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一出好戏,煤油电气之争

    “一出好戏……”辅以规、矩,无需目视,风尘便凝聚出了一个针对磁场的,实时读取的阵法,读的一部分,远在三里之外,播的一部分,则在车内。且分了四个部分,分在四个车厢中进行播放——画面被缩成了篮球大小,形也是球状的。球面,便是这一次读取的极限尺度:一条宽阔的马路上,安迪斯的私人马车停在路上,车门已经打开,安迪斯就站在车门口。身上是一件W公司出品的铅灰色男士套裙,脚上的高筒皮靴擦的锃亮,头上戴了一顶白色的假发。戴着文明手套的手,正扶着车门,脸色阴晴不定。车夫从驾驶位上跳下来,请教道:“先生,我们要怎么办?”

    然后,画面快速的移动,离开了安迪斯。落在了另外一群人的身上。这群人正也在路上,有一辆马车,马车上支起了一个三脚架,三脚架上是一个被布遮盖住的筒状物,由两匹马并驾,还有四个骑在马上的人,或者配着军刀,或者配着枪。其中一人正用单筒望远镜朝着远处眺望……

    “伙计,来了没有?”“还没有,靠……又是那个混蛋!”观察者突然骂了一句,忙将望远镜塞进了腰间的小皮囊中,小心的防护好。

    刚才问话的问:“桥蒂亚戈?”

    观察者道:“伙计,我们败露了。是桥蒂亚戈,咱们快走……”然后就率先调转了马头,一骑绝尘。剩下的几人也是一样的迅速,转身就跑。马车稍微慢了一些,但很快也赶了上去,然后由四匹马护在了中间。

    一群人一边飞窜,一边咒骂着桥蒂亚戈这个混蛋。虽然武器上面有着绝对的优势,但却没有一个人想要回头干掉桥蒂亚戈的——干掉桥蒂亚戈有钱吗?没有!而还要面对自己被干掉的风险,这分明不理智……三十六计走为上,桥蒂亚戈做事情也有分寸,只要破坏了他们的行动,是不会再赶尽杀绝的。剩下的,也只是一个劲儿的可惜了煤油协会的理事长给出的不菲的雇佣金了。然后,画面就转到了桥蒂亚戈的身上——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披着黑色的披风,戴着黑色的眼罩的年轻男子。

    一匹棕色的高头大马,驰骋在路上,看着极为帅气、酷炫。

    “这玩意儿不是佐罗?”

    张天野指着桥蒂亚戈问了一句。

    “是挺像的……仗剑江湖,行侠仗义,这种浪漫的英雄主义似乎无论古今中外,大家都是分外热衷的。你们说——为什么西方的侠客也好,盗贼也好,都喜欢蒙住鼻子往上的位置,而东方的则喜欢蒙住眼睛往下的位置呢?”众人原以为祂会说安迪斯遭遇刺杀,问类似的问题,可谁知道竟然跑的这么偏。

    张天野顿时有一种被闪了老腰的感觉,无语道:“我猜吧,应该是这样的……西方的语言决定了这一点,一个单词读起来是一串,而我们是一个字。所以,我们匆忙之中喊叫说话,基本上都能听清楚,但他们语速快了就不行了。于是,就需要辅助——通过观察嘴唇的开阖来判断说了什么。所以说,遮住嘴是不行的!第二个原因,就是西方人普遍都是大胡子,刚才的那位和阿诗玛差不多了都,下面也遮不住,费布。第三个原因,像是遇到了英雄救美,在少女大胆求爱的过程中,嗯,是吧……”

    安落道:“就是一种习惯吧?哪儿有那么多说道!”

    最后一个车厢里,青丘戌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就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

    张天野:“……”

    韩莎道:“看来安迪斯的发展势头不错!”如果安迪斯发展的不好,那肯定也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局面了……煤油协会竟然赤裸裸的使用了最为直接、暴力的手段!

    风尘道:“现如今,汽车还是一种玩物。火车、轮船还不是内燃机,以蒸汽机为主。石化目前最大的生意就是煤油,垄断城市的照明、生活燃料。随着机械工业的进步,未来的交通运输燃料会是大头,各种化纤、橡胶之类的化工业也是大头。但现在,这些相对于全世界范围内的照明,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安迪斯的直流电那玩意儿,比起交流电来,呵呵……但架不住西电体量大,安迪斯会做生意。安迪斯要用电代替传统的煤油,所以结果是什么?”

    结果不言而喻——要伸手去别人的口袋里掏钱,就要做好被打死的心理准备。

    安落道:“可是,杀了安迪斯,就能阻止电气时代吗?”

    “没了张屠户,也不会吃带毛猪。杀死安迪斯并不能够阻止电能的普及,但却能够延缓电能的普及……”箜云岚“嘿”一声,说道:“只需要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就像是姐夫说的,大头儿在化工和交通运输燃料上面呢。汽车、火车、飞机,这些才是重点。煤油协会有了这样一个缓冲时间,就会成功转型,将重心转移。到时候电气时代来就来,对于他们而言,这已经不重要了。你们知道,我们做事情,是不存在一劳永逸的,注定了是要解决眼前的问题,然后试图去解决下一步的问题。”

    青丘们纷纷点头,受教。箜云岚的这一番见地她们没有,缺乏相关的经验。但箜云岚一说,她们也就理解了。

    箜云岚道:“其实类似的例子很多。煤油协会和西电的矛盾只是其一。像是朱元璋反腐也是其一,本质都是一样的。杀的狠,杀的毒,怎么都无法杜绝腐败在未来滋生……如果我们将朱元璋当成是煤油协会,官员们就是西电,那么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杀死腐败者不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腐败的问题,但却可以极大程度的延缓腐败加深的问题。后来腐败严重,是决策者的失败……”

    话外的意思,就是说:只要坚持杀,腐败是可以被无限期的向后延的,是不会让腐败扩大到一定的规模的。

    而“放下屠刀”的原因一定不能够是心慈手软,要立地成佛了,而是寻找到了一个可以转移的重心。

    一如煤油协会找到了交通运输燃料、化工这样一块新的大蛋糕一样。

    “没有新的,足够的利润,就要一次一次的延缓电气时代的到来,竭尽全力的延缓。杀死领头羊,无疑是最简单、有效的手段。处于下层的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有于被人组织起来后,才会拥有力量。失去了组织者,就是一盘散沙……”

    “综上所述——类似的刺杀还会继续。幸运的是,这个被刺杀的人是安迪斯,同样拥有着势力,若是一个普通人……”

    箜云岚摇摇头:若是一个普通人,那真的是死了都不带个响儿的。

    青丘们感觉……人类的世界好复杂!

    张天野摸着下巴,却是在思索箜云岚举得朱元璋的例子——他对这个问题比较有兴趣。因为他痛恨腐败。

    总是在听人说“朱元璋式的暴力,越残忍,腐败反弹越厉害”“高薪养廉”“要从思想上根除腐败”之类的说辞,此时一听箜云岚的见解,只感觉耳目一新:

    对啊,有什么办法能永久的解决腐败?解决……一劳永逸……延期……箜云岚一句话便透露出了本质——腐败是没有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的。单纯的寄希望于制度、高薪、思想觉悟那是扯淡。箜云岚用了商业团体举例,实际上腐败者的本身,岂非就是在最大限度的追求自己的利益?

    在无法使之转移获利的重心的情况下,杀人无疑就是最为有效的节制手段,没有之一。这是一个很无情、很残酷的现实。

    而在第一世界中,是有类似的例子的——村长带着全村致富,并且获得高额利润的分红,一年干股就好几亿,他会去贪污公款里的几个小钱吗?不会。因为他的利已经和人民捆绑在了一起,人民获利,便是他获利。就像是煤油协会找到了新的市场一样,自然会抛弃掉注定被淘汰的行业。

    “使公务人员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联系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改革掉旧有的损公肥私这种低效的获利手段,并且增加这种手段的风险。将一地人民的利益和一地公务人员的利益相结合……”

    一点一点的想法整理、汇集,张天野将模糊的想法逐渐理清,一点一点的归纳成大大小小的条目。

    等着马车摇晃着到了州府举行聚会的地点——史蒂芬农场,张天野也完成了自己的稿件,再将之通过风尘,发给了自己的老子。

    在这一份文件中,张天野事无巨细的写了一行人偶然发现了一起刺杀,由此引出的煤油协会、西电之间的矛盾,再到箜云岚的见解,到自己的想法。由此提出了利益转移、利益一体等大而笼统,不涉及细节的方案。最后告知父亲:“更多的、更细致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我认为这个是可以考虑的。我希望您可以组织会议,对其可行杏进行探讨。我和安落很好,玩儿的很开心。”

    简单……却真挚。父子之间的情感,不需要多少的甜言蜜语来表述,这一份文件,那最后的一句话,便极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