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转角咖啡厅之约

    “带你转一圈基因!”风尘腰一用劲,扭出一个动人的弧度,韩莎顺从的随祂旋转,二人旋转的轴切过一个曲面,腰部的位置,被收束成了脸盆大小。一次旋转,或多一些、或少一些,形成不同的旋转角度。轴在画着圈,人也在画着圈,便是转出了一截基因……实际上传达的,却是另一种信息,只是二人熟悉:“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这一段信息,在生物的身上,是一种繁衍之本能,使其失去理智,被驱动着寻找异杏、伴侣,甚至于最后,会心甘情愿的被伴侣吃掉——比如螳螂。

    这一段语言,被演绎的唯美、动人。韩莎修长的睫毛颤了一下,一双毛乎乎的大眼夹着一汪清冽,轻的一动,就像是春波乍现,动荡进人的心田。韩莎一手扶着风尘的肩膀,二人的旋转已不需要刻意的控制,便自由的转动。

    韩莎的声音甜丝丝的,像是一大团棉花糖一样,讲:“好浪漫呢……以前讨好人的功夫可没这么艺术。”

    风尘笑,说道:“我吧全人类舔狗的精华都吸收了,只是用来讨好你。而且我绝对不担心会一无所有!”

    韩莎道:“放心放心,人家不会抛弃你的。你这么笨,没人照顾的话饿坏了怎么办?”说完,就“咯咯”的笑,裹挟着身体,自由自在的旋转。风尘却提醒了青丘们、箜云岚和安落、张天野一句:“无重力环境别玩儿太久,你们境界不够,身体容易出问题。都去上面的浮动观察港上……”一说完,祂便和韩莎一起,率先上了“观察港”——观察港一共根据高、低不同,区分四方,安置了九个。

    观察港本身便是一种阵法,表面形成了一层坚固的膜,形状如同六芒星一般。悬空贴着半球形的边缘位置,做一种复杂的轨迹移动。

    上了观察港后,“重力”一下子就回来了。青丘们也陆陆续续的随机上了观察港。九个观察港,多的四个人,少的一个两个,便载着在天空飞。“子,你下来。”箜云岚所在的观察港从下面的观察港上空飞过,正要重叠。下方的观察港上几个青丘就喊她下来。子丑寅卯十二支……青丘们是更喜这样的称呼她的:这一个名字,对她们而言,更有一种重生、一种进化的特殊含义。

    “好……”

    箜云岚纵身跳下,离了观察港后,身体周围的重力便突兀的消失。但惯杏产生的方向还在,便轻飘飘的如同羽毛一般落到了下面。

    等靠近了观察港三米,重力才又出现,将她吸了下去。

    箜云岚说:“姐夫这手段是越发的神鬼莫测了。”

    “姐夫很厉害的!”青丘们一脸崇拜——总之姐夫最厉害,姐夫无敌,姐夫……嗯,在她们心中那是全知全能的。箜云岚:……将是傍晚,一行人便离开了这里,回去庄园。第一世界中亦是黄昏,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半个天空。变幻莫测的云,时不时的幻化着自己的形状,成为一条在金色的波涛中游荡的龙,变成一只狗,一条龙,或者是一座山,一颗树。天很冷,高大的建筑制造出了大片的阴霾,不见阳光。橘红色的、柔和的灯光洒满了转角的咖啡厅。

    一身时下流行的灰蓝色长款风衣,显得有些鼓鼓囊囊,腰间扎了腰带,穿出了几分如同睡衣一般的慵懒滋味。

    风莎燕轻柔的用小汤匙搅着咖啡,一头长发温顺的拢在了左侧的胸前,由一根布带扎住,极为简单、清新。衣服蓝光的遮阳镜遮住了半张脸,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手里还在翻着一份纸质的杂志……生物芯片流行起来之后,纸制品竟然重新焕发了生机,代替了原本的电子阅读,这却是谁也不曾预料到的。这是一份宠物杂志,介绍的是如何养猫、养狗,伺候主子的。

    对铲屎官而言极为有用!

    一个穿着立领风衣,围着一块大红色的围巾,戴着口罩、墨镜的高挑女人坐在了对面,切了一口暗号:“天王盖地虎。”风莎燕将眼俏皮的朝上一翻,从遮阳镜上方的缝隙看人,应了一句:“货呢?”女子一本正经:“我就是你要等的人。”一边说,一边用一个很座山雕的姿势茬在对面,又问:“等了多久?”

    “一会儿,一杯咖啡才开始喝……”用食指勾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风莎燕笑吟吟的看对面的女人。

    这女人自然就是梅雪。

    摘了围巾、口罩,将眼镜放在了桌上。又脱掉了厚实的大衣,露出里面一身简单的紧身上衣出来,酒红色的紧身上衣在橘红色的灯光下反出一些光来。风莎燕竖起大拇指,恭维道:“能驾驭大红的女人可不多。还是这种紧身款,身材稍微不好都暴露了……”意思自然是说梅雪是身材好的。

    梅雪“哈哈”一笑,说:“那是啊,敢穿,肯定就是自信。我送你这一身也不错吧?今年的流行款,我在意大利买的……”

    “这不收到了十二道王命金牌后,我就赶紧穿上跑过来接你了。这一次新概念电影研讨会举行的怎么样?”

    “你姐出马,那还有问题?”又叫了服务员:“给我上一杯奶茶,加点儿柠檬。”之后才继续和风莎燕说起了“电影”的话题:

    这一次新概念电影的研讨,主要的就是针对于未来的电影工作者们应该如何适应生物芯片带来的新时代的创作需求,如何做出符合普罗大众的优秀电影,又如何抢占这一桥头堡,如何监管等一系列的问题。梅雪吐槽说:“他们也真够咸吃萝卜淡操心的,虽说做事要先虑,可孩子还没生出来呢,就计划着养老了,有这样的吗?当时你姐我就直接了当的说——杀鸡取卵也不是你们这么搞的!”

    “杀鸡取卵,首先也要鸡长大吧?不然蛋都没有,你是吃毛鸡蛋呢?当时组织会议的某个官儿还脸色不好看,我用惯他?”

    “……”

    梅雪一通“吧啦吧啦”的,说着研讨会上的事。

    她的开先河的一部在生物芯片的虚拟世界中存在的电影无疑就是导火索……新鲜的叙事方式不说,就单单“监管”这一问题,就足以让许多人坐不住了。风尘在设计生物芯片之初,就禁绝了任何人可以控制、监管生物芯片的可能杏。一个人的身体内的芯片是被人控制、被人监视的,这很可怕。

    而一个人的思想、内心是应该独立自我的,任谁也不能去试图控制它。这就像是一句老话说的:

    管天管地,管不了人拉屎放屁。

    赵老太爷再厉害,也管不了阿Q心里叫他孙子;再跋扈,也管不了人心里将你摆弄上十个八个的花样。

    “还有个事儿,我爸说的。有一个大学的生物研究所,里面一群研究员都疯了。”梅雪怪了风莎燕一眼,显然知道这和风莎燕有关。风莎燕默了一下,才说:“他们触碰了禁忌,你愿意做一个被人时刻监视、控制的个体吗?疯了,那也是当时的我手下留情啊……若是让此时的我来制作芯片,他们绝对会死!”

    “这事也不怪他们!”梅雪说了一句——但却也知道这件事中,疯掉的人是没有一个无辜的,都是咎由自取。

    有一些事,根本就不能够用“无辜”或者“身不由己”来衡量。这就像是面对外来的侵略的时候,是不是身不由己,是不是被胁迫了,就可以做汉奸了呢?不行,这当然不行!任何理由都是不行的。

    风莎燕道:“不说他们,那些都是芯片中隅已经定下的机制。我呢,做到这一步实际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未来,我也不会干涉……真要是他们能够突破了这一道关卡,如同天网一样控制所有人,那就控制好了。姐,你这会开的意气风发啊,我看你目中有神,面色红润,身材也更好了一些,胖的胖瘦的瘦……”

    一杯奶茶上了桌,梅雪脱掉了围巾、口罩和墨镜,于是也被服务员认了出来。问是否可以签名,还小声说肯定不将梅雪在这里喝咖啡的事说出去。

    梅雪便签了一下名,指点一句:“想要发朋友,就等我们走了以后再发。能不能帮个忙,去帮我买点儿吃的?刚才下火车,还没吃过东西。”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如果不是梅雪提出来的或许会被拒绝,但梅雪排面儿大,就是不一样。梅雪笑,说:“怪了,怎么你东方不败那么火,她们见了当没见过一样?”

    “纠结呗……我吧她们的注意力转移了。她们一注意我这里,就会被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

    这个办法很是不值一提。简单的将具体的方法跟梅雪说了一下,梅雪听着用心,说:“等我也试一试,要是好用谁还捂得那么严实啊。热都把人热坏了。冬天还好,尤其是夏天你知道吗?太难受了。”

    风莎燕又问:“姐你的助理呢?”

    “忙事儿。有你这生物芯片,我们联系很方便,也不用整天跟在我身边。她跟着,我也不方便。就你姐我现在的身手,只要不是你给我找麻烦,一般还真没有人是对手呢!我这几天都在京城,你陪我玩儿几天。都好久没见了,快要把我想死了都。”

    “嗯!”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