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千变万化始由心

    一条白磷大蛇于一片残败之上凭空而生,三十余丈之长,粗逾二尺,三角形的头颅透着狰狞,一双冰冷的眸,颈部张开如翅,却是眼镜蛇的形状。巨蛇只在地上一下翻滚,地面上便有大块的泥土翻滚,被阔大的鳞片剐蹭出足足有半尺深的,呈月牙状的沟壑。本就断去枝杈的树木被其一卷一靠,登时歪倒,或者被锋利的鳞片锉刀一般的拉过,秃噜了皮,被卷的裂开口子,分成两半。

    韩莎落足于蛇头之上,一字一字的念出了这一招的……嗯,临时编造出来的名字:“万蛇森罗之术!”

    这一变化,比之张天野的那两只泡椒凤爪来,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阶——腾龙万象!”

    白磷大蛇头部变形,成了一颗硕大的龙头,腹下生肢,四足乘风,背生鬃毛,尾有尾鬃,通体白如霜雪,腾空飞行,躯体后折出一个完美的圆环,而后再次幻化,成半人半蛇之形,尾巴在地面上胡乱扫了一下,韩莎继续随意起名:“女娲真身!”而后,再一变化,还弄出来一个九尾狐,呲牙咧嘴,面目狰狞,九条尾巴摇曳,每一条足有二十多米高的尾巴的尾端,都幻化出了一张狰狞的人脸……反正这地方也算是毁了,韩莎不介意把它毁的更加彻底一些,于是撒开了花儿的玩儿。

    通过这样的放样、依靠修改参数进行变形、蜷曲,将原本的形状千变万化,时而龙蛇时而九尾狐,几无不可能之形——变化起来,却更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韩莎收了神通,蔑视了张天野一眼:“宝贝徒弟你放心,为师这些绝技都是你的。他敢造反,就把他关进万蛇的肚子里面壁半个时辰……”

    安落道:“半个时辰,那怕是要消化完了吧?”

    韩莎摆摆手,表示“小问题”,指着风尘说:“消化的只剩下一块肉都没关系,来找师父。分分钟让你师公把他恢复出来。”

    张天野忙叫:“不能够啊……这是谋杀。克隆人可是在国际上明令禁止的。”

    风尘笑,道:“这不是克隆——这是复生。”祂故意说得很阴森,语气平淡、淡漠:“第一,我不会提取你的DNA信息,第二我不会使用新的母体。你剩下的那些血肉,会被我控制,生成一个新的组织构架,消化、繁衍,然后重新成长起来。你可以理解为你还有一部分活着,只是你的意识已经陷入了沉睡,而我,则让你的身体重新焕发了生机,重新成长。就像是一个国家衰落了,不行了,人口也只剩下了百分之一左右。我呢,帮助你将这个国家拯救了回来,并且还恢复了人口……”

    “大半夜的吓唬我,有意思吗?要是今天晚上我做噩梦了怎么办?”张天野气急败坏的质问。

    安落舔一下嘴唇,冷笑道:“那,我就把你给吃了。在蛇肚子里关上半个时辰。”

    “……”

    张天野不想在这个伤心的话题上继续下去了,转而问道:“你的镜面有进展了没有?其实,根据你的理论,要制造黑洞不止是这一种方法吧?”

    风尘“嗯”一声,说道:“方法当然不止这一种。因为无论是运用什么样的办法,只要将七种力一一剥离,使维恢复到稳定态基本维就可以了。到时候,只要内中的消化在继续,就会形成黑洞。只要愿意分析,方法还是很多的。但其它方法并不比这一个方法来的简单、粗暴,不是吗?”

    张天野点头,道:“是够简单,粗暴的。你难道就打算跟这儿和我俩聊?不带我们去住的地方?”

    风尘道:“我们现在住徒弟那里,本来打算过一两天就回去我们那里。既然你俩过来了,那咱们就到处看一看,再回去。云岚在这片儿地上还是很有面儿的,到处各种吃得开,搞的定!”

    说话便带着二人飞天而去,体验了一把短途高速的快感。恍惚之间,星辰位移,地面轮转,便是落进了院子里。

    等离子窗一念即去,热量排空,使得周围的温度在瞬间上升了十多度,而后又迅速的被冷风一吹,冷却下来。

    箜云岚穿着一件白衬衫,一条百褶裙,露出了小腿。很是清凉的把玩着手枪,见着风尘、韩莎带着人回来,忙迎了上去。问道:“姐姐,这就是你们的好友?”和张天野、安落打了一个招呼,自我介绍道:“我是箜云岚。”而后还未睡下的十一个青丘们也都跑了出来,又是一番介绍,张天野问:“你这是打算自己弄一个种族啊?”

    安落、张天野二人一一和她们打招呼,这些青丘们一口一个“师叔”送给了张天野,却对同样有着韩莎弟子身份的安落大叫“姐姐”,张天野……这是暴击好么!

    且说了一阵,韩莎便打发她们去休息。安落、张天野也被带到了刚给他们安排的住处,风尘、韩莎也回了房,却是一夜无话。四人却是不知,也就在他们入睡之后不久,那一片残破、狼藉的林带便来了三位造访者——还是风尘的“老熟人”,林师傅和他称心、如意的两个弟子。三人一来此处,就是大吃一惊!

    那遍地狼藉,草成泥,树木折……更有被犁地一样弄出来的半尺多深的,粗大的月牙形沟壑……

    这岂是人力可为的?

    “这是什么怪物弄的?像不像大蛇?”称心一边吞着唾沫,一边傻大胆的用手比划着看那些沟壑。

    林师傅则是皱着眉,一言不发。细致的观察了一根被拧断的,足足有脸盆粗的大树树干,上面的白茬子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寒意。还有倒地折断的树木,被压成了一个对勾的形状,树冠上就没有一个有叶子的,都是光秃秃的,能留下细枝的,竟然是寥寥无几。绕着现场转了一圈,看了沟壑、树木,便是花了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眼见现场查探完毕了,林师傅的眉头却是越发的紧——

    究竟是什么,破坏力竟然如此巨大。首先可以排除是武器,大炮砸出来的坑他不是没见过,而且还是圆形的,这里显然不是。

    其次没有阴气、晦气,显然不是妖魔鬼怪干的。也没有腐臭的尸气,所以更不可能是传说中的僵尸王什么的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林师傅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了半山坡上保持了完好,但却被断裂的木头插上去,像是张牙舞爪的立了碑的坟丘。他移步上山,两名弟子紧跟深厚。林师傅取了符箓,口中念念有词,将一家鬼召了出来。却是见几个鬼被吓的不轻,一个个身形暗淡,几都要看不见了。林师傅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看到有人突然的出现,然后来了一个黑影,他们就打起来了……然后,一声爆炸,我们就躲进了家里,我们……”

    那种毁天灭地的威能它们不敢看,却也不是它们能看的——实际上若不是它们躲得足够快,只怕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从这一群吓得说话颠三倒四的鬼的口中,林师傅听到了夜里的一丝真相……突然出现的人,爆炸,比雷霆还要宏大的爆炸。结合地面上的现场,林师傅却怎么也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问鬼问不出,他便决定去问师祖……等着师徒三人下了山,回到义庄时,正好是公鸡打鸣儿的时候。

    雄鸡一唱天下白,鬼类、阴魂听见了鸡叫,就会立刻就跑——因为这个世界的鬼类、阴神,是很害怕太阳的。

    “称心,你去镇上找警察,把事情报上去。如意,你跟我来,我要请祖师,问一问这件事!”

    “是……”

    称心进屋推了自行车出来,一招“去你妈蛋”上了车,被称之为“后衣架终结者”的绝技并未起到有效的作用,因为后面没人。称心一走,如意就和林师傅一起开始准备请祖师——首先,如意脱掉了衣服,然后身上被林师傅用鸡血、朱砂画了大量的符箓,勾连在一起,头发还扎成了一个冲天小辫儿,穿上了红肚兜——那模样是要多辣眼睛有多辣眼睛——所以,林师傅是和祖师有仇吧?

    开坛、做法,请祖师……

    随一句“弟子恭请祖师”拜下去后,如意一下子就变了一个人。开口问道:“你请我来何事?”

    “禀祖师,弟子昨夜夜半,突闻一声爆炸,便和弟子一起去探查,发现……”他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祖师道:“你且稍等,我去问问!”过了须臾,祖师便又来了:“这事你莫要过问,此乃那位手笔。此世上,三界六道,无不避而远之。若是避不过,那也只能是犹如羔羊一般,任人摆布。”

    “那这事……”

    “就这样吧。对了,下次能不能别这么丑?这话我憋了好久了。红肚兜……”这个实在是太辣眼睛了一些。

    林师傅:……

    太原城中箜家,风尘等人所暂住的院落之中,已开始了早课。风尘、韩莎、张天野、安落四人,加上地支组合,一共是十六个人,各行其是,却很是热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