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跨越时代的歌声

    张天野一边喝酒,一边听歌、看人跳舞——他是更乐意“看”的。直到最后,大概是喝的有那么一点微醺,便提议一起跳个斧头帮的开场舞再走,“来来来,跟琛哥混,吃饱饭!一起来一起来……”“你去!”韩莎给了风尘一个媚眼,而后除了她自己,就都站在了张天野的身后,形成一个雁翎阵,排作“人”形。

    然后,看,左边儿——再看,右边儿——伸手摸、回手套、踹它、砍它、跺跺脚、转身留下一个嚣张的背影……

    舞蹈大致就是这么一个过程,简单、利落、有趣。

    跳完舞,一行人就出了歌舞厅,路上走的来劲儿,张天野就长了句:“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向前进……向前进……”他举着右臂,高抬腿踏着步,一边走还一边做出了“斗志昂扬”和“意气风发”。一种完全不同于这一个时代、仿佛火在燃、柴在烧,充满了一种激扬的、由内而外薄发的歌声刺破了夜空,宛如一道闪电。

    这歌声,不属于这一个时代。但张天野也不是一个需要掩盖自己来历、藏头露尾,生怕别人发现的“穿越客”。

    他朗声对风尘道:“同志,一起来啊!”

    “革命旗帜迎风飘扬,中华儿女奋发图强……勤恳建设锦绣河山,势把祖国变成天堂。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气势不可阻挡……”风尘点头,便合着节拍,一起唱了起来。韩莎拉着风尘的手,跟着节拍一蹦一跳的走,就像是一个小丫头一样活泼。青丘们觉着好听,在第二遍的时候,便跟着唱起来——歌曲很简单,歌词就那几句,往往张天野、风尘这里开一个头儿,她们就能跟着唱下去。一路唱到了别墅门口,箜云岚本也是一个极为自我之人,听了一路都不觉尴尬!

    反倒是觉着这一首歌旋律激昂向上,有一种由内而外喷发的感觉,箜云岚自己找了半天形容词,却亦难有确切表达者——只觉这歌声有一股充沛、浩然之气,由无中生,充盈于身体之内,充塞于天地之间,一如人义愤时,那种气冲冠,气冲霄汉的气概!

    箜云岚很是喜欢,问:“姐夫,这是什么歌?”

    “《我们走在大路上》……讲的便是新中国的建设者们、主人们意气风发,建设新中国,为祖国的富强建设,是一种拥有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强烈的自信的歌曲。歌声中,你可以听到那种朝气,是一种民族觉醒,人民觉醒的朝气。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每一个人,都在为国家奋斗、出力,使国家变得富强……”

    “哦,我说呢。这歌听着,就感觉里面有一种不一样的东西。让我感觉,就像是红日东升之后,漫天的阳光勃发一样!”

    “嗯,你的感受不错……”风尘笑,点头说道:“这是一首时代特色鲜明,拥有着时代烙印的歌曲。”

    “这首歌中,有我国开国紫气的烙印。能感同身受者,或可明悟一国之紫气,以之助己,使静功更进一步,明悟阴阳之变易,动静之机变!紫气有四,一曰一日之初,一曰一年之春,一曰一生命之诞,一曰一国之生……借之以静,借之以悟,耳晕目染,以为自法。故可提携日月,把握阴阳……自此,一切心境之变化,皆从己心。”

    张天野接茬:“简而言之一个字——怂。”

    从心为怂。

    这当然是一个玩笑话——箜云岚不傻,不会将这句话当真。

    风尘问:“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什么时候的事儿?”

    张天野道:“就是不久前。算是一直以来的积累吧……自打弄生物芯片,我和落落到处跑,后来没那么忙了,也在规划蓝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就是这一个过程中,让我逐渐完成了自我的升华……这首歌咱俩不是老喜欢唱嘛!我从里面找到了共鸣、找到了感动,简直就像是跨越了时代一样。然后,我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静功进步了一大截,我也才真正明白,这一国紫气,究竟为何物了。”

    风尘道:“藏得够深的——恭喜。”

    张天野“哈哈”一笑,说:“这一切都是本人天资卓绝,个人努力的结果。虽然你传了我法,但却不能否认我的天资和努力。要不然,我咋超武一下子玩儿的这么溜呢?搁以前,我脑子肯定掉不过个儿来,更不能一跃达成超武的最高境界,成就了三百六十五周天境界!再然后,就该天外境了……”

    “嗯嗯嗯,天野棒棒哒!”风尘敷衍,语气也有些古怪。不过张天野才不在乎呢——他俩不互相损几句才不正常。

    箜云岚则是惦记着歌儿:“姐夫,天野师兄,你们先别聊这个了。类似的歌有没有?多送我一些呗!”

    张天野道:“有一首《国际歌》你要不要,英特雄耐尔一定会实现!”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不喜欢外国鬼子的。你就送我你们国产的,和刚才那首差不多的就行……”

    “那……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

    没的说,这个调调箜云岚喜欢啊,拍手道:“不错不错,这首我感觉比刚才的那一首还要好一些。女人一样不比男人差……我们太原你们也见了,那些女人裹小脚的,地里干活儿一样不少,一养就是一家老小。说白了小户人家为什么愿意揪着小脚不放?不就是小脚的限制活动,跑不了嘛!”

    “就地里那些活儿,如果不考虑传宗接代,不考虑说是被外人欺负的话。单女人们养自己,比加上养男人养孩子,要轻松多了。那群白痴,脑袋有坑,还认为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也不见顶哪儿了。”

    “天野哥……”“天野师兄”秒变“天野哥”,自然之极,箜云岚说道:“你是不知道,那些女人啊,就是夫家砸锅卖铁买下来的劳动力——生孩子是一个功能,干活儿是第二个功能,就这俩用途。往不好听了说,她们都不算是女人,而是一种类人形可交配的畜生,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干活儿。”

    “白天,男人下地,女人也下地。回家了,男人上炕歇着,女人还要围着锅台做饭。晚上了,男人歇着,女人还要缝衣服补裤子纳鞋底……”

    “就这样一天天的一辈子,没个头儿。要是有了孩子,还要照看孩子,许多女人年纪轻轻的,也才二十五六,看起来就跟四五十的一样,我妈看起来都是她们闺女。我爸跟我说,你看他们为什么祖祖辈辈那么穷?那就是孽做多了,糟践人不能这么糟践——这人啊,你糟践猫狗,糟践猪样没事儿。咱们老祖宗留下的话,说是要顺天应人,天人是合一的。你糟践了人,就要受天谴,所以合该穷,因为天不帮你!男、女之间,一阴一阳,没有谁比谁高贵,谁比谁下贱,男人女人,首先都是人,其次才要说男人女人,既然是人,在人这一个基础上,就应该是无有尊卑,无有高下的。”

    “你这话别说这个时代了,就算是去了我们那儿,也有很多人会骂你。”张天野噗嗤一笑,说:“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悲天悯人!”

    话说作为“混世魔王”那不应该是想砍谁就砍谁,想抢谁就抢谁,蛮不讲理、无恶不作的吗?

    这表现可一点儿都不合格,张天野想:莫非这个魔王是一个轻小说里的大魔王,要跟英雄滚床单那种?还有路痴属杏,黑丝大长腿什么的……

    箜云岚是不知道张天野在想什么,不然肯定先给他一脚踹爽了再说其它。箜云岚翻了一个白眼:“我怎么就不能悲天悯人了?天野哥,你不能只注意我放荡不羁的外表,也要注意一下我的内在啊……”

    “那,不是。关键吧,是你嫂子就在一边儿看着呢,我也不敢注意你的内在啊!”

    “去死吧!”

    箜云岚一脚踩在张天野的脚面上,用力的碾了一下。

    然后转身就走……

    “我说错了什么?嗷——”一声惨烈的尖叫,张天野的小舌头都要叫出来了。却是另一只脚被安落光顾了一下——于是,左右脚平衡了。青丘们和风尘、韩莎都是忍俊不禁,笑的张天野低头走路。他就感觉自己的皮肤被一道道的镭射眼照射,皮肤都滚烫了,发生了癌变,没有碳化应该是威力不足?

    韩莎轻笑,和风尘说道:“云岚那丫头也真是的,踩都踩了,还留一只脚。就不知道不对称不好看,还好落落机智。”

    风尘小声的咬着韩莎的耳朵:“合着都是你徒弟欺负我徒弟?”

    “不然嘞?”

    “我这个当哥们儿,做师父的,怎么也要给兄弟讨回一个公道。这以大欺小的事儿我做不出来,所以就只好找你这个师父了。你徒弟欺负我徒弟,我欺负你,咱们这算是扯平了?”说完,就在韩莎的一声惊呼声中,将人拦腰公主抱,只是两步就进了别墅之内,再顺手“啪”的一声,关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