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雨中

    只是一恍惚,一场梦幻破碎成泡影——像那零落的雨滴落在草叶上、地砖上、石子上、秋千的立柱、横梁上、楼的墙壁上、窗户上,雨中人的身上一般,触之破碎,溅射成一瓣、两瓣、三四瓣,只飞散出一种支离破碎,再落下来,轻如云雾,融于雨中。在地上,则成了水,湿润了草坪、地面。作了一遍道生功,动作便停了,祂一动不动,任由雨水落在身上,细长的睫毛拦了一帘细碎、晶莹的水珠,紧身的衣服湿透,贴的身体更紧。

    雨滴从高空落下,打在身上,却并不重。它仆一接触,就变得温柔、散开,由有形变得无物……

    静默须臾,风尘便又动作。

    作十二工学以调理身体。身、气、心者皆协,三协合一。

    一旁的韩莎身周力场随着动作一涨一缩,雨水落之不进,雨水落下之后便形成了一层不足十分之一毫米厚的水膜,裹成了球儿。韩莎专心动作,别无旁顾。第二遍的夭生功完成了后,风尘的十二工学便也完成了……箜云岚却是没有出来,隔着窗户看二人练功,竟是一下出神、坐忘了过去……

    力场散去,雨水便直零落了身体。韩莎默过了须臾后,便忽而一踩地,骤然发力,迅猛欺身,一条腿高高的扬起,像是圆规一样朝着风尘点过去……

    风尘一抬手,便拿住了韩莎的脚腕。

    “哗……”

    一片水珠横向扑面,尽数落在了祂的身上。这些水珠却是被韩莎的动作激起,然后改变了方向,全数以一种激烈的方式落在了风尘的身上。只是韩莎的速度极快,所以她的脚踢过来的时候,雨滴却并没有跟上——

    可随后雨滴就来了。

    风尘被迎面淋了一个剔透,惹得韩莎“咯咯”的笑,像是偷了小鸡崽子的黄鼠狼……嗯,以前的确是黄大仙来着。

    韩莎又喝一声:“神龙摆尾!”

    被风尘抓住的脚一用力,另一只脚便抬起来横向的一记鞭腿。这一腿凌厉、迅猛、果断,被腿扫过的区域形成了片刻的“空隙”,雨水形成的“空隙”清晰可见。风尘不闪不避,只一歪头,便任由这一脚砍在自己的脖颈上。就听“砰”的一声,被刺激的雨滴这才甩出了一条银色的尾巴,淅淅沥沥的洒落。风尘用力的左、右歪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像极了武打动作片里面的反派,道:“舒服,再来!”松开了韩莎的脚踝,示意韩莎继续、不用客气——这一下更是反派气势十足。

    “既然,你这么托大……”韩莎看着风尘的眼睛,“那就——”话出了半句,就骤然进攻,这一脚低了一些,是由下向上的一脚踢风尘的软肋。

    风尘举起了胳膊,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出来,摆出了一个“公鸡下蛋,下蛋公鸡,攻击中的战斗机”的姿势。

    所以这一脚没有任何意外,中的结结实实。然后又换了一个方向,另一边再来一次,反正就是打哪儿就把哪儿亮出来。一阵“砰”“砰”声不绝于耳,延绵成一片,竟是如雨水落地一样的密集!

    踢了一会儿风尘,韩莎就停脚了。撇嘴道:“没意思,不跟你玩儿了。一点儿都踢不动,连赛亚人变身都没有……”

    风尘挑眉,说道:“你一直踢我还有理了?这是家暴懂不懂?不就是想要看赛亚人变身么?看好了,什么叫超级无敌赛亚人,哇呀!”被雨水浸透的紧身衣呈深紫色,突兀的就膨胀起来。祂的周身肌肉皆是奋起,极度的凝气让祂周身的肌理皆处于一种极致,一根一根的血管都如老树盘根一般,鼓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形成了网络,脖颈处的两条粗大的肌肉更是长成了三角形,像是眼镜蛇的翅膀一般。风尘故意低沉了声音:“柔弱的少女哟,此刻的你,有没有一种软弱无助的感觉?并且为此后悔呢?”

    “后悔你个大头鬼!”一个水球直接丢风尘脸上,韩莎道:“这个样子还真丑,我都不爱你了。”

    风尘:……

    韩莎嬉笑道:“在想什么?”

    “我在想……”风尘顿了一下,看着她,说道:“为什么踢我的人是你,让我变身的人是你,拿水球呼我的是你,最后说不爱我的还是你?为什么你就那么有道理呢?为什么……”最后一个“为什么”的“么”字一落,韩莎的腰便一紧,被风尘从背后搂住了。再转了个身,迟来的一片飞溅的水幕便落在了风尘的背上,风尘在韩莎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柔声道:“我生气了,怎么办?”

    “那,你轻点儿……”韩莎拱了拱屁股,闭上了眼睛,弱弱道:“人家怕疼!”

    “教坏小孩子……”

    风尘的手窜了上去,在韩莎的胸口捏了一下。

    “你家相公还是很宽容大度的。”

    “嗯、嗯……宝宝最疼我了,能忍我的坏脾气,怎么样都不会生气。”韩莎的声音弱弱的、糯糯的,像是柔软的桂花糕。风尘用鼻尖蹭着韩莎的脸,说:“那是因为莎莎很好啊,所以宝宝才会疼你对不对?”

    在雨中温存了一阵,风尘便把韩莎拦腰一抱,进了屋子。一离开雨水,身上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股冷……

    抱着韩莎回到卧室,韩莎一脸的天真无邪,问:“我们是要做羞羞的事情吗?大白天的太羞人了,晚上好不好?”说着还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个劲儿的摇头。风尘无语无语的,将人放下来,送给韩莎一个脑瓜崩儿:“脱衣服,都湿了。你个大高手不怕感冒,湿哒哒的穿着也不舒服吧?”

    “哦哦哦,原来是换衣服啊,我还以为是——”韩莎小鸡啄米状的一个劲儿点头,两根手指在胸前戳啊戳……

    “我……”风尘无语的看着演戏上瘾的韩莎,便帮她解开了系带。用手指将系带一层一层的松开,脱掉了上部的衣服。之后让韩莎坐下,脱掉了下部。韩莎在祂脱衣服的时候各种的不配合、捣蛋,还乘机偷偷的非礼祂……风尘一言不发,连同内衣都给韩莎换上了干爽的,穿上了一袭白色的连衣裙。

    被换好了衣服以后,韩莎一下子就变得乖乖的,屈膝坐在床上,双臂抱着膝盖歪着头看风尘换衣服。

    风尘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一条铅笔筒长裤,踩了一双平底鞋。韩莎可怜巴巴的像是一只幼兽:“宝宝,我饿了……”

    “你这是要退化回幼儿园吗?”风尘吐槽一句。便去厨房做早餐——像是这样大雨的天气,W公司都是休息的。

    虽然这只是第一场雨,但很早之前就约定了规矩:下雨天就是休息日,大家伙儿都不用过来上班了。

    风尘、韩莎这两位老板就是这么的任杏……

    不长的时间,风尘就煎了鸡蛋,做了一大块披萨。便去公主抱将自家的媳妇抱出来,又叫了箜云岚,韩莎一点儿都不感觉在外人面前秀恩爱,被风尘抱着有什么不好的。直接一路公主抱被放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风尘和箜云岚说:“我这媳妇娶得,一个能顶的上一个加强连……贤妻良母、幼稚、泼辣、雍容大气、斤斤计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玩儿不转的,我这是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箜云岚说道:“那就是*****呗!”

    韩莎将一个煎蛋吃光了蛋清,便用筷子将蛋黄挑着送到风尘口边。风尘一口吞下了蛋黄,然后披萨就到了口边……

    韩莎递给风尘一个得意的眼神儿:看老娘用饭堵住你的嘴。

    箜云岚“噗嗤”一声笑,然后闷头吃早餐。杰瑞也学着箜云岚的样子专心的对付食物。风尘被喂食了三个蛋黄,一大片披萨。吃饱了都没有自己动筷子,用生物芯片发给韩莎一个胖乎乎的兔子表情,表示:“再这样我就真的变成圆滚滚了。恭喜你!我已经成功的忘记了怎么抓筷子,没了你我得饿死……”

    韩莎则是发了一个卡通形象的黄鼬,穿着礼服、带着礼帽,一手还拿着一根文明杖。走近了之后,将帽子一摘,拿在手里绅士的行礼。

    “承蒙夸奖,这是我的荣幸。”

    “……”

    雨一直下,下午还在下。远处的湖面上翻起了银色的水花,一鳞一鳞的。上空则是一层薄薄的雾气朦胧。可以听到“哗哗”的水声在淌。一直到了傍晚时分,雨水才是止住了,外面却到处都是泥泞,充沛的雨水自然而然的淌出了一些细流,庄园外的草坪上还积出了一滩水,足足有三十多平米……第二天的时候,蓝天、白云便倒映在那一滩水中,似乎天空就在脚下,别有一番意趣。

    休息了一天的员工们一早过来,鞋上带着一些泥泞。便干脆在这一摊水中洗了一下鞋才开始工作。

    箜云岚就像是被野生放养了一样一个人在庄园里转,心却的确是一点一点的将杂念放了下来……

    一天两天三天……

    周遭的安逸、祥和之环境,每日坐下的静,让她心中咏来越干净,逐步接近了一个极限。道,已隐约可见。进一步,便是“逆反先天,成就婴儿”的先天真人,退一步,却是庸庸碌碌的凡人的一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