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帕维尔夫人

    风尘、韩莎、张天野停了讨论。韩莎道:“去开门吧。”便同风尘一道,行至大门处,打开了庄园的大门——这大门,若无二人的意志,便宛然是固若金汤、坚不可摧的。攻城的机械撞击,亦不能伤之分毫。“请进!”车夫将车架进来,沿着路一直走到房屋的窗前,横了车身,停靠下来。然后才从驾驶位上跳下来,小心的打开了外侧的车门。一股沉闷、湍热的气流自车厢中散出,里面的帕维尔夫人却一如上次、上上次见——上次是她来,订做头套;上上次,是在史蒂芬农场——一样,一身盛装,将自己包裹的严密。车厢内显得有些昏惑,她穿着层叠的、亮眼的紫色套裙,厚实的裙装掩住了脚面,上身却是窄的,紧紧的裹着身体,凸显出夸张的胸部线条和腰肢,戴着一双手套——同是厚实的。衬着内胆的头套,掩住了一些面部的轮廓,显得圆润,鼻子也不很明显。一个连着厚实的面罩,几如帆布一般的束颈收紧,于后面用带子扎起来,还带着一个圆形的小礼帽,垂落的网眼纱遮到了下巴的位置,将面目上的头套图案都遮挡的朦胧。她一动不动,坐在车里,姿态是无可挑剔的,背后也不去靠椅子背,很是周正。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一种仪态,车夫叫了一声“夫人”,用一只手遮挡住了门框的上方,一只手伸出去,以便搀扶。

    车是马在西偏了一些南的方向,车尾在东,外侧的车门便是南侧。帕维尔夫人是正向坐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搭在车夫的手上。借着力,稍起了一些身。困于车厢的高度,是半做半起的,上身还伏矮了一些,背却神奇的不驼,只是由腰胯的位置折了约莫七十度左右,和腿构成了一百一十度左右的钝角……

    另外一只手则在同时压住了裙摆,且稍微向上提了一些,防止在下车的时候绊住。然后便小步的蹭了三几步,至于门处,先撇下了右腿。

    此时便露出脚来。

    是穿了一双小巧、精致,直裹住了脚踝的高跟皮靴。在皮靴的后跟上方的位置锁着一个带有涌匙孔的金属环,前方连着一根拇指粗的黑色皮带,箍住了一截脚腕。腿上则是一双细脚、紧身的裤子——或者说裤袜。

    但看所用的材质,却是一如外衣一样并不轻薄、且不弹杏的面料。

    先稳住了一条腿,然后才下另一条腿。

    松开了车夫,帕维尔夫人说“就这样吧”——当然,直译却是“谢谢”,实上同一个词便如“小姐”和“小姐”一样,其中的意味针对于不同的人,也是截然不同的。她和车夫说“谢谢”,实际表达的便是“可以了”“就这样吧”的一些意思。帕维尔夫人道:“风尘先生、夫人……天野?张。”

    “夫人您好。”韩莎伸出手,轻轻的和帕维尔夫人握了一下,手套上透出一股温吞的、烦躁的热意。

    “我们进去说……您的头套已经做好了。今天的情况实际有些特殊,我们在可能下大雨的天气,或者大雪的天气,都是让员工们休息的。”韩莎引了帕维尔夫人进屋,然后朝着工作室走,风尘自也是跟随的。张天野却没有去凑这个热闹,便朝安落过去,遂便挑了个头,拉着媳妇、箜云岚一组,和青丘们一共十一个人对抗。

    帕维尔夫人道:“您真是慷慨的人。只是针对雇佣,实在不必要太过大方,他们都是一群唯利是图的,你给的再多,也不会满足,只会养出一些不该有的野心。”

    韩莎笑一下,恭维道:“您说的不错……但野心这种东西,是无可厚非的。我们不同于制造行业,野心有时候反倒是一样好东西。”顿了一下,她便说了一句很传统的俗语:“魔鬼不仅可以带来噩梦,还能带来财富。”

    魔鬼不仅可以带来噩梦,还能带来财富。

    这一句俗语不知是何时有的——但肯定是在黑暗的中世纪之后。否则这话定不能流传甚广。

    于教会而言:消灭了说这个俗语的人是很容易的。死人不会说话,死人也同样可以灭绝一些话。

    它的引申义却是——

    风险与机遇并存。

    帕维尔夫人轻轻的颌首,这样幅度的颌首对她而言,却已是不很容易了。这一身装束对她产生了极大的束缚。尤其是头套、束颈,更使得她的声音变得柔弱,说上一句话,便显得气喘。风尘、韩莎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上不时被衣服阻隔的热。帕维尔夫人道:“今天还真的是一个糟糕的天气……原本我想要穿我的皮质披肩,它太漂亮了。只是查看衣橱的时候才记起我把它送去清洗了。要进入到W的工作室,我总要让自己显得尽量的庄重一些,这样才无愧于那些艺术品……是的,艺术品。”

    一边走,韩莎一边道:“感谢您的夸奖。不过它的确是值得称赞的。请进!”

    推开工作室的门……

    工作台、办公桌,还有一些假人、衣架,如书架一般放置了各种比例的头部模型的架子便映入眼帘。稍显得混乱,还有一股新鲜的布料的味道。

    帕维尔夫人缓缓的扫视了一眼,虽看不见神情,但以风尘、韩莎二人敏锐的触觉,却能够感受到她的一些热烈、渴望。“请坐。”请帕维尔夫人坐下来,韩莎示意风尘在对面坐下,便取了头套过来……

    头套连着支撑的头部模型一并取来。头套的外层以紫色面料为主,装饰了漂亮的布花如卷,却是一朵一朵的牡丹。

    又饰了盾状的、镶嵌了金边的口罩,在眼睛的位置构建出极为立体的视觉,韩莎道:“知道您是要送给孩子的礼物,所以它是我们夫妇二人亲手设计、制作的……”

    “牡丹为花中之王,无可有与之匹敌者,您看……”她放下头套在桌子上,便抱着风尘的头,轻轻的转了一些角度,给对方展示风尘的头套。轻薄的黑色头套,以及牡丹作发,发髻更是一朵绽放开来的牡丹,每一个角度,都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怎么转,也都感觉是完美的,漂亮的。

    帕维尔夫人捧了头部模型,一个劲儿的把玩。

    “我希望可以在真人的身上试一下。石膏头像和真正的人毕竟有所差别!”

    “当然,不介意的话。我的丈夫可以吗?”

    “当然……”

    帕维尔夫人只是需要试一下。

    并不介意试的人是风尘。

    不过,韩莎还是讲:“不会使祂的皮肤和您女儿的头套接触的。这一点您放心。您看,祂也是戴着头套的。”韩莎将石膏头像上面的头套一层一层的取下来,分别是一层有面有里子的外套,一层内胆,和最里面的一层棉质头套。最内层的棉质头套很薄,很透气,眼睛的部位留出了两个眼洞。

    韩莎先将它戴在风尘的头上,将系带、纽扣一一收紧、扣好。而后便戴了内胆……内胆的眼睛部位是单层的,使用了纱网设计,布满了直径约两毫米大小的蜂窝状小孔。再一系好,就让人感受到了它的恶意——

    呼吸并不算费力,但却总感觉气息不足,每一次呼气,那种烫热的气流便会爬满面部,燥热异常。

    再戴上最外面的一层,整个人一下子就感觉被封印住了一样。

    如同憋闷在一个不透气的罐子里。

    眼前的视线同样被极大的阻碍,看东西也不是很真切。这不是风尘第一次试验这个头套,当初做的时候就试过——完全符合帕维尔夫人的每一项要求。心头暗自给小妮可默哀了一下:“或许从此就告别清新的空气了。”

    “您看一下……”镶嵌了金边的,厚实的如同帆布一样的口罩是最后一层,下面连着束颈,被收紧后,呼吸再被抑制了一些,但确实能够以物理的方式让人昂首挺拔。

    还杀摆弄着风尘的头,让帕维尔夫人从各个角度进行观察、审视。一直过了十五分钟左右,帕维尔夫人才是表达了自己的“满意”——这的确是无可挑剔的!韩莎也不再故意折腾风尘,便将头套一一取下,而后重新套在头部的模型上。再取了一个红木盒子将之盛放进去,交给了帕维尔夫人。帕维尔夫人从自己的包中取出支票,写了漂亮的花体字,结束了这一次交易。

    帕维尔夫人道:“我想我已经离不开W公司的产品了。”

    韩莎道:“乐意效劳。”

    再送出了帕维尔夫人上车。车夫便将车厢门关的严实,驱赶着马车走了。张天野这时候才过来,问:“这一趟多少钱?”

    “俗!”风尘挑眉,说:“之前的定金给了八千,尾款结清,又给了两万四。不算多,毕竟只是头上的东西,要不上价。”

    “这年头的三万二,还是美刀,你说要不上价?”说完自己就郁闷了,“好吧,对你而言,世俗财物,还真的就是扶手可得。生产力碾压之下,钱不钱的,也就是那么个玩意儿。随手一个东西都是无价之宝……”

    风尘“哼”一声,“学吧,兄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