘定了婚俗嫁娶、三纲五常的规矩之后,感情就没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精髓一个是命,一个是言,但却绝不包涵情。

    尤其对于大户人家而言,婚姻的本质是利益的联合,是互助互补,无论男女,也都不会将感情当成一种条件。

    做大做小,是妻管严还是真男人,依家世定。吃人的那个注定嘴软,拿人的那个注定手短。

    林素心摇头,很是无语。若是照着蛞蝓的办法来,那百花谷都快成了笑话了。哪有弟子不愿意,强行收的?历来修行讲究随缘,师择徒,徒也择师,相互看对了才会拜师的。蛞蝓的法子实有些不讲究,吃相也太难看了。不过……变通一下的法子倒不是没有,或许可以和纯阳的祖师学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