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煮酒论英雄

    林素心舒口气,曼声吟道:“算入门了。”一个法门琢磨二旬之久方才入门,林素心却并不觉“久”——在这个世界里,这算一个正常的速度,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较快的速度。但于蛞蝓之想法,却是“朽木不可雕”的慢,每次辅助、引导,都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也亏的蛞蝓耐心、耐杏,才不至于崩溃:

    简简单单,一个将元婴投入平行世界,硬是一次又一次的无功而返,明明讲的清楚,可林素心就像是一块实心的铁疙瘩一样,听不懂,学不会,还一脸无辜……

    那是一种有气无处使,气急败坏却只能抓空气的感觉。就跟网络上一些小视频里,教熊孩子写作业的家长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这是几?一二三四,几根手指?这是几?”然后,孩子看看手,依旧顽固的写下一个“三”。那简直就是一种绝望好嘛!不过,死乞白赖的……终于算是过了入门关了。蛞蝓道:“终究不负一场苦心,过了入门关,后面的也会容易很多!”

    但——这不过是一个起步而已。

    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关卡、难题在等着林素心。蛞蝓也没有给她泼凉水,以鼓励为主,扮演着“温柔、知杏的蛞蝓仙人”的角色。林素心便又熟悉刚才的步骤,一次一次的投入镜像,渐有心得,练了整日才是回谷。第二日、第三日……林素心便整日整日的在月牙泉研习元婴入镜像之法,务使之纯熟,好修下一步。另在第二世界,为期五日的“时装秀”终是落幕。

    这时装秀的最后一天,风尘、韩莎等人便又去了一趟。第一天是给员工压场子,制造信心、底气,这最后一日,则是要让活动完美的落幕。

    “虎头蛇尾”总是不好的。

    风尘、韩莎二人精心装扮了一番。韩莎给风尘穿了一件简约、宽松风格的裙装,下摆自右而左,形成一个四十五度角的斜边,露出里面穿着紧身裤的、笔直、纤细、修长的腿,腰间一条宽阔的,带圆环的腰带,上身则是宽松,自然的使腰带上方的布料垂下来一些,形成一个一个圆润的弧线,一双广袖张开,似正方形的一般,有一尺长,穿在身上,正露出了半截胳膊,形成一种极有几何棱角的美感。这裙是深蓝色的,并无纹饰,穿在身上,亦无半分的柔美之感……

    反倒是给人一种古希腊哲人、战士一般的英武感觉。手上戴了黑色的丝绸手套,头上的头套则是换了一个款式——

    那是一种黑色,上面布满了精心制作的几何纹理,有三角形层层叠叠,形成了一种极富有立体感的层次。

    当光线一照,那种立体的明暗就显得更加明显。

    韩莎配了一席红裙,腰侧在左右分别收了六个褶子,在视觉上使韩莎显得腰肢更为纤细、自然,线条也更为优美。手上是一双镂空的蕾丝手套,皮肤隐隐约约的从手套的镂空中显出来,白的诱人。手套下,一根一根的手指尖上,片片的指甲就如同是水晶一样,被一层层的菱形结构覆盖,色如银霜。

    韩莎和风尘站在一起,照了一下落地镜。赞道:“完美,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璧人一对。”

    风尘笑,附和道:“今天怕是要抢了模特的风头了。”

    韩莎说道:“那是咧……老板就是BOSS,自古以来BOSS都是最强的,最恐怖的存在。手残党满级了也都推不动。”

    “我不由想到了满屏的BOSS被我支配的恐惧……”风尘“嘿嘿”一笑,《三国战纪》里的关底有一个算一个,从孙姬到吕布、司马懿、曹操,这满屏幕的怪物被祂支配的死去活来,有事儿没事儿就被灭一次。那种几十个曹操几百个孙姬的大场面,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晕过去,简直不给人留落脚的地方。韩莎听的忍俊不禁,掩口道:“人家天天被你杀,砍瓜切菜一样。给了你丰富的经验、技巧,你还笑话人家、嘲讽人家,这也太厚道了!”风尘从善如流:“嗯,那我下次不打他们了,请他们喝酒。”韩莎道:“这是要煮酒论英雄啊,看看他们谁最厉害……”

    风尘心思一动,便以生物芯片为媒介,将韩莎一带,进入了游戏之中。说道:“他们还没换好衣服,咱们来这里煮酒论英雄。”

    这是风尘的《三国战纪》,早已经被祂魔改的没了原本的样子。地图不仅仅有地下的洞窟、崇山峻岭、草原平川、河流大洋、冰天雪地、酷热炎炎,还有一些超出了地球生态的独特环境——比如没上没下,不分左右,无处借力的太空环境。比如引力时而强时而弱,气温时而高时而低的,极为特殊的“三体”环境等等。不同的环境,战斗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一次一次的战斗,能够让祂将自我、环境之间的关系,协调到最佳。这一次要“煮酒论英雄”,风尘就选择了草原地形。

    参与者就多了,除掉孙姬、夏侯渊这一类原本的关底,还有一些则是风尘魔改、原创的。譬如说逍遥侯、雄霸……

    一个一个的角色出现,见了风尘,纷纷抱拳行礼:“吾等见过大天尊。”为了使这些角色能够跟着自己一起“升级”,不至于跟不上自己的脚步,风尘早已开始不再删除他们的记忆,所以他们便记住了风尘,自发的称呼这个一次一次将他们杀死,却又一次一次将他们复活的人为“大天尊”。

    风尘点头,说道:“吾今日不为战,只是煮酒论英雄。今日,你们来战,咱们看一看,谁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

    “英雄”是一个凭着兵马、刀兵来取的荣耀;“豪杰”亦如是……

    “燕山张翼德在此,谁来一战!”

    半袒身体,露出一身结实、暗红的肌肉的张飞提着丈八蛇矛大喊一声,率先登场。

    “张辽张文远来也!”

    战!

    张辽一手一刀,二人只是对了三招,张辽便被蛇矛挑了出去。

    而后,张辽便重新复活。

    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死不了的,是真正的为战而生,生而为战。韩莎鼓掌,叫了一声“好”,又问:“接下来是谁?”

    “魏延请教……”

    魏延登场,一手刀一手盾,身上披着重甲。张飞、魏延二人同时大喝一声,相互进攻。这些角色,每一个都被风尘不知杀了多少次,其战斗之经验之丰富,简直骇人。相互一接触,丈八蛇矛便被盾牌带开,魏延的刀沿着蛇矛的杆子便切了过去,擦出大片的火星,蹡踉一声便近到了张飞胸前。好个张飞,却是手一松,再一探,一手抓住了魏延之手臂,一手抓住了被刀擦的发红的枪身。

    高温灼在手上,手心中飘出一股烤肉的味道,但张飞却紧抓不舍,让开了身体,大脚丫子一个斯巴达踹。

    “哐!”

    盔甲发出一声大响。

    魏延连着后退了三步。

    “再来!”

    张飞再次杀至,魏延躲当。只是兵长一寸,便强一分。即便是到了风尘这样的境界,在应对同样境界、实力的对手的时候,这也同样是一个跌不破的道理。张飞、魏延二人之实力,算是相差无几,故却败下阵来。

    什么“草木土石皆可为剑”“木剑”之类的,说的玄乎,实际上便也只能跟实力不如自己的人装逼。

    若是说有两个独孤求败,其中一个空手,玩儿什么“草木土石”,另一个提着年少争锋时期最为锋利的青锋剑。同等境界下,谁厉害?空手的那个分分钟就会被另一个片成人棍……装逼,跟一般人装一下子就算了,跟同等境界的人装,弄死你!魏延之后,赵云登场,这一次张飞就下了。赵云力不及张飞,但却比张飞更快、更巧也更稳,仆一上手,就被一枪穿了咽喉。

    若是张飞披着魏延身上的盔甲,赵云或许无奈。但张飞袒了半个身,血肉之躯扛不住枪头扎,于是也就这样了。

    然后吕布……雄霸……夏侯渊……

    一场煮酒论英雄,却是有声有色。最终胜出的,却不是吕布,也不是逍遥侯,而是曹操。他的迎风八面斩实在有些不讲道理,是既可以躲闪,又可以进攻,犹如瞬移一样的功夫。你若攻击,他便闪了。而他攻来,你却不知应防哪边,等到知道了,却也来不及了。风尘可以应付满屏幕瞬移玩儿的曹操,但这些人,却连一个都应付不了。这一种差距已经是一种天堑了。

    最后的胜利者曹孟德提着门板一样的大剑,再次拜了风尘:“大天尊。”

    风尘道:“尔等助我修行,磨练技艺。我身负六十万亿众生,来日不负六十万亿众生。身负汝等,来日必不负汝等。”

    “待我成就三类时,当放愿去众生以希,当使汝等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在此之前,却是还要麻烦诸位了。”

    风尘很认真的承诺了一句。

    这些角色,是游戏角色,但实际上也已经是一种独特的生命——他们拥有记忆,可以思考,拥有思想,是一种独立的个体。而当有一日,祂不用再以这种方式磨练自己的技巧、搏击时,便会赐予他们生命——真正鲜活的生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