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别跟我装——逼

    在安迪斯驾驭着西电,为了直流电的推广披荆斩棘,却依然难下一城,转头利用保健品开疆破土时——在远东,在上摊。150v的交流电,已随着线路,延伸进了大街小巷。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使用交流电,夜晚最明亮、霓虹最绚烂的城市——是的,霓虹!其它的城市,还停留在传统的“灯箱”“幌子”,室内的舞厅利用彩色的玻璃镜、凹透镜、凸透镜折光时,明艳、鲜亮的电灯,红、绿两色闪烁的一串二极管,却已成了上摊这里夜总会的标配……

    这是一颗“明珠”,夜里的光明在世界上也是第一的璀璨!

    “这就是电灯吗?是点着了以后,就烧里面的那根细线?”青丘们很是好奇,一窝蜂的拥进了屋子——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电灯。韩莎拉了一下灯绳,说道:“不用点,电灯只要通电,就会亮起来……”

    “这是灯绳,上面连着一个由弹簧、金属片组成的小机关,拉一下,里面的齿轮会被松开,然后动一下,又会被拉动的机关卡住。齿轮是一个齿导电、一个齿不导电的,导电了就通电了,不导电就不通电——这个机关,我们可以将之设计成任何的形状,譬如说可以用手拨动的开关,可以是放在一进门的脚下,用脚用力踩一下,通过振动来控制的开关,再比如说……给你们留个作业哈!”

    韩莎拍拍手,因势利导,借着这一个话茬,就给青丘们包括箜云岚在内,布置了一个不算难的“小作业”——

    可以单独完成,也可以相互合作,设计一款新奇、独到而有趣的“开关”。这一个作业,要在大家在上摊的这一段时间内完成。

    “要是完成不了怎么办?”箜云岚举手,问。

    韩莎恶意一笑,说道:“完不成,就接受惩罚。你们也总要上心一些不是?夏穿冬衣寒穿纱,小黑屋、绳艺带回家……全部惩罚不要钱!”

    箜云岚……

    青丘们“哦”了一声,就将目标放在了床上。在结实的弹簧床垫上用力将后背砸上去,弹了几下,然后又用两只脚跳。这种弹簧床垫自然也是头一次见,什么都新鲜。一群姑娘天真烂漫,见什么都好奇,都要试一试,风尘等人也不阻止——左右就是一些小玩意儿,坏了赔偿就是了……当然,箜云岚的想法是:“他们还敢让我陪咋滴?”过了好一会儿,风尘才是吩咐了一句:“你们谁打电话?和餐厅订一下晚餐。咱们吃完了饭,就去歌舞厅玩儿一玩儿……”

    祂在沙发上坐下来。一群姑娘一窝蜂的围上了电话机,就连床垫也不跳了。然后,由一群人中的大姐头先打。

    请教了如何拨号、如何和对方说话之后,便拿起听筒,一人一句的说起来。张天野坐在沙发上,很是无语的看她们,小声和风尘说:“这玩意儿,对方应该快炸了吧?我就感觉有五百只鸭子在吵……”

    “叽叽喳喳”的活泼的很。

    “五百只数量似乎有点儿不对,咱们捋一下……你看,三个女人相当于一百只鸭子,是这么个说法吧?”风尘一本正经的扯,张天野点头,那句话还真的就是这么说的。风尘掰着手指,讲:“你看,三个是一百只,九个是三百只,十二个是四百只,十一个就要减少一个人……貌似不用减……”

    因为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箜云岚参与其中——所以,正确的数量应该是四百只鸭子,而不是五百只。

    风尘语重心长:“天野啊,怎么就这么粗心大意呢?要严谨,要严谨懂不懂?”

    “我懂……你个妹啊!”张天野提高了声音。

    风尘道:“看,所以,你还是不懂!”

    因为祂没有“妹”,所以,张天野说“懂你个妹”的意思就是“不懂”,风尘表示你虽然说得委婉,但作为哥们儿,还是可以理解内在的意思的。张天野虎着脸盯了风尘几秒钟,忽然脑洞大开,“现在有一种特别黑的材料,连仪器都没办法测量,是可以吧任意一个三维图形变得和二维平面一样的,假如……”

    风尘问:“假如什么?”

    张天野道:“我把这种材料涂全包紧身衣上,然后穿上。你说外人能不能分辨出哪一个是你,哪一个是我?”

    风尘囧,说道:“你不觉着很无聊吗?”

    “不会啊……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一个问题的。世间万物都是辐射源,而你不仅仅不向外辐射,而且还吸收一切的量子、各种波。为什么你的体温没有上升?为什么你没有变成黑洞?为什么你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正常呢?这种正常的本身就是不正常好吧?”张天野上上下下的打量风尘,就感觉祂是一个bug!

    “因为——我是神!”风尘勾起嘴角,给出了一个很不靠谱的答案——真正的答案当然是因为那些辐射被祂“消化”成了新的营卫之气。

    被驯服、被消化……自然就不会“热”了。射线的本身是没有温度的,但当射线遭遇到了物质之后,被拦截下来,就会产生“热”,但对于风尘而言,那些辐射进入了身体,实际上是被有序的引导的,然后又被利用,整个过程又怎么会产生热呢?而身体本身的热量,却是肉体维持新陈代谢自然而然的恒温,是旧的营卫之气营养、保卫身体的一种产物——新生的那一部分本身却没有这种恒温的要求——

    或许,对温度有要求,但这个温度的范围是什么,现在的风尘却不知道。只是感觉它们本身并不产生热。

    张天野道:“我还天尊呢。开天辟地由我始,世界大千不过是我身体内的一个空间,你跟别人装装逼也就行了,跟我装!”

    “抱歉,找来找去,这里也就你一个合适的。我跟莎莎装,怕她弄我!”风尘摊手表示抱歉。

    “就是‘跟别人装逼也就算喽,跟我装,拢是力(弄死你)’?”

    “你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多没面子!”

    “你还别说,我忍不住想笑……”然后就发给了风尘一段很搞笑的冯宝宝、张楚岚的互动。一个是和张楚岚特训,冯宝宝刚洗完澡衣着清凉,看的张楚岚气往下沉,被冯宝宝抬起白生生的大长腿“劈啊”的一脚背抽脸上,让张楚岚鼻血直流……另外一个,就是刚才他模仿的那一段了,直接一巴掌抽脸上,拢是力!很残忍、很暴力,但莫名带感。不过,韩莎是不会这么抽祂的——人家喜欢一只手八字固定,锁住下巴,然后用另一只手在祂的脸上快速的拍。

    下手很轻,听着啪啪有声,实际上却不疼,还有按摩的效果。似乎拍一拍面部的肌肤都会变得更加光滑、细嫩。

    距离“家暴”还差的远,只是一种玩笑、情趣。

    待了一阵,天色将晚,一行人便去了餐厅。诸人定的是包厢,除了服务人员外就没有人打扰,人一到,饭菜须臾上了桌。青丘们饭量不俗,本来箜云岚也正是能吃的时候,只是吃过了龙肉,身体对营养的要求没那么高,所以也是吃了一些就没胃口了。过来半个来小时,就只剩下了一桌子的狼藉。之后,一行人就去歌舞厅,韩莎再三嘱咐:“咱们就玩儿一会儿,九点钟就要回到住处,入静练功。莫要因为这些灯红酒绿坏了修行。还有,进去了咱们自己玩儿,不要找不认识的人!”

    一群青丘们自是连连点头……

    张天野、安落第一次进这个时代的歌舞厅——实话说,由于家庭因素,张天野也没有去过歌舞厅这种地方,一次都没去过。安落也没去过这种地方。所以,这是二人货真价实的第一次。

    要了一些饮料,唱歌、跳舞、闲聊……酒店方面知道了风尘这一行人后,早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安排。

    什么样的人能进,什么样的人挡外面,什么样不识抬举的直接打断腿拖走……准备的万无一失,目的就是保证风尘、韩莎的舒心:至于其他人,在酒店看来都是背景板。就连箜云岚,酒店方面也顶多是忌惮……但风尘、韩莎那就——想一想只剩下了衣服,人却凭空消失了的那些“失踪人口”。

    斧头帮砍人都有迹可循,但风尘、韩莎的手段却太过于诡异,太过于骇人听闻了。在上摊这一片地方,这二人无疑是最不能够得罪的。

    没有之一。

    所以,并不存在不开眼的人来找麻烦,麻烦都被消灭在了萌芽中。在风尘、韩莎等人的感知范围内,歌舞厅是绝对的“首善之地”,所有接触到的人也都是温文尔雅、谈吐大方的谦谦君子、贤良淑德的小姐、夫人——恶棍,不存在的;罪恶,不存在的……如果忽略掉酒店外刚才被看门的保安一棍子砸脑袋上,被骂了一句“滚”的一个帮派头目的话!当然,这些风尘、韩莎都是过耳不留的。

    他们每一分、每一秒都会听到大量的声音信息,总不会对每一个声音都上心,都认真。若是那样,加上天鬼,他们的脑子都不够用。

    青丘们学了一段扭腰、摆手的舞,显摆的给风尘、韩莎跳了一番,得了一番夸赞,才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座位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