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建设力场

    高居三千丈,谁是云中客?下方迁徙的人群像是一地的蝼蚁,正来来回回的搬迁,行动……帐篷等生活用品被小心的拆除,各家装了各家的皮子、扛上了木头,不断的将东西往外移,方便在草上滑行的,形状如雪橇一般的“土飞机”上坐了女人、孩子,马和牛就拉着“土飞机”摩擦出“唰唰”的声响。马背上则是扛过来的木料、皮革。张天野看了一阵,颇是于心不忍:“风尘,我们这样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这里……本是他们的家啊!虽然他们茹毛饮血、原始且落后,但这和他们生活在这里,现在却被夺去了生活之地没有关系。

    看他们大包、小包的,牵家带口,张天野莫名的就想到了电影里因为穷的闹饥荒,开始成群结队的逃离,充满了悲苦、绝望的人们。他说:“这里,毕竟是他们生存了许久,或者说世代都在这里生活的一个地方。就这样走了……而你。”张天野的嘴角蠕动了一下,最后的一句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而你,却冷漠的越发不像一个人!

    也才是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风尘似乎早便说过,祂已不算的一个人了。一只野猪的基因都比祂更像“人”。他心头唏嘘,暗忖:“本已都不是人了,又何谈对人的怜悯?便是有,也不会是他们这些吧?”

    又想:“人都言物伤其类,其鸣也哀,前提却也是要‘物伤其类’才行。祂不是其类,又怎么会为之伤?”

    “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风尘作惊怪状,斜睨他一眼,“这多愁善感的,都快比得上林黛玉了。”

    “谁特么大姨妈了?你才大姨妈呢?”刚才酝酿出的那一点儿“物伤其类”的情绪却是直接飞到了九霄云外。张天野恶狠狠道:“就你这阴阳人都没大姨妈,我可是纯爷们儿。”听张天野说自己是“阴阳人”,风尘却也不气,只道:“所以,你应该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是我的对手了吧?首先,我开了挂了,其次,我不掉血……”张天野手指着风尘,一阵哆嗦:“我,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风尘耸肩:“这会儿见着了。”

    张天野扑上去,揪住风尘的衣领一阵摇晃:“混蛋啊,你把以前那个淳朴、善良、单纯的风尘还给我。”

    “我不淳朴?我哪儿不淳朴了?”风尘针锋相对——这厮竟然怀疑自己的品格,这绝逼不能忍。

    韩莎护着风尘,把张天野的手拍开:“手拿开,不许欺负我家宝宝。我家宝宝一直以来都是淳朴善良单纯的。是吧?”韩莎从后面抱着风尘的腰,将脸贴在风尘的脸侧,轻轻的磨蹭。风尘很是“狐假虎威”的说:“张天野,你刚才的话,我都可以告你诽谤。就权且记下来吧……还够慢的,一些破烂石头都要搬走!”话落,便随手牵引。指尖的指甲上精致、微小的阵法作用,产生了强力的纠结。下方的峡谷中一股风压顿起,朝左右排开。激烈的风将地面上细小的树枝、石子吹的混在一起,犹如一条尘龙一般朝着两边冲突出去。还未走出山谷的人,登时就被巨力掀起来,飞撞了出去。

    石子噼里啪啦的落在身上,空气中更弥漫了一股轻微的血腥气,亦听见了有人哭号、惨叫的声音。

    怕是有人被飞石砸断了骨骼……

    惨叫、哭号的声音令风尘颇为不喜,略是皱了一下眉,嗔道:“噪括!”

    青丘们、箜云岚和韩莎倒是不觉有什么不对。张天野、安落则是面面相觑……这玩意儿,风是你起的,人也是你砸伤的,这会儿还不许人家疼的哼哼了?这一种行为,却已经是超出了“霸道”的范围了,简直就是“蛮不讲理”。张天野又是一阵内心的纠结——他的风尘真的变了!真的。正酝酿着感情,却不妨被箜云岚撞了一下肩膀:“喂,大师兄,你这是师父让妖怪抓走了?”

    张天野气急败坏:“我这表情那么像猴儿吗?”

    箜云岚道:“你自己说的。”

    “唉,师父已经不是以前的师父了。但你的大师兄,永远都是你的大师兄……”张天野唉声叹气。

    下方的风压已散,唯留下一片干干净净的山谷。山谷内侧除了一些贴在地上的绿色植被,树的叶子已是光秃秃的,许多的树枝都也折断,露出了白茬。地上的石头也滚的干净,原本的一些异味,亦被这一股风排的干干净净。青丘们一阵惊讶,拍手叫着“厉害”,缠着风尘问是怎么弄得,可不可以教她们。

    风尘便简单的讲了一些空气对流、运动之原理,又讲了自己是如何制造的这一种狂风,以及地形对气流的影响,更加进阶的……喷气式发动机的原理,都一点、一点的讲了。为了便于她们理解,风尘也未涉及数学公式,只是讲了一些原理,尽量的通俗易懂。又说:“你们也想要,等闲了给你们指甲上弄一些阵法固定,稍微一学,就会耍了……”

    “我要,我要第一个,刮风太有意思了。”“我的风肯定比你的大,我要姐夫给我弄最厉害的……”“我的最厉害。”

    “……”

    几个小家伙儿习惯杏的打闹起来,而她们争论的东西,是那么的幼稚、无聊……韩莎掩口笑,由着她们闹腾了一会儿,才道:“行,都别闹了。看你们姐夫布置阵法了……这是一个很大的阵法哦!”

    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强磁力约束的等离子环形场,高度大概在三十米左右,直径则是三千米的样子。

    如果是从天空的视角,而且是可以看到这个力场的话,那么就可以看到它的形状就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卡车轮胎平放在地上。但这一个卡车轮胎却是略微的不规则的,有一些地方粗且厚,有一些地方却纤细、轻薄,也低矮一些。各处的强弱皆有所差,并不一致,却诡异的平衡。风尘领着众人,一处、一处的设置,然后将阵法连续起来,力场运转之后,却并不能够以肉眼看见。这一个有些四扁不圆,变了形的“轮胎”的用途之一,是隔绝内外,另一个则是要维持未来的球形镜面——

    风尘总不能无时无刻的以自己的力量托举着。届时祂还要进行观察、分析,还需要去别处采集金属。

    指着天空……“球形的镜面的大小,预计在直径一千米左右。是一个巨大的球体。等做出来之后,你们就知道有多震撼了。”

    风尘意气风发,说道:“等到环形场的悬浮功能打开之后,这里的重力就会被抵消。你们在这里就和在太空中一样,是可以飘着的。这个球呢,我首先会用阵法做出框架,然后将一种人造的绝对反光的材料贴进去。周围以超强的电磁力为约束,形成骨架。我做球的时候,会带着你们一起,不过等以后的实验,你们要乖乖的在庄园里……”

    “不嘛姐夫……”“姐夫……”青丘们一个个提着声调,可怜巴巴的抓着风尘的胳膊,一阵摇晃。

    “都听话,很危险的。我和你们姐姐能走得了,但我却照顾不过来你们。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

    这一个“危险”可不是吓唬人的,而是真的“危险”——如果球面在实验过程中不能够被成功约束,突然间爆炸,等离子场崩溃。那结果就是数十万度乃至于上百万度、千万度的高温瞬间朝着上下左右前后所有的方向无差别的释放,血肉之躯在这样的危险之中,瞬间就会“消失”,被烧成基本的粒子,而且还是元素周期表的前几位的——后面的根本就容不下!另一个危险,则是黑洞成功后,可能遇到的“危险”——如果黑洞成功,风尘甚至都不会近距离去观察:生命诚可贵!

    一旦被黑洞来一下,整个人都磨成了基础维了,什么都不会剩下。

    为了足够的“安全”,风尘心目中,这一个黑洞的理想尺度应该是在30微米左右。韩莎帮腔道:“再闹现在就把你们送回庄园去!”

    作为“姐姐”韩莎是素有威信的,青丘们一下子就不闹腾了。接下来,她们便在地上搭建了帐篷,又去搜寻一些野物……可惜,风尘的一股风下去,除了钻地下的地鼠、兔子躲过一劫外,剩下的什么都没了。一群人找了半天,也都没找到什么可以享受的野味。还是韩莎有主意,让风尘随意弄了一些蝉蛹、蚂蚱出来:很神奇的,这些昆虫吃的是土,长出来的却是蚂蚱、蝉蛹,又来了一些蔬菜。大家就开始了烧烤:

    蚂蚱、蝉蛹穿成了串,将一些随身携带的佐料拿出来。一会儿工夫,就闻的香味四溢。对于蚂蚱、蝉蛹这些吃食青丘们是甘之若素的,唯独介意的不过是安落和箜云岚——就连张天野都不介意,小时候还捉着吃过。

    他撸了一串,讲自己的丰功伟绩:“我那会儿是一休哥领着去郊区,从地理抓青蛙和蚂蚱,然后打火机一撩就敢下口!”

    安落则是野外生存吃出来的心理阴影:敢吃,但心里头有疙瘩。实在是……一言难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