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猜猜看,会发生什么?

    T台上,一身靓装,伴着音乐声掐着腰、摆动手臂,走出一条直线。明艳的T台之上,那行走的丽影、丽人,便是唯一的焦点。游走于传统、前卫之间,把握“时尚”的尺度,每一丝、每一毫的细节,都堪称是妙到巅峰。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分别寓意以四种色彩来进行表达——

    “春”是万物生发,大地回暖的时候,以黄色、浅绿色、浅蓝色、粉色等暖色调为主,款式为一体的各样长风衣、裙装为主;“夏”的色彩是饱满、绚烂和清雅脱俗同在的;“秋”是肃杀的,万物开始凋零,服装的颜色也偏冷,伴着模特走出来,都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秋日的气息。“冬”的色彩,是黑、白和褐色,简单、厚重,却让人能够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温暖。若是冬日里,这一份踏实、厚重,是多么的令人喜欢。

    最好看的,自然是晚装、礼服的环节。

    各种女款、男款的晚装、礼服一一展示,音乐也跟着变得柔和起来,将人带入到了那种情境之中。

    散布在T台周围的乐队分散了三处,有一名总指挥和两位副指挥,指挥棒舞个不停,很是尽职尽责。艺术的长发和一贯的西装革履之下,却是被汗水浸透了。一双白手套也因为汗的浸润,多出了一些青色……乐队的成员,无论是管还是弦,也都是一样的一头大汗,一甩头都能甩出水来。

    但他们充满了激情——这样的大场面怎么能不让人激动?虽然他们只是伴奏的,并不是T台秀的主体,但就凭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听众,这都是前所未有的,是一个音乐厅都装不下的……

    这是一种何等难得的际遇!

    戴着故意做的有些长、大,手指、胳膊上堆砌出了一些漂亮的褶皱的手套,使得风尘的手上总有一种被缠裹着、拖泥带水的感觉。伸手揪了一颗葡萄,轻轻递到韩莎面前,葡萄便如入无物的穿过头套,送进了韩莎的口中。轻轻的一咬,便是满口的汁液,韩莎享受的哼着鼻音:“好甜呢。”

    “吃橘子吗?”风尘问了一句——然后,自己也摘了一颗葡萄送进嘴里。一虚一实之变化神奇,尽在这一不起眼的细节之中。

    张天野惊诧:“耶,你你你……你怎么做到的?这不科学!”

    风尘又吃了一颗,问:“这下科学了?”

    “姐夫,人家也想吃!”青丘们见风尘、韩莎戴着头套还能吃东西,便都围了过来讨食。这天气又闷又热,躲在凉棚下都不清爽,身上的衣服层层叠叠,更裹得难受。再加上头套,简直就没个可以透气的地方,都快难受死了……这时候,要是可以吃上一口水果,哪怕水果是温吞的,那也很好了。韩莎道:“一人吃一颗葡萄。你们姐夫刚才这一手,乃是虚实变化之功,要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才可有的。这是要夭生功至于罡煞变化,元转如意的层次才是可以的……”她却不忘借着机会给几人讲一些东西,将“虚实变化”的门道讲了一番,然后才让风尘一人喂了一颗葡萄。风尘一边喂,一边说:“其实神的境界达到了魄的程度,以实化虚也是可以的。”

    祂拿起一个水杯,晃一晃,说:“这是一只普通的水杯。这是刚刚放葡萄的盘子,你们看好……”

    祂将水杯倒着向下放,水杯便从洁白的瓷盘表面穿了过去,只是剩下了半个杯身。然后,便停住了这个动作,问大家:“现在,水杯穿过了一半的杯子,我来问你们一个问题,假如我松开手,这个杯子和盘子会怎么样?”

    几个人不禁都去看韩莎,韩莎掩口笑,指一指张天野,说:“我不会告诉你们,要么自己想,要么问一问你们师兄。”

    “我怎么知……”张天野正要说“我怎么知道”,突然心中一动,止住了话头——貌似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还真的知道。

    如果,抛开水杯在风尘的手中被虚化这一点,那么此时水杯是实的,组成水杯的基本粒子和瓷盘的基本粒子……幽怨的看了风尘一眼,张天野现在只想离得这个危险的家伙远一点儿,又想:“妈卖批的,原来戴头套是有目的的。这是早就预知到了有这一出吧?太危险了,一个杯子和一个盘子到你手里怎么就成炸弹了?”没错,张天野已经利用他的学识、知识推测出来了——

    这玩意儿会爆炸。“砰”的一下那种,玻璃杯只要一离开风尘的手,从虚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立刻就会爆炸。

    粒子、粒子之间的那种力虽然不及原子核内部的能量强大,但却也绝对不容小觑。

    原本粒子、粒子之间的间距,是“恰到好处”的——而这样的“恰到好处”突然被第三者插足,硬被插入了新的粒子,自然而然的就会“砰”的一下。除了个体大了一些,这根本就和高能物理玩儿的撞击没什么不同。甚至其中一些“巧合”的地方说不定真的就原子核重叠在一起了,一虚一实当然没事儿,但处于同一种状态那就危险了。张天野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出现了蘑菇云冲天而起的画面!

    青丘们则是一阵“猜”——她们并没有张天野那样的物理知识,对于基本粒子没什么认识,只是直观的认为杯子和盘子会长在一起,变成一个整体的。

    然后,就探寻的看张天野,等张天野的答案。

    张天野吞一口唾沫,顺手拿了一根香蕉先吃了两口压压惊,很是隐蔽的远离了风尘一点儿,说:“这个东西很危险,切勿模仿。十有八九,这是会爆炸的,而且还是威力很大那种。你小心点儿,千万别手抖……万一一不小心把体育场平了,太吓人了。小心点儿……是这样,你们看,我们假设这是组成盘子的微观粒子的结构,这个是杯子的——你看,这些微小的粒子实际上是被一股力量耦合在一起的,这个力量很大。当杯子进去之后……原本的耦合的力就会被撑开,然后爆炸。因为这个力很强,所以瞬间断开之后,要比一般的炸弹威力大很多很多……”

    “普遍的,我们常见的炸弹一般都是利用了瞬间的高温、膨胀,将弹片激发出去,形成环形杀伤。”

    “这个……”

    张天野言之凿凿的讲了好一通。

    “姐夫,真的会爆炸吗?体育场会直接被夷为平地?”一群青丘叽叽喳喳,一点儿都没有被张天野渲染的恐怖吓住。风尘一松手,茶杯却穿了过去,然后掉到了地上,继续往下掉,再然后,就消失了……风尘笑,说道:“首先,它并不会变成实的。但如果被我转化了状态,肯定会有反应,但不会爆炸。”

    风尘道:“给我手。”青丘巳一伸小手,将戴着厚实的手套的手递给了风尘。风尘用双手一合,固定住了她的手,指点道:“这样子,你能够把手放平吗?”青丘巳摇头——这当然不能。除非她的力气比风尘更大。风尘道:“你看,我将双手空余出这么大的缝隙,你的手转变一下方向,竖着是可以穿过来的,但进入缝隙之后,你的手却不能转变成平的……”

    青丘巳叫道:“呀,姐夫我懂了。虚实变化,实际上就是转换了一个方向,就好像姐姐教的虚数那样,一转,就成了虚的了。但是,在杯子穿于实的时候,想要扭转虚实,是需要足够的力量的——刚才天野师兄也说了,那种微观粒子之间的耦合力是相当强大的。所以,根本就转化不动!”

    韩莎问:“那,如果可以转化的动呢?”

    青丘巳道:“那实的就变成虚的了啊……”

    “六六不错,比你师兄强多了。”风尘指着张天野,笑话他:“你这纯粹就是魔怔了,先天真人都掉不过个儿那种。还爆炸,你来固定实吗?在没有固定的情况下,只会虚实出现转换,不过是变了一下角色。哎,这不是你笑话的那个淋雨的段子吗?”曾经有一个段子,说是一个讨论物理的群里不知道怎么加进来一个大妈,一群所谓的“学霸”热火朝天的聊雨滴能不能砸死人的问题,又是计算重力又是计算空气阻力的一大堆,被大妈冷不防的问了一句“你们没淋过雨吗?”瞬间冷场——

    然后,大妈就被踢出了群。张天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靠这个段子过活的,谁想到竟然有这么因果报应的一天?

    “这玩意儿你能不能记杏别这么好?正经的地方怎么没你呢?”张天野气急败坏。

    安落松一口气,说道:“你还说……刚才都让你说的吓死人了。”这群人里,安落绝对是绝不回头看爆炸,也不知道制造了多少爆炸的人——那种场面见的多了,也自然知道“爆炸”这种艺术是多么的惨绝人寰。所以,张天野的脚和耳朵都没躲开被摧残的命运,一脚刹车加一下手刹,张天野想哭……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这是哪儿?我是谁?苍天啊、大地啊……

    风尘同情了他一眼,叹口气道:“所以啊,我也很烦恼啊。可这玩意儿实力它不允许……我看你耳朵好像有点儿不对称,刚才被揪过的那一只好像有点儿大。要不然让落落再帮你匀匀?”

    “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