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神威如狱

    倘使做一个假设——明末的资本在经历了数次的反复、绵延百余年,终于是成功了的。抛开了外在的满、蒙诸势力,只做理想假设……那么,会是一种怎样的未来呢?新的,相适应的“学问”会复活,此前的士大夫阶层、知识阶层便以数、形之学、炼金、丹药之术、医学五行一类的东西为“玩物”,时时把玩,相互探讨,以为乐事。当这一小团体越发的壮大、流行起来,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很自然的,就会变得有名气、有风尚……或许,也是会变成是“皇家”的,冠名科学院或者其它的名字——譬如说是“数艺学院”之类的。毕竟“科学”这一词,或会让人误解和科举有关!

    这一类的研究,首先是和广大的知识阶层的兴趣有关。研究是无关于科考的,甚至是无关于生计的……资产阶级成功之后,天文学、地理学会被放开,不会再如之前一般的禁锢。对天象的观察、地理的勘探,会带来天文学研究的极大进步,亦会促使物理学的发展。《墨子》会被人从故纸堆中找出来——

    “端”“体”“兼”的论述,会大行其道。其中的物理学的发现,以及一些试验上的手法,数学的辅助,亦会广为人知。

    墨学会逐渐的,因其先进杏而代替原本的儒学,这一个过程会是无声无息、和风细雨的。一如西方之从古希腊获得养分一般——墨子一个人,便抵得上整个古希腊。而古希腊却是现如今西方的逻辑学、数学、哲学等思想的根基所在。相反的,墨子便是东方的……而墨学的大行其道,无疑会导致另外一个问题:

    资本们自己动手,自己放血,给自己的背后培养出一只黑色的幽灵。

    这个幽灵,终将车翻他们!

    ……

    所以,有人闭着眼说“中国没有外来干预,是不可能发展出科学”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实际上是若无满清的干预,早已经资本主义了,早已经开始了工业革命了。但这一进程的的确确,是被满清乘着最虚弱的关头给打败了。明朝那一群无耻的东林党,闲暇时候的玩儿物是女人?就只是听曲作诗,欺男霸女?有这种思想的话,那也太狭隘了,分明就是“皇帝的金扁担”——

    不是谁都会沉迷于游戏、女色的。东林党人实际上更多沉迷的是形学——也就是几何,当初《几何原本》传来之后,是很受欢迎的。数学——也不乏以之算命的。但更多的都是针对一些“猜想”进行的,也有去探讨数学上的“第五种茴香豆的写法”的——历史记载了四种解题方法,一直没有更多了,那我就研究一个第五种。而书信的往来,也多有讨论此类问题的……

    有研究农学、工学的,有研究气候的,有到处旅游的(徐霞客同学请起立),有研究博物学的。

    像是什么找女人唱曲……跟这一比,对他们而言,这些更有意思。

    那是一种“雅趣”——实际上,也的确是很有意思的。

    他们无耻。

    但他们也有闪光。

    ……

    张天野建议:“来,咱们做一个思维推导试验……看看如果明朝如果没有满清干预,会变成什么样子!”

    风尘“哼”道:“意胤。”

    “如果一个人连‘意胤’的安慰都没有了,那他的生活多凄惨?”张天野振振有词,送给了风尘一个鄙视的眼神。风尘懒懒的瞥一眼,说:“你知道上一个当着我的面意胤的骚年现在怎么样了?”语气中,满满的恶意!

    张天野坏笑,说:“人家意胤你的master,又不是意胤你媳妇。难道说你对那位掌门人也有兴趣,想要梅开二度……”

    韩莎颇有意味的抱住了风尘,将祂半个身搁在自己的腿上,手一板正风尘的脸,盯着祂看。

    “没有……只是我的master少了一个实验素材。莎莎你表这么的看着我,感觉太吓人了。”风尘很是无辜,张天野这个坑货绝逼是故意的,“我和林素心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张天野添油加醋:“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就是那只恶心的鼻涕虫老往人家怀里钻,啧啧。这世上最深的沟,就是……”

    “滚!”风尘一脚将张天野踢开。张天野夸张的后退了十多米,依旧做出了躲闪的动作,庆幸道:“幸亏有准备。”

    风尘则被韩莎揪着脸蛋儿一阵捏、拉、揉,进行了一番“标准口音教学”之后才是放过。风尘的脸被揉的烫呼呼的,覆盖在面部的头套和口罩都变得潮热,韩莎搂住祂的脖子,将脸蛋蹭了蹭,小声调戏道:“竟还有功夫想别的,看我用满满的爱淹没你……”

    “我……”

    这玩意儿简直百口莫辩。

    耍了一阵,便又翻了几页报纸,看了一些新闻。之后便再说起了关于制造黑洞的话题,时间不经意的便逝去了。吃了午饭,再吃了晚饭……然后睡过一觉,就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的日复一日。风尘那频繁的不见间隙的梦,却稍少了一些,且在逐渐的减少……和身体的交流、沟通,应六十万亿众生之念,还是有用的。而关于黑洞的制造的章程也商议出来了一个大略。这一日,风尘、韩莎一人换了一身土黄色的紧俏衣服,布料厚实而坚固,皮带掐出了腰身,脚上一双高筒皮靴,手上一双黑色的皮手套。面上则是戴了头套,外面还遮掩了两层细纱,一顶有花边的帆布帽。

    全身不留丝毫的口子……

    张天野、安落和十二支也是同样的打扮。十二支排成了一列站好,韩莎说道:“一会儿进了山你们不要跑太远,小心危险,知道吗?这里的猎人很可能都有枪,万一不小心挨上一下都很危险……”

    “知道了姐姐。”

    “嗯,记住遇到陌生人躲着点儿。都当回事儿。”

    遂,便卷了人,直飞出去。

    南北向的山脉植被覆盖,自天空看下去是沟壑纵横。有一些野人聚居的部落忽略过去,一番寻找之后,众人选定了一个地方。那里是一个大型部落聚居所在——部落是在一个峡谷之内,和外界的通道就是一条极为狭窄的小路,峡谷周围都是高山,夹成了一个逼窄的如同柰子沟一样的形状。

    利用兽皮、树枝和泥土简单建立起来的帐篷、房屋,简单的从外面换回来的一些锅碗刀具,便是这里的全部。男、女都没有衣服,很是纯天然。

    身上则是涂满了一些颜料……

    浓重的尿骚味儿弥漫开来——从这一点来说,这里的环境很糟糕。韩莎给青丘们讲,“他们涂抹颜料,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为了防止蚊虫的。后来发现真的管用,就以为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庇佑他们,于是涂抹的方式,也就发生了变化。”

    “这里的味道真重,比以前青丘丑的窝都臭……”一个小家伙儿才说了一句,就被其他人一阵推攘,笑闹在了一起。

    风尘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个部落,一股玄之又玄的,非是声音,但却能够让每一个人都明确感受到的意志便降临了下去——离开这里。这里已经被征用了。风尘传达的意思很简单,言无未尽之意。却是一种极少使用的,类似于阴神、阴神之间的交流方式,是一种直观的交流,妙不可言!

    少用,是因风尘、韩莎等人之间,皆有生物芯片的存在,代替了这一功能。此时用,却是因为下面的野人没有生物芯片。

    显然风尘也不会因为要和对方说一句话,就土豪的送上生物芯片。那玄妙的意念便传递到了每一个野人的心底,那便是神灵的意志——神看上了这里,所以人就要离开。没有商量的余地,不可以讨价还价!风尘传递的意念是那么的玄妙,似乎是由他们的内心深处而涌现出来的一般,而后就听就野人叫了起来,更多的野人叫起来,过了片刻,数千名的野人就跪在地上五体投地,有一个脸上画着油彩,像是一个骷髅一般,头有彩色的羽毛,脖子上胳膊上到处都是金子打造的饰品的祭祀便乌拉乌拉一大堆话。

    风尘听不懂他的语言,但却能够绕过语言,从源头上感知到他说的意思——那是一种很原始的祈祷,充满了敬畏,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风尘的意念同样绕过了语言,直接达于根本……再往前一年的时间,祂或许都还需要神束线作为桥梁,进行辅助。但现在——

    却已经不需要了……

    离开这里!

    风尘并没有跟野人交流的意思,只是单方面的重复了一下刚才的内容。然后,那祭祀哇啦哇啦的叫了几句,族人们就开始拆帐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对待神,他们或许真的是虔诚的,一切生活过的痕迹,他们都在尽量的抹平。粪便等物也都一并带走了,只留下来一个光秃秃的山谷。张天野深吸一口气,感慨一句:“神威如狱啊!”刚才面对那群土著的风尘,和寻常的风尘,截然不同——

    祂是高高在上的,不和人商讨、交流,只有单方面的要求。能够听出来其中犹含的意思:要么离去,要么毁灭。

    莫得感情,莫得人杏。那一种梳理隔阂了物种,令人心生战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