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平京一日游

    火车减速、慢行,在平京站停靠。一群苦力便像是闻着了腥味儿的苍蝇,一下子堵住了火车的车门,翘首以盼。“让开门、让开门……”铁路上的员工驱开了人,腾出让旅客下车的空隙。尤其是风尘这一行,是从贵宾车厢下来的,周围更是被拉出了长长的警戒线,根本就不允许不相干的苦力靠近这里……一一下车来,空气中是一股经由太阳照射后,发散开的酸和臭。

    那是一种混合了汗味、尿骚味和一些食物腐臭之后的气味。纵然是戴着口罩和头套,这些气味也一样朝着鼻子里钻,使得风尘足足分辨出一共七十三钟不同的味道。摸了一下鼻尖,自嘲道:“这嗅觉太敏锐也不是好事。”

    “这,还真和师父说的一样……臭到家了。”

    安落也是无语。

    韩莎笑,掩着口鼻道:“上一次我跟宝宝过来,那还是冬天呢。这夏天肯定味儿更大。我们本来还打算去京师大学堂、燕山大学、平京师范、军事学堂这些地方逛一逛的,只是一出站,看见了那条进城的路就绝望了——然后我们立马南下,分分钟都不想呆了。不过,现在是夏天,路应该清了——”

    一层屎尿一层黄土的路——天寒地冻的时候,那是一条路。但到了开春,那就是沤了一个冬天的纯天然的绿色粪肥。

    种地的人你刨一点儿、我挖一点儿,一条路的肥还不一定够……

    出了车站一看,果然是一条足足矮下去四五米的沙土路,两岸绿树茵茵,味道虽然还有一些,却是小了很多。更多的是一些树木、野草的苦涩味。韩莎拉着风尘的手,一副成竹在胸:“果不出我所料!”

    风尘亦是配合,点头道:“夫人成竹在胸,料事如神,尘不及也。”这一个“尘”和“臣”是一个音,韩莎故意道:“请叫我女王大人!”

    “那你叫我什么?”风尘问韩莎。

    “夫君啊……宝宝?老公?亲爱的?”韩莎笑的花枝乱颤,半透的头套让她的笑容隐隐约约,“够不够,不够我还有可爱、小亲亲……宝贝儿!”

    “嘶……”张天野一阵肉麻,用力的哆嗦了一下身体,颇为夸张的说道:“二位、二位,差不多就行了。这儿还有我们这些大活人呢——就算是你俩不介意在徒弟面前丢面子、秀恩爱,可也要考虑一下大家的感受吧?”张天野这话显然说到了大家的心坎儿里了,箜云岚说道:“就是,我以前都不好意思说他们……”

    “没事儿,俩臭不要脸的!”

    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旁边传出来,就见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青花瓷旗袍,戴着白色手套,穿着一双白色的平底布鞋的青丘戌举着手,说:“可是,我感觉这样很好啊……难道恩爱不应该就是这样子的吗?”

    安落噗嗤一笑,抚了一下青丘戌的头顶,说道:“你还小,不懂。反正咱们一起鄙视他们就对了……”

    “哦……”

    “干嘛?造反了?”韩莎转过身,一个一个的指点,似乎是在说“我记住你们了”。耍笑了一番,便由箜云岚自告奋勇,领着一群人去平京玩儿——首先是去了最值得一看的地方:皇宫!此事的皇宫开放了一部分,还有未开放的一部分则住着已经退位了的皇帝还有一群宫女、太监。对于旁人而言,便是开放的一部分也都不是你想进就可以进的,所谓的“开放”也是主要针对一些做考古、文物、古建筑等相关研究的专家学者!

    若真的是让人“随便进”……紫禁城也就毁了。普通人的破坏力,尤其是对于这些古建筑而言,那简直是毁灭级的。

    不过城外的区域倒是对普通人开放了——可以近距离的看一看华表、近距离的看一看白玉桥。

    但……也就这样了。

    早有铁栅栏将华表、桥之类的圈起来,不许人触碰。

    箜云岚却是在“开放”之列,她领着人直接进了城门,沿着大道就直接朝着紫禁城的城门去,路上行人却是对一行人视而不见,这却是风尘以纠结作怪——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无论是多么的热闹,也都会忽略这一行人。所以即便是箜云岚不在开放之列,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没有人会阻拦。靠近了紫禁城,空气中似乎就多出了一股干燥的泥土味,过桥进了门洞,箜云岚讲道:“这里虽说最值得一看,实际上也就是个象征。里面的东西其实很寻常……”

    领着一群人什么养心殿、慈宁宫之类的转了一圈。参观了上朝的地方,试了试有些膈屁股的龙椅,欣赏了一下宫廷建筑的雕梁画栋之精美,各种御用品的奢华……南门进,北门出,而后就转道燕山大学。

    无论是燕山大学还是京师大学堂、平京师范,都处于城外西北,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就像是置身于一片自然园林之中。

    建筑以青砖灰瓦为主,整体的色调是灰扑扑的,但此间的学生却充满了朝气。或者穿着长袍马褂,或者是一身黑色的学生装,女子多是白色上衣,青色长裙,袖子是旗袍的那种阔大的广袖,袄子却又有一些偏洋气的短小。凉亭间、桥上、河边、树荫下,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男女学生读书、聊天。

    距离不远的平京师范、京师大学堂也是一般的热闹。一行人去到京师大学堂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辩论。

    却是关于中西之文明,落后与先进的一场辩论。发起方是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穿着西装的先生,另一方则是一位穿着马褂,戴着瓜皮帽,留着八字胡的干瘦的小老头儿……听着信儿,跟着一群学生赶过来看热闹的一行人正好听见小老头儿说话:“你说西学之文明,源于文字,是字母之文字之优越……这一点,鄙人却不敢苟同!”

    “姐、姐夫。这可有好戏看了……”箜云岚给他们介绍——这个看着干瘦,穿着马褂长袍,头上戴着瓜皮帽的老头儿却是一位牛人:

    是货真价实的“学贯中西”,比起这些学校里所谓的留学归来的教授、海龟们,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老头儿的名字叫尹正,精通多国外语,对欧美各国的历史、风俗如数家珍,更是剑桥的教授,还有不列颠的爵位。和他辩论的那位要跟他谈文明,谈西方的发展史,谈论社会科学……只能说是梁静茹给了他们勇气!箜云岚小嘴巴巴的给一群人介绍,上面的辩论也正式开始了。尹正老爷子丝毫没有要你来我往的意思,一上来就是干货,语气四平八稳,口述之内容冠绝中西。

    这根本就是不想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就是要一次杏的把对方给摁死。他言:“字母文字之累、之劣势明显。你言其文字之优越,无外乎其船坚炮利,成为列强。实质而言,我中华之文字,却是实实在在更为优势——其一简单,在于无时态、词杏之变化,学习简单。其二在造字之法,内中逻辑清晰,字、词意思明了,三在……”

    这老爷子口若悬河……

    足足条理清晰的摆出了字母文字的八大劣势,中文的二十三条优势,最后更是放了一个大招作为总结:

    “我中华之文字,山、水、川、日、月、一、二、三等,便是不曾上过学的文盲见了,也知道意思,一眼便能看懂。你说外国文字,你能让一个不学文字的人一眼看懂?我中华文明之造字之法,造词之法,自古一脉相承。我们的文化,也一脉相承。要说我们的落后,我却要给你们说一说这为什么落后……”

    他言落后之因其一在弱民,其二在愚民,其三在对于朝廷对天文、地理之学的限制。他说,在西方,他走过了许多的国家,发现西方的国家有的同样是和东方一样的中央集权,有的却是分封建制,有的是资本财团,有的也有皇帝,同样也有各种荒唐。所以,一个国家发展与否,和它拥有什么样的体制有关——但这却不是决定杏因素!

    并非是帝制皇权就落后,君主立宪就先进。怎么光看到了不列颠的成功,不看看那些君主立宪失败,致使国将不国的例子呢?

    这种人为的、主观的偏听偏信毫无意义。

    而尹正列举出来的这三条,却无一不和政治体制无关,只是和执行的方阵、方向有关。“西班牙、葡萄牙开启大航海的时候,他们也有皇帝,他们鼓励出去。而我们则是不允许出去,海商们出海还要偷偷摸摸的,被人抓住了要砍脑袋。因为百姓不流动好管理,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户籍制度,身份制度,有路引,将每个人去哪儿、干嘛都安排的妥妥帖帖。这一种高明,却恰恰限制了人——只有让人减少流动,愚昧无知,这样才好管理。不让人下海,让人窝着。不让人研究天文地理,因为研究天文地理几乎就是造反的代名词——于是,从根子上就断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