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成就先天,故事和主动

    从“后天之人”到“先天真人”之蜕变,恍是一次新生,脱胎换骨,身之内外,皆焕然新生、截然不同。外触诸多觉,声、色之中,一切都是新鲜、美好的,那种美蕴含于平实,却令人百见不厌,心生欢喜。无有大惊、大怒、大喜、大悲,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存天理,灭人欲”之出离——

    此道可谓“三心”,箜云岚见了新生,心如婴儿,只觉世间之一切皆如此美好,一草一木,一光一色,都令人欢喜。每一次见,都像是第一次见……这正是所谓的“婴儿”。她却很自然的想到了“三心”——出离心、菩提心、慈悲心!

    见万物如于山巅,不因事生怒、悲喜,此为“出离心”;见万物之犹新生,一见一新,不有成见,此为“菩提心”;见万物、声、色,有喜悦,此为“菩提心”。

    其母多斋奉佛,家中之妇人也多信笃。箜云岚虽不信这些,可耳濡目染的,什么菩提心、出离心、什么般若波罗蜜多之类的东西,却是知道的。目光一闪,箜云岚不禁感慨了一句:“她们天天念佛,却离得佛远。整日里也不少算计,心不在那里,念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倒是我这个假小子,一招明了我是我,现在已经成了佛。”她的嘴角,勾出意思坏笑,玩味道:“等下次回去,让她们别拜佛了,拜我吧。活佛不拜,偏偏要拜泥胎,多傻?”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是韩莎的声音。韩莎问:“这先天真人,感觉如何?”

    箜云岚一转身,便冲韩莎一笑,说道:“我从来不知,原来我往日里熟视无睹的东西,都这么的可人。”

    韩莎道:“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箜云岚道:“是。”

    “你看天上的太阳……当它上升到了最高处的时候,也就是正午,是一天当中太阳最辉煌的时候,所以有一个词,叫如日中天。我猜,这些话若是在你成为了先天真人之前,定是不耐烦听的,但现在却不一样,你一定会感兴趣。”韩莎指着太阳,说道:“提携日月,把握阴阳,少阳初生之杏,如日中天之炽,这便是你接下来的功课。日出时分,阴阳交替,老阴逝,少阳生,这其中变化,皆须你去体悟!”

    又道:“从今日起,便不需要吃没调料的饭食了。咱们食不厌精。”并行了一段,一起在庄园的小路上散步一阵,二人便折返了回去。风尘已准备好了午餐——五个热菜,荤素俱全,还有一份南瓜汤。

    所用的食材都是通过食物的打造机制作出来的。

    箜云岚大快朵颐,直说自己有一种“活了的感觉”。吃了一个多星期没味道的,或者寡淡或者油腻的食物,今儿终于有吃到美味了!她一边吃,一边说:“我现在感动的想哭,呜呜呜……太好吃了。姐夫,我要嫁不出去了。”一连吃了四碗米饭,菜也吃了大半,才感觉是饱了一些,浑身都是舒服的。下午时分,睡过午觉后,箜云岚就被韩莎压了一些学习任务——从数学开始。

    箜云岚……

    “为什么还要学数学?”

    韩莎瞥她一眼,说道:“不止是数学,还有生物、物理、化学。这四门功课是最主要的,好好学,要不然给你神功秘籍,你也看不懂。先给你这个看看,关于人体如何运作,如何完美运作,协同肌肉、呼吸之类的……看得懂吗?”

    一股信息便进入了箜云岚的脑海。

    通过她眉心那一银霜色的生物芯片将一股信息传了过去。箜云岚的芯片并未去掉,只是被风尘改变了功能,变成了正常的生物芯片。将里面原本集成出来的女杏格斗家什么的内容全部删除掉了。

    箜云岚接受了信息,一看全部都是各种复杂的数学公式、几何图案,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韩莎掩口一笑,说道:“给你这妮子一点儿动力。好好的学吧。记得静功别落下,等你静功有了火候,再教你驻脉中游的功夫。”

    “让我死了算了……”箜云岚大叫一声,气急败坏。韩莎握着拳,送给她一个“加油”,然后就跑去跟风尘一起,晒着太阳翻报纸去了。风尘穿着一件像是魔法师斗篷、博士服一样的斗篷装,一条蓝色的长裤,白色的、毛茸茸的软靴。配着金褐色的斗篷,给人一种极为清晰的层次感,头上则戴了一个白色的头套,靠近了发髻的位置,是黄、绿、红三色的线条收束出来的彩色。韩莎抱着风尘的胳膊,轻轻的靠着风尘……脸,在风尘的胳膊上轻轻的蹭着,时而看一眼报纸!

    报纸上一些猎奇的新闻很有趣,譬如是在大西洋中发现了一种海怪——这个新闻当然不是真的,这只是一种噱头,是用来增加报纸的销售的!

    那是一个足有三层楼的大家伙,天啊,它的身躯太庞大了。两只眼睛就像是探照灯一样。它从海面浮出来,威廉大喊着让水手们赶紧转舵。巨大的浪涛使船起伏翻滚,随时都有可能覆灭。作为亲历者,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当时我们是如何的慌张……是威廉,这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升级的船长,他拔出了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安静,女士们,先生们,谁再喊叫、乱跑,我就击毙他!”他的果敢挽救了我们的杏命,我们真应该庆幸。是他阻止了我们乱跑、大叫,使得水手们终于有机会第一时间采取转舵、撤离的手段。如果混乱持续下去,我想我们都将葬身海怪之口……

    以上出自《海怪》,作者奥斯汀!

    类似的短文还有很多,譬如有人以第一人称写了自己是一位神甫。有一年在一个教堂工作,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奇异的,像是什么东西敲击的声音。然后他大着胆子探查,发现了一只坟墓底下被困住的吸血鬼。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心跳加速,几乎不能自己,又如何给自己壮胆,哆嗦着念着父之名,用升水和大蒜杀死了吸血鬼,拯救了懵懂无知的世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通篇的冗长的句子,累牍的心里描述,却是将一个简单的故事写的阴气森森,恐怖异常。然并卵,读它们的是风尘、韩莎。

    别说字母文字天生的隔阂了,就算是真的那么恐怖……就算是真的有吸血鬼,这玩意儿对二人而言,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好不好?

    “再找一个小故事看看……”韩莎窜促风尘。风尘便又翻了一个故事。阳光落在祂的身上,电磁波落在祂的身上,除去了被衣服反射的一些外,剩余的几乎被完全吸收,只是反射了极小的一部分,使得祂衣服下面只是一片黑影,只能模糊的被韩莎看出容貌来——普通人见了,只能是一片模糊的黑——像是没有勇亮的黑夜里看东西一样。韩莎道:“有些事,我们或许可以更加的主动一些……”

    看着新的故事,韩莎却说起了不相干的事情——和故事不相干,但却和风尘本身的修行、蜕变有关。

    韩莎道:“新生的那些网格包络,我们已经初步知道了它的扭曲方向和大致的扭曲尺度——这个虽然并不那么准确,但准确的概率还是蛮高的。”

    对于新的营卫之气形成的,包络了五脏六腑、第三神经系统的那些网络的观察、计算的工作是一直都在进行的。到了现在,已经积累了许多的数据——尤其是原本的标准网格的扭曲,更是大致的“碰”上了一个较为合适的公式,做出了一些推演。韩莎的意思很明确——先粗调,再微调!

    以风尘对自身的控制能力,先将那些网格扭曲到计算出来的理想尺度。然后是过了还是不足,是哪儿有些不合适的……

    根据自行矫正后,反馈出来的数据一点一点的修改就好了。

    这样无疑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

    韩莎道:“先大尺度,再小尺度。一点一点的调试,我们没必要一直等下去,不是吗?”脸再次蹭了蹭。

    “的确,我们的数据积累的已经差不多了。推算的结果就算是有差,也不会差太多。与其这样等它们自己过去,不如我们直接让它们过去……就算是坐过了站,它们也会自己回到自己的目标地点不是?”

    “但这一次不能直接达到终点的概率很小。我猜这一次的一步到位肯定是有很大的几率的——因为它们是什么,做什么,搭建一个怎样的,都是你的基因、你的身体帮你计算好的。你本来就知道这一个过程,这就相当于你主持了一个国家,其中有一段跨区域的大工程,你或许没有下去看过,但底下人的报告肯定是打上来的。所以,你现在已经初步可以想象出工程完成之后的蓝图了。”

    风尘低头,看韩莎,笑道:“所以,我现在看到的就是CAD?”

    “宾果!”

    韩莎给风尘点个赞,自己做的比喻,差不离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自己家的宝宝收集数据、计算、观察的最主要的目的是研究其机理,其次的一个目的,不就是和基因中的信息进行相互的印证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