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长生方法千千万,归根路径只一条

    头上则是一个极为少见的,用和衣服一样布料、颜色制作成的头套,头发制作成了八字轮胎纹的图案。

    面部则用简约的线条自眼部一条横线,然后自中心一条竖线,组成了一个“丁”字形。

    “丁”是白色的,眼部以细腻的轻纱遮挡,隐蔽的开了眼孔。

    包裹发髻的部位则被收出了均匀的褶子,束上了一层珠光宝翠,绚烂迷人。

    韩莎一席清爽的白裙,裙摆是蕾丝边的,无袖,一双白净的胳膊惬意的展示出来,头发简单的从右侧梳起来,在前面扎了一个马尾。面上遮了一块盾形的白色的,半透明面纱,面纱边缘镶了一层金边,使得她风情隐隐,透着一种神秘之美。手上戴了一双蕾丝的手套,肉色隐隐约约,整个人都挂在风尘的身上,像是一只树懒一样,伴着风尘散步。边接受着风尘传来的,林素心大掌门的修行感悟,以及林梦琴、姜菱儿二弟子的修行感悟,试图从中可以发现一些什么……

    若非姜菱儿自己暴露,风尘都不知道她已经三百多岁。至于如何“长生”这一问题,无论是掌门,还是两位弟子,也都是稀里糊涂的!

    反正——就是那么稀里糊涂的练气、筑基、元婴,按部就班下来,然后就这样了。

    具体的原因,只能风尘自己找。

    老话说“一人智短,二人计长”,自家媳妇向来又是要能力有能力,要脑子有脑子,更善于发现问题,提出一些独到的见解。故而便也将三人的修行体悟、过程都发给了韩莎,和韩莎一起探讨。韩莎边是琢磨,便是漫步,广大的庄园里只有二人,独属于二人,阳光照得风尘的上衣、头套略是发烫。

    一股温吞的、和煦的风吹动了韩莎的面纱,轻轻荡漾起涟漪。韩莎忽而问了一句:“这些经验,你总不会白取吧?”

    风尘说道:“当然……我告诉了她们,可以把练气、筑基二者换一个顺序。”

    韩莎“哦”了一声,点头说道:“只是换一个顺序,对咱们来说不过一句话,对百花谷,对第三世界的修行界而言,这却算得上是一句真传了……真传一句话,假书传万卷,说不得百花谷会将你这一指点列为禁忌,作为门派的核心机密存在呢!”这一句话,足以颠覆现在第三世界中,修行界的格局——就是这么的夸张。

    风尘道:“是呢!”

    “我们去椅子上坐一会儿!”轻盈的漫步到石子路旁草坪上,一个新架设的长椅旁。韩莎边拉着风尘坐下来,将头枕在了风尘的胳膊上,皱了一下鼻子,说道:“首先,我们来说第一个问题——抛开第三世界,我们单纯的来说一下,长生是如何实现的?”

    韩莎的一问,一下子就跳出了第三世界……

    只是单纯的:

    长生,如何实现!

    风尘沉吟,说道:“基因的完美转录、复印,零误差或者是小误差的复印,使不会因次数多,而发生变化。如可以使用原件进行转录,便是有误差,每一次的误差也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这样一来,身体机能便永不会下降,于是人也就获得了长生——只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即端粒的问题。端粒是什么呢?端粒是转译、解码的密码本,是将基因的语言编程一种实际应用,作用于身体,建设、保卫身体的一个中介。它就像是电脑的硬件、软件之间的桥梁一样……”

    “端粒”是翻译器,是将基因信息翻译成身体的可识别信息的一种翻译器——

    端粒决定了这一段基因应该如何翻译!

    同一段基因……其实是可能表达了不同的意思的。是用第一套语言,还是用第二套、第三套,这些由端粒说了算。但端粒的本身,却是用一次少一点儿,不可复制,越用越短。即便是身体健康、强壮,各方面都非常好。可一旦没了端粒,那基因也就不能进行转录,人体的营卫之气不能生产、堆砌而无用,于是整个人都会崩溃、兵解。所以,还有一个条件,就是端粒的“可再生”——

    那么,端粒是可再生的吗?可以!而且还不是理论上的——海洋中许多低等的生物都可以使端粒再生。

    风尘也可以……

    风尘道:“如果,是为了延长生命的话。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固化一种翻译语言,别的我也不用了,就维持在现有状态……”

    韩莎笑,说道:“你说端粒是翻译器,让人听了跟你打起来……”

    “他们打不过我,我让他们双手双脚。”

    风尘“嘿嘿”一笑,耍宝卖乖。

    有关“端粒”的研究,实际上已经很久了,老早科学家们就发现了它和人体细胞的衰老有关,还发现了其一些特杏——但说到底,他们不过是盲人摸象,依靠着联想、逻辑和实验来确定的一些只鳞片爪,但风尘却不同:凡世间一应生物,无论是单细胞还是病毒、细菌、真菌、动植物,对祂而言没有秘密。

    所以“端粒”这玩意儿,祂的答案就是准确答案,没必要去争论。有关长生的手段有哪些,祂的答案也肯定是标准答案。

    通向“长生”的手段千千万,但说到底,还就是那几个方向。条条大路通罗马,而祂却就在罗马城里看风景!

    韩莎道:“说到底,根子上还是在基因,在端粒,是吧?”

    风尘道:“是。”

    “然后,我们再跳回到第三世界,第三世界的修士们做了什么?首先排除一点,他们并没有那么深厚的静功修为,更别提漏尽己身了。他们只是做了一件事,即修炼各门各派的功法,正宗也好、旁门也好,都是修炼本门功法。还有一点,素心小姐姐可是提过很重要的一个点,却被你忽略了。”韩莎细了眸子,竖起一根手指在风尘的眼前摇晃一下,说道:“修成元婴,才可长生——这是踏足仙道的一道关卡!所以,练气也好、筑基也罢,都是不能对人的寿命产生影响的。是元婴,对寿命产生了影响。那么,有一个问题来了:元婴为什么能够对人的寿命产生影响呢?”

    风尘跟着问:“为什么?”

    韩莎坐直了身体,捏住拳头给风尘来了一个油锤灌顶。

    “砰!”

    斥道:“是你想还是我想?”

    “我想、我想……”风尘举手求饶。韩莎哼了一声,这才满意,道:“这还差不多!帮你参谋就不错了,还想张嘴等着!信不信下午我给你头套里面加个绵胆——听说绵胆很受欢迎呢。是一件惩罚不听话的小女生的好工具哦——”好吧,原本是推出来作为冬季装备配合头套的绵胆,被这里的人开发出了新用途:

    惩罚家里不听话的、敢犟嘴的孩儿们——第二世界的那些中小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姑娘们应该感激风尘和韩莎,感激W公司。

    以前惩罚她们不听话、犟嘴的嚼子可以扔了。

    头套绵胆再怎么说也比嚼子舒服。

    作为销售方,顾客们买了商品之后做什么他们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并且已经推出了新的专门用于惩罚的款式。这是员工们自己根据市场需求提出来的,走的是中端路线,面向的是中小资,至于上层人物家的小姐,那肯定是不会用这种东西培养的:社交能力、分析、沟通、经营、经济这些才是她们的必修课,比品德啊淑女范儿之类的更加重要。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风尘、韩莎所在的世界——有些东西总是一致的。韩莎还说总有一天W会沦为一家情趣用品公司!但,这些都是无所谓的!这个W公司也就是玩玩儿,最后变成什么样无所谓——

    公司的利润除了维持运作、开工资之外,剩下的则被韩莎挥霍一空,变成了二人的“情侣款限量版”的头花!

    大师级的珠宝、首饰匠人,私人订制。钻石、黄金、铂金的精雕细琢,翡翠、宝石的琢磨、镶嵌,这才制作出来两件相似而不同的艺术品……反正第二世界的钱也带不走,回了家和去第三世界,也都是废纸一堆。还不如买买买,挑自己喜欢的买。

    至少韩莎感觉这情侣款头花就蛮好的!

    风尘有些无语,说道:“你就饶了我吧。这头套戴着都有些闷,太阳晒得都是烫的,再加一层绵胆,我都要生无可恋了……寒暑不侵也不是这么玩儿的!”

    “哟哟,这可怜的小表情!今天的报纸送过来了,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听见了送报小哥的自行车咣当、咣当的声音,韩莎便让风尘继续坐着,自己去拿了报纸。将报纸递了一份给风尘,说道:“看吧,给这妮子狂的。要挑战柳生传明呢。和人的武神……”指着报纸上,箜云岚的照片,照着文本念道:“箜云岚小姐表示,为了比赛的公平、公正,这一场比赛的地点应该选择在美国!”

    将这一则新闻看了一遍,风尘讶道:“就在咱们这儿?还真有拥分啊。不过,和人和中国人比武,本地会关注吗?”

    “会,因为这妮子还挑战了美国拳王梅尔森!”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