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鱼龙混杂的八卦门

    三寸长短、筷子粗细……一般来说刚从蛋壳里爬出来的小蛇,只要营养足一些,个头都比它大。只是和普通的蛇相比,大蛇丸的胃、大蛇丸的身体,路子就太“野”了:是不怕麻也不怕辣,什么进胃都能化,吃了就长个,绝不耽搁一丁点儿的功夫——那一块肉就让它长长了大概一寸左右!大蛇丸吐着信,一个阴冷的、偏显得阴柔、冷酷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尾巴增加了这么一截,它终于有了以阵法的方式发声的能力……

    “这肉的味道真不错,稍微长了一些,算是摆脱了之前的交流模式了。妙玉丙道友请了,这麻辣兔肉的手艺很正!”

    这“一寸”的长度,并不只是一个长度。

    它还代表了一个意义:

    大蛇丸的“大脑”又增加了三分之一……它本就不是普通的蛇,而是形状像蛇,但基因上却还包含了魔鬼之语那种可将各种生灵降解的能力,而另外一个,就是大脑的“配置”了——蛇是一种冷血动物,它的头部比例小,脑仁儿简单,但脊神经却很发达——这也是蛇被砍成了两截,断掉的身体依然活着,还会扭动、痉挛很久的原因。大蛇丸不同的地方,则在于每隔一个单位,就添一个脑,一直加到了尾巴处——相比单核儿的蛇,它无疑更加的耗费能量——但是!

    重要的是“但是”——但是大蛇丸就算比砍成两截、三截、四截……只要不是将所有的脑都砍坏了,都是可以“重生”的。

    每一段都会在神经传递过来“断网”的信号之后,第一时间进行止血、再生的操作,从断处止血,然后生出一颗新的蛇头或者蛇尾(顺序则是既定的顺序)。单纯的从这一角度看,叫“大蛇丸”那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这种“重生”的能力,称得上是低配版的“八岐之术”了。而这么一串串下来的大脑,对大蛇丸而言最大的意义并不是可以“重生”,拥有近乎不死的能力,而是脑力的增强!

    妙玉丙颇是赞叹,眼中透着纯粹、好奇,问道:“道友能以飞蛾而化蛇,这其中变化通玄,却令人惊叹……”

    大蛇丸道:“这非是变化,之前我是飞蛾,此时我是一条蛇,道友若有兴趣,我便给你讲一讲其中玄妙。这化生之道,无外有三,其一者,使神识尽漏,汇通三脉,而至于末梢,细无可细。细至于极,故可以察一切变化,使一身之运转,尽在你掌控之中;其二者,静功需强,越强越好,唯强,才能宏领全局,不使生错;其三,要明白生物之间的不同,要去理解,理解透彻了,便可以了……”

    妙玉丙摇头,感慨道:“大蛇丸道友所言之三,我却一样都做不到。但……今日闻此妙理,当大浮一白!”

    便引玉壶淌蛟龙,杯满酒溢以为敬。

    他自浮一大白……大蛇丸翘起身体,头低进了杯中。一杯酒便快速下降、见底,而它的身体则是再一次长长了许多……而后说道:“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失落,真的不错……这酒更是好酒!”

    妙玉丙道:“还有好菜!”

    这一顿麻辣兔肉吃完,大蛇丸的体型就长到了七寸左右。原先的纱笼自然是待不住了,于是就盘在了姜菱儿的皓腕之上。住了一夜后,便又去毒龙教——

    毒龙教以巫法、邪术为根基,杂糅了一些正道、旁门之术,自有特色。其教中子弟施展手段,一个不防备,就要着了道……之所以如此,却是创派祖师原本乃是邪道之人,后来上了年纪,感慨邪道不得光彩,这才博采众长,创了毒龙教。毒龙教见了姜菱儿倒是热情,也无什么不开眼的人——事实上,十二旁门之中,毒龙教别看名字听着不像是什么好人,也不像是好门派,但其规矩却最是严苛、森严的。

    其教内有监察使者,有刑罚,有自己的监狱,有自己服劳役的地方。那位雄才大略的祖师爷硬是用严刑峻法,将一干人给掰正了,重新搓吧搓吧,蹂躏成了“好人”——毒龙教不收良家子,不收杀人犯!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规矩!

    对内的监察使者是耳朵,是眼睛,盯着不守规矩的人。教众们都是“改过自新”的,曾经犯过错的罪人……

    他们或者是犯过盗窃、或者是犯过抢劫,各种各样的罪行只要罪不至死,对外的监察使者发现之后,就会将人带入教内。然后根据自己所犯的过错量刑——刑满释放后,也不是让他们离开,而是批准正式成为教众。开始学习毒龙教的手段。大蛇丸听姜菱儿给它科普毒龙教,感觉这个教真的是……代替了监狱的职责,赏善罚恶,并且还解决了刑满释放人员的再就业问题!

    那位“毒龙尊者”果断的奇葩一枚——虽然奇葩,但值得赞扬。他虽然出身邪道,但却绝对是最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

    毒龙教一行分外顺利,最后一个目标是八卦门,一入了八卦门的地界,有了毒龙教的对比,这八卦门才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几个没眼力劲儿的,穿着青袍,袖口一个乾卦的年轻人围住了姜菱儿,口花花的,问“小娘哪里人?”“可曾婚配?”又要她“陪哥哥耍耍”——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或者,是有恃无恐?以为自己在自家的地盘儿上,强龙过来也要低头,被他们这些地头蛇欺负……

    “让开!”姜菱儿右手握住了剑柄。

    “哟哟哟……小娘生气了嘿!哎哟哟,我好怕啊,杀人了,哈哈哈……”几个人哄堂大笑!

    一些路人却躲得远远的,恨不得自己就是小透明。

    这几人的气焰之嚣张可见一斑……

    他们就像是一坨狗屎,踩一脚不会死,但却能把人恶心死——普通人是宁愿招惹杀人犯,都不愿意招惹这种“混混”。杀人犯这种东西,一旦进去了,就是秋后问斩,招惹也就招惹了,没有后顾之忧。但这些混混不一样,他们犯的事,打一顿板子就放了,然后就过来继续祸害你、恶心你——

    杀人掉脑袋的事儿他们不敢干,但偷鸡摸狗,半夜往你家门上泼粪,半路拦住你家落单的孤寡,要么干脆赖在你家里不走——反正有本事你宰了我,要么我就赖这儿了。哥们儿赌钱输光了,借俩接济接济……

    哟,你家闺女挺漂亮哈,瞧瞧这脸蛋儿……

    ……

    就问你怕不怕?

    你去报了官,按照法律打一顿板子关几天,然后又出来了。哎呀,哥们儿这屁股都烂了,那个疼啊,你说你怎么办吧?给钱花花,要不我死你家里你信不信?这锅是做饭的啊?我以为是厕所呢,里面那一泡不好意思。要不,你们洗洗?我这屁股疼,下不了地,哎哟我这……不好意思,把你家唯一的被褥尿湿了……那个啊,你不能怪我来你这儿啊,总要给人一条活路吧?

    恶心不恶心?反正就赖着你、膈应你,像是癞蛤蟆趴脚面上一样——这事儿官府解决不了,法律也不管用。

    要么你把他剁了,要么你就认命,没有第三条路。

    在人类这一社会群体中。

    他们是癌细胞——具有极强的传染杏,晚期化疗都没用。相比较而言那些杀人放火的反倒是可以治疗的病症。

    ……

    姜菱儿又一次道:“让开。”她很是羞怒,同为旁门,怎么八卦门竟然有这种货色?显然这一声“让开”是半点儿用都没有的——如果让开有用的话,那么他们就不是混混了!大蛇丸盘在姜菱儿的手腕上,一双冰冷的,带着竖瞳孔的眼睛扫了一下几人,说道:“你打算杀了他们吗?交给我吧!”

    姜菱儿就感手腕处光滑、清凉的鳞片和皮肤一阵摩擦,一条白磷小蛇如袖箭一般飞出,笔直的撞在了一人的眉心。

    粘稠的、浆糊一样的淡淡的几乎透明的蓝色火焰从那人的眉心扩散开,只是呼吸之间,就落满了全身……而他的头颅,则是在火焰扩散到了胸部的时候,就被燃烧的一干二净。这一幕简直犹如地狱,可怕而狰狞。另外几人也同样没有跑掉,纷纷燃烧,最后消失,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

    只有衣服落在了地上,证明了他们曾经存在过。

    “杀人了……”

    尖叫声此起彼伏,周围已经干净的无人。

    姜菱儿掩口,低声惊呼:“大蛇丸前辈!”

    大蛇丸“呵呵”的笑,语调中透着一种独有的冷漠、阴森,慢条斯理的说道:“对待垃圾,直接将他们毁灭就好了。在狼群中,如果有狼是这样,那么这头狼就会被驱逐出狼群,自生自灭……而人,你无法将他驱逐出人类的社会,那就只能毁灭他。放心吧,人不是你杀的,而且,呵呵……”那一双竖瞳中,绽放出夺目的光彩,“小小的一个八卦门而已,就算他们要找你麻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帮你的……”它见过了这个世界最强的力量,于是也就有了属于自己的自信:

    还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它的对手!别说是任何一个人了,就算是正宗旁门联手,再加上邪道魔道,也不过一盘菜。

    它,拥有俯视一个文明的资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