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忽有梦来

    断开、沉沦、死寂中,时间被纳于一瞬,却忽的膨胀开一个片段:林立高楼之间,祂成了他,奔逐、跳跃,高高低低的楼在脚下,时而旋转,时而后移。静默的、无声的画面之中,他突然在前方停住,抬头看向天空……一根一根粗大、尖锐的,一米多长的前有孔雀尾的眼一样的扁长的椭圆形圆头,笔直的,两厘米左右粗的身躯,和逐渐细成了一个尖的尾巴一样的“针”,或者说是“标枪”从天空落下,密密麻麻——他竭力躲避,却已无力躲避。他跑出了半个城市,那些针却依然紧追不舍,一直到这一刻,再无力躲闪……无数的,绿色的“针”从天空落下,“噗嗤”“噗嗤”的刺穿身体、或者刺在地面,形成刺猬一样的针,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这样的针!

    他不知自己为何要跑,又为何生出一种“心悸”的感觉。而且那针似乎也并不能要他的杏命,刺穿了身体,也并不怎样的疼痛,反倒是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像是麦芒落在了身上的感觉一样……

    忽然,他注意到了自己的手。

    注意到了自己的胳膊。

    白净的手,和露出的半截胳膊上,一根一根绿色的、笔直的汗毛就生长了出来。却远远比一般的汗毛粗大……

    他用手揪了一根,不痛不痒的,轻而易举的就拽出了一根手指长的小号的“针”,他看一看,就将针扔掉了。然后就又去揪,一根一根的揪……突然,他心中一动,如果是将许多根一起揪会怎么样?那样似乎也会省力很多!于是,当手指上生出了绿色的针的时候,他就一并捏了起来,用力的揪。

    但这一次,这些针却变得坚固,竟然因为被捏在一起,而产生了变化……针变得柔软如真正的毛发,却灵活,彼此纠结在了一起,而后竟然异变成为一个狰狞的口子,绿色斑斑,像是某一种狰狞的昆虫的口气,看的他心中砰砰直跳,一阵发冷……然后,这一段画面便再次沉寂起来。

    这是一个梦——早已经不做梦的风尘又做了一个梦。这应该算是祂的第二个梦,梦中的风尘也是曾经的风尘,而不是现在的风尘。

    这一个梦,自不是因为疲劳或者是日有所思。其超凡的心境修为,使得睡眠与祂的意义只是睡眠,睡后无梦。

    若是有……那必然有因!

    黑暗中,风尘睁开了眼睛。身畔的韩莎在熟睡,她的姿态很是优雅,轻轻的用手搂着自己的脖子,一条腿搭在自己的身上,将头埋在自己的怀里,像是一只小猫儿……夜里的黑暗是光明的,充满了光和色,只是比较白天而言少了许多的色彩罢了。风尘躺着,一动不动,却在想刚才的梦,寻其中的因——事有反常必有妖!那么这一个反常又是什么呢?祂漏尽己身,寻因自是不难。

    只是恍惚一下,原因就被找到了——就在刚才做梦的同时,祂的身体内,新的卫气构筑的网络,扭曲到了一个奇妙的曲率,于五脏六腑的尖端,形成了一个奇妙的收束,并在瞬间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彼此联通,犹如肺叶中的气管一样的隧道,有大有小,却彼此沟通——只是,这一过程随着扭曲的加剧,又消失了!

    正是这一种扭曲,恰巧达到了某种程度,从而引发了这一个梦境……风尘意识到,刚刚那一种曲率,似乎就预示着未来的方向。

    过去的自己,为什么是过去的自己?他又为什么恐惧?

    因为他的存在将会伴随着新的营卫之气的产生,新的躯体的出现,而逐渐的消失。那新的营卫之气,便是梦境之中的针,一根根如雨而下,密密麻麻。它们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它们在过去的自己身上寄生,然后变成一种全新的生命……这一个梦,无疑便是自己的身体内旧的营卫之气在预警!

    对它们而言,这便是“国之将亡”,这一个“国”亡了,自己也要死,而新的自己,又还是自己吗?

    所以,在它们的“描述”中,那些针纠结在一起,寄生出来的东西才会如此的狰狞、可怕,犹如恶魔。

    对它们而言……那,是货真价实的恶魔。

    ……

    这或许是正确,但却也不能盲目的以为这是正确。风尘决定接下来不再干涉,于是便停止了继续推动那些网格扭曲,而是让其自然运行,观察其轨迹——假设网格回缩,并且长时间回缩,而不是因为自己放弃了主动扭曲后的回弹,那么就说明,这是正确的!如果在回弹了一些之后,就继续开始扭曲,那说明自己想多了——那并不正确,只是路上一个比较诱人的风景,还要继续努力!

    或许对常人而言,还有第三种、第四种情况。但就风尘的身体状态而言,却只有这两种情况。

    进化、超脱……以具备波、粒双重杏质的材料,构筑新的身体,以代替原本旧有的血肉之躯。

    在这一个过程中,血肉之躯是被抛弃的,注定是要被牺牲的,充满了一种悲壮、无奈。

    祂想:“未来,伴随着血肉不断的被置换,全部变成了新的营卫之气主宰身体之后,或许温度这一杏质,便被我丢弃了……”

    旁的不可以预见,但这却是可以预见的——你可以衡量光的能量、波长,但却不能说它的温度是多少——温度,只是光照射在物质至上,才产生的。在这个宇宙中,物质的温度由各种的辐射、能量、波赋予,但它们的本身,却没有热量,只有能量。这并非是什么不好理解的事情。

    “进化——总会失去一些杏质。这就和数学是一样的,很符合群论!就像是我之前失去了阴神出游的能力,之后又失去了生殖的功能,这一次,我或许会失去温度……因为这些,都将会被更好的所取代。”

    “而这,就是进化啊。”

    ……

    然后,祂又闭上了眼睛,沉寂了念头。

    悠忽一瞬,再一睁眼,已是天明。祂等了一下韩莎,韩莎睁开眼睛,爬出了一些,轻轻的用唇吻在祂的额头上,呵气成声,柔柔的、糯糯的,说道:“起床了。等我穿了衣服再给你穿,头套还戴着习惯吗?没一开始那么不舒服了吧?”风尘道:“总归是没有不戴舒服,不过这个已经很薄了。”

    韩莎道:“待会儿吃了饭,我给你换个。这个洗一洗。”便下了床,换了一身有着大朵牡丹花的白底、粉花的无袖旗袍,修身掐腰,穿着分外的动人、气质。

    而后,便帮风尘穿衣服。

    依然是黑色的紧身裤、黑色的衬衫、马甲,将人打扮的像是雕塑一般,却很显精神。任由着韩莎帮祂带上手套,风尘便和韩莎说了自己做的梦——并且还将梦境用一种玄之又玄的方式传给了韩莎,让韩莎看了“第一手”的资料。说:“莎莎,你说我这个梦,究竟是一个什么意思呢?我有点儿拿不太准。”

    韩莎道:“你让我给普通解梦还行,你这种梦怎么解嘛!”韩莎撒娇,说道:“不过,无论怎么样,不许丢下我就好了。”

    风尘刮一下韩莎的鼻子,说道:“就算是我下五洋捉鳖也带着你。咱们俩啊,我呢,就负责探路,你就跟在我身边一路就好了。若这真的是一种进化,那么未来……咱们遨游宇宙大千,见证千百文明。可比现在的小场面强多了。这一路上的风景,一个人看,太寂寞,也就只有你能陪我。”

    韩莎道:“两个人哪够?咱们还有自己的十二地支、三魂七魄的组合呢。以后说不得会遇到一些欣赏的人,让我们的队伍更加壮大,这样才有意思……像是遇到了打架这种事,咱们随便派出小弟就搞定了。”

    风尘道:“找小弟还要说好几句话呢,多麻烦。咱直接一个念头过去,就让樯橹灰飞烟灭。”

    而后,两人就出了别墅,开始每天例行的、必不可少的功课。还没有开始练,风尘忽而一停……第一世界的记忆刚刚产生了一瞬间的重复——也就是说,在一个小时又四十三分钟之前,祂是“同步”过这一瞬间的记忆的。也就是在祂做梦的那一瞬间,祂竟超脱了光速的限制,在同时感知到了第一世界的记忆。祂深吸了一口气,也不说话,随机就开始练起道生功四十五作,直如仙、如魔。

    张天野、安落、箜云岚、青丘们也相继出来,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开始练功。张天野练习了一会儿之后,见着风尘这里已经练完了功,就过来,说:“风尘,练完了吧?”

    风尘道:“嗯,完了。”

    “那帮我好好测一下八卦大神通,看看到底都有哪些问题。你选一个地方……江湖救急,一个人闭门造车,总比不上找你这样专业的捉虫的来找bug。”风尘自然没意见——祂也想看看张天野的剩下的七种大神通究竟是什么样子。便道:“好啊,咱们去海上,这里不太方便。今天的饭你出钱!”

    “没钱,滚!”张天野态度很恶劣,摆明了是要死赖着风尘了。风尘又问诸人:“你们是一起过去还是就在这儿玩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