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阵不整,不击

    军事学堂是典型的“半天理论半天操,睁眼就在外面跑”——除去常规的体能、军事技巧之训练,战略、战术的课程,也是在操场进行的。风吹日晒雨淋,只要天上不下刀子,那么操场就是课堂,真正的“教室”有,但被改成了宿舍——简单一句话:学军事的男人没那么娇贵!

    想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每天坐在教室里学习……麻烦走两步,另外三所大学就在那里,没人拦着你。

    但来了这儿,站在这儿,就甭他妈说自己娇!

    军事学堂的门口,有持枪的岗哨。原始的后膛枪为了增加自身的精度、射程,枪管加上枪身足足有一米七左右的长度,枪管细长,表面涂抹了油脂,在阳光下显得黑亮黑亮的。一门之隔的院内,能听见整齐的喊声,箜云岚轻车熟路,说:“这就是军事学堂……平时不许闲人进入。不过嘛……”拍一下自己的胸脯,说:“有我在,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行,交给你了。”于是,风尘等人也不再避人,故意将人的视线、注意力纠结到别处。门口的岗哨便发现一行人过来……

    箜云岚背着手,踱步到岗哨前,打量一下二人。两个小伙子也就比她大上两三岁的样子,一脸的严肃,一人把了一边,却是没有什么“立正”之后不能动的规矩,也没有所谓的“立正”之类的规范,只要把住了门,站在那里有一股子精气神也就是了。箜云岚道:“让顾小红出来,告诉他……有人来砸场子了。他要问是谁——告他箜四爷是也!快点儿,我们这儿等着呢!”

    这“顾小红”的名字有些女杏化,但却并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箜云岚告诉风尘他们——

    顾小红曾留学和国学习军事,回国之后就一直在军事学堂任教。南方的革党中有许多的军官也都是从这里培训出去的。

    “我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当时他刚回过不久,就找了这里的工作。在火车上行李和钱都让扒手给偷走了。后来,在我的帮助下,才拿回了行李和钱……后来干脆,我老人家送佛送到西,直接就把他送学校里来了。就这救命的交情,我要是来京城不来看看,他估计要跟我急……”

    “姐,我们怎么砸场子?这些人我们可打不过啊……”青丘们虽然有着先天真人的境界,境界上高人一头。但毕竟没有什么格斗经验,也不通格斗技巧——一对一的打架肯定是干不过对方的!

    再怎么说那些也是壮小伙儿呢!

    “没志气!”箜云岚对她们的未战先怂很无语,指着她们大声道:“你们这样对得起师父吗?对得起姐夫吗?”

    “狭路相逢勇者胜……当两名剑客狭路相逢的时候,是不需要考虑谁强谁弱的。这个时候,我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手里的剑!谁的心更平静,谁拔剑更不犹豫更果断,谁下手够狠,谁就赢得胜利!心中有剑,敢于拔剑,当你们的心中有一种哪怕打不过你也要呲你一脸血的精神的时候,相信我……”箜云岚笑的恶意,目中闪烁出一些凶狠:“没人真的敢和你们拔剑!”

    “因为我们敢把自己的命,敢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在天平上称量。但是他们不敢。还没有打,对方就已经输掉了八成!”

    “……”

    韩莎忍俊不禁,说道:“别听她的。姐跟你们说,只有弱者,才会动不动拼命!因为他们除了命能够拿得出手之外,其实一无所有……”

    “权、术、势、法四重境界,这最基础的一层便是权衡,知强弱、知兴替、知运转之机!能看透对方之强弱、虚实,并依据自身做出判断。不为对方的虚张声势所迷惑。那么,这就是权——权就是衡量。术者、权之变;势者、术之聚、法者,势之用。其中道理,你们可以自己慢慢体会。”

    将“权”“术”“势”“法”四境简单讲了一遍,青丘们得了道理,心中若有所思,有所领悟。

    先天真人的心灵之剔透,却远非凡人可比。

    但也只是“明白”——真正的要“做到”却并不容易!这四个字,既是心灵的境界的外在体现,也是智慧的一种经世致用,它既可以在为人处世中体会出来,也可以在和人博弈的过程中通过最直观的拳脚、通过棋子的落子来表达、诠释——境界,是方方面面的,却并不局限于某一领域。

    学堂的小门打开,一个黑壮敦实的憨厚青年便从里面出来,见了箜云岚一行人,惊喜道:“四爷,还真的是你,怎么……”

    看着箜云岚,这顾小红的眼神儿却有点儿怪,那眼神儿就和突然看见了一个大老爷们儿穿上了淑女长裙大咧咧的站在跟前一样。实在是箜云岚的打扮太过于让他感觉有点儿……怎么说呢,有点儿不适应。

    箜云岚气道:“什么表情?爷本来就是个女人,还不能穿女装了?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

    “信,信,你们过来这是……”

    “我们路过,想要进去参观参观。我想着在这儿能说的上话的,最熟的,也就你了。这不违反规定吧?”箜云岚态度很好,只是笑的像是一只小恶魔——说的好像违反规定就不进去了一样——那可一点儿都不箜云岚。顾小红却是很单纯,他熟悉的箜四爷有着男装的毛病,但绝对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好汉子,除了杏格上豪爽一些外,并不像是报纸上说的那样蛮不讲理。

    至少在他看来,报纸上的中伤多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捕风捉影的东西,是那群写报纸的使坏。

    这不排除他被“拔刀相助”这一原因——但一个乐意对一个不相干、不认识的人拔刀相助的人,又能坏到哪儿去?

    顶多就是杏格恶劣了一些让人看不惯、行异于人,人必非之罢了。这一点他感觉才是主要原因——箜云岚就是这样一朵不一样的烟火!哪一天要是听说她包了二奶和人争风吃醋都毫不奇怪!

    顾小红满口道:“不违反……说的好像咱们这儿有什么军事机密一样。这么说吧,就现如今咱们国家这军事水平,我巴不得有人跑过来看一看,炸出那么一两个看不过眼的帮咱们提高提高呢。这里机密没有,教学质量比之国际上的陆军强过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就咱们这点儿东西,都还是跟和人学的……”

    然后,就打开门,让一群人进去。一进门就是一个极大的操场,操场上还有一些单杠、双杠之类的训练器材。

    沙袋、掩体之类的东西,则是零散分布。

    按班组为单位,穿着一身蓝色劳动布的校服的学生们在教官的带领下形成一列一列的学习组,学习着不同的东西。亦有正在进行体能训练的,浑身的汗如雨浆,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张天野不太懂军队里的道道,便问媳妇:“落落,你看他们的水平怎么样?”安落小声道:“看看就行了,别论人长短。”这句话的潜台词张天野却是秒懂——夫妻之间最根本的默契那还是有的:

    这质量真不行,不够看。也别去挑衅,关于军事方面的东西更是一个字也别说。若是在第一世界,那随便怎么说,因为大家都知道,所以那不是秘密。但这里却是第二世界,大家都不知道,于是有些东西,就成了秘密!

    不能说的东西才是“秘密”。

    张天野道:“我看过东北军训练的录像,那才叫辣眼睛。不过看他们好像……”不是好像,而是千真万确的——连东北军都不如。跑步一窝蜂,队列之类的是看不见的。一直到最后到了终点,才逐渐重新排好队,这个过程用了大概三十秒左右。若是用春秋时期的标准来看这些人……那么,他们就是一群纯粹的“乌合之众”,春秋时期,无论哪一国的兵法,都强调了一点:

    阵不整,不击。

    一整部的《尉缭子》《司马法》都是针对于阵的,而那时候的军队的战斗力实际上是相当强悍的——不在于武器的强悍,而在于阵将人的力量发挥到了最大的优势。这种优势就和西方的排队枪毙一样一样的!

    军队战斗力的下降是源于军事贵族的减少,源于战争导致庶民加入了军队,兵员素质断崖式的下降。

    许多人以为草原的游牧民族是伴随着马镫的出现所向睥睨的,但实际上马镫这个玩意儿对于农耕文明的加成要远远高于游牧民族。

    因为游牧民族天生会骑马,没有马镫,照样可以射箭、可以劈砍,就像是长在马背上一样。

    但农耕文明却不然,没有马镫,连坐在马身上跑都困难,只能将马当成运输工具,有了马镫,却可以变身骑兵——虽然骑术上依然不如游牧民族,但是双方彼此的差距还是缩短了很多的。

    马镫对于游牧民族是锦上添花。

    对农耕文明却是雪中送炭。

    之所以给人“马镫”的出现,让游牧民族变得更加强大,屡屡犯我边境,劫掠人口的错觉的,只是因为经过积年的战争,精通战斗的,专业的军事贵族死的差不多了,大量的庶民加入了军队,使得军队的阵不如之前的板正,承受伤亡、打击的能力不如以前,没了那种军事贵族的悍勇罢了。

    再之后,庶民变成了罪犯、乞丐、贱民……那还能指望什么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