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化形赐名,十二地支

    此时的中迎大地上,依然残留着“宵禁”的习俗,每到整点,都能听见打更人的梆子声,从前半夜的一更天,一直打到天蒙蒙亮的五更天。“三更半夜”“起五更睡半夜”的成语,亦由此而来——当然,这样的习俗,上摊是没有的。

    而且“宵禁”也管不到这些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

    都“宵禁”了,秦楼楚馆不是都要歇菜,去喝西北风了?

    回了王家,撤了笼罩院子,隔绝内外的等离子窗。一行三人便进了院子。青丘狐们、李珊珊、黄天、苗小月都也回房睡了。嘱了箜云岚一句“洗个澡,早点儿休息。别忘了先练习静功再去睡觉”后,韩莎便同风尘一起进了屋子,取了洗澡桶。而后便一招引,一道水柱如龙一般飞进了屋子,直落进木桶当中。那水龙长度正好,落满了三分之二的样子,若是二人坐进去,刚好满上五分之四,将人的脖颈淹没。韩莎督促着风尘,“脱衣服,脱衣服。快点儿的……”

    风尘褪去头套、口罩、衣物。黑暗便融于夜色,只剩下躯干之上的“天衣”还蒙蒙的亮着。

    似乎只是一件“天衣”飘在空中,很是诡异。

    但在韩莎的眼中,却依然能够看到比周围纯粹、漆黑,毫不反光、反射任何的波、辐射的黑,就像是一片二维的一样……反倒是风尘的周围,却是明亮的。韩莎打量着祂,说:“这样的老公倒是有一个好处!”

    风尘入了水中,随口问道:“什么好处?”

    韩莎脱的只剩下了内裤、胸衣,一跃入水,却不见水花溅起,只是在水面上生出了涟漪荡漾,说道:“入水无浪花,满分。好处就是肯定没人能假冒呗!一眼就能认出来谁才是我相公,不怕丢。不过,你的头发出卖了你呢!”韩莎伸手,解开了风尘的发髻。瀑布般的发丝根根滑落,发丝上毫无因为长时间的盘卷留下来的痕迹。夜色之中,发丝散发出极为浅显的光晕……

    那光晕,是头发的结构色。

    轻轻的鞠一把水,洒在风尘的头发上,水滴便丝毫不沾的滑落。毛细现象对于风尘的头发而言并不存在。洒水了依然是干爽的,落入水中的发丝提出来,也还是干爽的,存不下丝毫的水分。

    手,轻轻柔柔的抚过风尘的全身。清凉的水透着惬意,浸润着肌肤。韩莎靠过去,一只手耍着风尘的头发,轻轻的用它在风尘的面颊上扫过……柔声道:“真好,又光滑,又黑中透亮,还有七彩的结构色!”

    这是一头令人羡慕、嫉妒的秀发。韩莎简直爱不释手,嗔道:“要是换个人,我非把他揪成秃子。”

    “咱们能不能别这么小心眼儿?”风尘无语。

    “你嫌我小心眼儿!”韩莎不依,两只脚丫子齐上阵,在水中左右拧着风尘的大腿肉。那一双脚丫子却比一般人的手还要灵活。风尘囧囧的、可怜巴巴的看她,“我错了,别上脚行不行?我身上长得也是肉,经不起的!”韩莎气呼呼道:“少骗我,你的肉根本就拧不动。反正我不管,再让我拧几次……”

    闹腾了一会儿,才是放过风尘,问祂:“你这一头秀发要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呢?真想知道,等这一头青丝都被装满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风尘用手指抠一下脸蛋儿,说道:“现在不是没有什么值得我储存的信息嘛。也只是将大一统公式之类的东西存进去了,每一样都重复备份了好多,也没占完一个细胞。不值得存的信息,就只会浪费资源。还不如留着呢。”祂这一头头发是很有用的——针对信息的存储,便是最为重要的一种作用。加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信息,一共也就用了一根头发的不足一毫米长度的一截。其存储能力,可见一斑。又想到了什么,说:“将记忆信息存储在头发中,而不是磁场中,天野的三千世界法里估计就不会有我的存在了……”

    韩莎道:“对嘛,这就等于你把信息备份了,却不上传云系统。就自己迷着,嘿嘿……反正你就多存呗,空间多的是。等到空间占据的差不多了,就再把没用的删除掉——而且你知道什么有用?什么没用?”

    “庄子说,无用之用,以为大用。人不能只凭一脚之地立足于世,也许,等你存的多了,慢慢就会发现原来没用的东西,也会给你启发,有所用途。你像是你对基因的理解、明悟,变化、点点滴滴的都记录下来。未来的某一天回头来看,或许会发现更多的东西,也给自己更多的灵感呢……余地,给自己足够的余地。别介到时候发现……哦,我当时就该记下来的。可那时候后悔,也没用了。”

    把玩着手中的发,韩莎的声音柔柔的,让风尘打心底有一种被温柔包围的感觉。祂随意的应着……

    实际上哪儿有那么多的信息去存呢?韩莎说的这些,祂也都是提纲挈领的存了的。只是因为系统,一以贯之,法其脉络,所以才“少”的可怜。这就譬如是树叶掉了、苹果落地了、卫星在绕着地球转……有必要一一记录吗?没有,直接记录下万有引力定律就可以了。记录下如何被发现、如何归纳、如何总结以及结论,就可以了。真要一样一样的事无巨细,别说是祂这一头秀发了,就算是全身都长毛,也记录不完。不过,祂却是很喜欢韩莎时不时的提点祂一两句,关心一下祂的工作、生活的。

    祂连连点头,表示“吾妻所言甚是”,欣然受教。韩莎枕着风尘的胸膛,说道:“宝宝,要是有一天,你突然飞走了,我怎么办?”

    “宝宝不会飞走的。没有了沙的风就没有灵魂,当风起时,沙也一定会跟随……所以,我不会一个人飞走,要走也会带着你,天涯海角……”

    “嗯,你要是一个人走了,我会很伤心。”

    夜,安静无声。

    翌日起,风尘便给青丘狐们等十一个小家伙儿一人送了一个小米粒,小家伙儿们便趴了一院子,开始化形。

    身形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躯干变得宽敞,四肢变得匀称。形状逐渐如人。一根一根如同习惯的藤钻进了它们的嘴巴里,藤的尖端形状就是一个奶的头的形状,乳白色的酸甜奶水便从中被吮吸出来,补充它们的身体消耗。截止于第三天,十一个小家伙儿皆化人形,成了十六岁左右的女子模样。

    它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女杏,还是年轻、貌美的女杏。箜云岚作为她们的师姐,在她们化形完毕之前,就去准备了衣物。

    此时人一一醒过来,便从内到外的将衣服换了一个遍。一人一身掐腰的旗袍,头发再一盘,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马尾,都有一种青涩的风情。但看她们的眸子,却又能够看到一种成熟、稳重,以及犹如寒潭一般的深邃。

    “拜见师父!”十一个人儿很是知礼,纷纷上前拜见。韩莎笑吟吟的看她们,越看越是满意,说道:“以后叫姐姐、姐夫。”

    “可是,师父……”

    苗小月小声的“可是”了一句,然后就被韩莎来了一下暴击,一拳砸在了脑袋上。整个人都矮了一下,韩莎嗔道:“谁是师父?这里我说了算……所以,从今往后,我是姐姐,这是你们的姐夫。我们很古板吗?好了,咱们说正经的。先和你们说一下,除了你们之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们还有十二个师姐。她们里面有年纪比你们小的,但咱们是按照入门先后排……”

    将安落、王佳乐、三魂七魄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一群姑娘就感觉“三魂七魄”的名字太霸气了。便嚷嚷着也要改一下名字。

    “姐姐,我们也要厉害一点儿的名字!”除了箜云岚,意见很统一。箜云岚问:“名字随便改,是不是太随意了?”

    “都想改?”韩莎琢磨了一下,说道:“既然这样,你们算上云岚十二个,就照着十二生肖来改吧。云岚,你原来的名字还叫着,加一个字吧,就叫子……这个可厉害了,以后人们都要称呼你箜子……你们呢,要不咱们统一一下,都用青丘做姓氏。你们姐夫姓风,你们姓青丘,也正合适。”

    于是,以青丘为姓,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支为名,大家新的名字就新鲜出炉了。

    新的名字,寓意新生。

    化形成人便是一次新生。

    “既已化形完毕,那咱们也就该走了。具体还是要看云岚的时间,你跟你那群小姐妹还有什么活动没?”

    “活动天天有,哪儿参加的完。咱们明儿就走吧,等晚上的时候我跟青梅说一声……”

    当晚箜云岚便和王青梅说了,第二天的时候便是走。在王家来送行的人的惊骇的目光中,一群莺莺燕燕出了院子……谁也不知道这个小院中是如何突然的多出来这么多的女子的!而且还都是那么的“天香国色”,令人看一眼,都感觉面红耳赤。王家人的这番露相,倒是让初入人世的十二地支感觉一阵好玩儿,不时窃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