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羞辱

    细长的身体虚空折转,如在水中游……周身的白磷开阖、吞吐,若有若无的力量排斥,包裹天地的磁场便是水,令它腾挪无妨碍、掣肘之处。一道白电一闪,就回到了姜菱儿的手腕上,盘成了一个白色的、清凉的手镯,尾巴轻轻一勾,就勾住了自己的头,一动不动——每一下动作都是需要消耗力气的,能不动,当然是不动最好。身体的鳞片,则一片一片的,细密的感受着周围的温度……影影倬倬的模糊的人影就在周围!

    隔着一个单位便有一脑,使得它获取、处理信息的速度异常的快,并无多少信息传递过程中的“损耗”——

    只是,毕竟是红外感官,却看不清这些人是什么人。叠在一起,你来我往一挤,就更区分不出彼此了。

    “大蛇丸前辈,接下来我们还去八卦门找盟主吗?”姜菱儿却是没了主意。刚才的意外她也不想的……可刚刚杀了八卦门的弟子,再去找人家盟主,似乎……大蛇丸“呵呵”一声,说道:“无妨,你该做什么,就大胆的做。这一次你师父让你送信,主要是关于魔教的事。三大正宗、十二旁门若可联合荡魔,自是最好。但如八卦门尽是一些败类、凡俗,却也无所谓了,你尽到通知义务即可!”大蛇丸的话让她心中一定——大蛇丸的话很有力量,让人安心——

    支撑这种力量的便是它的神奇,它在刚才须臾之间,表现出来的力量……杀死生命的那一种力量。

    有这样的底气,有大蛇丸说了一遍师父的目的,她还担心什么?

    心中不禁暗想:“我堂堂一元婴修为,竟被你八卦门几个凡俗混混当街拦住戏弄,我不问你责任也就罢了,你们还有脸找我麻烦?”有了这一念,姜菱儿就更是得了理,整个人也都理直气壮起来——就差傲娇的扬起下巴,用下巴来看人了!

    实在是元婴的修为在三宗十二旁门中,都算得上是那比较小的一撮人,是精英中的精英。而它八卦门……

    还没听说有人达到元神境界呢,八卦门中最厉害的也是一个元婴,现如今就在掌事。另有两个元婴,一个负责教徒一个负责德育,剩下的筑基不出两巴掌,练气一大把……更多的,则是一些连练气都无望的凡俗之人,琢磨一些打熬力气、街头争斗的手段。而这些人自然就免不了在街面上打架斗殴、惹是生非。

    八卦门是门人弟子众多,有弟子十数万,可练气、筑基的弟子……元婴……姜菱儿越想心里头越是通透!

    很明显:即便是同为旁门,八卦门也最人多势众,但实际上实力确实垫底的。

    垫底垫到强横一些的武林势力都比他们牛——

    上次他们遇见的铁善、万里埃二人,随便哪一个过来,凭借自己的一身武功也能将八卦门杀一个七进七出,除非是用来镇宅的三个元婴出手还能够让人忌惮一些,不然,呵呵……所以,他们怎么敢?怎么能招惹自己呢?脚下轻飘飘的一跃,百花谷身法妙曼,速度却是较快的,一晃之间,便离开了这里!

    一路沿着宽阔的大道、台阶上去,便是一个牌楼,上面写着“八卦门”三个字,左右两根白玉柱子上写着一幅对联,口气却极狂,说的是伏羲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作八卦,统六合的故事。

    门口则把守了四人,分列左右,腰间佩刀。刀是那种刀刃一尺来长的柳叶刀,前端略起弧度,大了一些,立于劈砍。

    “站住!八卦门重地,严禁闲人入内!”

    四人拦住了去路。

    姜菱儿一字一字说道:“百花谷姜菱儿,二位可否通禀?”语气中的不善却毫不掩饰,左侧一人道:“百花谷?没听过……我八卦门掌教岂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另外三人也纷纷道:“对,没听过。什么百花谷、怡翠楼的,没听过。”“哥,怡翠楼咱们还是听过的,里面的姑娘……”怡翠楼是什么地方姜菱儿不知道,但从他们的语气中就听出来——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将之和百花谷并列,分明是有羞辱之意。姜菱儿冷哼一声,道:“你们辱我百花谷,可是代表了八卦门的?”

    “呵,这话有意思嘿。哥几个站在这里,就是八卦门的门面。看清楚了,八卦门亲传弟子……”

    一个顶儿浪荡的戏谑声从一个瘦弱、阴柔的男子口中传出来,一块属于亲传弟子的玉佩被他拿在手里晃了晃。

    “这江湖啊,是男人混的地方。女人趁早回家生孩子……”

    “……”

    姜菱儿默然,耳边肆意的笑声恍如隔离——

    他们素不相识、他们从无恩怨……但这些人身上,缘何会对他释放出如此的恶意呢?姜菱儿深吸一口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盯着四人,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们见过吗?是我杀了你们的八十岁老母,还是放火烧了你们的狗窝,连三岁大的儿子都没放过?”

    “是偷了你家的钱了还是毁了你家的田了?”

    “我们好像从未见过!”

    “……”

    姜菱儿突然的质问让场面一静,跟着四个人就不知死的哄堂大笑起来。似乎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问出的问题很有趣,那阴柔的男子还要继续调戏一下,但有一道剑光却比声音更快,一剑封喉,一剑,就封了四个人的喉——这一路上姜菱儿也是领了经验大礼包的,光是自己的剑法、身法的功夫,就足以傲世。姜菱儿取出了拜帖,走过去,将之插进了一尸体的腰上,而后运足了功力,娇声喝道:“八卦门辱我百花谷,勿谓言之不预!”

    罢了,便直接飞走……

    一片山野之中,姜菱儿落下云头,在地上一阵跑,终于是疲惫的厉害,喘气如牛,这才停下来……

    “前辈。”

    她有很多话想说。

    大蛇丸动了一下身体,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听姜菱儿讲。姜菱儿讲起了自己小时候一个人孤苦的在山里生活,和野狗抢食,和同龄的、不同龄的人拼命,一切只是为了活着。讲那种苦、那种单纯,讲自己被师父收留之后不一样的生活……她想,原来这个世界除了残酷之外,还有那么多的美好。她的童年塑造了她的秉杏,使她和百花谷的大部分弟子都不太一样——她看似可人,但骨子里却是那个可以骑在豹子的背上,用拳头大小的石头一下、一下的,生生将豹子的脑浆打出来的野孩子。

    这一种狠,这一种残酷,是果敢利落的大师姐都没有的。她讲自己的故事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大蛇丸的注意力的跑偏——

    原来这个“小丫头”实际上已经是一个“老怪物”了呢。现在差不多是三百多岁的年纪,只是“岁月”却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那么问题来了——她是如何长生的?

    遍寻了记忆,回忆了诸门诸宗的心法、法诀,大蛇丸却并未找到“长生”的原因。百花谷中,林素心几是同时知道了八卦门发生的事情,林素心道:“幻月先生,想不到八卦门竟堕落如此。菱儿身边有你照看,我也放心一些。遇到了这种事……如果可以,你就陪着菱儿多走一走吧,不必要急着回来。”

    “素心掌门,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问。你们是如何做到‘长生不老’的?”一只飞蛾就蹲在掌门练功的静室之中,桌上的纱罩内的灯架上。

    因为“自发光”的特杏,而且蓝莹莹的很漂亮,于是林掌门干脆就把蜡烛、油灯什么的都歇了。反正满山谷都是这些幻月,都那么丁点儿,不是说不许偷窥就能防得住的,所以还不如干脆放纱罩里面当灯用——嗯,林素心掌门的心思还是很巧妙的。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隔着一层纱,从亮处看暗处,是什么都看不清楚的。反过来从暗处看亮处,那却是一清二楚,连一根毫毛都看得清。

    既表示了“亲近”又发挥了照明的作用,还让对方的眼睛失去了作用,一举三得有木有?

    “长生……不是修为到了,自然就可以长生吗?”

    幻月:“……”

    “那,你能把你修行时候的一些想法、经验、经历说一说吗?”见林掌门也是不知所以然,幻月干脆换了问法——

    让林掌门将修炼的一些经历说出来,自己慢慢从中找原因好了。

    ……

    上午的阳光正好,大片大片的草坪绿油油的,一只健硕的黑毛老鼠在草坪中穿来穿去,防护着草坪。一旦发现了一些害虫,就直接把它们吃掉——飞天鼠杰瑞不是浪得虚名的!作为伊丽莎白庄园中,上个月的杰出员工,杰克被奖励了一块大蛋糕,全部都是用奶油做的,简直是鼠辈之中无法企及的高度!风尘穿着一件高腰束腰的连脚皮裤,足下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上身是一件白衬衫、黑色的托胸马甲,外面照着天蓝色的半长上衣,腰间是一条白色的皮质腰带,环扣是一个圆形的金属框,中间是一个w的标志,袖子是紧身袖外套着广绣,看着是好看,穿起来却有些热、有些沉——用料厚沉而结实。穿在身上,便很自然的多出了一种雍容、贵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