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二章 金蟾传法

    简述黄道十二宫、八景宫、三千世界法后,金蟾话稍停顿,便细致的从“黄道十二宫”开讲:

    黄道十二宫以春分为起点,将黄道分成了十二等分,谓之十二宫。依次为白羊宫、金牛宫、双子宫、巨蟹宫、狮子宫、室女宫、天秤宫、天蝎宫、人马宫、摩羯宫、宝瓶宫、双鱼宫。

    黄道十二宫之术,以人之十二正经为体,外显相应之宫相。彼此兼而不同,同体而异形,分和变化,上应星辰天象、时序、时令之变化。将人之正经与天地之天时变化交参。粗听其法门之纲要,便已知其不属旁门,乃是比之正宗还要正的妙法。金蟾不徐不疾的,斟酌着词句,讲完了纲要,便问:“素心掌门可是懂了?”

    只是纲要,还不涉及具体的修行方式、步骤,却也让金蟾废了不少的劲儿。这其中的难度不下于是去给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农民讲微积分——在知识上,双方存在巨大的鸿沟,难以逾越。

    故,金蟾也不知她听懂了几分。

    它只是尽量的,用林素心可以理解的方式去讲。将那些对它而言是“理所应当”的东西掰开了、揉碎了,添加一些本土的特色去讲解。

    它之所以联系黄道十二宫这一星象,便是为了让学习这一法门的人不懵逼罢了。

    林素心点头,认真道:“这些懂得。”

    于是,金蟾就进入了正题,言道:“人有十二正经,子午流注起于足少阳胆经,应白羊宫,于手少阳三焦经,应双鱼宫。此乃一一对应,这子午流注,便不予你细说了,也都知道的。接下来,我便细讲一下每一经之流注、穴道、巡行,以及相应星座的位置、形状以及感应之法。足少阳胆经之流注,其重在胆,为……”细讲了修行之法,却是一步一步,清楚明白,都是具体的操作,不掺任何的玄之又玄。林素心认真记下,这些修行之细节记忆起来却并不困难,一个修士,哪儿有不熟悉经络、穴道的?尽数记下之后,金蟾便与她讲了第二门修行法:

    八景宫!

    八景宫之八景,应人之奇经八脉,分出八神。却不应星象,只应身神。以为主宰身体运作之能者为神,主不同之职能……

    依旧是先讲纲要,再讲修行之法门。有了黄道十二宫的经验,这一篇理解起来也没有多少难度!

    毕竟“降天魔女自在大神通”就是本世界的产物,认知上不存在多少的问题。

    但三千世界法就不一样了——

    这是货真价实的“跨界”过来的东西,在认知上存在着天然的鸿沟。金蟾之所以将它放在最后说,也是在琢磨一种合适的说辞,可以让林素心理解——至于这一法门的原理,讲了估计林素心也理解不了……什么“平行世界”啊“世界线收束”之类的,每一个字分开了知道是什么,合起来就“呵呵”了。金蟾道:“下面,我来说三千世界法,这一法,你理解起来会有困难。你只需知道,这一法可以改变过去,让现在变得不一样就行了……修行这一法门,在于念生,将你的神,分出念来,使这一念形成一个基于现实的,却超脱于现实的世界当中……”

    才是一句话,林素心就有点儿懵了……那种困惑的表情,甚至是有几分可爱。金蟾看到这个表情,心中一叹:“果然,说的这么直白,也听不懂吗?”

    那,就争取想一个更加简单的表达——

    “人之心动,一念生动,一念凋零。一念生出,便有一浮屠世界。浮屠世界是心动出,浮屠世界中,亦有人世间一切人、物。彼此之间,存在着玄妙的练习,浮屠世界是现世的过去、现在、未来,每个人在浮屠世界中都有无穷之化身……你在浮屠世界之过去,便可改现实之过去,在现在,便可改现实之现在……”这一段绕,金蟾竟然奇异的发现林素心这一次好像是听明白了一些……

    MMP的这不科学!这一段说辞明明更加弯弯绕一些,居然听懂了几分。刚才说的那么直白,竟然听不懂。

    金蟾感觉自己有点儿方。

    心中吐槽:“这就是所谓的认知障碍吧?”俗称的“见知障”或者“知识障”就是这个了。这种障便是先天真人都有,虽然是比普通人小得多(普通人的障如果是百分之七十,那么先天真人就是百分之七,而超越了先天真人的风尘,这一个障同样存在,只是更加的小一些,对于先天真人而言,几乎就等同于没有……),所以,同样是三千世界法,如果是教给妙玉丙,应该就会容易很多。但它教的不是妙玉丙,而是林素心——到底还是跟百花谷更有交情一些。

    “浮屠世界,念生念灭。身处其中你又如何知道你是你呢?故而这修行之要,第一步便是要知道‘我’——那一个你,是真正的你。不然,只会迷失其中,旁人见你宛若疯子一般,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浮屠世界中的你同化,那便是走火入魔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

    但比之可以修改现实,在林素心听来就是可以掌控时间法则的超级大神通,这一点点“走火入魔”的门槛儿却是应有之意,神通的威力和风险成正比,这一点儿毛病都没有。这是一门可以“天下无敌”的神通。再说了,普通的练气法好像就没有了风险似的?练岔了气的,不也大有人在?

    总之,林素心很淡然。这一种心态倒是不错。

    金蟾便继续讲了修行法……

    如何对“我”进行锚定,不使自我迷失在浮屠世界,如何做到改变现实、改写现在等等。林素心听完之后,却不由吸了一口冷气——这一门神通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林素心很自然的,就按照自己的思路,想到了一种可能:假如修行达到了极致,那种“干涉”的能力也达到极致,万物是否也可以被干涉?这一种思路是金蟾没有的,这也就是它在认识上的局限杏,但听林素心一问,又觉很有可能:如果真的是不止可以修改人在天地之间留下来的信息,而是可以作用于更加广阔的,粒子留下来的信息上,那么说不得,真的可以用自己的想法来改变这个世界!

    那,是真的可以令一个人死而复生,让一个世界凋零,也可以让一个世界变得鲜活的动人力量……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毕竟谁能做到那种程度呢?心念至此,金蟾不由想:别人不行,但自己或许还真可以。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黄道十二宫、八景宫两门神通讲了两个时辰,三千世界法却是讲到了后半夜,才讲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就留到了第二天继续讲,于是又花了一个白天的功夫。

    美利坚的西海岸终于迎来了一场久违的降水。

    风尘的“灾星”属杏不攻自破——于是韩莎想要油炸大蚂蚱子的计划也泡汤了。风尘看着窗外淋漓的雨水,却是松了一口气。像是蚂蚱、皮皮虾、蚕蛹这种存在,甭管夸的多么美味,多么好吃,有可能的话风尘也不想把它们塞进嘴里——这玩意儿很膈应好嘛!就算祂现在不怕昆虫之类的小东西了,可也不能说就喜欢吧?但假如韩莎真的油炸一盆蚂蚱,殷切的用小手抓着往祂嘴里塞……

    这当真是一场好雨,救驾及时。风尘心道:“好雨知时间,当春乃发生,虽然迟了点儿,但还是甚合朕意,救驾有功的。”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鹅卵石路面上,将鹅卵石湿润的剔透,洗去了表面的灰尘。鹅卵石路边变得颜色深沉了几分,砖石路面更是干净、深沉成了一种灰褐色。草坪上的草更显得翠绿,雨落如珠帘。

    “下雨了?”韩莎睁开眼,也看向了窗外。旋即又拍了风尘一把,哼道:“下雨了也给我出去练功。穿上练功服出去,练完功进来换!”故意的做出一脸威严,将风尘从被窝里拉出来,将衣柜中的一件紫色的紧身练功服取了出来。练功服是连身的款式,面料高弹,前置的系带。系好之后,再系上一条宽腰带,便穿好了。韩莎也穿上了练功服,却是一件深蓝色的,一样的款式。穿好了衣服,便将风尘推出去:“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就算天上下刀子,你也给我出去练功!”

    到了箜云岚的门口处,便用力敲了几下门。

    “云岚,起床做早课了……快点儿,我们先去了。”

    一出了门,冰凉的雨水便落在了衣服上,眨眼之间二人的练功服就湿透了。紫色和蓝色都变得更深了几分。二人置身于雨中,任由雨水落在身上、头上,便在雨中开始动作。那一抹紫色的身影妙曼、飘忽,犹是远在天边,却近在咫尺。一种说不出来的矛盾感充斥其中,却又是那么的自然、和谐,酝酿着一种生命……生命在其中萌动、薄发,像是一棵草,在严寒中萌芽,在春雷生中破土,迎着凛冽的寒风生长、茁壮。

    祂犹如是九天之上孑然独舞,高处不胜寒的仙子。

    又似近在咫尺,却虚幻如泡影一般,令人心生欲念,却又触之不及的天魔,欲得而不可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