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临界第三类生命

    一种新的“觉”诞生了……第一世界的风莎燕、天鬼;第三世界的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之思、之念,不再拘于距离的约束,不受速度的限制、影响,变成了一种“同步”的状态,无先后、无差别。即:一念生动时,一念便已知。这一种“觉”更像是量子纠结,即便是远隔天涯,凡是有所触动,必有所同应——但风莎燕、天鬼、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却并不能同步的接受到祂的思维、念头。

    祂可知风莎燕、天鬼、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风莎燕、天鬼、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却不能知风尘——

    虽是一人——但在生命的层次上,彼此却已经不同。

    风莎燕、天鬼、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受限于身体,为保身体不至于因为信息传导过快导致大量的放热,致使身体坏死,大脑坏死,不得不限制了速度。生物电信息的传导速度被限制在了60米每秒——这是一个所有的碳基生物都必须遵守的速度,是在恒温条件下的最佳限速!

    毕竟蛋白质是耐不得高温的……

    但风尘却可以以三分之二的光速传导信息,而不用再担心神经、大脑过热烧坏的问题。那种新的包络结构,正是可以完美的适应的——于是,似乎原本有些拥挤的信号,一下子就变得有序、稀疏起来。信号、信号之间的“距离”也被拉开了。一下子变得宽松无比,可以自由的驰骋。

    ……

    这一种“觉”不同于凡人之五感、六觉。五感、流觉皆源于触觉,声音鼓动耳膜是一种触觉;气味刺激鼻黏膜、味道刺激味蕾;可见光刺激人的眼睛,在视网膜上产生投影……触摸的时候,相互接触、压迫指纹,产生神经信号……无论分的怎样开,这些都是触觉。只是经过了不同方式的处理,产生了不同的效果。但其本质,却是万般感觉皆为触法,声、色触法,皆为所触、所感。

    所以看到的、听到的、尝到的,实际上本就是人的一种“盲人摸象”,并不能够算得上绝对的真实。

    “摸”配合“想象”,将声音、光线色彩、味道、触感结合起来,便形成了人对于自身之外世界的认知。

    但这一“觉”不是,它不是触觉,高于触觉。而是像是本身就和宇宙之中的一切粒子皆有联系,只要彼一有所动,自然同时就会有所反应。只是,它却并未完全的形成感知器官,目前也只能够针对和自己有联系的“子体”。

    以前祂和风莎燕、天鬼、幻月、大蛇丸、金蟾、蛞蝓是平等的个体,但现在祂是主体,而他们只能是子体。

    已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从属关系。

    世界已变得不同起来……变得更为细腻。夜如水,一团漆黑的影如单薄的二维平面一般吞噬了一片空间,形成一个人形。祂的目光顺着窗户朝外看去,空气中浮游的各种气体的微粒、气味粒子、粉尘,光……都清清楚楚。甚至透过了窗帘,祂都可以通过自己强大能力,将之渲染,让窗帘“消失”,看到外面的夜空——实际上祂并不需要刻意的去这么做,胸脑强大的能力让祂很容易的将之分门别类。

    譬如说是透过墙壁,亦可以观察到对面的情形——只要光能够穿透过来,祂就可以接收,获得影像。

    对祂而言,已无不可见光。凡是光谱上的,就是可见的。

    ……

    更直观的感受则是一种“迟钝”,血肉之躯的迟钝,祂作一念,睁开眼睛,整个过程就像是一台老旧的车,慢悠悠的动作。没有对比,不会觉察,此时换了胸脑为主导,这一种落差感无疑让人绝望。

    似有一层、一层看不见的落网将祂困顿住了一般。这就是一个樊笼,捆住了人的手脚,不允许任何一丁点更快的动作。

    风尘心念一动,暗自叹道:“这就是樊笼啊……天地是樊笼,挣脱不得,便连自己的身体也是樊笼,困住手脚。”

    “宝宝!”韩莎睁开了眼睛,一双眸清澈、动人,透了窗外的月光,剪出了一汪清冽的山泉,送给了风尘。

    风尘“嗯”一声,有些“费力”的说:“就在刚才,我打开了胸脑。莎莎,此时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临界的第三类生命了。思维上、意识上,我达到了第三类,但是我的身体,却还是以第二类的身体为主。我可以没有延迟的知道我在基地里熟睡,知道我在百花谷、在林素心的……身边。”至于那只叫蛞蝓的鼻涕虫的具体位置,还是不说为好——求生欲极强的祂感觉说出来会很危险。

    祂向韩莎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心得、感觉。原本的头部的大脑已经进入了休眠模式,在风尘清醒的状态下开始做梦。风尘陪着韩莎睡觉,自己却极度的清醒,思维源源不断,想着各种的问题——

    有接下来的黑洞建设,有伽罗瓦理论中的维度上限,有各种的数学问题、物理问题,各种的灵光一闪。

    思维如露如电,“睡眠”的本身对祂而言已经无意义。韩莎起了一个大早,睁开眼,很是可爱的在风尘的面颊上啄了一下,道一声“早安,我的宝贝儿”,然后也不起来,就问昨天做了什么梦。风尘抿唇一笑,说:“昨夜的梦,怎么说呢,有点儿喜大普奔的意思。我梦见了一片原本显得贫瘠的土地上,突然通了信息高速公路,天堑变通途。两个人相隔千万里,却可以及时通讯,告别了以前的时代……”

    “有人在喇叭里放《我们走进新时代》,人人的脸上都洋溢出了笑容……”

    “……”

    这梦,自然便是一种意象。是祂的新的包络组织高速传导信息,让旧有的身体组成结结实实感受到的好处。

    于是原本的焦虑一下子一扫而空,变成了喜大普奔,歌颂这个新的时代。

    抱着韩莎起床,洗漱,而后换了衣服,便出了院子练功。经过一夜时间的适应,身上那种老牛拉破车的感觉已经适应了。毕竟以前一直都在用这个身体,也没有感觉怎么慢——但即便是现在的感觉,也并不是慢,而是一种有力用不出来的感觉……风尘破天荒的没有继续自己的道生功,而是看其他人练功。心中却是一念一念的如同珠子一般串联,思考着一个问题——如何创建适应新的营卫之气产生的器官的功法?从而推动其加速进化呢?就目前而言,也就是“全民运动”了:

    使身体内一切器官,最大程度上生产新的营卫之气,铸就新的器官。新的包络也要将能量放在生产上,尽最大的努力使身体升级到第三类生命——旧的营卫之气,只要保证饿不死就可以了。

    新的功法,必然是要适应新的身体组织,运行新的身体组织的。而要创造,首先需要有新的身体组织。

    ……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近两个小时,练完功吃了早餐之后,一行人就出发去了黑洞制造基地。

    当风尘施展阵法,辅助线定点的时候,整个过程却不知比以往快了多少。一个个点似乎都没有先后的时间间隔,几乎就是在刹那之间同时完成的,简直要比呼吸还要轻松、自然。飞行的过程中,也表现的更加由人——那种极致的感觉,风尘自己能够体会出来。至于剩下的青丘等人则是不行的。第二类生命的感觉、触感没有那么的细腻、细微——而且虚空凝点并不受身体的影响、制约。

    一切不过瞬息。到了基地,放下了诸人之后,祂便又去了海滨之上。少了一群拖油瓶,风尘的速度自然更快,一恍惚便已是海面之上。

    汹涌的浪涛、风声扑面而来,自动在风尘的近前化作了绕指柔。动念之间,阵法运转,海水被牵引出来,分解、重组……比之前足足快了上千倍的速度,比之前更大的规模,只是用了一天的时间,祂竟就制作出了一个半球。那种极致的细腻、极致的控制,简直让人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当祂举着直径一千米的半球形飞回到基地,张天野等人都惊呆了。

    巨大的半球投下了阴影,青丘们站在观察港上,满是惊叹:“好大啊。”箜云岚咋舌:“姐夫这是……”不能理解。

    张天野愣了一下之后就反应过来,高兴道:“这样一来明天就能完工了?”

    这当然值得“高兴”。

    原本光是预计建造这一个镜面球就需要十余年的时间,大家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谁知道今儿风尘竟然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惊喜——不用等十多年,只需要再有一天,这种镜面球就可以做好了。然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开采重金属用以制作黑洞……可以更快制作黑洞的喜悦,让他忽视了风尘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的事实。

    事有轻重缓急,作为一个科研狗,抓重点也抓的很准!

    管你是为什么变超人了。

    反正我就知道实验进度一下子加快了十多年。

    风尘点头,说道:“不错,明天我们的基础就能完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