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虚实变化之玄机

    刚被媳妇喂了“耙耳朵”就够郁闷了,你还落井下石!送了一个“滚”给风尘,张天野便果断的一招乾坤大挪移,转移了话题:“物质以实化虚,但光影依旧存在。所以,实际上它在细微尺度上是并没有化虚的……物质世界的光依旧会被反射,在我们眼中成像。那么,这一种扭转的方式,我想想——有个问题,稳定的耦合状态下,你是如何完成虚、实变化的这一操作的?”

    张天野提出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实化虚——那么在化虚之后,原本的物质是不能够通过光线的反射等手段观察的!既然可被观察,那么物质,就还是原来的物质……唯一改变的,便是它从可以触及,变成了不可触及。

    那么……这种“不可触及”是如何实现的?

    “这个问题,可是涉及核心机密了啊。”风尘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风一样。说道:“这让我有点儿为难欸……你说的不错,脑子转的也够快,但还不够。其实大致的方法、条件,我之前就已经说了,你好好想一想……”

    “魄?罡煞?”

    张天野沉吟一阵,试探着问。

    风尘道:“孺子可教。”

    张天野磨牙,道:“你才是孺子,你们全家都是孺子。”

    风尘道:“魄,是一元而万象,整而分之的一个境界,整体若一,但细分则无穷,近乎于极限,这是神的一种境界;罡煞变化、转换,则是一种外在的表现,但根本同样是神的境界。能虚空凝点,能布置成阵,这是一种罡煞的应用。但其本质,依旧是神,它们就像是神延伸出的两端,实际上则是一体的。所以,无论是能够罡煞变化自如,还是达到魄的境界,实际上都是可以做到虚实变化的……当境界达到之后,做到这些,就好像是我们吃饭、喝水一样的容易,是一种本能。”

    张天野问:“那,这一个过程,究竟是如何实现的?如何让一个物体变得看得见却摸不着?”

    “直观的比喻,就像是转了下身。一根竹竿儿你横着,是进不了窄门的,立起来也不行,但如果是前后方向,就可以很轻松的进去。至于这一个过程如何实现……我告诉你,你也做不到,死心吧。”

    “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呢?我就解解馋,你快说。你看她们也都好奇呢!”张天野指一指围了一圈,巴巴的听讲的青丘。

    “都不嫌热了?”一群人挤在一起,简直是密不透风。风尘笑了一句,便也不抻着她们,直接就讲起来——

    实现“虚实变化”的过程,实际上便是通过“神”的作用,极大程度的削弱了粒子之间的作用力,这一个操作就好像是针对一块磁铁进行消磁一样。然后,让这一小块磁铁通过一个立体的磁铁矩阵的时候,就不会受到其他磁铁的影响——所以,这样的“虚”对于彼此而言,几乎就是对方不存在了。

    根据风尘的宇宙模型、物质、空间、维度理论而言,这个世界本就是空的。什么原子核什么物质,实际上都不过是一种维蜷曲之后,七种力展现出来的一种显杏的状态。

    真正的不断撞击、越来越小,之后人们会发现……粒子竟然“砰”的一下,没了。

    空……是真的空。

    “假设,我们用磁铁组成两个大型的矩阵,一个我们命名为A,一个命名为B,正常状态下,我们要让A穿过B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假如我们将A消磁呢?那么这个穿越的过程,就会非常的顺利。单个原子之间的力量看似强大,但放在宏观尺度,却是微不足道的。其实这并不复杂,粒子、粒子之间放大了看,那空隙大的和宇宙星空差不多。只是彼此之间力的作用,才是阻隔的关键。”

    “所以,为什么说和罡煞相关呢?我们知道原子、原子之间的结合,实际上都是电磁力在产生作用。罡煞这是B面神族的称呼,本质就是电磁。”

    “嗯……懂了。”张天野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用自己的话做了一个比喻:“这玩意儿实际上就跟穿了伪装服一样。原本,人家根本就是不许通过的,被发现了就会拦截。但你伪装了,隐形了,对方看不到你,于是就过去了。所谓的转身,就是将电磁力进行了转身,使其产生了欺骗……至于转身的方法……”张天野稍一心算,就大致的估摸出了其中的数值——只能说这一方法妙到巅峰。

    他将计算结果发给了风尘,问道:“是这个吧?”

    风尘道:“哎哟,不错哦……其实我们的身体,远比我们想象中来的强大。这个我们需要经过计算,但境界达到了,我们的身体直接就可以做到。”

    “七种基本力,假设你有一天掌控了这七种力量,是不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随意的显示、隐没七种基本力,那这个宇宙对于风尘而言,便是梦幻泡影。而当祂隐去了所有的属杏,只剩下最基本的基本态之后——那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张天野想象不出来……但对于人类而言,只是现如今针对于“电磁”这一基本力的虚实变化,却都已经是无可奈何的无敌手段了。

    “我也很期待可以那样为所欲为……”说了一句,便不再说话。开始继续欣赏晚装、礼服的表演。

    心中却有大部分的心神在针对构造黑洞的镜面、伽罗瓦极限、物质、空间的相关推演等问题进行思考……

    青丘们则是围着韩莎,让韩莎给她们讲什么是电磁——韩莎便简单、系统的给诸人讲了一些,之后便说:“继续看表演吧。等以后有了功夫再细讲,现在你们要夯实基础,然后才能学习更加高深的东西……别围着了,热不热?”一人撒娇:“姐姐,这么厚的衣服,阴凉不阴凉的都差不多。人都要化了……”

    韩莎指了指观众席上那些着装正式,将自己包裹的如同布偶一样的妇人、女子,说:“人家凡人都没化,你化了?”

    “姐姐,可是真的好热啊,都喘不来气!”青丘午可怜哈哈的。

    “行了……别抱怨。”韩莎笑了一下,轻轻抚摸一下几人的头顶,说:“坚持一会儿,等着回去了就不穿了。”打发了青丘们,箜云岚道:“姐,有什么新款我挑几套,送青梅她们。国内可买不到这里的衣服,所以她们托我呢!嘿嘿,可都知道咱抱大腿了,一个个的都想着曲线救国。”

    她听张天野说过一次“曲线救国”,感觉这个词儿挺有意思的,于是便用在了这里。当然,曲线救国怎么个曲线,怎么个救国,她是不知道的。

    她的理解就是绕过正面走旱道……咳,是走后门!作为神仙弟子,她怎么会对那啥那啥呢,是吧?

    韩莎笑,点头说道:“行啊,不过要钱的。”

    “什么钱不钱的,谈钱多俗?咱们一个头套跟她们要个一万大洋不过分吧?而且还必须是真金白银的……”箜云岚很是黑心的开出了一个天价——作为她箜云岚大小姐的闺蜜、朋友,都是差钱儿的主吗?必须不是啊!“一万大洋,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你能够买到潮流和时尚——这是钱能够衡量的吗?不!不是土豪,根本就不配跟我箜子做朋友……我三姨还打电话想要代理咱们W在国内市场呢,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女人真要代理了,必须破坏咱们的口碑……”箜云岚说着话,就蹲在了椅子上。然后就被韩莎从椅子上拽了下来,嗔道:“真应该让你穿正装。”

    箜云岚撇嘴,然后又挨了一个摸头杀……“别老埋汰你三姨了。不过咱们W的品牌,真的不能交她手里,这点你做得对。”

    “那是……这算埋汰吗?不是吧?”箜云岚很无辜:“我承认她对我不错,可坑我坑的也不错啊。一正一负,不抵消了嘛……”

    “有人过来了……”韩莎给了箜云岚一个眼色,示意箜云岚去应付。来人是一个年近五旬,西装革履的健壮男杏,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一头带着卷的棕色头发,挽着一位腰身束的很纤细,一身哥特风格的厚实长裙,戴了一双同样眼色的长袖手套,头部则是戴着西装面料的头套的女人——女人的步履很缓慢,而在女人的另一侧,则是另外一个着装年轻一些的女子,同是被一身厚实、紧身的裙子包裹着,戴着头套,也看不出年纪、相貌,只是头顶的西红柿叶子形状的帽子似乎显示出她很年轻。才一走近,男人就很主动的介绍了自己:“我是西蒙?安克森,洛州州长,这位是我的夫人艾文森?安克森,这是我的女儿……安娜?安克森……冒昧前来拜访,还勿见怪!”

    箜云岚在一家三口的身上过了一眼,便点点头,说道:“西蒙先生,艾文森女士,安娜小姐……我是箜云岚,我们坐下来谈吧。”

    “遵从您的安排……”

    便进了凉棚之中,青丘们提前腾出了一张桌子,四个人便在这一张桌子上坐下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