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营口子坠龙事件

    由基因不能知道新的营、卫之气是什么、做什么,但却可以知道制造新的营卫之气的旧有的细胞之结构、工作之原理,可以知道新的营卫之气最终之归宿——每一个细节,都会在基因中体现出来。于是,在有了较为详实的观察结果佐证、验证了之后,祂是可以使新的卫气形成的经纬、网络扭曲、变形,达到一种它本身要达到的状态的!

    许多事,便也都是这样……或许不知道它是什么?干什么。但却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并且还可以做到。

    像任红梅对苏阮说过的一句话——

    “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做到!”

    风尘不禁就想到了这句话,便看了韩莎一眼,说道:“让进化——开启吧!”抽出手臂,将韩莎一搂,于是便在新陈代谢的过程中,整个躯干内部的,新卫气组成的经纬网络便被一个细胞、一个细胞的排挤、扭曲、变形……每一次新陈代谢,都是一个细胞的距离,网格就会被挪动8微米。一个8微米、一个8微米的移动,那些被排挤的细胞则通过新陈代谢的作用“搬家”——寿命达到了上限的,则是直接被分解,重新加入了消化的序列,变成了营卫之气,被重复利用。

    一个一个按照最完美的标准数学模型计算出来的点,和原本自然形成的点重合,形成了一片复杂的,犹如星图一般的星星点点。

    这些点之间的纠结强、弱不等。那网格的扭曲,也正是因此才形成的。在计算的结果中,这些网格扭曲之后,这些点的位置就会因扭曲而坍缩,最后彼此连通起来,形成大大小小的如同肺叶中的气管、肺泡一样的形状。不过心脏、肺部、肝脏等不同的脏腑组织,最后也会在形状上有所区别……

    譬如心脏,便会坍缩,卷出一卷、一卷的蜷缩、漩涡状的“花瓣”,并成一朵花儿来!

    肝胆、脾胃相应伴生。

    ……

    这一“主动”,风尘算是彻底的“黑”了,如若是脱去了衣服,便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绝对的黑,光、波几不散失、逃逸。韩莎用手指点着祂的鼻尖,说:“今天开始,你的新名字叫小黑。小是大小的笑,黑是黑不溜求的黑,乌漆墨黑的黑……这下不用聚气,都变成黑色的了……”

    风尘无语,道:“就算你是我媳妇儿,也不能给我瞎取名字。光是‘宝宝’这个就让我妈笑了一个星期。”

    “给你脸了是吧黑,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我不敢!”

    头上被拍了一巴掌,像是拍在生瓜蛋子上一样。韩莎得意的“哼”一声,说道:“看吧,这可不是我强迫你的。是你自己应下的。小黑……我让你不敢!当我是母老虎啊?”然后又在风尘的头上拍了一下。风尘一手捂住头,隔着头套都能让人感受到祂的幽怨——估摸着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韩莎的套路了。“别打、别打,我这么天才的脑袋,被打笨了你后悔去吧……咦,你看看这个故事!”风尘又翻出来一个故事,直接照着英文念了中文:“在中国的鲁地一个叫营口子的地方发生了坠龙事件。一条长度大约在三百英尺左右的,东方传说中的龙在一场暴雨之后,从天空坠落。于距离营口子大概三英里外的田间被人发现,当时这条龙已经奄奄一息,身上还有被雷电劈开的伤痕,地面上大滩、大滩的血,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蓝绿色,有些像某种昆虫的血液。”这是一篇现场报道——因为是远东的新闻,所以并没有上到头版、二版,即便是奇闻,也是不起眼的版块!

    和文字配合的,是一张现场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一群人抄着手在围观,有警察拉出了警戒线,将中间的龙尸保护了起来。

    龙有双角,形却是如灵芝一般,边缘处呈内圆、外尖的波浪状,稍向外翻出了一些弧度。鼻子上长了四根长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韩莎抢过报纸,讶道:“真的是龙啊……而且还是死龙……要说这龙,活的我见过,死的我还没见过呢。不行,一定要去看看!”便拉着风尘起来,便朝着楼内的工作室走,“安排一下工作,然后让杰瑞看家。咱们马上出发!”

    “哎,急什么?”风尘无语,心说:“我这个没见过的都不急,你这个见过的……”一下子想起了什么,问:“你什么时候见过活的龙了?”

    怜悯的看了风尘好几眼,韩莎满是遗憾、怜惜的口气,说:“可怜的孩子,你当年都经历了什么?就西营那里,龙一共出现了十多次,你竟然连一次都不知道,一次都没见过。西营诚然是穷山沟,但这一条龙出现十多次,几乎是一两年就出现一次,这概率够高吧?还出现过一次巨雕——《神雕侠侣》里面的大雕跟那头雕比起来都是小孩子,翅膀展开了足足有三米多长,啧啧……”

    风尘问:“那你都见了?”

    “哼哼,那是当然……”韩莎透出一股优越感,却没告诉风尘——它是离得远远的,将自己藏好之后偷看的。

    真要被龙和巨雕看见了,现在就没韩莎了……当年的壮举,绝对算得上是用生命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韩莎弯了眼睛,像是月牙一般,说:“我真的很好奇,你说这龙平时是生活在什么地方的?又是怎么飞的?这会儿好容易有一个死的,我们正好去解剖一下……”风尘顺着她一路朝着工作室去,心说:“龙要知道你这么想的,肯定能气活过来。”韩莎敲开门,走进了宽敞的工作室,一群员工正三五成群的商讨、工作,房间内摆满了各种石膏模特,有的模特身上穿着衣服,有的却是一丝不挂。工作室内各种的材料,从设计图纸到文艺小说,再到布料都随意的铺在桌子上……

    “大家先停一下,我来宣布一件事!”韩莎叫停了大家的工作,将人集中起来,说:“我和我的丈夫将会出门一段时间,你们的工作照常进行。好了,我的事情已经说完了,大家继续吧!”

    主要的则是八大金刚的系统——

    支线任务:老板的信任。

    在老板和老板娘不在的这一段时间内,做出成绩,体现自己的价值。一,设计一款畅销的新产品,二……

    “云岚……云岚……”韩莎又喊了箜云岚,直接通过生物芯片将事情告诉了箜云岚。箜云岚疾奔过来,问:“营口子掉下来一条龙?”

    “我刚在新闻里看到的,上面说的日期是昨天。咱们赶紧去,说不定还能看到!”韩莎说道:“你快点儿换衣服,咱们马上出发。”

    箜云岚道:“马上……”

    箜云岚的执行力却是极高,只是十多分钟,就换了一件毛线织的骑装出来,一件紧身裤,一件毛线衣,配上一件毛线帽,分外的精神。脚上是一双马靴,手上是一双厚实的白手套。往外一走,却是英姿飒爽。韩莎、风尘也换了衣服出来,韩莎给风尘换上了更透气、轻薄一些的头套——远东的农业国的空气质量可要比工业社会的空气质量好的多。身上是一件精神的风衣、紧身裤,一双坡底鞋。

    自己则是一件连衣裙,也戴了头套。和箜云岚挥挥手,低声说:“走,姐带你飞。”一出庄园,走了几步之后,就拔地而起,直上虚空。

    脚下的庄园恍惚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火柴盒大小,整个城市纳入眼帘。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城市。

    “啊……”

    箜云岚肆意的叫了一声,感觉浑身上下从内到外的爽!

    水汽汇聚,一朵云遮住了脚下。简简单单的,便挡住了从下可能窥探到三人的身影的视线,在这个世界里,既不用通过声、色播放、覆盖的手段来隐藏形态,又不需要担心高度和民航冲突,飞起来也分外的恣意妄为。阵法笼罩之下,那一朵云便以一种只有于海上可以看到的波云诡谲的速度变换——有一小片一小片的云被剥离,在后面形成了一截尾巴。小小的尾巴溶解在蔚蓝当中。

    但那云却并未缩小,反倒是更加汇聚,在风中卷。三人的飞行速度不仅快过了声音,而且还是声音的二十倍左右……

    只是身在高空,这样的快速,却也不显得那么惊人。

    箜云岚问了二人一个问题:“姐,姐夫,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啊。”韩莎笑,点头说道:“你问。”

    “先问姐夫,你穿衣服这么随意,就不介意别人的看法?”这丫头的问题倒是刁钻的很,风尘反问她:“你说呢?”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个啊,我也很绝望啊。谁遇上了你姐姐这样的,也只能认了。打吧,舍不得,骂吧,也舍不得,所以你姐姐怎么折腾我,我也只能认了。这叫什么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捧在手里怕化了……”话没说完,就被韩莎掐了一下腰间的软肉,拧了足足一百八十度!

    风尘送给箜云岚一个“你看吧”的眼神——事实胜于雄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