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信祂个锤子

    心有好奇,便不觉将注意力放在了一众青丘们的身上,动作时借着余光瞥上一眼,支棱着耳朵,听几句……虽然,大部分都是听不懂的。心中却渐渐的信了,她们是真的听得懂、学的明白,其聪慧、聪明,见微知著,那一份“天资”却是和本身的娇俏、俊美相得益彰的:人也好,禽兽也罢,其中优异者,皆美也!虽不想承认——但美、丑和一个人的智力水平之间,是真的“约等于”的,作为大学教授,这一点他体会很深。

    在大学中走一遭,学生就没一个丑的。

    在生活中,倘若是有一个口歪眼斜、面目丑陋之人,那人们见了的第一印象就是“这莫非是一个傻子”;反之,一个人生的漂亮,直观的就给人一种机灵、聪明的感觉。

    这一标准当然并不能够适用于每一个“个体”——

    有极个别的长得漂亮,实际上脑子有坑。

    历史上也有钟馗这个丑的吓死唐太宗的状元郎。

    但,这都是“极个别”的。

    大概率上来说,还是“漂亮”就代表着“智商”“聪明”的程度的……想到此,他的目光就不禁落在了风尘身上。风尘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色紧身裤、黑色的衬衫、戴着黑色的手套,胸部罩了一件紧身的小背心形状的马甲。头上一个同样黑色的头套包裹住了头部,遮掩了容貌——这一个头套是极其精致的,面部光洁,修有浅显的下眼线波浪一般,额上有镶嵌上的同样布料的花饰,层叠错落,简约却又耐看。其发的位置,则演发际线顺应头发的纹理,向后延出一朵、一朵的花,最后发髻的位置,则是一朵娇艳的黑牡丹——头套的每一寸都堪称艺术!

    这一件头套,便算得上是千金难求的宝贝!

    这也是一个极美的人!

    昨晚吃饭时他“见”过风尘的样子,只觉世上竟然有如此美人,美的超脱了杏别,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故也猜测,风尘戴着头套,其实是和兰陵王差不多的,也可以避免不少的麻烦缠身——也亏得他眼神不太好,京城这里也没电,只是点了蜡烛,风尘的容貌也显得影影倬倬的,很是模糊。

    要是真的看清楚了……只怕要沦落到“为伊消得人憔悴”,像是元杂剧里面的故事所讲,日日消瘦,销魂蚀骨,眼见不活了。

    事实上……韩莎不愿意让人看清楚,又有谁能看清楚呢?出门在外,必要的露脸的时候,韩莎可不会让风尘的“黑”展现出来——所以昨夜吃饭时,是韩莎帮着风尘投影的。很有技巧的借助了蜡烛的光,模糊且不突兀的展示了一下风尘的相貌。把自己家宝宝变丑舍不得,模糊处理就是最好的办法。

    阳光下,风尘、张天野站在一起,看韩莎教青丘们以及箜云岚。韩莎教的东西都是一条线上的,顺带脚的就过去了。箜云岚也好、青丘们也罢,都是货真价实不掺水的先天真人,学这些东西是一点儿难度都没有的。

    张天野用胳膊碰了一下风尘,说道:“你媳妇就是这么教课的?”

    风尘道:“嗯,我听着不错。很系统……你看,从最简单的地方开始,然后三角函数,再讲变换——这些东西,要是和咱们上学那会儿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去教,十个人里面能有两三个学懂了就不错了。那叫一个头疼,就没有一个不烦三角函数的……但这样系统的学,就不一样了。脉络清楚了,内涵知道了,彼此的关系更加明确了。即便是哪一天忘完了,分分钟也能从基础推出来。现用现推都来得及……我家乐乐知道不?高斯他们喜欢的不得了,都能和数学家讨论问题了。”

    张天野恶意道:“一窝变态——你看看,我家落落的反应才叫正常反应!”

    安落的反应是什么?

    两眼大而无声,茫然不知所措,似乎有星星在飞……这已经是听的晕晕乎乎的了颇有一种听天书的感觉。

    风尘默然,憋出了一句:“你们夫妻俩挺般配!”

    “你说我傻?”

    张天野提高了声音……

    风尘道:“你别老带入角色配合我行不行?”

    “早晚跟你绝交!”

    “中午和好?”

    “呸!”

    为了不影响“授课”,二人将声音压的很小,便是初入先天的青丘们和箜云岚都听不见,更别说是于北溟了。于北溟练习完了一套大架,这一趟却真的是少有的“若有意若无意”了,整个心思都不在太极上,反倒是注意着风尘一行人这里。动作完成后,都已经停住了,却还不觉!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也不打搅人家教学,只是在一旁看了一阵。韩莎讲了半个小时左右,便不继续。

    正所谓“过犹不及”,一次杏讲的太多了,却不容易记住、不容易理解。反倒是这些东西恰好游刃有余,学着也不累,还有趣。

    安落:……

    吃过了小米粥、咸菜配油条,于北溟告了诸人一身,便去了学校。嘱大家玩儿的开心一些。于是,十六人便又在平京待了足足两日,去皇家园林里划船、游水,参观了一番,这才是动身南下。

    南下的“交通工具”选择了三辆牛拉的大车——车轮是铁的,外面一圈厚实的橡胶轮胎,足足有碗口一般粗,车厢则是用木头拼接成的,长有四米二左右,近两米宽,本是用来拉货的货车。北方人习惯杏的将之称为“大皮车”,三辆车、三头牛,一行人就施施然的上路了。做过了火车,自然是要体验一下牛车的——至于说是轮船?听风尘形容过后,张天野就没兴趣体验了。

    那玩意儿遭罪!

    还是牛车好,新鲜,这玩意儿张天野也好、风尘也好,也还都是在小时候体验过。此时坐上来,自然更多了一些意趣。

    牛是不用赶的,跟在先天真人身边,牛的倔脾气都收了起来,变得乖顺无比,更能够精确的领会意图。

    去哪个方向说一声,人家自己走,绝对的智能。并且还会主动的选择一些好走的路段、绕开一些颠簸。

    一路南下,优哉游哉,不徐不疾。一路之间乡野的麦子生长,到处是一片青绿。衣衫褴褛的农人在地头上忙活,在一路抵了莲花县后,诸人就放弃了牛车。这玩意儿坐着是很舒服,清风吹拂,暖阳高照,很是惬意,但就是速度太慢了——坐牛车到上摊,那不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于是,接下来的行程换成了大家最熟悉、最喜闻乐见的一种方式——飞行。只是司机换成了张天野——

    风尘美名其曰“锻炼”一下张天野的能力。正所谓“曲不离手,拳不离口”,手艺这玩意儿三天不用就手生……

    张天野信祂个锤子——要不是黄道十二宫之术、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十二元辰之术这些报酬实在是不错的话,他才不带着一群人飞呢!对他来说,那真的不是一般的累……

    别看风尘、韩莎飞起来那么轻松,带着人也无所谓。

    但他的飞行方式和风尘、韩莎不一样!

    他的阵是在体内的,是依托于穴道、经络的,时间长一些经脉都会受不了——从这个角度来说,锻炼一下没毛病。只是……等他一路上且飞且消化,将三个“十二”消化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又被风尘给坑了一把——什么十二宫、什么都天神煞,什么十二元辰……这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东西!

    如果硬要说其中有什么区别,那应该就是外形不一样,标志不一样了。

    张天野叫嚣:“相同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没有用的!”

    张天野手一捏,一只小号一些的“泡椒凤爪”就朝着风尘抓过去。却不意风尘警觉,手一捏,就捏了个空。而风尘却轻松惬意的站在距离捏起来的“泡椒凤爪”只有一尺左右的距离——刚才祂只是后退了一步,简简单单,并未有什么玄妙的。但这一步,却将距离、时机都把控的妙到巅峰。

    “有种你别躲!”张天野的“泡椒凤爪”送给风尘一个高高的中指,又粗又大。

    “你小心驾驶——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我们这些人的小命可都攥在你手里呢。你要是手一抖,我们都玩儿完……”风尘提醒了他一句,又说:“套路恒久远,经典永流传。套路这种东西,够经典就好。相同的招数不能对圣斗士使用第二次,可你信不信,真要是来一个圣斗士,我能用相同的招数让他们崩溃到怀疑人生……如果知道了就能解决,那还要我们干什么?”

    “你说的如此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张天野泄气,虽然是相同的套路,但他这个当上的还是很开心的——

    第一次得到了免费的功法了有木有?相比较那些店里被坑而不自知的人,自己能够知道自己被坑,那也是一种成就。

    再说了……这个坑可以让他省去多少自己琢磨的功夫?没有这三种法术的参照,他怎么能够明白里面参数的变化,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规律呢?所以,某人虽然比较坑,但对张天野来说,还是比较厚道的。真要是只给一种……想破了脑袋,也不一定能够明白其中的内在的关联、关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