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姚倩倩

    风莎燕心说:“亏的不叫锦绣谷,听着就不是正经地方。倒是如果叫绣玉谷、移花宫,这倒是不差的……”梅雪予前台说:“帮我们开个房,然后让姚倩倩过来。”稍一颌首,便带着风莎燕,拿着钥匙寻到了房间进去。房间内有两张带着弧度的,人形凹槽的床,床头还有浣洗的设备,莲蓬头,膏油一样不少。另隔开的一个房间,便是汗蒸的地方——女杏美容、按摩的会所,总是不喜欢暴露、人多的。

    这样的私人杏质的,私密杏极强的小型汗蒸房便显得极其合适。二人脱了衣服,只着简单的内裤、胸衣,蒸了有二十多分钟,便听外面有人敲门。梅雪说了一声“进来”,人便进来。梅雪说:“考你一个听声识美人。闻君耳力非凡,可否让我见识一下?”风莎燕一笑,说:“固所愿,不敢请耳!”

    外来的人是一个女子,穿着一双布质的拖鞋,由脚步之细微声可知其腿部的曲线、更知其身高,大致的衣着,肩膀宽阔程度等等……

    要素一一猎取,水汽幻化,便是一个没有面容的穿着职业裙装的女子形象。水汽朦胧,飘渺,却固定了形状。

    风莎燕将一缕湿了的头发自面颊上向后掠了一下,问:“如何?”

    梅雪道:“等下见了你便知了。”

    又蒸了一刻钟左右,二人便裹了浴巾出来。一女正蹲在一个柜子旁收拾瓶瓶罐罐,听见了声音,便起身来,道:“雪姐。”她的身量、身材竟是和风莎燕单纯以脚步声判断的完全一致,却是一头短发,眼睛却有些怪异。看人的时候,似乎是有些没有焦距。这应是一个瞎子,但现在却并非瞎子——风莎燕能够敏感的看出她的眼睛存在光感,能够感受到光。女子是一头短发,右侧的耳朵上,掉了一个月牙形的大耳坠,使其气质变得有些粗矿、英武。不等风莎燕问,梅雪就主动做了介绍:

    “这就是姚倩倩,我这里最好的按摩师,是得了你真传的!”

    姚倩倩突然扭一下头,“看”向风莎燕,很是激动。

    风莎燕疑惑……

    梅雪则以生物芯片传音,简单讲了一下姚倩倩的身世——姚倩倩是一个可怜人,眼睛是被丈夫戳瞎的,丈夫被判刑七年,她却永远失去了光明。但她不想再在那个伤心的地方待下去了,哪怕没有眼,哪怕是黑洞洞的瞎闯,也要离开那个地方,离开那一个个面目可憎的人,离开……而一个盲人要在这个世上生存,可见是多么的艰难。她先后也做过许多的工,一直都艰难度日。

    但无论如何艰难,她也都不愿意去街头乞讨。她说:“我有手,能养活自己。”在一家按摩店里拜了师父——同样是一个盲人。

    后来,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梅雪组织一次公益活动,给人派发芯片。姚倩倩便免费种上了生物芯片。

    生物芯片强大的功能使得它发现了姚倩倩眼睛的问题,从而开始主动进行引导杏的干预、治疗,现如今这个曾经的盲人已经有了简单的光感,虽然依旧模糊的看不清楚,但走在大街上却不会撞到人了……比起以前的一片黑暗,这简直是一种幸福。很微不足道,却让姚倩倩心生感激。

    在她得知梅雪要开一家美容会所,需要职业的按摩技师的时候,便主动的找上了梅雪。梅雪便传授了一些风尘的秘籍给她,让她努力学习。

    姚倩倩是有一份报恩的心态的,所以练的分外的刻苦,也成了这里最好的一个。她感恩梅雪,也感恩风尘,不止一次的说过想要见一见,当面谢一下。这也是梅雪带风莎燕过来的另外一层意思——这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对她来说并不难。风莎燕以芯片传音,说道:“这些事不要再传了,她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看客的心态,从都不是“感同身受”的,而是“你有什么悲惨的伤心的,说出来让我们乐呵一下”。

    但伤心的人,却只会更加伤心……

    梅雪以芯片道:“这不告诉你吗?”又对姚倩倩说:“她就是风莎燕,也是风尘。就跟菩萨的化身一样,风莎燕是祂的化身之一……”没有什么解释,是比这个更加的简单、明了,直观的。姚倩倩也接受这个解释:如风尘这般造福世人,不图名声,不求回报的,也只能是天上的菩萨了。便是梅雪说风尘有三头六臂,每天忙着和玉皇大帝打牌,姚倩倩也都是无条件的相信的……

    在她朴素的观念里,生物芯片这样可以让盲人重见光明,让近视的不再近视,让人不再受到疾病的困扰——这不是人能够做到的!

    她没有文化,不理解多复杂的东西。这些就已经是极限了。

    “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她“砰”“砰”“砰”的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头,额头被坚硬的地面碰的红肿,眼中也带着茫然,饱含泪水。一阵低声的,嘤嘤的哭声,她久久的不动,整个人却伏在地上哭了好一阵。这才擦了眼泪起身来……她没有说话,因为有许多的话,感激的话,却出不了口。一切的语言似乎都是轻薄的、无力的。风莎燕“哎”一声,说:“你起来吧。一会儿好好的给我按按就行了……你请客吧。”

    遂,给了梅雪一个眼神儿。梅雪秒懂——说是让姚倩倩请客,实际上便是给了她一个感激的方式。

    至于请客的钱……工资里扣。但奖金可以多发一些嘛!

    全是套路。

    “我,风……风……”她实在是有些不知道应该叫“先生”还是“女士”,说:“你治好了我的眼,还给了我一门手艺。”

    此时,她的推经活血的手艺都是源于风莎燕的——虽然是梅雪给她的。但若是没有风莎燕,那会有这些手艺吗她是祖师爷,天天供着都不为过。风莎燕“嗯”了一声,说:“称呼先生、女士都是可以的。只要不叫姐就行,我还年轻着呢……这样吧,以后你见了男杏的我,就叫先生,见了女杏的我,就叫女士好了。好好的按,拿出你最好的手艺来,我品鉴品鉴……”

    梅雪嗔道:“别搞错了,我才是老板。”

    说着话,就解开了浴巾,躺到了床的凹槽之中。整个人极为舒展的展开,看着就很惬意。风莎燕有样学样,在另一张床上躺下。

    浴巾当成被子盖在身上,头一靠。整个床的设计都是极为符合人体的,每一寸都很放松,很舒服,又使得筋骨都有一种打开的感觉。姚倩倩则是调和了一些芬芳的膏状物,分别涂抹在了二人的脸上,整个过程都是凉丝丝的。梅雪说:“我先睡一觉,你先给她按摩吧。”却是怕自己这个老板不说话,姚倩倩为难。

    姚倩倩便开始动手给风莎燕按摩,她的手不轻不重,但劲道却深入到了皮肉的深处,有一种揉开了的膨胀、疏松感。且认穴精准,对每一条肌肉的纹理都了如指掌,时而捶打,时而掐、拿,便是平常人不知道的小肌肉都被拿捏到了。一阵稍微的发热、膨胀之后,浑身都是舒爽的。特意在胸部、小腹按摩了一番,翻一个身,背后的肌肉也按了一遍,又转过身来,按摩了一下头部的穴道……

    风莎燕惬意的不想思考也不想动弹,陷入一种清醒、却清净的状态。姚倩倩又去另一边给梅雪服务。

    过了许久,梅雪醒了过来,问风莎燕:“感觉怎么样?”

    风莎燕看着天花板,说:“有钱的女人真会享受。”

    “哈哈……”

    梅雪忍俊不禁。

    说:“晚上去你那里。你家热闹,而且……”而且风莎燕厨艺好。

    离了会所之后,风莎燕便直接带着梅雪飞天而去。

    城市从脚下掠过,陡峻的山峦掠过,山上依稀还有雪的痕迹,形成一片一片、一条一条斑驳的白。不长时间就到了基地,从天空看下去,却是一片和周围一样的荒野,大片大片的叶子形成了伪装,若不是眼神过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落下去后,温度一下子就变得温暖起来……三魂七魄和王佳乐、句芒正一块儿玩儿老鹰抓小鸡,见了风莎燕回来,便停了游戏围拢过来。

    “姐姐你回来了。”又跟梅雪打招呼:“梅雪姐。”

    三魂七魄一人一身清爽的青瓷底色的长裙,露出白生生的一截小腿,脚上则是一双白色的平底布鞋。包括裙子、鞋子在内,却都是在风莎燕的函授后,自己做出来的。穿在身上极有成就感……一个个更是能文能武,既上得了厅堂,也下的来厨房。风莎燕一脸的笑容可掬,点头道:“嗯,我回来了。你们梅雪姐过来,晚饭就看你们了。让梅雪姐姐尝尝你们的手艺……可别漏了底呀!”

    梅雪“啧啧”道:“你这些孩子教的真好。要是我有了闺女一定给你送过来,等十六年后,一定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奇女子。”

    风莎燕掩口笑道:“那你和姐夫多努力啊,和我说管什么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