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不可超越之智慧

    翌日一早醒来,箜云岚就见卧室内的炕上卧满了一团、一团毛色鲜亮、毛茸茸的黄的、白的狐狸,毛色最深的一只,也距离她最近,一头粗粗的尾巴蜷缩,尾巴尖顶到了鼻尖,生的一双极有风情的眸子,柔软的腹部伴着呼吸一起一伏,又有墨色纹理的山狸子,瘦版的“橘座”——野生的环境让它没有机会“大橘为重”,反倒是浑身筋肉矫健,藏在脂肪下面,慵懒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凌厉。

    个头最小的黄鼬则睡在那只大狐狸的怀里,是一片最温暖、最温柔的地方……小小的身体随着大狐狸的肚子起伏……

    “这哪儿来的?”箜云岚顶着被子从被窝里跪坐起来,双手用力的穿插进短发中,用力的摩擦了一下自己的头皮,想道:“是姐和姐夫带回来的?还是……先天……”箜云岚稍有些迟钝的感知到了这些毛团的先天之境。看它们懒洋洋的蜷在炕上,一个一个毛茸茸的,却是让人说不出的喜欢。

    箜云岚放轻了自己的动作,用脚支着炕沿、下地、穿鞋。她睡得时候是穿着一件紧身、包胸的小背心,和一条三分长的紧身裤的。故早上要出去锻炼,却是正好——衣服都省的穿、省的换了。

    箜云岚并没有裸睡的习惯……即便,她之前一直都是假小子的模样!更何况这里还是睡得炕,就更应注意一些。

    毕竟她还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大户人家出来的女人。

    在拜韩莎为师之前她一直都是习惯穿睡衣的。

    拜师之后,为了早上练功方便,也就逐渐改掉了穿睡衣的习惯,换上了紧身的小背心和紧身裤,早上起来洗把脸,就直接可以投入锻炼,能够节省不少的时间。而且,这样的紧身小背心、紧身三分裤以及更短一些的平底运动裤更是让她感受到了近乎“裸睡”的那种释放,头两天或许还有些不习惯,但第三天就爱上了那种感觉……此时,若是让她形容一下以前穿睡衣睡觉的感觉,她估计会用两个字来形容:

    刺挠!

    “姐、姐夫。”出门见风尘、韩莎,二人也才出来,还未来时练功。箜云岚乘机问道:“炕上那些狐狸都是昨晚上带回来的?”

    “对,昨儿遇见了带回来的。我们昨儿不是跟着一个赶尸的,看人怎么赶尸嘛,然后就……”韩莎简单的将昨晚如何收了这一群仙的故事说了一下,便催促道:“事儿知道了,就开始练功吧。别想躲懒……你要寻思着,照着公式调整自己,让自己的动作变得合理、完美,内中的体系协调。”虽教了箜云岚夭生功的起始,但这些动作是如何来的、如何完善、如何进化,却需要她一点一点去理解、学习……

    风尘、韩莎可以教,却始终不能替代她自己的努力和思考,这些都需要她自己去学,去习,去完善。

    三人各行其是,风尘自练了一遍道生功,四十五个动作一丝不苟,体内之诸元和谐、完美,精、气、神完,形神兼备。

    而后再是一遍十二工学,便算是完成了早上的功课。韩莎也完成了夭生功,独剩下了箜云岚还在练习。

    韩莎进了卧室,敲了敲炕沿,发出“哆”“哆”的声响。这里的炕头是用片开了的竹子粘上去的,一节一节的,都打磨的光滑。表面上也因为长期的上下摩擦,变得犹如琥珀黄的颜色一般,敲上去的声音更是显得空。韩莎道:“都起来了,你们以前在山里也都这么懒散的吗?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于我们而言,晨在日出之机,紫气东来,为阴阳交替之机,一年之春有惊蛰,为一年之阴阳之机……今天都已经晚的没点儿了。都起来,出去溜达溜达!”而后一只手就将毛色棕黄、深的发亮的狐狸肚皮上那只黄鼬给提着脑瓜皮提了起来,“尤其你这小家伙儿,别给我丢人!”

    怎么说……这也是以前的同类呢。

    黄鼬的尾巴完成了钩,嘴里“吱吱”叫了两声,却被韩莎弹了一下脑瓜崩,嗔道:“少废话,出去转转,晒晒太阳也好。心眼儿忒的小,封正也不过是坚定一下你的心,但一个先天真人,还需要被人来肯定吗?傻不傻?”

    然后,可怜的小家伙儿就又被弹了几下……

    说来它也是可怜,也不知从何处听来了“封正”的说辞,便兴冲冲的去了。学了个人的样儿,顶了牛粪当帽子,问地头上一个正在歇的老汉,“我像不像人?”结果可想而知,这个小家伙儿不知道“糟老头子坏滴很”这句话,老头儿很套路的说“你像个屌。”这句话险些让它被打回原形……

    “封正”的本质,实际上和贪天地之紫气是一样的,都是夺的一个“机”,于清晨时分贪一缕紫气,体悟阴阳之变化,于一年之春贪一缕紫气,体悟万物之枯荣、生发,于一国之立,贪一国之紫气,见证一国之崛起……是一样的!只是“封正”借助的,是人的肯定,是天时、地利、人和之中的“人和”。

    贪天地之紫,一过之紫气,体其阴阳之变易,以助人是,逆反先天。便是逆反先天之后,也是一种极为高妙的,心境的修习之法。

    “封正”比之而言,却是看似最简单,实际上却也是最难的一种——因为糟老头子真的坏滴很,熊孩子也坏滴很。

    但说到底,这些不过也都是一种手段罢了……

    “你都已是先天生灵了,还封什么正?以后照着我交给你们的法子做,好好学习,别乱来。至于那个老头子,报复回去就是了。别再计较这些事,一会儿我教你们贪图紫气的法门和原理。然后你们还要学习识字、学习数学、学习物理……你们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可都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人教呢。都要认真学,争取——”韩莎想了想,“青出于蓝”似乎有点儿是强人所难了,便定了一个小目标:“争取成为仅次于我和我夫君的存在!”

    有人可以在数理化生上超过风尘吗?没有人可以!有人可以在绘画、音乐、建筑、设计等艺术领域超越风尘吗?同样没人可以!

    风尘的天赋、才情是越来越高的,几不可量计……并且,这种才情还会随着风莎燕越发快速、娴熟的冥土垂钓的手艺叠加,越来越快,越来越高。终究有一天,祂一个人,就会拥有全人类的,从古到今的智慧。

    进而更进一步,拥有所有生命的智慧,拥有非生命的智慧——那山石存在的本身便是一种智慧。

    它们同样在冥土中留下了痕迹……

    这样的风尘,谁能超得过?

    想着自家宝宝的本事,韩莎的自豪溢于言表。

    一群小家伙儿纷纷下地,出了院子。箜云岚和它们挥挥手打招呼,问:“姐,它们都有名字吗?你们叫什么?”作为新鲜的先天真人,箜云岚还不能细致的和对方交流,只能大致的明白一些对方的意思。所以一群狐狸叽叽喳喳,她听不懂。韩莎笑,给箜云岚翻译道:“它们呢,都是自己胡乱取的名字。因为听人说青丘狐,所以就给自己取了青丘这个姓氏,名字分别是风、云、树、花、雀、月、叶、藤,这三个呢……李姗姗、黄天、苗小月。昨个儿黄天是讨封失败了伤心,所以大家才一起玩儿的,想着让它别伤心了。这就和你们小姐妹有一个不开心了,遇到了伤心事,你们会一起举办活动逗她开心,拉着她一起玩儿一个意思。来,黄天儿,你们都认识一下……”

    “怎么个讨封失败了?跟我说说呗!”听了翻译之后,箜云岚很是气愤,说道:“这种老混子真是的,损人不利己,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然后一拍胸脯,说:“放心吧黄天,你现在是我箜云岚的师弟了,这个场子我一定给你找回来。”

    黄天“吱吱”的叫了两声。

    “行了……这样,云岚。你和青梅之间也很久没一起玩儿了吧?我们呢,就多待上一个星期,你好好陪你的好姐妹玩儿几天,然后咱们再走。另外你也和人说一下,让人别靠近这个院子,我们要把你这些不知道是师弟还是师妹的都化形出来……”韩莎笑说了一句——这“师弟”“师妹”还真的不确定,不过按照惯例而言,“师妹”的概率是要大很多的!

    这群家伙可不会考虑“面子不好看”之类的问题,对它们而言,若是成为女杏,拥有生生之能更利道途,那便是要成为女杏的。

    箜云岚道:“放心吧姐,保证不让人靠近这里。那姐,我去了啊。”箜云岚转身朝屋里去换衣服。

    这身衣服可出不了门。

    “带上枪,刀也带上……”

    “知道了……”

    箜云岚换了一身花口花领子的白色衬衫,穿上了一条背带裤,脚上穿了一双马靴,将裤脚塞了进去。头上戴上了一顶鸭舌帽,便出了门。风尘、韩莎二人则开始教导十一个小家伙儿关于“提携日月,把握阴阳”的功夫,阐述原理、方法。之后便留了一天的时间,让它们好好想一想,之后便帮它们化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