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笔战

    这历史上的皇帝,倘是被冠了一个“仁”字,却没有比这更糟的……若一个皇帝得了“仁义”,那定是民不聊生,官居乐业的“身世”——我倘若是可以有的选,生于任意一个时代,那定然是不愿意选在“仁皇帝治世”的时候的!便是史书说那是盛世,天下太平,也不愿意。倒也不是绝不愿意,若我能生在官宦之家,也就勉为其难应下了,顶多是自言而肥,绝口不再提什么理想、德杏罢了。那样我可以过得极好,一则做官有厚禄,二则在书上也留不下什么坏名声,三则便是畅意了……

    不论是在枢纽、地方,我都是可肆意的。我能骂陛下不是,且不用担心有被打的风险,譬如皇帝真的生气了,也不过将我发配出去,换一个地方做官。他会很“仁厚”的给我加一些品级权威,做发配的弥补。

    我将一地弄的民不聊生,也不用担心被处理,至多换上一地,继续重复上一地的事情。所以我说,在仁皇帝的手下做事情,是肆意的!

    做错了事不用担心惩罚,不过平调、升一些品级,去另一地。至多也就去一些穷地方,是贪财还是游山玩水、玩忽职守,亦都无所谓的……倘我说道这里,依然有人以为“仁”是一个褒奖,那我也只能认了。但在大概率下我或许是做不得读书人的,所以这样的时代还是算了吧……我是绝不愿做这时候的平头百姓的。生活好或不好且不论,至少心中的气是不平的!

    ……

    这谥号的讲究,就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黑话。若是死人可以说话,怕没有一人是乐意落得一个“仁”字的。

    肃、孝、文、武、景、宣、厚、慈……任意的一字,都比“仁”要受欢迎。但做臣子的,无疑是希望着“仁皇帝”多一些的。犯了错拍拍屁股走人,然后继续饭,简直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时代了,所以须加以粉饰。历来传承下来的刀笔自然也有立场,至少是要将之写的花团锦簇的。每一代的统治,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自然有好有坏,孔夫子写春秋,删诗经,实际上便已告知了方法:

    若是要夸,一个时代,总是有一些幸福的。我们对苦难不写,单描一些美好,那便是一个极为显耀的身世了。

    若要贬损,单是挑选一些灾祸来写……黄河几乎年年有又情,学过水纹的便知道。天人感应之下,什么道德亏损,帝王无道便也写的出来。易子而食也不过是笔下的一小撮“真相”,即便大部分地区是幸福的,但我不写,又有谁看得见?

    ……

    张天野捧着一张中文报纸,是特意订的。每每便由轮船漂洋过海的送过来,最早的一份已经是三个月之前了。

    中文报纸上那些作者隔空唇枪舌剑,是很有意思的,和电脑上人们热衷的论坛混战有的一比,令看客们热血沸腾,为之吸引。故而风尘、韩莎便订了一些用以解闷儿。张天野此时看的正是其中一篇文章,写的是《论谥号》,其中之论述,可谓辛辣——但一琢磨,又不得不说有道理。其中一些事,也是史料记载的,只是被隐去了具体的事件,大致的说了。其中影射最深的便是宋仁宗——笔者所讲的,官员为所欲为,将一地弄得民不聊生之后换了一个地方,还升官了继续浪的,就是这位的手笔。

    有一个贪污的,他将人调了别处。因为地方比之前的要穷困好多,感觉有点儿对不起这个大臣,便仁厚了一把,给升了一下官儿作为补偿。至于即将被祸害的百姓,却也实在是体验不到这种仁厚的。

    字正腔圆,抑扬顿挫的读……青丘们围了一圈在听,这一篇文章很有趣。不仅仅将古时候许多出现的谥号进行了等级梳理。

    还问了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盛世,是否就是所谓的盛世?又是谁的盛世?但笔者却直接给出了一个答案:或许是他们的,但绝不是人民的。

    他以为,只有那些“官不聊生”的时代,庶民阶层才有那么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活的轻松一些,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活的更苦。但即便更苦,也不会比官员们放飞了自我的时代要苦——相比较而言,还是“官不聊生”好一些。作者很是自嘲的说——“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官学问的时候,我这样说话或许有些背叛了自己。实则是不然的……自家的事情自家知,我的脾气臭,不会恭维人,不会处朋友,更难和人沟通,最爱的事便是和人抬杠,不将人杠的愤愤失态便不罢休。我更不会一些具体的事,看见了公文都会头疼(学校的通知除了发薪的时候,我从来都不看的)。所以,我做不得官,也就只能安于本分,就着一个百姓的角度来说了。”

    “我至少是不想有人将我害的难以生计,或是衙内侵夺了我的妻子,我却无能为力的看他拍拍屁股走人,上方说是已经处罚,调到了别处,我却要心悦诚服的……”

    “或许女人养在家里,便是从这时才有的习气吧?毕竟惩治不了凶手,躲着一些总是安全的。”

    听到这里,风尘便有些无语,说道:“这临了还要扣一个锅。这个锅扣的也实——官宦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惩罚,平头百姓为了保护自己,禁了家眷上街,便也顺理成章了。惹不得麻烦,也只能尽量的躲,若是这样都躲不掉,那也只能是倒霉了。你说,人家教子无方,朝廷顶多申斥一番,再严重一些,就是虐杀了人,也不过是调到别处……这谁受得了……”

    张天野“嗯”一声,说道:“我觉着这个作者够厉害。”

    这一篇文章的作者名字叫录123,是此时前所未有的“前卫”。其文风格不像是鲁迅那样的刀刀见血,是标枪,是匕首。但却也绝有力量——那就是朝着人的后脑勺抡的闷棍,一棍子便能将人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一篇《论谥号》便是其中之一,通篇读起来一气呵成,气势磅礴,似有无穷的厚重压过来。录123本人深厚的历史功底,更体现的淋漓尽致,整篇文章连一个漏洞都不给人留下……

    张天野换了一张,便又发掘出一篇争锋相对的文章来,笔者田中玉,乃是一老学究,通篇之乎者也。

    举历史、讲古训,博引旁征,只是证明了一点:宋仁宗这里你至少说的不对。宋仁宗是中兴的。妇女自古三从四德,夫为妻纲,何来牝鸡司晨之说?盖妖言惑众,其罪当诛……嗯,言辞很激烈——反正这样的异端是必须要烧死的。就连柴禾都要选择浇了煤油的,以防止燃烧不够充分,让未烧干净的尸体活过来。这种狠绝便是如同黄河边上的乡贤们将失贞的女子捆绑着大石头推进河里淹死一样,唯恐石头不够大、唯恐让人死的不够决绝。只是,这话在张天野这里,换来的不过是一些嗤之以鼻——

    张天野是嗤之以鼻的,风尘等人也是不待见的。箜云岚更是直接骂了一句“老王八”,扬言当面遇见了,非将之崩了不可。

    而后又是录123的一篇《论鬼魂之说》。录123和他自己对自我的剖析一样,绝对是一个怼天怼地的杠精。

    《论鬼魂之说》冒头直指田中玉,开篇就问缘何这世上有鬼呢?某人问某你有何证据,却偏生又说不出来,只是我的某个亲戚某个朋友亲眼所见的赌咒发誓芸芸。实则多方求证,却没有一个是自己见了鬼的。几句闲言碎语,唠家常一样的展开了论述,直将田中玉骂作了野鬼孤魂……再然后,便也没有下一篇了。只是报纸上刊登了一则事故:田中玉中了风,已不知道人事了。

    杠到了这个份儿上,田中玉的屁股果是不如录123来的结实的。

    “完胜啊……你说非要杠,又说不过去。这不是诸葛骂王朗吗?”隔着报纸,都能够感觉出来录123一手羽毛扇,指着对方的鼻子,“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听了一通酣畅的骂战,箜云岚便道:“姐夫,你刚不是说了观摩历史的法子吗?这俩人谁说的真,谁说的假,还有什么是比亲眼所见更确切的?”

    风尘道:“你要我亲自去看看?”

    箜云岚巴巴的看风尘。

    张天野、安落、韩莎和青丘们也巴巴的看他。韩莎道:“这一法门迟早也要实验的。你就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成……”

    “行,那我就试一下。”风尘便在心中将具体的操作步骤理顺了一番,而后便随意一念分出了一个镜像的世界,又一使存法,寄存在了箜云岚的身上。箜云岚的记忆便如一轴画卷随意的展开,非线杏、非时间杏的记忆很是随意……在其中寻到了一头发花白,拖着一根油亮的大辫子的老头儿,再将神寄存上去。一次主体的更迭、变化,那一部分神便越发的深入、再深入,时间线向前足足推移了七十年左右。

    再一更主体,又是一老人,过程如刚才一般,但年头却足足的变成了九十三年,再一次五十年、四十年……

    遇上了一个四十岁就未老先衰成七八十的模样的“老头子”,风尘也只能自叹倒霉。于是,便再次寻找——

    向着更古,回溯。

    这三千世界法配合了祂的五芒星阵、神束线、注意在一起,简直就是一款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