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张天野一言

    那轻盈、灵动的跳步、垫步,灵蝶一般的一拔剑、一躲避,一扭腰,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浑然天成,有着一种纯真、自然的气息。仿佛就是从森林中跑出来的自然之精灵一样,一举一动,都是那般的美好……至于那喷洒的鲜血、死去的牛,托尼等人却并不以为那是一种残忍。亦不会因十多名女子拔了剑,制造了血腥,便引出一些不好的舆论——在东方或者会,但在这里不会。

    时下的欧美,贵妇用双管猎枪杀死老虎、狗熊,用剑刺死牛、马,都是值得夸耀的武功而非残酷。

    在时尚的法兰西,妇人之见斗剑,袒胸露乳,一柄花剑彼此刺杀,解决矛盾。亦是常见,并且被世人认可。无论男女,其公平决斗之风气,其凶悍、残酷之风貌,却是和其殖民地的扩张成正比的。当真是有一种“身大力不亏”的底气、大气。若知古者,必会惊呼此乃“汉唐之风”——那是一种大气的,不守陈规,不拒外来之物,画作、雕刻、生活中,皆是来者不拒……

    “姐夫,我们搞定了。”剑上带着血,却在须臾之后,汇聚成溪,攒簇成了细小的血珠落下。一群青丘围拢到了风尘、韩莎近前,一阵得意。

    韩莎笑吟吟的点头,说道:“还不错,步法、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处理的手段也很好,直接将剑拔出来,不用正面冲突……”

    青丘们一阵叽叽喳喳,纷纷道:“我们可是很厉害的。”

    箜云岚奚落:“这不是先天真人的基本操作吗?”

    以一敌众,和青丘们的视线对撞了一下。

    箜云岚毫不示弱。

    周围的宾客们一阵夸赞,溢美之词不要钱一样的往外秃噜。这些上层人士的话术都是从小培训的——说好话、赞美之术炉火纯青。虽然有一些文人抱着奚落的态度,说过去的贵族,影射现在的顶层,是“满满一张羊皮纸,全是客套话,最后一句实在的是问一问你那里有没有某某东西”之类的。但若是没有这些无用的废话……那么,对方又是否愿意告知你,究竟有还是没有呢?譬如路上迷了路,你直接找了个路人,问:“喂,去哪哪哪儿怎么走?”对方不定会告诉你,甚至会告诉你一个错误的方向,走死你。

    但若你首先在称呼上尊敬一些,称呼对方为“先生”,再用上一个敬语,诸如“您”,很艺术杏的夸对方几句,譬如说对方真年轻之类的,然后再问一问去哪儿哪儿的怎么走……对方或许会直接领着你过去。

    多余的话无用吗?并不是——所有的看似无用的废话,实际上就是在增加成功率。看似减少了沟通的效率,但实际上却增加了成功的几率。

    无用之用,以为大用。

    青丘们有样学样,用新学不久的英语应付了过去。虽然是新学不久,但却并不不影响这种简单的赞美、交流……对于先天真人而言,想要做好这种简单的事,还是很容易的。简单的一会儿交流,一群小家伙儿的词汇量就爆表了——比那些专门训练过赞美词的都要表现的优秀。

    夸人不带重样的,感谢不带重样的。优雅而不失礼貌,庄重而透着涵养,身上就像是会发光一样的神圣。

    牛则是被侍者弄到了一个很大的台安上。一个被高薪聘请来的意大利厨子拿着一个小刀,很是笨拙的“解牛”。将牛的皮肉、骨架一点点的分离,然后进行烧烤。不多时,一股烤肉的香味就弥漫开来。围着风尘一行人的人也都散了,剑也交给了侍者,接下来就是随便吃、随便聊的时间。

    对于戴着头套的女杏而言,食物、饮品是无缘的。于是便只剩下了闲聊一项……有一位穿着紫色的,层叠的裙装,穿着一双厚实的黑色皮手套,戴着一个白色的头套,外面又戴了一个黑色的,镶嵌了金色丝线构成边缘的纹路的束颈,看着都嫌憋闷的女人便在一个挽着高髻的侍女的引导下过来……“先生、夫人,您好!我是帕维尔……”她的声音闷在头套中,显得格外的沉,又有一种无力。

    “您好,夫人……”韩莎伸出手,和帕维尔轻轻的握了一下。问:“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帕维尔对W公司一阵赞美,说:“我是您公司的簇拥。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不知您是否愿意接受私人的定制?当然,价格可以更昂贵许多……我的小妮可下个月就要过生日了,我希望能够送她一件满意的礼物。没有比W公司的头套更好的了,我希望有一个专属于小妮可的,独一无二的头套……”

    韩莎道:“当然。这件事你可以找具体的负责人谈,我会授意下去。”然后,八大金刚就获得了一个支线——小妮可的礼物。

    搞定了这位帕维尔夫人,韩莎假假的感慨:“哎,这钱要送过来,挡也挡不住。”

    风尘道:“这是成小富婆了吗?”

    “是啊,还养了一个小黑脸……”调戏了风尘一句,韩莎用手指在风尘的脸上轻轻的一滑,又用食指一勾,媚眼如丝。风尘说道:“老这样不行,今天晚上为夫一定要重振夫纲,给你讲一讲这讨好老婆的三项基本国策还有五点注意事项……”韩莎按着肚子,笑吟吟的看祂,“我等着。”

    “这厨子不行啊,片出来的肉是够薄,可也不整齐啊。比起咱们的大厨,连提鞋都不配……看我来改善一下华人生活质量……”张天野和安落说了一句,然后就滑步到了托尼的大儿子身边,一阵神吹……

    “小托尼,你们的厨师太糟糕了。你知道吗?我之前在东方,对,就是那个中国。那里的厨子才神奇,我亲眼见过一个厨师将一整只牛几刀下去,就变成了骨头架子,简直就和魔术一样……而且他们的烹饪技巧十分的高明……”张天野一通神吹,心说:“我会告诉你们我的亲眼‘见过’是在电视剧里见的吗?”

    “哦,上帝,这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可以用豆腐做出鱼肉一样的味道……那这样的话,我们是否可以改善一下工人的伙食了?”

    事实上,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之下,资本家们是乐意邀买人心的。譬如说是将原本的豆腐变成用豆腐做出的和肉一样味道的肉食——对了,既然是吃肉,那么工资可以酌情的降低一些,毕竟伙食好了也要成本的。这么一来二去……一圈被张天野的描述吸引了注意力的人们已经开始盘算了起来。

    这样可以降低成本的竞争方式,他们喜欢啊。只是,这种手段的真伪,是需要进行确认的:

    “天野?张,你说的是真的吗?这太神奇了。一块豆腐怎么可能做出鱼肉、鸡肉的味道来?”

    张天野拍着胸脯表示:“这当然是真的。在东方的庙宇里,和尚是不能够吃荤腥的,就是肉类、大蒜等一些东西。于是就有了素斋,这实际上就是素斋的一种做法。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可以将华人的厨师邀请过来进行实验……如果,你们有一个火腿加工厂,那么用肉是不是成本太高了一些?如果能够得到将豆腐做成肉的技术,大规模生产,那么……”张天野蔫儿坏的起了一个头:

    自己吃不算本事。要假冒伪劣到肉类的身上,那才是本事。只要资本家需要,再推波助澜一番,这美洲的华人分分钟就能变成“一等公民”,身份可以比白人都高贵一些——利益总是可以解决掉很多的问题的。

    安落则是抽了空远离了一点儿张天野,跑到了风尘、韩莎这一桌。很是无语的听着一群人冒坏水儿——

    什么通过豆制品冒充肉类,添加化学制剂调味、防腐,把坏掉的肉加入进去,不能浪费等等……

    风尘无语,说道:“这还是我认识的张天野吗?什么时候这么的一肚子坏水儿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安落道:“他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师父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俩?”

    韩莎忍俊不禁。

    而事实上,张天野的这一个坏水儿也的确是管用的。这些听他讲的人不缺那点儿时间,第二天果然就找了一些唐人聚居区的厨子,试着让人用神奇的烹饪手法做了一顿素斋——全部都是豆制品,却做出了各种肉类的味道。全程监督,没有任何可以作弊的情况下,厨子的手艺得到了证实。

    然后,住在唐人聚居区的人们突然间发现华人的厨子一下子似乎就受到了欢迎,连之前做油泼面的都跑去伺候洋人了……

    跟着华人的保姆、门房,农场里负责农业生产的员工一点一点的被华人代替。更加吃苦耐劳,更加驯服的华人,更加善于学习,工作效率更高的华人,便成了工厂中的主力。对于白人而言微薄的收入,对华人来说,却是难得的改善了生活,比以前好了不止是三倍、四倍。而按下了“开始”的张天野,此时却正在除草——伊丽莎白庄园的草坪长得有些冒了,需要剪短一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