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终南捷径,借尸还魂

    把枪拍桌子的箜云岚很箜云岚,那扑面而来的莽劲儿也是一样的箜云岚——熟悉的箜云岚,熟悉的味道。But,左小左是不会把她的话当真的,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玩儿什么聊斋啊?就箜云岚……脸上贴了毛比猴儿还精,真当她莽的都已经不知道被坑哪儿去了。什么一个电话,直捣龙潭,然后把她带走……嗯,听听就好了。

    她们之间的交情没到那份儿上!

    箜云岚真要这么做,那肯定就是憋着坏让左家一蹶不振的——世家之间可不只是有合作,也有竞争。实力相当的时候,大家相安无事。但如左家这样走了下坡路的,估摸着大家也都不介意踩上一脚,彻底把它踢出局。

    说到底,这块儿地上资源就那么多,蛋糕就那么大,少一个家族参合,大家就能多分一点儿好处。

    左小左笑了一下,说道:“哇,我感觉自己简直要幸福的爆炸了。你说要是咱俩决定结婚,家里会不会同意?”

    箜云岚道:“至少你家肯定不反对!”

    左小左问:“那你家呢?”

    “我爹同意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我妈肯定是不会同意的……”箜云岚心说:“你们左家是不是值得拉拢、合作,你自己没数吗?自打剿匪之乱被破了家,灰溜溜的从西北迁回青州,你们左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左家了。你这小妞,估摸着也就是找个有实力的军官、行政官之类的嫁了当太太。做我媳妇儿,做梦呢?”箜云岚心里门儿清……刚用话三真二假的晃点左小左,二人是谁也没当真——

    无人当真的玩笑话不是“妄言”,要不然先天真人连笑话都不能说,故事也不能讲,那岂非是要憋屈死?

    当然,拒绝的话,理由肯定是“瞎胡闹,女人跟女人怎么能结婚?”……但假如是一个实力相当、蓬勃发展的家族,那就又……

    嗯,虽然胡闹了一些,既然孩子们愿意,结婚就结婚吧。反正家里也不缺个带把儿的,反正传统——你他喵的跟我说传统?当家主的绝对会嗤之以鼻,鼻孔朝天,很是霸气侧漏的告诉你:我们千年的世家,你老小子跟我谈传统?咱的传统,就是这儿媳妇要定了……至于说是女人跟女人不能生……说的好像男人跟女人就一定能生出来一样。家里能生的又不是没有,直接过继一个就是了。

    反正,拒绝人的理由成千上万,表示接纳的原因却只有一个!

    利益。

    左小左道:“所以啊,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伴着轻柔的音乐慢摇,韩莎道:“还不如广场舞呢!”“我感觉还好吧,这么彼此凝视,轻轻的随着节奏转,挺有气氛的。”风尘一手揽着韩莎的腰肢,另一只手和韩莎的手轻轻的握在一起。韩莎则是一只手搭在祂的肩头,媚眼如丝。一层轻薄、半透的面罩遮住了面容,使那绝美更添神秘。

    “刚才的调子像不像是‘黯淡了刀光剑影’的一句?”韩莎心中一动,将刚才偶然演奏出的一段曲子和一首老歌联系起来。

    歌名已记不得是哪一个了,只是记得这一句“黯淡了刀光剑影”,似乎是毛阿敏唱的。

    风尘也好、韩莎也好,都不是会在这种事上耗费精力去记忆的人。

    什么记歌词、背诗之类的……

    太闲了!

    风尘随意道:“不会是《聊斋》吧?”这一个回答分外的“不走心”,但凡祂稍微读取一下记忆,也不会说这种没脑子的答案——再怎么样,这一句也不可能跑到《聊斋》里面去。聊斋的主题曲一上来就是水琴的呜呜呜呜好吗!不过,风尘倒是顺势想起了被《聊斋》支配的恐惧——午夜播《聊斋》,也不知道电视台咋想的!那种恐怖,想想都不需要渲染,就演员甩两下袖子,就能让人吓尿!

    然后……风尘便看韩莎。祂又想起韩莎在梦中吓过祂的绿裤子、红肚兜、冲天辫以及那诡异的笑容。

    这是跟电视里学的吧?

    心说:“自从被您老人家吓过一次之后,我好几个月睡觉不敢关灯。那玩意儿电费都不少掏啊……”又想:“貌似也挺值的,这么点儿彩礼就弄了个媳妇……所以,还是原谅了她吧,都是超脱了人的神了,不应该斤斤计较。”

    韩莎问:“不是《封神榜》的主题曲吗?”

    “不是吧……”

    二人一阵乱猜。

    那一句“黯淡了刀光剑影”却哭晕在了厕所里。伴着夜色而来的,是一盏一盏的花灯挂满了树杈,彩色的玻璃使得灯火分外明亮,将这一片照的美轮美奂。风尘、韩莎二人连着跳了三个舞,然后才是回到了座位上。箜云岚给二人倒茶,说道:“姐、姐夫你们喝口茶,歇一会儿……”

    左小左见了风尘、韩莎二人过来,便不再碍眼,和箜云岚招呼了一下,就跑掉了。箜云岚说道:“看来左家的问题真不小呢!”

    韩莎问她:“看出来了?”

    箜云岚说道:“我听青梅说她自打来了青州之后组局很积极,今儿再一看她家的奴婢下人,啧啧……姐,咱们吧。一般而言,下人缺了可以自己上手,谁也不是娇惯出来的。总之是绝对不开口子的,那么大一家人,一起动手,一起组织,什么样的难关过不去?一个大家族组织起来,有计划的进行建设、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但这招人的口子,却是绝对不会开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呢……”

    韩莎道:“嗯。”

    箜云岚道:“我不知道左家,究竟在急什么。假如是临时的,那么这样的场面又是给谁摆的呢?”

    韩莎笑吟吟的看她,说道:“首先肯定不是摆给你看的,这不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得,是为了一个潜力巨大的新股……”

    “潜力巨大,还是一个寒门出身,没怎么见过世面。那么……”箜云岚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轮,豁然想通:“终南捷径一条道。左家,这是要借尸还魂啊!这种手法,还真的高明——现在的新贵里,符合条件的也没几个人,如果成了的话,那真的是一下子就活过来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儿被看上了!”

    戏谑了一句,箜云岚便懒得继续想下去。爱是谁呢,倒霉蛋儿是没必要记住的,那只不过是一个“左家的女婿”的标签罢了。

    风尘问:“那,你们会拆台吗?”

    箜云岚摇摇头,说道:“一竿子打不死人,最好还是与人为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不过,这些可不关我的事!”箜云岚喜笑颜开,浑不在意道:“咱以后可是仙道中人了,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世俗种种如云烟,哪儿有跟着姐和姐夫一起参禅悟道来的痛快?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这世上的一块石头,一根草,都可以让人百看不厌。熟视无睹的背后,竟是有那么多美好。”

    “一个人,只有知道了自己要什么,才是幸运的。”风尘笑。心里想着:“抽空了应该去拜会一下舒玉曼道长。”

    是舒玉曼的点化让祂明悟了自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故而也明白了取舍,走上了这一条真人之道,修行之路,一直有了今日的成果。若不是舒玉曼,那祂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活在仇恨中,心里只是记得那一点点的仇怨,将自己后半辈子的人生都投入到和张庆之的恩怨当中……

    那样的他不会超凡,不会认识韩莎,不会有现如今的一切。同样的时间里,他或许正在角落中舔舐伤口。

    为了那一张纸上的名不顾一切!

    亦或者是心灰意懒的潦倒一生?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过是旁人口中的一句感慨,是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一种沉沦,成为舆论的玩物,成为名利的囚兽。郑人“买椟还珠”便会在他的身上上演……那样的人生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还是将我的一身道行梳理一番,整理成论,再去拜访。之前舒玉曼道长度我,现如今,也该是我度她了。”

    韩莎反问:“这世上最可怕的不就是一群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去指着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的鼻子骂他们傻逼的人吗?”

    风尘道:“那是因为有自己追求的人没有那个空闲功夫去搭理他们。即便是有时间,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搭理他们身上。对牛弹琴的人或者有,但绝对凤毛麟角。讲又讲不通,何必搭理呢?”

    箜云岚亦加入了进来,说道:“这正是曲高和寡。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毕竟都是庸人,都在随波逐流。当茫然的挖坑的时候,明知道那会埋葬自己,亦会挖下去,然后自己躺进去。这是一种普遍的人杏。”

    “这觉悟,明儿早餐给你炸鸡腿……”韩莎送给箜云岚一根大拇指。

    夜逐渐的深。

    天空在灯光的照耀下变成了一种纯粹的黑。

    舞会进行到了这个时候已是尾声,一群人便结队往外走,只留下了一地狼藉。各家的车夫、保镖都在等着。夜色里,人力车辐条的轻响声碾过安静的路面,各自分流,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