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烧烤

    他在除草,青丘们则跟在后面,极是好奇的看热闹——只是因为他除草的器物实在是有些新奇,是拆掉了风尘载过韩莎的“二八大铁驴”,将前后轮分置左右,以链条传动,前方接了一个长长的滚筒,形成一条一条的空隙,一走起来,滚筒便转,会将草搂进去。内置的刀片便会刮动,将草叶剪断。再从背后漏出去……张天野切实的秉承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理念,除草五分钟,霍霍两小时。从推出自行车,再由地下室中寻出来一些工具,便动手制作机械,一共花了一个半小时。青丘们觉着有趣,就围着他一边看,一边打下手,完成了之后,便跟在后面看效果。

    “哥哥,让我推推……”青丘们小声哀求,张天野祸害完了二八大铁驴便也尽心了。听着青丘们要玩儿,就随手递了过去。然后,十一个人就推着除草机一阵疯跑,将草坪啃出了一条一条的,两尺多宽的豁牙子。

    来回几下,豁牙子就平了。割草机跑的时候一阵“呼噜噜”的响,张天野背着手,走到了一旁的长椅上,轻轻一靠,惬意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风尘一身黑色的紧身衬衫、一条紧身裤、黑马甲,外面却穿了一件厚实的白色面料的斗篷,极有一种“厚挺”的质感。手上是一双毛茸茸的白手套,随意的坐在椅子上,说道:“我就看着你推出了我心爱的自行车,然后拆了它,我可怜的自行车啊……呜呼哀哉,死的老惨了……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将《往生咒》唱了一遍,张天野却不知这是《往生咒》,送给风尘一个白眼,说道:“要什么自行车?我就拆了你一个车,二八大铁驴又不是真的驴,你还至于念《大悲咒》?”风尘:……安落、韩莎二人正散步过来,安落有些脸红,纠正了一下:“那是《往生咒》不是《大悲咒》!”张天野“啊”的惊讶一声,“我听着差不多啊,还以为大悲咒呢。”

    风尘道:“不学无术……《大悲咒》是这样的:南无喝啰恒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听出区别了吗?”

    “这,有区别?”张天野一脸的懵。

    他听着就一个调调啊。

    “不,这不是!”张天野转过弯儿来,“一个自行车,你给它唱《往生咒》?还想自行车投胎咋地?下辈子转个威震天啊还是大黄蜂?”

    “擎天柱也不错……”风尘貌似认真的考虑了一下。

    张天野为之绝倒。韩莎则是从椅子后面弯下腰,将双臂搂住了风尘的脖子,“我家的车可是很宝贵的。这神仙用的东西,能是一般的东西?都是开了光的。落落,你俩决定怎么赔吧?”

    安落嬉笑道:“我可赔不起。要不我们俩先离婚,这事儿是他一个人惹得。”

    张天野气道:“你竟然因为这事儿要跟我离婚?”

    “没法子啊,大难临头各自飞。你这个雷踩得太大,我身板儿小扛不住。”安落唏嘘一声,感慨道:“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师父,人家也很为难啊。”风尘道:“想跑没门儿,这事儿是你们婚姻期间惹出来的,属于共同债务,需要一人还一半。反正这样,你俩卖身契都签了,不如再多签一点儿……”

    “找琢磨好了是吧?”

    “可以不签。”

    “我签。”

    玩笑的功夫,草坪就被修剪的平整。青丘亥推着除草机跑过来,一路“哗啦啦”的响个不停,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欢快。“姐、姐夫,草坪已经剪好了。这个真好玩儿,那里用不用剪?”

    青丘亥看着草坪外的山坡、绿地跃跃欲试。韩莎“嗯”一声,说:“你们随便折腾,别把房拆了,大家没地方睡觉就行了。”

    “那会?人家是干活儿呢,没胡闹……”青丘亥推着除草机就跑了。风尘道:“你看,这一笔也要算在你身上。”

    张天野委屈:“这又管我什么事?”

    风尘道:“你不弄除草机,她们会玩儿吗?她们不玩儿,草能毁了吗?每一个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立的。你知道你做了多大的孽吗?哎,简直就是尸横遍野啊……你敢说这些都不是因为你?”张天野叫停:“停,甭给我煽情,说的好像你多无辜一样。这么惨,你不阻止?刚我看你们俩好像很纵容啊……想要让我上当,门儿没有,窗户也没有。煽情,没用!”

    “煽情的本质,在于你没有道理。被我说中了吧?”张天野指着风尘,道:“你丫就无理取闹,煽情只是你掩盖自己不讲理、胡搅蛮缠的一种手段。哼哼,吃瓜群众会被你忽悠,我不会……”

    “我是谁啊?玉树临风的玉面小白龙张天野是也。”

    风尘木然。然后鼓掌,假惺惺的说:“你好厉害,你好棒。”

    张天野:“……”

    韩莎道:“咱们中午吃烤全羊怎么样?”

    “好。”

    张天野赶紧叫好。

    风尘不乐意道:“关你什么事儿?你还是戴罪之身呢,没发言权。”然后发表自己的意见:“烤全羊啊……挺好的,咱们就在院子里做吧。”于是便分工合作,直接通过基因打造、编辑,制造了六七个卵,大概花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就生长成了肉质鲜嫩的小肥羊——草坪则是被啃下去一片。在草坪上直接弄了架子——至于破坏草坪之类的……无所谓了。张天野这个“戴罪之身”负责了弄木柴。

    直接将庄园外的树用泡椒凤爪捏劈叉了几颗,然后将新鲜的木头茬子通过阵法烤的干燥,就变成了香喷喷的,有着木质特有的清香的上好木柴!

    点火之后,一股香味就肆意的弥漫开。韩莎作为主厨,看着火候抹上了各种孜然、盐巴和辣椒粉,晶莹剔透的,微微泛黄的油脂一滴一滴的从烤肉中渗出来,滴落在火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焦油的香味不住的弥漫。

    风尘则是负责转动烤羊,虽然这羊是从祂的身上下来的,原始的细胞也是属于祂的,但却一点儿都不觉着违和。

    地上生出的番茄、黄瓜做了酱料;生出的毛豆直接利用高温高压蒸熟……一样又一样的东西,都是从风尘的身上下来的。被戏称为“一言不合就自己吃自己的狠人”的风尘将自己烤的香喷喷的,将自己做成了酱料、煮出了最柔糯可口的毛豆……张天野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捂住了脸:“为什么响起要吃你身上掉下来的这些东西,就那么的不落忍呢……然后,我又恍惚惊觉,这一段日子里,我每一天的每一顿饭,实际上都是在吃我的兄弟。这简直太可怕了……”

    “这样敢情好,你不吃,我们还可以多吃一些。”风尘撇嘴,鄙视了张天野一眼:“有本事你别吃。”

    “不行,我又劈柴又烤柴火的,凭什么我不吃?”张天野大声道:“我还咬过自己手指头上的死皮呢,最后不也吃了?”

    “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吃,我心里头建设建设,还是能够接受的。而且想想能把你吃了,我还解气,太解气了。一会儿你们别拦着我啊,这只烤全羊就交给我,看我一个人能不能把它吃了。”

    “你想的真好!做梦吧。六六,再放一些孜然,别多了……”奚落了张天野一句,风尘便指点六六烤羊。

    清浅的细烟袅绕,那新鲜的树木被烘干之后特有的清香便融入到了烤肉之中,使得烤肉的滋味特别的吸引人。风尘脱掉了手套,直接将手伸进了火中,抓住热油滚烫的肉轻轻的撕扯,将之扯成了十厘米左右的长度,手指多宽。然后便一一放进了盘子里,让青丘们先尝一尝,“小心点儿烫,看看烤的好吃吗?”

    “好吃!”青丘们也不用筷子,直接拿手抓。风尘这里又给韩莎等人撕了一盘。自己却是直接对架子上的肉下手。

    撕一条,就直接塞进了嘴里。在祂的手中,肉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头套、口罩,然后被送进了嘴里。

    肉质非常的鲜嫩——才是经历了二十分钟左右就从一颗小米粒大小的卵生长成虫子,然后变成了小肥羊的羊肉,是初生的、未经过磨砺的。那肌肉纤维的纤细程度出人意料,所有的油脂也被锁进了肉里。就连骨头都是酥软的——这是一般情况下养出来的羊所不具备的。吃的兴致,张天野便起哄,“来,人肉点唱机,给大家助助兴。此情此景,唱一首呗!”

    韩莎也道:“唱一首,我也有些日子没听宝宝唱歌了。”

    “行,接下来,我给大家带来一首郭曲,郭曲的名字叫做《我要吃了我自己》。”

    “不是星语星愿?”

    “我要吃掉我自己,不让我的肉变得凉透,不能被你们抢走,又无能为力,只能尽量的多吃一点……”唱了一句,风尘便又吃了一颗小西红柿。顺手摘了一根修长的青辣椒,吃了一口,然后就将一根肉条塞进去,在嘴里“咔嚓”“咔嚓”的嚼,破有一种吃煎饼卷大葱的既视感。

    张天野见状,便有样学样。发觉这烤肉卷进青辣椒里面吃,还真的美味——辣椒的味道解去了肉中的一份油腻,吃起来更加爽口。

    “我屮艸芔茻,这个好!”

    他一边吃一边竖大拇指。

    这厨艺。

    他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