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由剪辫子引起的

    “啊,人走了。姐夫、姐姐,你们一起来玩儿吗?”排球划出一条近乎直的曲线,直朝风尘、韩莎和张天野过来。风尘一抬手,便“啪”的一声,将排球接住,随意的扔了回去,说道:“你们玩儿,我哪儿能欺负你们!”又道:“送报人来了,你们谁去拿一下报纸?”却是已听见了送报人骑自行车的声音……足是过了近半小时,送报人却才是过来——骑着一辆带大梁的自行车,后衣架上左右分别一个大包,里面鼓鼓囊囊的塞着报纸。骑手则戴着黑色的帽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伊丽莎白庄园……您的报纸到了,领一下!”

    青丘亥便跑去,将报纸从铁门的栅栏缝隙中拿进来。然后也不和送报人说话,一转身,就轻盈跳脱的跑掉了。

    轻盈的像是花草上飞的蝴蝶。

    “报纸!”

    青丘亥把报纸交给了韩莎。

    韩莎伸手揉一下她的头,说道:“真乖,去玩儿吧。”“嗯”青丘亥应一声,点点头,便去找其他人玩儿。韩莎说道:“制造黑洞的时候顾不上她们,等着就送咱们基地吧。少了一些拖油瓶,咱们的日子也更自在一些……”说着,便忍不住笑。随意给了风尘一张报纸,自己也挑了一张。

    张天野也领了一张,打开来头版便是一幅黑白的照片。正是在一条街上,穿着马褂的人被几人压住了,一根辫子揪的老高,张开的剪刀正要减下去。图中可见被剪辫子的人的绝望、心丧若死,亦可见剪辫者的杏质彩烈、鄙夷和高涨!

    再去看文字,则是远东的记者发来的消息。通篇记录了袁老蔫儿因出了登基祭孔之昏招,招致举国声讨,汹汹物议,迫的其不得不“内退”了。终究革党却挑了果子——这一切终究非战之罪,所谓“民心”者,有时或者无力,但有时却又令人不能奈何。这照片中的一幕,便是革党发动“新生活运动”的一幕:

    剪辫子、去马褂、砸孔庙、砸贞节牌坊一样样、一件件,其行似拙,实则却也是真的要打开一下风气的。

    “啧啧……”张天野“啧啧”一声,便将报纸递给风尘,“你看这个。”风尘便接过来,将头版的剪辫子的新闻看了一遍。问道:“嗯,看什么?”

    张天野问:“就没什么感想?”

    “这不很正常吗?剪辫子,这是必须的——因为在新旧交替的过程中,这是一种争取民心的重要手段。若是放在古时,便是裹挟,让你做了不得不谋反的事,你便也只能一心一意的跟着造反了。这是投名状!革党要站稳脚跟,须是要百姓支持的。如何获得百姓的支持?当然是要让他们不得不支持。你看,袁老蔫儿为何一登基,就完蛋了?因为大家都是造反的,都是革命的,手段可以不同,但却绝不允许再出一个皇帝……心念旧主是不被允许的,这根辫子,便是一个硬证。辫子在,你便可重新支持复辟,做你的顺民。但辫子不在,你便没有的选——要知道没辫子,皇帝回来了可是要杀头的!时下的百姓是这么想的,因为政策就是这样,所以,袁老蔫儿要当皇帝,全天下都反对。为什么?皇帝回来了,大家没辫子,要杀头。他们愚昧、无知,自然是不知道很古以前的华夏衣冠的。但至少知道现在的传统……”风尘指着照片中,那被剪了辫子之人的绝望、心丧若死的脸,“你道他真的在乎那一条辫子?你以为他们真的如文人所写,是麻木的?他们不是舍不得辫子,而是那的的确确的,是他们的一条退路,一条命。”

    “他们卑微、渺小,在时代的大潮中随波逐流。他们无知、愚昧,为了生存卑微的挣扎,面朝黄土背朝天。”

    “没辫子,皇帝回来了是要杀头的。可谁知道皇帝是不是会回来呢?他们不懂得太复杂的道理,但至少知道左右逢迎的活着。他们也不愿意左右逢迎,但他们为了活着,又必然要左右逢迎。”

    “你看那剪辫子的人,分明就和这些百姓不是一样的。他们皮肤白净,他们甚至不粗糙。他们出身富裕,或有一些地位。总是以为百姓是不革命的,没有觉悟的。但却也不想一想,是什么给了他们剪掉辫子的勇气!”

    除了极少数的“革命者”,更多的却都是源于优渥的家庭——那实际上就是他们的底气,这样的底气,是普通人没有的。

    “这让我想到了一档节目,就是富人体验穷人生活的一档真人秀。在里面,那些富豪自以为自己很快的就可以摆脱贫穷,穷人之所以穷,就是因为懒惰,因为眼界不够开阔。但当他们体验了一周后发现,他们完全无法摆脱那种穷困的生活,仅仅七天,就让他们没有了任何改变的念头。”

    “它们实际上是一样的……”

    张天野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的说道:“仓廪足而知礼仪。理想主义者是会被现实打败的。就譬如汪精卫。”

    风尘道:“当一个人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发愁,为了如何活着绞尽脑汁的时候,他是没有理想的。而且,读历史你会发现,有理想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富裕一些的青年,一种是一辈子做学问,不谐世事的学究。就这两种人,一旦遭遇了现实的打击,理想也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他们为何没有理想?他们为何那么麻木?这实在是一种无力的呻吟而已……他们,只是要一条活路,并且为此拼上了一切。一切都不过是偷生。”

    “剪辫子是一招妙棋!”张天野点头。

    “砸庙同样是……不把旧的东西砸一个稀巴烂,总有人会想着法子修修补补的。这也可能是所谓的‘优良传统’吧。而不将这一个牌子砸烂,就无所谓新生,只会是一个充满了补丁的破烂罐子再次端上来让你用。这样的事,如果做得不够决绝……他们,无所谓未来的!而这一代人,也注定了是牺牲的。”

    张天野叹一口气,说道:“也只能等穿着白衣白甲的天兵天将来拯救他们了。”

    风尘道:“不说这个了……咱们的黑洞放在这里往北三百公里外的山麓之中吁么样?那里有天然的金矿,许多金子都是露天的。正好作为原料,就近采集,就近使用。”要制作黑洞,金子无疑是一种很好的原料——因为密度大,所以好用。张天野道:“都是金子啊,美国人吃你家大米了?”那些金矿是什么?那就是阿美瑞肯的希望、底气和未来——假如这些金子被人断了根,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未来……它已经没有未来了。金子不等于创造力,但金子却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决定一个国家的兴衰。

    有金子的存在,这里就是淘金者的乐园,是资本家的狩猎场。没有了金子……这里就什么都不是。

    澳大利亚、美洲同样是一个流放人的地方,未来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国力差距?金子就起到了极大的、不可忽视的作用。你说澳大利亚有铁、有煤……但终究还是不如金子!金灿灿的金子,才是西方人的终极追求。所谓的化学,不也是为了“炼金术”吗?但显然……未来金子肯定是不会有了。

    要制造一个黑洞需要多少的金子?没了金子,那银子、那铁、锡等各种金属物质是不是也要填进去?

    要制造一个黑洞说消耗的物质,注定了是海量的。

    要知道,整个地球如果坍缩成一个黑洞的话,理论上也不过就是八厘米的直径罢了。想一想这个比例,就知道多恐怖。

    “能够为科学事业做出一些贡献这是他们的荣幸。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我也可以给他们弄个罩子,将美洲笼罩上一千年,不许出也不许进。”风尘说的很好,但张天野却分明能够听出其中的恶意——是傻了还是疯了才会认为这是对美洲好呢?这根本就是圈养,将这里当成了动物园了。而且断绝了交流,又没有资源,一千年后这里不定退化成什么模样呢——说不定就跟欧洲人第一次登陆这里一样,全都变成了野人。

    而一千年以后呢?一千年以后,这里会变得连非洲的黑叔叔都不如!

    看了风尘一眼,然后又看了风尘一眼,张天野说:“我确定,他们不仅仅是吃了你家大米了,还吃了你家的肉。用不用这么狠?”

    “不是……我就是突然有一个古怪的想法。你说,我们将这个地球分割成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西幻,一部分是东方灵异。这不是很有趣?”

    “蒸汽朋克?”

    “可以啊……咦?有意思。天野你说我刚才在第三世界发现了什么?”

    “什么?”

    “一只穿越者,还是野生的那种。他居然还跟我的master装逼。”风尘表情有些古怪,就在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钟之前。一辆骆驼拉的车缓缓的在月牙泉畔停了。车上下来一个白衣如雪的年轻人,头发扎成了高马尾,束发的是一个金环。金环上镂刻着花纹,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年轻人看到林素心,不由眼睛一亮,便调整了一下衣袍,以一个自认为优雅,实际上极为二逼的姿态,迈着猫步走了过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