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摆家家酒

    抱着风莎燕,轻嗅风莎燕身上的体香,韩莎的声音柔弱而慵懒,问:“有事吗?没事待一会儿再回去……”问罢,就抬起头,去看风莎燕的眼睛。风莎燕挣出手,捏了一下韩莎的脸,说道:“还真有事,等下有一个会需要我过去。这次不是虚拟会议,是需要亲自到场的!要不我陪你,让祂回去。”这个“祂”便是风尘。韩莎摇头,娇嗔道:“才不呢!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后的,虽然是一个人,两个身体……若是只能有一个身体陪我,那一定是祂,而不是她。所以,你可以回去了……”

    风莎燕、风尘无语,风莎燕说道:“行,那我就走了。”

    提了龙肉,风莎燕一个折转,消失于虚空。

    “还是军事改革?”韩莎问了一句!作为新的作训大纲的编纂人、无常的缔造者,作为国家级少将——此类的会议,是从不会少了祂的。事关“军事改革”,每一步都牵扯到了数百万人,关系到了国计民生。作为一名拥有高学历、并且有着无常的基层经验,对训练大纲最为理解的人,自然是深入其中的。只是,之前的会议,多是虚拟会议,保密级别高,除了与会者,连军中的书记员都不参与——是不存在会议记录的,会议内容通过生物芯片进行记录,并且严格保密。

    与会者在保密期间,不可在虚拟的会议房间之外的任何虚拟、现实的情况下,提及会议的内容……

    生物芯片的高级之处不是电子计算机可比的。

    以前的规避关键字之类的手段根本没用。

    风尘“嗯”一声,说道:“第一阶段的改革任务已经进入了尾声,我军已经成功的走出了转型的第一步,从训练上走出新路,以我的训练大纲为主导。在取得了阶段杏成果之后,这一次会议其实主要有两点——第一是肯定了改革的成功,第二是针对第二步的改革方案定一个方向,第三是对改革过程中的一些杰出的同志进行表彰……莎莎,你猜一猜,第二阶段的改革会是什么内容?”

    有关军队的转型、改革这一些事韩莎一直都是参与其中,并且了解详情的。所以也就无所谓“保密”了,甚至其中许多观点,也都是来自于韩莎的。

    “第一阶段改了训练大纲,那么第二阶段的改革,就应该是相应的新的战斗体系……”

    二人一边飞行,一边探讨。

    韩莎以为,下一步的改革,是以新的训练大纲所训练出的士兵为根本,挖掘适应于士兵的身体素质,适应于生物芯片的特征的更加灵活多变,更加迅捷的战术体系。并且搭建出更加合理的制度构架——这一次的改革会涉及根本,老旧的海陆空三军体系或者会因此改变。也就是说,未来……

    我军将不会再有海陆空的划分!

    韩莎说:“既然每一个都能上天入地,那又哪儿来的海陆空之分呢?通过虚拟战场的模拟,我们的士兵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成为身经百战,意志坚定的战士。再加上我们早就准备好的装备……”

    风尘说道:“装备不着急。在第二轮改革开始之后,我会将殖装的生物科技理论交给军中研究!”

    “生物科技”相比现有的任意装备而言,都是便宜到“廉价”的——它远比任何一种工业产品都实惠。

    “未来的超人部队啊……”

    “那必须的!”

    “超武+殖装……你说,太空时代还会远吗?利用生物技术,制造出大型的生物飞船,就像是你弄得帝江的扩大版一样。既可以在太空中飞行,又可以不断的制造出适合人生存的氧气、营养……不过,好像也没这么容易!”韩莎皱了一下鼻子,娇憨道:“毕竟我家宝宝这样的天才,可是数百年不遇的!”

    “你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你摸摸,我都脸红了!”风尘抓着韩莎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说的好像祂已经进了太空时代,可以太空遨游一样!

    祂可以制造出一个“帝江”,可以让“帝江”在月球上形成一个族群,使得现如今满月球都是帝江在飞来飞去……可帝江却只能那么大!换言之,一个人可以制作孔明灯,就会制作热气球、飞艇吗?不可能的。孔明灯用纸和竹篾就行,做热气球用纸和竹篾行么?不行!材料上根本就不允许啊。而且,这种“上天”的方式,风尘也不喜欢——祂更欣赏B面神族的硬核:

    利用严酷的环境,让人适应更加严酷的环境,从而使人的身体可以承受太空的严酷;研究固态氧,含在嘴里,使人可以在太空中呼吸。

    或者干脆,让自我进化到可以在太空中“呼吸”,用全新的能量代替氧。

    他们不缺飞天的手段!

    从地球到太空……这对于生命而言,就犹如是从海洋到陆地一样,是一种进化。一只海洋生物包裹着一团海水上陆地,就好像是火影里的“水牢之术”一样,那不是正道!从生命层次上看,它依然是离不开水的海鱼。

    韩莎笑嘻嘻的,说:“摸着手感光滑,皮肤凉丝丝的沁人,哪儿有脸红了?”又是遗憾:“可惜呢,这么好看的脸,却只是黑乎乎的一片!”

    一阵颇为规律的“咚”“咚”声,似打夯一般从地面传来。韩莎低头一看,却是一邋遢的道人扛着帆,摇着铃铛,沿着一条山路在走。后面则是一串的尸体,跟着一跳一跳的。尸体穿着各式各样的寿衣,却正是一个赶尸人。“宝宝你看,赶尸的。咱们跟上去看一看……”韩莎摇了一下风尘的胳膊,便带着风尘下去。又说:“我跟云岚说一声,就说咱们俩看赶尸,明儿回去……”

    另一边独自一个人学习完一节数学的箜云岚得到了消息,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赶尸她也想见识一下啊!

    只是,接下来韩莎为了不让她一个人寂寞、无聊,又给她加了一些学习的任务。等学完之后入静、睡觉,第二天早上做什么也都做出了安排。箜云岚:……

    铃铛摇一下,尸体跳一下。铃铛停,尸体也停。

    只是那铃铛的声音很小……

    “他都不洗脸的吗?”赶尸的道人脸上鼻屎、眼屎俱全,身上的道袍都有了包浆,韩莎吐槽了一句,就不看道人了——眼不见为净!但后面那些尸体还是多多少少可以观摩观摩的,譬如说为什么铃铛响就会跳,这其中是利用了什么样的原理等等……于是,就这么跟了一路。那道人一路都无知无觉,在进了一处深山之后,道人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风尘、韩莎面面相觑——韩莎扯一下嘴角,说:“就这还敢走夜路?”

    风尘道:“那身道袍说不得也不是他的!”

    “所以,跟上去看看热闹?”

    “……”

    道人走到了一户山里人家的大门外,这户人家的院子是篱笆院,门是用粗糙的树木制作成的。当然,这是道人的观感。在风尘、韩莎二人眼中,这不过是一层光影,光影之下的实质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家,也没有篱笆院,这里有什么呢?有一群眼里冒着绿光的狐狸——没错,这是一个狐狸窝。并且不单单是狐狸,另外还发现了浑身条纹的狸子一只,黄鼠狼一只,山猫一只,统共加起来十多……嗯,“位”吧!

    因为光影中,它们的形象是人,而且还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起来是一大家子。风尘隔着头套摸摸鼻子,问韩莎:“这个你熟,它们这是摆家家酒呢?都算得上是先天真人了,幼稚不幼稚?”

    “怎么就幼稚了?它们羡慕人的生活方式,羡慕人的得天独厚,所以躲在山里玩儿过家家,摆家家酒,怎么就幼稚了?”

    “好吧……”

    “我也跟人摆过家家酒,你不会吃醋吧?”韩莎说,然后就送给了风尘一段记忆。那还是她极为“年轻”的时候的一段记忆,也是在山里。它们一群大仙爷有的扮演婆婆,有的扮演女儿,还有扮演女婿、公公的,学着人的家庭模式玩儿。当时韩莎扮演的就是一户人家的女儿,还是考了大学的那种……女婿!风尘托着下巴,心里琢磨着:“白头山上的那个爱打英雄联盟的大仙儿?是不是该把它炖了煲汤呢?”这貌似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敢在过家家的时候占我便宜!

    韩莎问:“你在想什么?”

    风尘一本正经的,说一本正经的话:“我寻思着把白头山上那只小黄鼠狼炖了煲汤,加些山药,应该和兔子肉差不多吧?”

    韩莎“噗嗤”一笑,嗔祂一眼,说道:“至于么?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儿?”风尘说道:“那些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却又劝你大度的人,你一定要离他远点儿,不然雷劈的时候会不小心连累你……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就劝我大度?你看我头上的色儿?那是一大片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啊!”

    “哟,词儿还一套一套的。我也跟你说啊,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劝你计较的人,你也一定离远点儿。要不然你不会被雷劈,顶多是去监狱里多待几年,唱着铁窗泪,吃着窝窝头。你要知道,劝你大度的人,无论是什么原因劝你大度,顶多也是让你憋屈一些。被雷劈的几率呢,有,不大。但进监狱的几率,那是伸手必被抓,尤其是你势力不如人的时候。所以为什么人们总是劝弱者大度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