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观察所得,旱魃转世

    极致、复杂、完美、艺术……那是一种怎样的“巧夺天工”呢?将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光、波、辐射吸收、加工,将之转变为营卫身体的材料,这一整套的工作过程都在身体内完成——只是,新生的营卫之气形成的包络,虽更能有效加工、生产,但其却排斥观察,内中详情一点儿也看不到。于是,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观察旧有的细胞吸收、加工、制造的过程……

    每一日除去入静、睡觉、练功之外的时间,风尘都会将这一个只有两微米高的“风尘”深入胃部,寻找、探查,然后找到生产新的营卫气的细胞之一后,便驻在了这里,至于今日,已经有二十三天了,每日观察时长约十四小时左右(或长出一些,或少出一些)。

    这一观察需要专注,且很难——

    细胞生产的速度太快,一个恍惚,似不注意,就过去了。每一个步骤、每一步协作,都需要反复的看、反复的琢磨……配合末梢的信息传导、处理、回馈,亦是用了二十三天,这才算是初步的了解了这一细胞的工作是什么:它实际上并未一步到位的将营卫气生产出来,而是进行了第一步的“粗加工”——它进行的是减速以及承迂!

    光、波……简单的说“玻色子”吧,玻色子被这个细胞吸收之后,会被降速,第二步,细胞内会生出一种吸附玻色子的小型细胞,类似于血小板,但却更小,可以载着被降速、降服之后的玻色子,进入到另外一个车间……熟悉自身运作的风尘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下一步的工序:

    承迂着被降速、可承迂的玻色子被运行到下一个生产步骤的细胞当中,然后就会被生成一样的中气……

    于是,原本不同的玻色子全部变成了同一种模样,就和食物被腐化成水谷之气一样。这些所谓的“中气”跟着就会被运往五脏六腑各处,然后分门别类,按照用途的不同,运输到身体的各处,然后身体各处的“工程队”就开始工作,用它们替换掉原本的老旧的、不堪用的身体组织。

    只是这一次替换和以前替换不一样。以前就是青砖替青砖,现在却是新型材料替代了原本的青砖——

    这一整套流程新的营卫之气和旧的营卫之气是一样的。不一样的、令人着迷的地方,无疑是“如何做到”。观察到这一个地步,风尘也只是达到了“初步了解”,后面则还需要更加深入的去观察——祂的心态却是平和,毫无波澜,长时间的观察也不会焦躁,生活中又有韩莎点缀,却是悠然自得的。观察积累的报告则存进了生物芯片之中,以备随时查找、对比和研究!

    这些报告,很自然的也给了韩莎一份儿。二人散步、看报、游玩儿之余,剩下的大部分精力就放在了这件事上。

    至于什么第三世界的修士为什么可以做到长生之类的小问题,干脆就是一个活跃思维的益智小游戏。

    作为“罗马人”,外乡人是如何通过条条大路来罗马的,是坐飞机还是坐火车,亦或者是开十一号骑自行车的低碳环保,就只能是一个谈资。真心没有必要拿出太多的经历去研究这个问题。风尘低下头,鼻尖隔着头套和韩莎的鼻尖碰了一下,说:“是你的鸡翅……”韩莎“噗嗤”一笑,问:“你说你不爱吃?”

    “我爱吃啊。”风尘笑,说:“可是我知道你更喜欢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黄什么给鸡拜年……”

    “一会儿就给鸡拜年!”

    身形微微的后仰,左脚平贴在草坪上,右脚微微抬起,小腿勾起来,脚面和左腿平行。整个人轻盈的在草上倒飞出了一个S形出来,那一种轻盈、轻灵,如纠结着一根无形的钢索,简直美的不可思议。风尘道:“盗帅踏月留香,本大帅比踏草摘花,也是一大美谈。敢问姑娘芳名?”

    韩莎修长的眉一扬,一扭脸,不去看祂:“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了?一天都叫不知道多少遍,你还问我的名字?”

    风尘无语,道:“能不能给导演点儿面子啊?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不能!”

    “哎,这媳妇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还是扔了算了。”

    韩莎:“……”

    看一眼太阳,风尘果断改了话题:“你看太阳里好像有一只鸟儿!”韩莎气鼓鼓的说:“我妈不让我跟傻子说话。”

    韩莎道:“那行啊……在青青草原上喜洋洋和灰太狼狭路相逢,恰好一只野猪经过,于是喜洋洋就向野猪求救,说是帮它赶跑灰太狼,就送给野猪一大捆草作为酬谢,灰太狼说野猪野猪,你帮我抓住喜洋洋,羊肉我分给你半锅。野猪你怎么选?”

    风尘:“……”心说:“有你这么问的吗?你还不如直接说我是野猪得了。”反问道:“你怎么选?”

    “气死我了!”韩莎抬脚、踢。然而什么也没有踢到。

    风尘的怀抱很稳。

    韩莎的双腿扑腾成了花儿都丝毫没有晃动的迹象。

    “好了好了,我是猪还不行吗?”风尘服软,抱着韩莎进了大厅,韩莎也从风尘身上跳下来,鞋子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击出清脆的响声,踢踢踏踏的跑进了厨房。风尘则是跟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进了餐厅——不得不说,这种坐着等饭上桌的感觉还是蛮享受的。泡上了一杯茶,从桌子上拿起了韩莎的翻译笔记,随意的翻上几页,怡然的让人不知不觉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韩莎端着鸡翅上桌。另外还有难得一见的馒头,是昨天晚上和好的面,一只发酵了一晚上一上午,直到中午。

    馒头雪白、松软,入口的感觉是“酥”的一下,甜丝丝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风尘三两口就吃掉了一个馒头——韩莎的馒头本就做的不大,不过却做出了许多很卡拉瓦伊的图案,就兔子、有有兔子,还有兔子……小兔兔那么可爱,三两口下肚后,风尘夸道:“好吃……这手艺,都能开馒头铺子了。”

    韩莎被夸的舒服,嗯哼了一声,却故意去指摘祂:“一个馒头三两口就没了。不记得要细嚼慢咽的吗?”

    “是是是……”对于媳妇的批评祂照单全收,第一个馒头已经吃了,就只能从第二个馒头开始执行了。

    “多吃鸡翅,少吃馒头!”韩莎谆谆教导,“在自然界中,肉食者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吃草的只能被肉食者鄙——别以为这是一个贬义词,肉食者鄙,就是肉食者会鄙视你。”一句话说完,碗里就多出了半碗鸡翅——只是翅尖最为鲜嫩的一部分,骨头也都被做的酥软了,入口即化。二人吃着,韩莎就问祂:“蝗虫敢不敢吃?”然后,又说了一件不相干的事:“自咱们过来了以后,这里都一直没下雪……也没下雨!”

    但实际上,这是一件事:

    冬季的雪是很重要的。它可以杀死空气中的病毒、病菌,也可以盖在大地上,使土地湿润,更能冻死土中的虫子——如果某一年冬天没什么雪,那么来年的蝗灾虫害几乎就是免不了的!

    当然,如果夏季的雨水充足,那也就不算什么了。但要是干旱……那就呵呵哒了。而今年貌似挺干的。

    一直到现在只是下过几点雨,刚刚湿润过地面,而且只是一场。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状态。

    地下的虫卵大量存活,天气又干旱无语……

    这妥妥的就是“蝗灾”的节奏。

    风尘道:“咱们来的时候好像地上的雪也挺厚的吧?”韩莎道:“咱们来的时候是几月份?来了之后下过雪吗?就那点儿雪,顶什么事?”忽而又用手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风尘:“宝宝,你不会是旱魃转世吧?走到哪儿就干旱到哪儿,简直是天灾啊……”“瞎说什么呢,你忘了咱们在苏州淋雨的日子了?”

    “那时候是你天赋没有觉醒,现在觉醒了。”韩莎强词夺理,然后直接就把风尘的碗筷收走了,根本不给祂反嘴的机会。

    风尘大声冲厨房喊:“那你信不信今天下午就下雨?”

    韩莎道:“你那是作弊,作弊不算……”

    “……”

    风尘无语……

    韩莎收拾了碗筷,抹一下桌子,就从背后推着风尘亦步亦趋的推到了卧室,将刚才还展开的窗户关上,又放下了四面的纱帐。然后便跪坐在床上,将风尘的上衣、裤子一一脱下来,很贴心的去掉了发髻上的首饰,又摘掉了厚实的头套。只是留下来一个棉布口罩,轻轻用手试了一下口罩上的潮湿、温热,说道:“头套给你摘了,舒服一些睡吧。我关了窗户,有拉了纱帐,这里的空气质量应该达标了。又有一层口罩,肯定进不了微尘!”韩莎给自己的这番操作打一百分。

    该想到的、该注意的,完全照顾到了。然后自己便也躺进去,含着笑看了一眼风尘晦暗的,显得有些模糊、看不清晰的脸,闭上了眼睛。一双手臂则是从风尘的腋下穿过,将人紧紧的搂住,被子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拉着,盖住了二人的身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