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我傻啊,我真傻

    嗯,现在的祂已经是一个“幼齿”了,风尘幼着声音,奶声奶气的问:“那是心情好长得快,还是心情差长得快?”韩莎“咯咯”的笑,抱着大号的襁褓,就像是抱着一个不倒翁一样摇啊摇,忍俊道:“这个啊……我哪里知道?”寻思了一下,说:“也许我心情好些……嗯,心情差的话,会老的很快,提前进入更年期。”这话说的很艺术——只是说自己心情好年轻,心情差老得快,却不提风尘怎么样。

    风尘:“你不能这样……你这么大一个人了,欺负我一个小孩子合适吗?”说着,还很明珠暗投的眨了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卖弄可怜。

    韩莎说道:“合适啊。孩子不就是用来玩儿的嘛……”

    风尘:“……”

    这没法儿谈了。

    “宝宝乖,说不定我一高兴,你就长大一岁呢。长大了,就不用包裹了哦……”韩莎掀开落下的被角,捏一下风尘的脸蛋儿,还用手指在祂的鼻子、嘴唇上戏弄了一下。然后就又将被子的角盖上了。风尘继续幼齿,“那宝宝睡觉了,等睡醒了就长大了好不好?”

    韩莎故意道:“不好。”

    无语……很干脆的将眼帘轻阖,风尘便入了静中。韩莎很幸福的笑一下,便也抱着襁褓入了静。

    夜——安逸,无声。

    时间像被摊薄,成了浮游在虚空中的细微,似乎不存,却又似若存。有勇光从窗外照进来,透过了一层窗帘后,那光显得分外的朦胧、暗淡。月华照在身上,残留的模糊的影子似乎移动了一下,却已是两个小时过去。风尘、韩莎几是同时醒过神来,韩莎采访了风尘一句:“在襁褓中入静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有一种回到母胎一般的奇妙?”风尘反问:“那你抱着我,是不是有一种当妈妈的感觉?”

    声音继续保持了那种幼齿,奶声奶气的,听着分外有趣。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风尘很认真的扮演自己的角色。

    韩莎道:“是啊是啊……我们家这么大一个大宝贝儿,可爱死个人了。要不,晚上继续感受一下襁褓的感觉?”

    “我……”风尘“从善如流”,很违心的说:“听你的。”

    “脚麻麻……”

    “不行,这个太羞耻了。要是让天野他们听见,我以后还怎么混?”

    “你不叫我明天也不给你解开,就抱着你在院子里晒太阳。再弄个超大的奶水瓶在所有颖工面前给你喂奶……”韩莎的眼中闪着光,威胁的意味十足。风尘犹豫了一下,很是不好意思的低声叫了一句“妈妈”,虽然是透着难以启齿,声音也小的和蚊子一样。但韩莎还是很满足的,又抱着襁褓一阵晃,在祂脸上一阵亲:“乖宝真亲……今晚跟麻麻睡哦……”

    风尘:……

    一动不动的在襁褓中一夜过去,第二天的早起才被解放出来,这让风尘感觉自己如获新生。

    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简直糟糕透顶,下次坚决不跟韩莎这么玩儿了。

    不过这一觉却没做噩梦。

    练功之后,员工来后,风尘、韩莎便给员工们介绍了自己的“家人”们,也是这庄园的新主人。吃了饭,稍微问了一下工作情况、进度,又看了看针对夏季、秋季提前做出的设计稿还有一些通过社会调查,找出来的流行趋势……只感觉这里的女人们的流行审美真的是够奇葩的——在头套的选择上,更喜欢一些光亮的、厚实的西装面料,还希望里面有一层胆和内衣,将之隔开。

    也就是说,一个头套,他们想要三件套,一层一层的套。风尘翻着资料以及最新一期的杂质,问:“她们不怕憋死?”

    韩莎吐槽:“憋死倒是不至于,不过我估计卖痱子粉的一定很欢迎。对了,似乎……你们注意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内胆的材质具有更好的吸汗功能。嗯,这个内层最好用棉制品,吸汗能力好。但这个内层,要用真丝,对皮肤亲和……总之,在材料上要下功夫,在款式上,也要紧追时间潮流。”

    “是,夫人。我们上个月推出的男士职业群装很受上层人士的欢迎,这一方面我们打算再出一些新款……”

    有着“人生巅峰系统”的激励,这八个元老的工作热情是毋庸置疑的,工作能力也是节节攀升的。每一次完成任务的奖励,都是一种提升。

    “之前您不在的时候,有西电公司的推销员前来拜访,我们留下了名片,您看……”

    “丢了吧。我们和西电没有业务。”

    处理了一番后,韩莎便离开了工作室,让员工们继续工作。外面的草坪上青丘们则是抢着一个皮球玩儿,各种的推、揉、顶、撞,一会儿功夫就变得脏兮兮的,成了小花猫。韩莎看她们玩儿闹,却不制止——这样的纯粹,却是真人的秉杏,心杏宛若婴儿一般,什么都是新鲜的,什么也都是好奇的。下午的时候,张天野、安落二人便自己出去逛了……也不用导游:电灯泡什么的,太不受欢迎了。

    一直到晚上的七八点钟,夫妻二人才是从外面回来。当时风尘、韩莎二人正在散步,遇见了,便问:“这么晚?”

    张天野“嘿嘿”一笑,说道:“我们黑风双煞所过之处,无不一片腥风血雨。我们在街上转了一圈儿,就去了唐人那里。那些小混蛋看见了我们就想挑事儿,一个口花花的让落落直接把手折断了。然后就热闹了……那个什么帮的不依不饶,要道歉赔偿什么的,我才不惯着他们……”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套路——张天野是下山猛虎,过江猛龙,这些混混之类的根本不够看。在这个第二世界,他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于是,人被打了之后,一些武馆就被揪了出来,说是要擂台上决胜负。张天野、安落一听……这个有意思啊,简直跟电影情节一毛一样,于是就动了心思答应下来。接下来的剧情却有些惨不忍睹了——武馆是武馆,可这些武馆里的人却不能打。也就是看着比普通人凶了一些,但在耐久力、爆发力上,竟然还比不过一个老农民。一招一个打发了他们,这还是因为他们是一个一个上的……

    这个就有点儿尴尬了。

    “我当时就说,你们,不行……就是用的李小龙那个晃手指的动作嘲讽了一下,然后没一个人敢上来。再然后,就回去了……”

    “所以,就是因为你独战光明顶,打败了六大派,所以才晚了?”风尘无语,说道:“你跟那些人打,不是欺负人吗?又有什么意思?”

    “他们自己吹的那么厉害,这个师傅那个师傅的,我以为他们真的厉害啊,谁知道一个个那么菜的……”

    “脑子啊……你稍微动一动都知道他们能不能打了。那就是一群走江湖卖艺的,有些人的祖师爷还是孙悟空呢,都搁评书里面听过的人,捯根儿上了。什么形意岳飞之类的,你想想可能吗?故事讲得好,是评书的底子,一代一代这么讲讲下来的;动作漂亮,是打把势卖艺的底子,不漂亮没人给钱。但是呢,后来他们不卖艺了,为什么呢?因为人傻钱多的一些人以为他们很牛逼,所以就摇身一变成了教头,给人看家护院。这样一来,也知道以前那套不行了,于是就减去了一些东西,剩下一些东西……你指望剩下的这些东西多能打?”

    那些所谓的“传统武术”是什么?就是打把势卖艺的把式,去掉了里面太过于花哨不能用的东西后,剩下来的。

    实际上是两不讨好——打起来不如人家的王八拳;耍起来不如人家的花枪。也亏得是大家都一样,圈子里心照不宣,花花轿子抬人。

    教头、护院又有多少需要打的场合?顶多就是摆个姿势摆拍一下,你这样我那样破你之类的,让你一看不明觉厉。却正好是应了那句“自古套路得人心”的话——只要这个肥皂泡不被捅破,那么他们就是战无不胜、武功高强、蚊虫不能落的大师。凭着讲故事的本事,就可以衣食无忧。

    混江湖,从来都不是凭本事吃饭的——贼除外。混江湖,靠的就是一个诈字,从表到里,就是欺骗。

    张天野听的脸绿,叫道:“我竟然跟这些玩意儿打了?”他整个人一下就不好了——那种心情就跟世界拳王和帅雷雷、王氏大摆拳打了一场一样……比吃了苍蝇还恶心。风尘拍一拍张天野的肩膀,说道:“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或许真的存在一个有着《龙蛇演义》那种国术的世界,但显然,我们的世界不是,这里也不是。怎么说呢,咱们世界的武术,中外一个尿杏,就跟那些诈骗电话里的南方口音一样一样的,都是测智商的。你不信他那一套的,趁早不浪费精力,信那一套的,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们始终是相信民间有高人的。”

    “我傻啊,我真傻……”祥林嫂模式上线中。

    风尘落井下石:“不错,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张天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