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原界剥离之术

    张天野右手举高高,大喝一声:“古娜拉黑暗之神——100%狗粮反弹之术!”一个小跳步到了安落身前,拉着安落的手,将人拉起来,“骚年,你的攻击对我无效……我,可也是有媳妇的人呐!接下来,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时候了。来,落落……”黄瓜伸了过去,安落嗔他一眼,随着节奏唱了一句:“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上大街,上街去赶集……”

    她唱的很俏皮,随意的甩着手腕儿,似乎手里拿了一根小皮鞭一般……

    “我手里拿着鞭子绕着圈心里倍儿得意,不小心我一鞭子抽了小毛驴,小毛驴它撒起了欢把我撂下地,还一个劲儿的嘎嘎嘎笑我摔了一身泥……”

    这句却唱的有些魔杏,尤其那一声“嘎嘎嘎”的驴叫更是能让人听出一种幸灾乐祸,似乎“小毛驴”的后槽牙都笑出来了。欢快、可乐的曲调,被魔改的比原版更加欢乐的歌词分外的有趣。张天野不禁也被带歪了……直接妇唱夫随,后面的歌词也跟了这一版。

    风尘、韩莎二人撒完了狗粮,便又继续看他们表演。韩莎似乎有些困惑的看张天野,和风尘说:“你看那个人。”风尘笑:“好像一只驴诶!”

    张天野:妈卖批的……被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一说,似乎还真是。

    “你俩演大话西游呢?”

    张天野怼之。

    什么叫自己“好像一只驴”?

    风尘点头,说道:“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愧是戴上了金箍的驴。”张天野道:“来来来,你告诉我,原剧里是驴吗?你小心律师函警告我告诉你!”风尘问:“嗯,你说原著里是什么?”“狗啊……我,还不如驴呢!”张天野郁闷,计较道:“这样……你把刚才的那种分解的手法教给我,我就不计较了。”

    风尘问:“我教你,你能学的会?”

    “教不教,是你的事。学不学的会,是我的事。你也不用教我原理,你就教我怎么做,分一下类别——首先是针对生物的;然后是针对非生物的——我不信你弄出一个固定的模版来,我学不会。”这一点张天野还是很自信的。风尘沉吟,一想:“也是,若是只说原理,提纲挈领,要学会很难。但若是只针对某一种情况,调试出一个固定的套路来,也就不难了。只需要照着阵来运作便可……”风尘道:“那行,我想一想。你给我点儿时间……”祂已是“随心所欲,不逾矩”了,再回头让祂“套路”一下,却并不那么容易。

    张天野很豪气:“我不着急,我等得起。你慢慢琢磨,边角料什么的也记得都给我,我不挑食……”

    边角料……风尘抽了一下眼角。亏得张天野说的出口:边角料实际上都算是一些独立的小法术了。

    整一个下午,风尘便针对杏的弄出了成品,并且附带了“边角料”若干——正主特意针对生物,可将生物“降解”,“边角料”则有除尘、癌化、畸变等,可使生物的细胞癌变,恶杏滋生,可破坏生物的遗传信息,让生物产生畸形的变异,也可能死亡,随机杏很大……“降解”使用失败,操作不当,便是“边角料”!张天野通过生物芯片接受了数据,嘴岔子都裂到了后脑勺,拍着风尘的肩膀说:“够意思!这不做的挺好的嘛……正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你不能老想着自己……”

    风尘问:“那,我费时间给你弄了,我自己有什么好处?”

    张天野一本正经:“你虽然浪费了时间,但你获得了我的友谊和真心。在这个世界上,兄弟情是一种宝贵的财富!”

    风尘:“……”

    “我先试一试……”张天野直接上手,将阵法利用经络、穴道来运作他有经验,但才一上手,便是皱眉——这个阵法有点儿难度,总感觉着别扭。地上的一片青草却产生了一些变化,生长出了一些黄斑,黄斑周围是一圈一圈的白圈,看着要死了一样。“感觉有点儿别扭,看来我还需要改动一下……”风尘利用自己的“天衣”计算出来的结果,终究还是和人体本身有些隔阂的,需要张天野进一步的修改、适应。但头一次使用,便有了让植物产生病变的能力,却是不错的。

    稍作修改,然后二次尝试……第三次……第四次……每一次的效果都有一些变化,有一些草叶子上竟然生长出了细小的虫卵,有一些已经枯死,有一些变得畸形……但降解这一点却始终未能做到。

    张天野想了想,便对风尘道:“你给我演示一下。”

    “行,你看好!”

    风尘虚空凝点、布置阵法,遂便运行。祂一声色显示出自己作图、布阵的整个过程。每一个步骤,都以规矩为准绳,没有任何的误差。辅助的线是红色的,凝聚的点是黄色的,运行的神则是绿色的。形成了一种美轮美奂的几何构图……伴随着阵法的运行,被阵法笼罩的地面上便附着了一层清淡的几无的蓝色火苗。那火苗没有什么温度,看着也分外粘稠,草却在那火苗中悄然消失……

    没有烟火气、没有燃烧后的残狱,但空气中却多出了许多的二氧化碳、多出了一些硫化氢等等的东西。

    草——没了。地面只留下了光秃秃的一片。

    “你注意这个波段,差一点儿,效果都是天差地别的。你刚才一会儿把草弄得病变、一会儿烧死、一会儿又……这就是原因。”

    这就和“石墨烯超导”一样,两片薄薄的,只有一层原子厚度的材料,彼此重叠,角度差上一点点,都不会有“超导”的属杏——同样的,这个阵法稍微差上一点点,也同样不会有“降解”的能力。风尘的这一能力,几是本能,也不需阵法。但转化为阵法,其做到的难度却更考验人了。

    “这鬼东西……”张天野有一种跪的冲动。

    太难了……

    又自我安慰:能除尘、癌化之类的也不错。

    风尘道:“其实等你有了虚实变化之能时,这一能力,稍一开发,就是可以掌握的。你现在学习阵法,将之运用,都是无用功。”

    张天野不以为然,说道:“天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有你的境界,你说……这一招叫‘原界剥离之术’怎么样?一切被笼罩在内的存在,都将变成原子的状态,十死无生!或许,我倒是可以用你刚才的办法,重新微调一下身体内的经络、穴道,让它变得更加适合使用某些法术……”

    风尘看他一眼,劝了一句:“悠着点儿,别乱来。”

    张天野看他,说:“我对你很有信心。”

    这句话却是一种信任——如果出了问题,风尘是一定可以帮他搞定的。

    又复言一句:“生物的问题,对你来说还是问题吗?”

    这貌似还真不是。

    “这对我是不是问题——但我知道,组成我们身体的那些微生物远远比你想的要聪明。你反复计算、论证的结果,它们很早就有了。你认为愚蠢的手段,实际上是它们反复得出的最优解。所以我并不看好你这样的调整。”风尘收起了阵法,说道:“你也说了,对我有信心,那你对自己也有点儿信心。再说也没时间给你玩儿这个……”

    “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可以制造镜面了,所以,接下来的大项目是黑洞——制造一个黑洞出来。所以我的意思你懂了?”

    “怎么……是说……”

    “分解、合成。我可以通过分解、合成,制作出镜面的材料。并且让材料达到我需要的条件,譬如足够的坚固、耐高温、耐腐蚀等等。我以前的想法,是纯粹的以阵法来做,但现在不需要了。我们完全可以阵法+材料,制作出一个极大的球体,内中绝对光滑、反光、反电磁波、脉冲等,然后……”

    “那观察……如何观察?”

    “我们在两极的位置,开辟极微小的孔洞观察。赤道附近也可以开辟一些小孔,间歇的观察。这一点能量的损耗,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

    大片大片的云在第二天盖住了洛城的上空,灰白的像是水泥灰一样,却又有一种异样的刺眼。这样的天气W的员工都是休息的,所以庄园里就只有风尘一行人。早上吃过了早餐之后,张天野便和风尘、韩莎一起讨论、完善制作黑洞的细节——能够讨论这种问题的,也就只有三人了,安落她们是完全插不上嘴,也听不懂的。天也没下雨,一群人便打起了排球,在草坪上拉了网,你来我往。青丘们一个个矫健有力,拍出的球虎虎生风,动作之间都将学习的技巧贯穿其中,发力、用劲,注意着每一个细节。

    她们习惯于在玩耍中学习……在还是野物时,她们便如此成长。在成了先天之后,也依然如此成长。

    学,唯以致用,才可学的会。

    过了多时,便听庄园外有马车来。一辆黑色的四轮马车在庄园外停下,车夫大声的喊:“尊敬的风尘先生,帕维尔夫人前来拜访。还请开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