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见钱就褥毛,烂泥难上墙

    “就差那点儿钱了?你差钱吗?你差多少?差多少跟我说,我给你!”一个女人压低了的愤声,钻进了风尘、韩莎的耳朵里。这个声音很远,正是在箜家的深处,通过声音的回响、反射之层次感,风尘准确的判断出了这一个声音的出处——是在向里走的第三道墙后面,一间开着半扇窗户,面积约为三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内!与此同时,更是本能般的,通过声音知晓了箜府的布局……那女子很是气急败坏,“不过是几万块钱,你伸手做什么?好好的饭菜你给!你那个干鸟头儿呢?”

    “抠抠索索小气的你们,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知道人家都怎么传的吗你家吃饭,还没动筷子,菜就吃完了。这一次我让人给你顶了,你以后注意点儿行不行?咱们不缺钱……你就好好的,我跟你姐夫,我们箜家帮着你们再进一步,学校好好干。等着老二那里……”

    “对了,我还没说上次的事儿呢。拿你外甥女背锅,亏你干得出来!我怎么不知道云岚手底下突然多出了一个外贸公司啊?”

    “你给我说说,公司是怎么回事儿?里面的钱都是怎么来的?”

    一说起这个,女人就更气了……

    满满的心塞,满满的泪啊——自己家的大宝贝儿本来挺好的,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妹妹,让自家的大宝贝儿变成了一个“汉子”,而且还不是“女汉子”,是货真价实的“纯爷们”箜四爷。不就是夏天天气热,起了一些痱子嘛……小孩子皮肤嫩,谁家孩子没起过痱子?倒是你心疼,穿了一回大裤衩、大背心,然后就在男装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这个锅她跑不了!

    而箜云岚之所以“男装一次爽,一直男装一直爽”的另外一个重大原因,就是因为被剃了头,头上长了热痱子,剃了头发,穿女装被人笑话。大人或许是出于一种喜欢、善意,但小孩子却是无比介意的。

    而这个不省心的妹妹……你说你和你家的干鸟头在咱这个当姐姐的扶持下,都当了革党的中央军校校长了,这以后出来的军官,妥妥的都是门生。未来更进一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至于说是现如今的卫副总理——无论他愿意不愿意,都是没戏的。咱三姐妹一致对外,谁能炸刺儿?

    眼看着权力的果实即将到手,消停一点儿不行吗?你这褥羊毛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人家政府拨款,给学校的伙食费被你一经手,就少了三分之一……几万块钱,值得你这么褥羊吗?吃相能不能好看一点儿?

    “我一见报纸上说云岚从你手里贪钱,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云岚欠你的!呵,你说说看,云岚缺钱吗?在乎钱吗?她或许会任杏、野蛮,但却不是你这么眼皮子浅的!你这个三姨也真好意思。合着把云岚往死里坑是吧?”只是单方面的一个声音……这个女人显然就是箜云岚的母亲,现如今三个最有权势的女人,把控了这一片古老大地的三个女人中的老大,宋家的大姐!

    听声音都知道被自己家的那个“三妹”气疯了——看来坊间传言说是这三姐妹不对脾气并非是空穴来风。

    这是真的不对付……

    大姐看不上自己三妹那种雁过拔毛,见了钱就撸的毛病。也见不惯三妹夫那个干鸟头和三妹狼狈为奸。不仅仅是夫纲不振,还同流合污。若不是为了家族利益,她早就将这两坨烂泥给凉着了……可就算是她和老二死乞白赖的用劲儿使力,帮衬着老三,这老三也还是不断的给她们整幺蛾子。

    其它的还好一些,若不深入接触,只是单单的见过一两面,老三还能装一装贤良淑德。但要是接触时间一长,就知道老三的秉杏了——

    不能让她见钱,不能让她接触钱。要不然,无论你这钱是用来救命的还是打仗的,无论是关系到了危急存亡的——她绝对能发挥出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把上吊的绳子手把手的交给敌人这种事。那已经不是见钱眼开,而是见钱疯了。但你要说她奢侈,倒是也不是,要不然家里头也不至于每顿饭就吃到不饿的程度,节俭的过分。这已经和有多少钱没关系了,这就是她的本杏——

    葛朗台见识一下!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艺术作品中有的事、有的人,现实中往往也会有,说什么应什么,写什么有什么。

    “你怎么不跟你二姐学一学。你二姐去小学里慰问,买的是新蛋糕。你去学校慰问,是把你吃剩下长毛了的蛋糕送过去,你不怕孩子们吃的拉肚子?你真是,我……”

    宋家的大姐此时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这队友太坑,带不动怎么办?幸好有两个姐姐一个是钻石一个是荣耀吗?幸好,这俩姐姐家大业大的,能给她背一些锅?

    “大姐,你听我说啊。它那钱,我就寻思着节省一些。那个……那什么……不是没必要那么花销嘛!”

    “然后就节省你口袋里了?最后人家报纸上说,这些钱全部被贪得无厌的箜家人贪了,一家三姐妹,就你白莲花一朵,还顾念亲情?你还真行啊……你这么有本事,咋不上天呢?你要是觉着自己对,你以后可以不要来找我。你要是有本事,你可以试着看看,你一个人能不能把那个干鸟头扶上去……哼,就你们两口子?我这会儿是不是该烧香拜佛,跟佛祖、观音菩萨祈祷一下,指望着你们别把这个国家败完了!”

    “……”

    大姐一句话KO,风尘、韩莎面面相觑。

    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诶……

    “云岚,你又给你三姨和三姨夫背锅了。”韩莎同情了箜云岚一眼,至于为什么说是“又”……因为背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啊。箜云岚听不见她老娘和三姨的谈话,所以很是懵,问:“姐,什么情况?我怎么又背锅了?”韩莎便将刚才听到的信息告知了箜云岚,箜云岚磨牙:“三姨真的太过分了!”

    可怜的她……小小的身板儿,竟然要承受不能承受之锅。遂,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已经无所谓了。以后大家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心中一动,韩莎问了她一个问题:“云岚,假如你没有遇到过我们。那你认为你以后会怎么办呢?”

    箜云岚“哼”道:“那就互相伤害啊。她让我背锅,我也让她背锅。胡闹谁不会?老……呃,我先包他几房姨太太,欺男霸女,争风吃醋,这种事儿不是很容易嘛!不讲理这种事儿我会做不来?这可是女人的本能好不好!”箜云岚扬起下巴,颇是得意——那一股子破罐子破摔的劲儿,简直绝了。

    里面的人进了屋,报知说是“四爷回来了”,宋家大姐也停了唇枪舌剑的输出。只是对三妹说了一句:“一会儿你给云岚道个歉。你既然用了云岚的名头,我一个要求也不过分,你必须护得住她,无论什么情况,哪怕她把国务部长一枪崩了,你也要给我护住了。要不然箜家跟你没完,你那梦,也别做了!”之后便快步出了屋子,她穿着一身绿色的修身旗袍,饰着嫩黄色的、白色的花纹,很是漂亮。

    脚上是一双平底的丝绸软鞋,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其高大、健硕的身姿竟比男儿还要气盛几分。

    眉宇间的高兴却掩饰不住,直接朝着门口去。

    “云岚?”

    一见着箜云岚此时的模样,宋家大姐眼睛都直了,跟着忍不住就哭了起来……我勒个乖乖,自己家的大宝贝儿这是终于转了杏子了啊,终于穿上女人衣服了。女人抱住了箜云岚,就是一阵若无旁人的哭。

    “让妈看看瘦了没?不是去花旗了吗?怎么这就回来了?”这女人理智恢复的极快,箜云岚的理智显然是遗传了母亲的。

    箜云岚由着母亲抱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就顺路回来看看。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拜的师父,都是神仙中人。你闺女我呢,以后就是神仙中人了,那些俗世之中的麻烦,我是一概不理会的。三姨以后还想拿我背锅,那是做梦……妈,你跟二姨咋想的?三姨和三姨夫真的能扶上墙?”

    “这些事你别管了。二位便是云岚拜下的师父?请进。”

    “夫人无须客气。我们也是和云岚投缘,之前在上摊遇见过一次,后来在米利坚又遇见一次,一切都是缘分使然。”

    一行人进了院子,宋家大姐将人引到了客厅,让丫鬟看茶。遂便陪坐下来,又使人去告其丈夫,说是女儿回来了,让他速速回家。遂,便问起他们是如何过来的,箜云岚得了韩莎的首肯,便直言:“妈,我们是飞回来的。这些都是我师妹,昨儿我还刚得了一个字,以后请叫我箜子……”

    宋家大姐:“……”

    心说这么叫也不怕犯忌讳。

    不过……

    “飞回来的?”

    “都说了我姐跟姐夫是真的神仙中人,可和那些神棍不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