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梦来纷纷愈繁繁

    “梦”又来了……相隔了三日,梦境再次降临:他在静默的城市楼宇间奔逃、天空簌簌的、绿色的针落大片、大片的落下,麦芒一般的形状,尖端带着椭圆形的眼。落地之后,却足足有一米多长,就像是标枪一样,插在路面上、砖石、混凝土上,露出了半个身。那一种锋锐,就像是插入了腐土一样。

    无声无息的摧枯拉朽,无声、肃杀、狰狞,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绝望中……密密麻麻的针落在身后,将地面和建筑都刺穿成了刺猬。他奔逃、躲避,却越发的无力,越发的,令人绝望……

    终于,在一片空地上,他被刺穿了……他一根一根的拔除,拔出一根又一根绿色的毫针,在皮肤里的时候,它柔弱如水草、毫毛;离开了身体,它就变得坚硬、坚固。但他拔除的速度确实“杯水车薪”,身上涌出来的、绿色的水草一样的毫毛越来越多,但他却只能一根一根的拔……眼看着身体充满了“水草”,他便揪住了手指头上的几根,一起扯下——水草断了。

    但重新生长出来的,却纠结在了一起,然后形成了一个比骷髅还要狰狞的鬼面。无声无息的,梦再次坍缩……

    ……

    又隔了两日,“梦”再度来袭……而后是一日,再成了每一日。每每梦境,便会是这一个梦境,且越来越频繁,渐渐的由无声,听到了城市中绝望的嘶喊……“不,救命啊!”“我想死……”和各种各样的喘息声,让“末日”的气氛,更加的真实了几分。而这个梦境,竟然从一夜的一次,变成两次、三次、四次,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让风尘整夜、整夜的重复相同的梦境。就像是置身于平行的世界,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一次又一次,归于一个无解的结局。

    这样一来,“睡眠”对祂而言,便显得有一些鸡肋。那频繁的梦境让祂很难在睡眠中恢复自己的精力,蓄养自己的精神。往往是养出一点点,便要被挥霍于梦境,被消耗掉五六成——

    但即便如此,风尘的睡眠质量依然是超过了凡人的。

    因为凡人一整个晚上都在不断的做梦。

    祂却是断续的做梦。

    “昨夜睡得好吗?”韩莎捧着风尘的脸,柔声问了一句,看着风尘被这梦境困扰,睡得也差,便忍不住的心疼。

    “没事儿……说的好像大家伙儿都不做梦一样。这个梦我都习惯了,从头到尾的情节能意思不落的背下来。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在房顶的,听见了下面一群人的决定……虽然我到现在依旧不知道那个决定是什么。但他们看见我了,于是我就跑,他们在后面追,等我跑出了那个大院,乘车逃离之后,终于甩脱了那群人……但最终,那群人终究还是追上来了。他们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但我却感觉那笑容是如此的可怕……”这个梦祂当真熟悉的可怕——

    “然后,他们竟然变成了怪物,强大的不可战胜,我不断的跑,以为摆脱了他们。筋疲力竭之后,天空却出现了针忙,密密麻麻的标枪一样的针穿刺下来,我被穿透了……然后,我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怪物。”

    “然后我失去了一切,包括意识……”

    一切……就这样结束。

    风尘道:“这世上的生灵的每一次进化,都伴随着阵痛。就像是虫子变成蝴蝶,蚕宝宝变成蛾,那种痛苦,是无法想象的。”

    韩莎道:“可我不想你受这样的苦。我希望你好好的,希望你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可却不想让你吃苦……我是不是很矛盾?”

    韩莎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却说得风尘心中生涩,涩的发堵……

    风尘道:“我只是做梦——也不是吃苦。你以前不还弄噩梦吓唬我呢吗?”韩莎默了一下,嗔道:“那不一样!”

    “……”风尘想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祂身体内,新的营卫之气形成的包络不住的自行微调,接近着那种“正确”——就像是一个不断摆动的单摆,每一次的摆动,幅度都在减小、越来越小,逐渐的趋于中央。最终,会在重力的作用下,垂直于地面。而体内的网格状包络,亦是会停在那个几何意义的“正确”上,无懈可击,完美无缺。

    而那时……这个梦怕是就会破了吧?现在,是每一次达到那种临界状态,都会发一次梦,而当一直持续于这个状态之后……

    “我觉着差不多。”风尘刮了一下韩莎的鼻子,说:“咱们也起吧。我练一会儿道生功,睡觉那点儿精力也就有了。然后吃些东西,去给咱们公司的时装秀加油!”凭借着新奇却不异类的设计,已经详实的调查投其所好,W公司从头套到服装,已经在洛城结出了一个包揽中高端市场的网络——W公司设计、寻找代加工,带动了洛城服装制衣业、棉纺业的全面发展,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

    至于低端市场,则是完全当成了一点儿红利,扔给了代加工的小厂——利用劣质的面料进行粗糙的仿制。

    蛋糕已经做的够大……于是,这一个夏天最火热的时候,这些企业就联合起来搞了这么一次活动!

    就在上一次箜云岚和人决斗的那个体育场里举办一次W时尚的展示,为了下一季,下一年度的流行婴热。

    商人们并不介意在这种活动上花钱——西电公司还主动送钱送设备,只要主办方尽量多的使用电器设备。如照明的灯光,如扩音器,如声音采集器等等……当然,每一样设备上尽量都贴上西电的商标那是常规操作。这件事由八大金刚负责,给这八个人系统,自然是为了傻瓜式一键操作的,要是什么事还都要二人亲自来办,那就太失败了。

    对风尘、韩莎而言,这就是一个商业游戏。是“游戏”!是“游戏”!重要的事情总是要说三遍的。

    所以……当成工作朝九晚五都是不合适的。

    商业游戏应该怎么玩儿?

    不就是点点鼠标就可以了嘛!

    ……

    上午吃过了早餐,散了一会儿步之后。一群人便换了衣服盛装出发了。青丘们一人一身干练、简约中透着繁琐,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厚实长裙,长裙是一种肃穆的深灰色,戴着手套、头套、脚上是一双长靴。却是穿出了W公司夏秋妆的风采。头上还顶着一朵如同大片的花叶的装饰,垂了黑色的网眼纱,在眼睛处遮出了阴凉。厚实的头套有面有里,还衬了内胆,显得很饱满。

    十一个人却是热的不行,一阵躁动,喋喋抱怨。箜云岚则是一身紧身裤、白衬衫、燕尾服,修腰的燕尾服分外精神,手上一双白手套,头上一顶特立独行的,歪戴的贝雷帽,英气勃发。

    鼻梁上一架平光金丝眼镜使她平白多出了一些干练,遮掩住了张扬的匪气。

    张天野则是一身白西装,一旁的安落则是穿了一件长款礼服,通体是一种浅浅的白绿色,带着一双长手套,挽着张天野的胳膊。

    风尘这里却是一身黑色的衬衫、小马甲、黑色的紧身裤。却是配了一双毛茸茸的深咖啡色靴子,一件半长款的蓝色上衣,腰扎了白色的宽腰带。上衣的衣襟、衣摆也都是有一寸宽的白色镶边。手上是一双有些宽大的长手套,故意戴出了一种繁复的褶皱……作为公司的当家人,自家公司的产品是一定要支持的——是一个厚实的蓝色头套,和上衣的颜色一样,领子收口的位置设计了白边。

    还预留了可以穿皮带的鼻子,被韩莎系上了一条狗链子——上面被韩莎恶意的标注了“本宠有主,请勿投食”的字样……

    韩莎则是穿着一件套裙,戴着手套。色彩较之风尘更加明艳一些,一拉风尘的手,朝着大家一招呼:

    “咱们出发。你们几个别抱怨了,能有多热?都老实一点儿……一会儿到了现场都不许乱跑,乖乖跟着我们。”

    “云岚,你也是!”箜云岚原本以为不说自己呢,谁知道韩莎来了一个着重强调,让箜云岚无语无语的,心说自己就那么不省心吗?庄园外雇佣过来的马车已经在等候了,十六个人一共是四辆马车,四个人一趟车。纷纷坐进了车厢,将车门关严实,夏日的闷热被狭小的车厢放大,捂得厉害。不过青丘们倒是很好的守着规矩——昨天已经补过这个时代的淑女课程了,知道淑女出门,是绝对不能够敞开车门的。

    那很失礼!

    而且作为先天真人,热归热,闷归闷,还真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问题。黑色的车厢尽情的吸着热,让车内变成了蒸笼。

    等到了会场外,车门一开。登时就让人生出一种“如获新生”的感觉。然后,众人也看到了其他前来参加时装秀的人——既有西装革履的男士们,也有一些比她们还包裹的严实、厚重的女人们。看着大太阳底下被包裹的混不透气的女人们若无旁人的说话,交谈,却是让人不得不感慨——

    这些大洋马就是皮实,经得起折腾。

    这都能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