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先天八卦大神通——山;破法!

    张天野的右臂弯曲,呈90°,手心向上,四指弯曲……自然弯曲。小拇指、无名指、中指、食指的弯曲不一,渐是摊开,使四个手指肚纵看成一线,正看成弧,大拇指自然微蜷,指尖对着食指指尖的方向——一只更大的手则在身下,形状和这只手一模一样,只是体量却足有六丈之长、三丈之宽,实便是由这一只手放样、映射出来,被戏称为“超?泡椒凤爪”。四根手指在前,手心在后,手心微微拘起,诸人便在上面。

    大拇指正对四指,四指阵法勾连,使周围生出大量的离子风,阵法依托于离子风带来的浮空之力,在天空飞行。飞行的高度、速度、舒适度,都在张天野的一掌之间。

    只需将手指的位置稍作调整,就可改变飞行。

    飞大概三百公里左右,张天野便会赶到经脉酸疼肿胀,不可继续。这时众人便会寻地方落下去,休息上半天——遇到了不错的自然风景或是热闹,便干脆待上一天,第二日再继续启程。闲暇、游玩儿的时间里,张天野便分出了一部分的心神,去行气、去通过这种苦功夫却增强自己的经脉。

    陆续花了五天时间,便到了上摊。

    于三四米高的空中一抖手,将人放下来。故意用一种浑厚的声音,配合了阵法在口腔中组成的“小喇叭”,发出浑厚的雷音,“你这猴头,输了就是输了,何苦还要往我手上撒尿?既是不知改悔,那就压你五百年,好生思过吧……”说完,就很是恶搞的朝风尘的头顶压下去,手在瞬间一幻,就成了一座山!

    山有五峰,高耸险峻,一股厚重的山势更是朝着风尘压下来。这却正是张天野从风尘手里搞到了八景宫后,依照那所谓黄道十二宫、都天神煞之类的的经验,自己废了一些脑细胞开发出来的大招。

    这一招被张天野称为“先天八卦大神通——山!”

    与之相应的,自然还有:

    天、地、川、泽、雷、火、风。

    这“山”一成,便自膨胀,落一尺,便大一丈,此中变化竟是依靠重力、势能而变化,越是落下,威力也就越发的盛。此“山”一出,更妙的却是“山”已经和张天野再无干系,张天野可以揣着手看,也可以施展更多的手段——弄上几百座这样的“山”,如果足够高,几乎就无敌了。只是,面对风尘,这些“山”似乎就不够看了……不,这些“山”简直名不副实,就和泡影一般虚妄。

    只是一抬眼,目光一凝,虚空注意。当多余的点在虚空中凝聚,和那“山”的本体——阵点产生纠结之后。

    原本自洽的阵,却一下子紊乱、崩溃了。

    山的异象消失无形。

    山如梦幻泡影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风尘抬头看张天野,说道:“你这一招要来对付我,还差得太远。如果它依旧和你有纠结,凭借人体本身的稳定杏,我想要破坏阵法纠结还稍微需要多费点儿功夫。但它完全是脱离了你的……”

    所以,祂只是凝聚出一个纠结点,将之凝聚在合适的位置,整个“山”就崩溃了——整个过程就像是艺术一样。

    那是一种羚羊挂角、水过无痕的玄妙,丝毫的不见烟火气息。一众人里就只有枕边人的韩莎最明白这一个过程……于是,便借着机会教育一众弟子,嗯,妹妹。先将张天野的“山”的阵法构成制作了几何模型,利用生物芯片模拟运行,解释了为何它可以变成山,又为何能够在下落的过程中变大、变得更重、更强。

    接着,就又介绍了风尘是如何利用虚空凝点使得这一个阵法一下子“崩溃”的……“我们分析一下,可以得到……这里,如果在这里产生一个纠结,那么整个图形就会这样……因为纠结的力被分散,所以,它就会散掉。还有这里,如果这里被破坏,那么下落过程中,山就会自己崩溃,因为它没有动力了。事实上,只要施加影响,而且是在阵法之内,任意一个地方都是可以起作用的,只是有的地方作用大,有的地方作用小。对于同等级的对手而言,这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战斗方式——”

    因为——当你通过凝点,或许说是放样、映射的手段,施展出类似的术法说消耗的精神、能量,却要比风尘这样只是凝一个点,要大的多——应该是大概三百倍的消耗!

    于是,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辛辛苦苦的,消耗了比对手多三百倍甚至是更多的能量弄出了一个所谓的大招,结果呢?被人家一个凝点,就和给一台精密发动机上了劣质的机油一样,分分钟就趴窝给你看。你一台几百万、上千万的机器,人家随便弄一下,你的机器就坏了。这样的消耗,根本就是不对等的!

    以风尘、张天野二人来说。张天野就算累死了,风尘也不会有一丁点儿疲惫感,依然是精力充沛的满血。

    为了让这一个“实战教学”更加的直观,韩莎还给她们讲了一段“楚留香”的故事,这一个故事没头、没尾,但头和尾,前因和后果,却都不重要。

    这一个故事的重点只有一个:楚留香巧破剑阵。

    讲的是一个叫做楚留香的人,是如何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破开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剑阵的故事。

    “这个剑阵很厉害,楚留香有两个朋友,他们三个人加在一起都不能够破阵。这还是在对方不愿意伤人的情况下……但楚留香非常聪明,他已经想到了一个法子。这个阵法是有一个旁人没有注意、没有意识到的弱点的,但这个弱点,楚留香却注意到了。他的武功并不是最高的,但他却善于观察、推理、思考、发现……”韩莎的声音糯糯的,很是好听——这一段剧情是《画眉鸟》中的一段剧情——同样,这一段的战斗,亦是将香帅的智慧体现的淋漓尽致!

    风尘不再搭理张天野,走到了韩莎身边,也一起听韩莎讲故事。听韩莎讲楚留香是如何的像山庄的夫人借了一把剑,然后用一种古怪的姿势,捏着剑尖和剑阵对抗,然后巧妙的将剑柄塞进了一个人的手里。

    然后,剑阵就被破了——原因便是那个下意识的捉住了楚留香送来的剑的剑客,是惯用的双手剑。

    剑阵却是单剑成阵,单手剑法和双手剑法不同,而且剑阵之中突然多了一柄剑,剑阵一下子便自己乱了。

    “好了,这个故事就讲这多……”

    风尘道:“故事讲的真好,应时,应景。”

    张天野吐槽:“合着我这么努力的开发大招,就是无用功啊?死气白咧的施展一招,你老人家一个眼神儿就给破了。”

    风尘笑,安慰道:“怎么就没用了?你可以设法加强它的稳定杏,使之不受或者少受干扰。阵的结构足够的稳定,保证阵的运转不就行了?既然是脆皮,那就多加防!要么,就不要让阵离开体外,要么,就完全将自身的经络穴道全部放样出来,走最笨的路,跟第三世界的三大正宗一样莽过去……什么变化、什么神通,不考虑的。就直接放出来,真人比例放大,足够的结实耐操……”

    张天野白眼之:“去,劳资不是莽夫。那种莽太跌份儿了——而且崩坏的代价也足够的大吧?”

    “不然呢?内外是相互影响的。外部崩坏,内部还能完好?”

    “所以这法子谁爱用谁用,我不要……”张天野哼了一声,很是中二的说:“咱这辈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就不信还弄不出一样两全法来了!”

    “那你加油!”

    一行人便进了上摊,无声无息,像是无形的风,从人们的身边穿过,却无人觉察。简单的几个虚空凝出的自旋动点,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将周围的人和人之间,那种冥冥中的纠结牵引,却使风尘等人成为了隔绝的。人的注意力被牵引到了别人身上,一行人明明在光天化日之下,但却是隐形的。

    像是已经跳出了命运的长河,无论多么拥挤的人流,都会在靠近他们后自动滑开,给诸人空出了足够的空间,拥挤的街道上,他们一点儿都不拥挤。青丘们第一次见这样热闹的城市,哪里都好奇,便三五成群的到处去看……

    无形的阵,将人一一笼罩,牵引着人的注意力。商贩们偶然便会有“错觉”产生,譬如刚才摆放的整齐的簪子,莫名其妙的就乱了。本来放的好好的小圆镜,不知道怎么就少了一两个……然后,又在别处多了出来。

    一直到友谊国际之后,诸人才逐渐散开了纠结的阵,让人觉察了存在。箜云岚大小姐直接包了四个别墅——连成一片,处于同一排。原本一个别墅里的客人也被劝着挪了地儿。箜云岚道:“上次我住的就是这一间!”又指着隔壁说:“姐和姐夫他们就住那一间。落落姐,这里可以算是当今世界上最享受的地方了,西方都比不上。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东方明珠,东方明珠这里,也只有一个友谊国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