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送上门的穿越者

    那姿势,像极了一只扎起尾巴、开了屏的孔雀。心头的念头,亦是毫不掩饰,为蛞蝓知的一干二净,最强、最频繁的二念,一为“高手,这是高手”,荒野所在,独一个女人,若不是妖魔鬼怪,那就定然是高手了——白衣公子是不相信有妖魔鬼怪的,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迷信者——之所以是“迷信”,便是因为他信的不讲道理。二为“这是美女”,这一点,凡是长眼的,就都能看出来。

    而一个“高手”一个“美女”便引得他上前,想要攀谈结识。心中一些妄念纷杂,却亦使得蛞蝓识得了他的身份:

    这是个“穿越者”,其魂魄是机缘巧合之下,从第一世界到了第三世界的。他在第一世界中,算是无关紧要,是个小人物。因得了不治之症,又看不起医生,便选跳桥,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一跳之下,再次醒来,便已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人……他死的时候,是在十七年前,但“穿越”成眼前这一年轻人,却只是两年的工夫。有着一身可堪防身的三流剑术、三流的内功,算是武林中人。

    他的念头中,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我的女友是大佬,我的妻子是大魔头,我和我的美女师父……这些念头,林林总总的,如浪翻腾。

    这……便是凡人、凡心,较之而言,林素心的念头就少的多,只想:“这是谁家的后背,生的倒是不差。”

    年轻人近前,拱手道:“我在车上见姑娘孤的一人在这荒野之中,想来若非是艺高人胆大,便是遇上了什么难言之隐。江湖险恶,如姑娘这般一人独行,却也不便,在下不才,却有一些武艺在身,家父亦在江湖上有些名号……姑娘要去哪里?不如让我送一程如何?”见林素心不言,便又宽心道:“姑娘放心,我车上就我一个男子,你坐进去就好。我对姑娘并无恶意……”

    蛞蝓:……如果不知道你心里头泡上女高手,然后到处装逼各种歪歪,还真信了你的鬼。却传音给林素心,盘他!不对,是“素材难得自己送上门,素心你便用三千世界法来抻一下他……”

    MMP的你一个穿越者,敢跟劳资装逼,弄死你。嗯,作为一只优雅的蛞蝓,这种粗口当然是想一想就好啦……

    林素心传音,道:“蛞蝓仙人,这样不好吧。”

    蛞蝓道:“他刚才可想着泡你呢。想要拜你为师父,然后徒弟和师父之间来一场禁忌之恋……”

    “合该他有此一劫。我正好炼法到了关键时刻,他便主动送了上来。”林素心果断的黑了脸……

    一个主观的镜面自脚下扩散开,镜自中升起另一个林素心。元婴无声无息的合在其中,而后异象消失。林素心走上前去,“啪”的就是一巴掌……然后,又是一巴掌,一左一右对称出了匀称的隆起,而后还不甘休,又是连着十几个嘴巴子,这才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觊觎于我?”

    遂,这一幕便如梦幻泡影一般崩灭,在一张开镜面,重新见过。林素心照例是先打了十几个嘴巴子,问了一个问题……

    回答、还是不回答,实际上没什么区别!

    ……

    当林素心在镜像平行世界之中,重复着打脸,形成了一种世界线重叠,然后产生了强纠结,影响对方的主体记忆之后。年轻人的脸是真的肿了,就像是馒头一样鼓起来,皮肤亮的发红。但不等对方反应,新的平行世界干涉、世界线收束法就开始执行了……平行世界中,林素心一次、一次的变着花样和年轻人对话、接触,一会儿是“小女子也不知自己是如何到了这里的,一睁眼就这样了”,然后接受了年轻人的好意,坐着马车归去,同时的分神在旁的平行世界中的人,则是扮演女魔头之类的角色。一点一点的,将刚才的记忆模糊、稀释、篡改……

    年轻人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遇到了今天的事儿。针对这个敢对自己想入非非的年轻人,林素心更不客气。

    解气之后,试验法术,至于试验到什么程度……总之,那种结果是极不美好的。

    记忆是非线杏、非空间杏的,被一次一次的修改现在的记忆,年轻人过去的记忆自然而然的就无法稳固,逐渐受到了影响。蛞蝓同样分进了这些虚假的平行世界中,进行一对一的专业指导。通过剬的干涉、不断的收束,颠倒了一些记忆的顺序,年轻人的这一次外出就变成了出逃……而且故事也变得极为狗血。

    在某一年某一日,一个不愿意响起的模糊的日子里,他在一个想不起是什么地方的荒野中救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带回了家,本来,他是想要迎娶女子作为妻子的。可谁知道自己的老爹居然将女子强娶做了妾。

    他气急之下,一剑捅伤了老子,然后就带着自己的丫鬟跑出来了。

    因果颠倒……事件颠倒……但此时此刻,这就是他的“真相”……蛞蝓道:“虽然只是篡夺了他一个人的记忆,但这已经是成功的第一步了。而且这个人,如果跑到西方去,那绝对是好事一件……你信我,他若不死,西方魔教必要生不如死!”没有人比它更清楚一些现代人的尿杏——尤其是眼前这位这种。

    林素心道:“他虽心有龌龊,可也教训过了,更为我试了法。若是这般就发配到西方魔教,是否太过于残忍了一些?”

    “他去哪儿都一样,素心,你不用操心这些……若是过意不去,就帮他将记忆理顺回来吧。也算是熟悉一下手段。更进一步,要回溯历史,从过去入手,比之现在难了不是一星半点。实话说,让我回溯历史,我也做不到。所以下一步的功夫,就需要我们共同研究来实现了……”

    “那就帮他理顺了吧……”

    反正一通花样百出的收拾,她也已经解气了。实则是心里也明白年轻人心猿意马本也是正常的,这其中不免也有一些自得的成分:若是长得难看,怕是对方也不会有这些龌龊……归根到底,还是自己天生丽质的嘛!蛞蝓get了林素心的念头,将自己的嘴巴吸成了包子褶一样,分外的可爱。心想:“女人啊……兄弟你可真够倒霉的!”但却绝不认为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事实证明——破坏容易,建设难。将年轻人的记忆弄成一团浆糊,然后依靠本人强大的脑补能力修复,变得似是而非容易。但要将之还愿成原本的样子,实在是……林素心过了一会儿,重复了大概有七百多次,就麻爪了——

    臣妾做不到啊。

    蛞蝓继续出主意、指点,记录数据。事实证明,每一次对林素心而言无意义的重复,对蛞蝓而言也都是有意义的。多重复几次没什么不好。至于可怜的“穿越者”爱谁同情谁同情,反正蛞蝓是不同情的——能够让林素心心安理得的、肆意玩弄的实验材料不好找。蛞蝓它老人家自然是随便抓上一个就可以上手的,但林素心不行。林素心很难过了心理关,对于无辜之人是下不了手的。就在年轻人来之前,蛞蝓都有心教唆着林素心去“行侠仗义”弄一些材料来使唤了。

    谁知道这年轻人来的这寸呢!不早不晚,正好是瞌睡了送枕头!等到林素心玩儿完了,它还可以研究一下年轻人的“剩余价值”:

    譬如,他是如何用了十五年左右的时间穿越的,在这一个过程中,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历程?

    这些穿越者本人不知道,但灵魂中有确实存在这些缺失了的信息。蛞蝓心说:“小子啊,你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想要泡我的master……生命是如此的美好,你却如此的暴躁。这个世界也太过于危险了,等我了解完你的灵魂信息,看看这十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呢,再送你一点儿机缘,咱们也就两清了。”想到此,蛞蝓的体内便生出了一个米粒,须臾生长成一小小的蚊虫,自口中飞出,便直接进入了年轻人的嘴里……作为一个穿越者,送他一个随身老爷爷,应该算是仁至义尽了。

    不过……他穿越那会儿,应该还没有留心金手指、老爷爷之类的说法吧?这果断是要被金手指鄙视的节奏啊。

    随身老爷爷在他的体内生根发芽,安家落户。然后就潜伏了起来。蛞蝓头上的触须轻轻的摆动,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他送的这个随身老爷爷可不是一般人,而是诸葛武侯。是《三国战纪》中绝对的强力魔法师。

    心道:“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这一份机缘。”

    新一轮的世界线收束在继续……年轻人的记忆越来越偏离,变得更加的面目全非。在这样不断的重复、再重复的过程中,车上的丫鬟也受到了影响,产生了记忆错乱。蛞蝓对林素心道:“我去看看车上的小丫鬟,也算找了个做饭的。你就安心修炼,我给弟子们说一声。”它爬动着,身体在虚空,却似乎有一条无形的轨道,使它滑行。蜿蜒出一条并不算笔直的轨迹,进入了车厢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