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童年,地铁

    过了一条街角,折往地下,梅雪说:“以前这儿有露天卖烟、卖烤红薯、冰糖葫芦的,有卖气球、糖人儿的,还有批字算命、变一些传统的小魔术,卖一些玉器之类的小首饰的……也不见多好,但却有一种人间的烟火气。后来,首先是批字算命的没了,说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之后变小魔术、卖玉器的也没了,说是……再后来,卖吃的也没了,说是烤红薯之类的弄得到处都是味儿。实际上书都明白——车站商铺寻租,若是不把你赶走了,谁会去商铺里面买东西?”

    一样的东西,只要不是傻子,便不会挑选贵了好几倍的东西去买。

    偏车站的商铺都是高租金、高价的。

    销售价上不去,客流再大,也是干赔。便是售价上去了,真正赚大头的也是车站,刨开了租金、卫生费之类的,利润不过一层浮油。车站不想使商铺砸在手里,于是便要将那些价格低廉的散兵游勇弄走,不许再来。

    凡车站附近皆价一……

    于是就成了生态。

    欲买低价的物品,便要远走几条街,起码是五六里的路程。可只是一瓶水、一些吃的,走这么远又不值当,更容易延误了出行。所以旅客就只剩下了两个比较显眼的选择,一是饿着、渴着,二是掏钱。硬是将普普通通的“消费”做成了“刚需”——在做刚需上,似乎历来都是极厉害的。

    梅雪指着远处,说:“我上学那会儿要是下午遇上了体育课,然后没了正课,就从学校的院墙翻出来,然后到处玩儿。北海公园和这里我都常来……”

    风莎燕揶揄:“你居然还逃课?”

    “你没逃过?”梅雪问,语气有些奇怪,似是疑惑于风尘居然没有逃过课这件事。颇是怜悯了一下她可怜的,并不完整的童年,说:“没打过架,没逃过课,没被老师家长混合双打过……你的童年还真的平静呀!”——但,这样的“平静”才是大多数人的童年写照,或许被老师、家长揍不包括在内。梅雪这种迟到、早退,旷课翘课,还出了学校范围直接跑到了半个城市之外的行为,那绝对是……抓到了会被打出屎的。但,梅雪这种皮实、捣蛋的行为,倒是真的对得起她的家庭出身。

    捂脸笑哭!

    这种属于“校园传说”,都是小伙伴儿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

    脑补一下,梅雪念书期间,一定是这样的……副课之前,一群小伙伴:“哇,梅雪你好厉害,又要翘课。老师都要疯了。”“上次老师说要找家长。”“好像上课这么久,体育老师还没见过你呢。”“你要去哪儿玩儿?”……在一群小伙伴的崇拜之中,你轻飘飘的翻过了墙头,不留下一片云彩。逛的惬意,时间差不多之后,你还踩着点儿回家,却不知门后的父母早就准备好了板凳、皮带,一脸狞笑的等着你自投罗网……但想一想,貌似还挺刺激的!而且,你一个女孩子这样的皮实真的好吗?据说大张伟小时候一天被人揍八次,都是你干的吧?心头莫名的吐槽了一句,风莎燕道:“你这样的,我们学校早就把你撵回家了,教不了。”

    梅雪“哈哈”一笑,颇为得意,说:“我就喜欢他们讨厌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反正开除是绝对不能开除的。姐们儿考试只做会做的,绝对不给他们污蔑我蒙答案的机会,也不给他们胡乱扣分的理由……”

    风莎燕牙疼:“你老师吃你家大米了?”

    “切……”梅雪道:“我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老师,我们关系都不错……”而且还是那种毕业之后关系突飞猛进那种。

    梅雪皮实是皮实了点儿,但给教过她的老师留下的印象也特别的深,当真是“化成了灰都能认得”。

    风莎燕……夸你呢?笑的那么开心!亏是带着口罩,要不然后槽牙都从嘴角咧出来了。然后便由一个地铁入口下去,乘电梯下入地铁通道。

    两侧的墙壁上满是广告,红的花的,还看到了一个梅雪本人,一只手作旁引状,身上穿着红色的西装,背景却是黄色的。手旁是“青少年机器人大赛火热报名中……”下面留了入口的联系方式,是一个可以通过生物芯片进入的特殊二维码,直接通过人的视觉进行三重扫描,而后进入——风莎燕对这个二维码不可谓不熟悉。

    因为本来就是她应梅雪的邀请,特地设计的。现如今在生物芯片领域,即便是未来,在生物芯片领域,也不可能有人超过风莎燕。

    所谓的“视觉三重扫描”的第一层被称之为“真实视觉”,第二层被称之为“渲染视觉”,第三层被称为“主观视觉”。

    真实视觉,就是这一二维码在人的视网膜上的真实投影,渲染视觉就是这一投影经过了渲染等后期处理,也就是一般人说看到的声色的“真实形状”。经过了这两道关卡之后,这个二维码就会重构,变成一个全新的二维码,可以说是在缘由的基础上进行了拆分、重组形成的——这就是最后一层扫描。

    第三层扫描,代表着生物芯片对这一次活动的身份注册和确认……

    风莎燕指着广告中的梅雪,大声的学着抖音里面的某方言,叫道:“你看那个女人她是谁?她是谁?”

    原版却是:“女人不讲理的时候,能不讲理到什么程度?身上一根头发都没有,说,那个秃头的女人她是谁?她是谁?”

    极魔杏……

    梅雪“啊”一声,而后便一头的黑线。揪住风莎燕的耳朵便扭了一下,嗔道:“都看过来了……完了,我还怎么见人啊?”风莎燕虎着脸,一本正经的卖萌:“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有我莎燕?施瓦辛格?风在,外星人你都不用怕!”只是,这种生气的样子却像是一只发凶的小奶狗,反倒是让人想笑。

    梅雪结结实实的被萌了一脸,忍俊不禁,低声道:“咱们能不能讲点儿道理?女人跟女人是不能结婚的。”

    风莎燕“哼”一声:“你这个有夫之妇。”

    “嫌弃我?”

    梅雪将自己的包穿到了手臂,空出手来,一左一右捏住风莎燕的脸捏了一下,将风莎燕的脸扯成了蜡笔小新。

    便下了电梯,才松了手。风莎燕揉一揉自己的脸,说:“太可恶了啊,我的脸要是被你揉大了,你出毁容费啊?”梅雪针锋相对:“要是这事儿能拿钱解决,我肯定把你个小浪蹄子毁个干净。每次看到你这张脸我就自卑好嘛!”风莎燕:“……”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这种事情你偷偷想一想就好了,不用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啊。”梅雪被逗的“噗嗤”一乐,掏出了三张十块钱的票子给了风莎燕:“买票去,佳乐商场。是时候展示你真正的技术了。”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买票这种小事,当然是由小弟负责的——

    哪有大姐头亲自买票的道理?

    风莎燕将三张钞票倒了倒,便朝售票的机器走过去。原本围拢机器的一群人自动分开了一个通道,将风莎燕放了进去。足下高跟释放出来的清脆的“哒”“哒”声如有魔力……选择了终点站,投入三张大钞,然后收获了一堆钢镚儿——足足是有八个,沉甸甸的,放在手里很有分量感。一人一张票进了候车区,左右前后便都是人,为了不被打搅,风莎燕便施了纠结之法,使周围的人对二人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梅雪还特意从几个人脸前走了几次,都没有人看一眼。

    摘了围巾、口罩,在乘客眼前晃,还叫了几声,连“我是梅雪”都喊出来了……然并卵,没人关注她一眼……然后,就可怜巴巴的跑过来,和风莎燕说:“我感觉我自己就是多余的,都没人看我。”

    “要不我去了纠结,你再来一次?”风莎燕揶揄。

    “不要!”这个提议简直丧心病狂,梅雪担心自己被踩死。虽然事实上她会飞……可是第二天新闻会怎么报导?某知名演员地铁站突然发疯,致使踩踏事故,受伤多少死亡多少,目前事件进展正在调查中……?正好车来了,门一开,梅雪拉着风莎燕就上了地铁,然后在靠门的座位坐下来。中途换乘了两次之后,便是目的地——出了地铁站的出口,又走了大概五百米,便进入了一个大厦中。

    梅雪刷卡,带着风莎燕坐电梯直接上楼。而后就在十九层停下来,入内之后,便是一阵柔和的粉色的灯光。

    墙壁上包裹着暖色的墙纸,下了电梯便是前台,穿着一身荷花图案的旗袍,盘着头发,化着妆的前台便微微鞠躬,“老板好。”

    背后墙上,则是“雪红妆,美丽女人的时尚先锋”,下面是一串英文。风尘问:“这,你开的?”

    梅雪点头,说道:“还不错吧?也才刚开业……主要是为了自己放松的时候方便。去别家东西不放心,用自己家的,总不用担心质量问题。技术上面,我是买的你淘宝上面的教材改的……本来我想叫古墓派的,可想一想装修上面又有些不好做,名声也不好听;锦绣谷的话,又太花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