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研讨会,一路狂飙

    会议主持:韩莎

    与会人员:韩莎、安落、张天野、箜云岚、青丘丑、寅、卯、辰、巳、午……等青丘们

    会议吉祥物:风尘(兼空载运输)

    议题:有关风尘的“梦”

    ……

    吉祥物是没有发言权的,只要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负责“貌美如花”,以及兼职带着一行人飞行就好。

    身下万米便是一浪一浪涌起细细的鳞的海,离的大陆越远,水面的颜色就越深。海的东面的小岛亦已模糊可见,似渲染了一层苍白,山川都掩盖在了那种淡淡的白色之下,又透了一些青色,似乎要和天空融为一体,模糊了那一层边界。韩莎主持着召开了会议,一群人就踊跃发言,各抒己见。

    青丘们一致认为可能是风尘睡得太死,所以才会做梦示警的——还别说,这一个说法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算得上是现身说法,用了自己的阅历、经历举例子。

    箜云岚说:“姐夫你这是被万箭穿心了啊……我猜你上辈子肯定是将军,这根本就是修为到了高深处,觉醒了前世记忆。那些箭为什么是绿色的?这个颜色是否又预示着什么?比如说你前世的所在朝代?按照王朝的五行轮回说,秦是水,汉是火,唐、宋、明分别就应是木、土、金。所以,姐夫你的前世,应该是一位被万箭穿心的将军,根据这个线索,我们可以找一找,应该是谁呢?”她摸着自己的下巴,就像是福尔摩斯附体了一样,一本正经的扯淡——“是罗成,对不对?”

    张天野送给箜云岚一个大拇指,赞同道:“师妹火眼金睛,见识不凡,博览群书,竟然还懂得五德轮回之说,妙哉。不过,为什么是罗成呢?”

    “罗成你都不知道?”鄙视了张天野一下,箜云岚说道:“首先,姐夫足够帅、足够的白,这跟罗成是一样的。其次,武功高强,最后,恃才傲物。”

    风尘瞥了箜云岚一眼,心说:“我什么时候恃才傲物了?”

    箜云岚才不离祂——

    没有发言权的吉祥物,哼哼……

    安落道:“这么一说还真是。说不得风尘真的是罗成转世呢。不过,看不出恃才傲物啊。”

    箜云岚道:“这不简单?上辈子死这上面了,下辈子不是要改一改?这么说吧,根据我的推论,人在经历转世的时候,肯定是要做出一些改变的。比如上辈子嚣张,下辈子就吸取教训老实点儿,这辈子窝囊,下辈子就嚣张点儿。人的下辈子,都是朝着自己讨厌的方向活的……矫枉过正,是必然的。而一个男人,如果转世了,有百分之八十会变成女人,而女人会变成男人,因为他们都认为对方活的更轻松……”

    “有道理,所以,祂是上辈子吃了恃才傲物的亏,所以这辈子就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了,有点儿矫枉过正?”

    “肯定的……”

    “不要讨论和会议无关的话题,不然禁言。”韩莎笑盈盈的瞥了风尘一眼,在风尘的头套口部,被故意用口红画出了一个红色的“×”表示不许说话——这一眼的意思是,谁跑题,谁就跟风尘一样。

    于是,马上扯回正题——张天野说光谱有七种颜色,而绿色是处于最中间的,左边红橙黄,右边青蓝紫。而光的本质是什么?是具有波粒二象杏的……“绿色的波在中间,两边是一样的不偏不倚——这代表着你未来的成就。”张天野很是神棍的指着风尘,说:“它预示着你将会统御宇宙中的一切波粒,你处于宇宙的最中心,你随时可以达到宇宙的任意一点。而你在梦中长出来的那一个好像发射井形状一样的鬼面,实际上就是微型的黑洞。它会成为你的细胞,代替掉血肉组织。你的新陈代谢,将会是物质、空间、维度之间的相互转换,最后稳定到维的基本态中……”

    “说的好,就给个赞!”

    韩莎抱着风尘的胳膊,笑的不行,说道:“来,宇宙的中心,万物的主宰,你可以说话了,评评谁说的对。”

    风尘无辜的在芯片中吐槽:“是不是先给我把‘×’去了再说?这玩意儿还有对错?直接论谁扯得漂亮不就好了?”

    韩莎问:“那谁扯得最好?”

    “你替我说……张天野扯得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但理论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姑且给一个最佳科幻奖;云岚扯将之跟五德轮回的学说结合,还能联系到历史,我服气。就给一个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奖,以后都可以去写小说了;最后一个,青丘她们说的最实在,就给一个现实奖!”

    “那我呢?”韩莎满是期许。

    风尘道:“最佳主持人非你莫属。而我就是最佳吉祥物,全程乖乖一言不发,完美的表演了一个被封印了说话能力的沉默者,并且还能够无怨无悔的带着大家飞,这是多么高尚多么不记仇的情操。”

    韩莎嗔:“你还想记仇?”

    “……”

    飞过了海,便到了陆地的上空。这是一片形状像是烤红薯的海岛,可以看到海岛上的道路、建筑和植被。

    再掠过去便是一望无垠的大洋……恣意汪洋。真正的狂风卷起的海浪足有数百米高,一起一伏,都是那么的震撼,而海水,也变成了黑色的。张天野低头观察了一阵,感慨道:“什么样的船能在这里跑?一个浪下来就两截了吧?”大自然的伟力,在这一刻彰显无疑——不容抗拒,无可抗拒。人类的力量,在这样的伟力面前,是那么的渺小……他不禁想到了风尘、想到了自己:

    这样的伟力虽然可怕……但对自己而言,这种力量却已经并非是不可抵御、不可战胜的了。

    他能将浪头按下,也能将浪头阻挡。

    心中一动,他便将手按下。

    一只无形的大手落在了水面上,形成一个深沉的手掌印,如同烙印在了海面上一样一动不动。浪花激荡,海面起伏,但那一只手掌印却既不起伏,也不移动,只是顽固的凝固在了那里。一掌下去,足足有三千丈长的大手便镇压住了汹涌的海水,张天野的嘴角勾起一丝清浅、矜持的笑。

    下面的那只手落下的一刻已经和他断去了联系,但其中却以阵法的结构以势能为能源,下落过程中,下一尺,便长一丈,落下之后,第二个阵法更是以海水汹涌的潮汐、浪涛为能量,持续的维持着这一只大手——或许,只要一日海面的波涛不平息,这一只无形的手印就不会消失。

    其中的运作,已经自洽。

    “给这个世界留一个未解之谜,以后有人发现了海面上的这一只大手,不知道会怎么解释呢?”

    反正怎么解释也都是解释不通的——不能明白阵法,就不能明白这一只手如何出现又如何运作。

    这很有趣。

    而在接下来的跨洋的过程中众人更是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被加速的太阳迅速的掠过天空,白天和黑夜之间的距离,被缩短,再缩短。

    之前未至大洋,风尘的速度也不是太快,只是优哉游哉的,所以太阳是一直升到了半空,然后缓慢的朝着“下午”的位置移动……而在见识了大洋的景象之后,在张天野留下了一个手掌印之后,风尘就加速了。笼罩众人的力场扭曲、变形,形成一种横向、内凹的管子——

    蔚蓝的天空、漆黑的水面在诸人的眼中扭曲、变形,一些黑色的、白色的、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线被分离出来,在边缘处形成了陡峻的波线图,不住的跳动、变换形状和颜色,一切都变得不真实。

    海被拉出长长的蓝色的条,像是整齐的毛线团的侧面。天空之上唯一醒目的太阳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西方的天空落去!太阳的速度由慢逐渐加快、越来越快,就像是被开了快放一样,迅速的落,等到飞行的速度和太阳的速度持平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将一切都归于夜色。

    此时正是美洲的夜色,城市已亮起了灯火点点。众人落进了伊丽莎白庄园,在草坪上无声无息的着陆。

    众人依旧处于震撼当中——这还是风尘头一次用这样的速度跨洋飞行,却是第二次用这样的速度飞行。

    第一次是从青州到太原,是距离太近,时间太短,所以有些奇妙却是很难看见的。实际上若是这一次的飞行方向反一下,是可以看到更加奇异的景象的——比如说太阳从西边升起,到东边落下,就犹如时光在倒流一般。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惊叹那种超高的速度带来的震撼了。

    好一阵,众人才是回过神来。张天野咂摸道:“这样的速度,这也太快了。子弹跟你这儿是不是就和黑客帝国里的慢镜头一样?”

    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不可思议的速度——刚才的瞬时最快速度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从上海到这里,张天野利用经纬、粗略的估摸一下,即便是直线距离也足足有将近三万里,而这一路上,他们用了多少时间?他们是早上九点钟左右出发的,前面“会议”的时候耗时最多,但路程却最少。大约也就是总路程的七分之一,剩下的七分之六则是高速运动的——开始高速运动的时间是中午左右。

    这里算上时区的因素,大概是飞行了两个小时左右。然后,高能的时刻就来了,风尘大约是从东十区的位置提速,然后到达了这里,应该是西八区,跨越了十个时区。

    东十区的中午往后一些,大约一点钟左右,就是西八区的六点钟左右。而这会儿的日落时间大概是七点钟多一些。

    所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