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三大正宗开高达

    “stop修的麻袋……媳妇儿我错了……救命啊,杀人了……”凄厉的叫声夸张、高亢,似要连小舌头都叫出来了。只是,声音却被困在周围三丈之内,丝毫不得出去!韩莎停了一下,盯着祂,虎着脸满含恶意。虽是戴着头套,看不见彼此的表情……但能够感受到,韩莎玩味道:“叫啊?你叫啊,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

    “你欺负人……”风尘的声音中满是委屈,一双明眸中更是蓄满了水汪汪的一滩,一些泪都湿了口罩的边缘和头套的眼部……韩莎抓狂的将手在空气中抓了几下,就像是鸡爪子一样,气恼道:“哇呀,气死我了!怎么就变成你委屈了?”而后,又换成了一副居高临下的雍容、优雅,透着一种熟透了的魅惑,“哟,还真的是我见犹怜呢!啧啧,这眼泪儿巴巴的,可惜啊可惜……”

    风尘问:“可惜什么?”

    “可惜啊……”韩莎呵呵一笑,手指轻轻的划过祂的脸庞,“我鱼唇的欧豆豆啊,你戴着头套呢,做再多的表情,我也看不见……继续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啪”“啪”“啪”“……”

    又被抽了十多下,风尘眼泪汪汪的又找了一个理由:“不要打了,会、会毁容的。要是毁容了就不好看了。”

    韩莎被逗笑了,另一只固定风尘下巴的手一松,变成了双手捧脸。笑说:“好了好了,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儿上就不欺负你了。还毁容,连蚊子都拍不死,美容呢,还毁容……不过,这只是我生气可,可不是我要原谅你!”风尘的脸被韩莎捧着,嘴巴嘟成了一朵花儿,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含糊不清,如同牙牙学语的婴幼儿,“那你想肿么夜啊?”韩莎得意,道:“口齿不清,重说一遍!”

    风尘:……又是这一招,还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味道。不过现在敌强我弱,韩莎的气势明显占据了上风,自己的脸被人挟持,只能忍了——

    “那……你……想……怎么样……啊?”

    然后,脸就被花式蹂躏了。

    还不如刚才的巴掌呼脸呢……虽然动作看起来像是打,可韩莎是真的没用什么力气,就和做美容拍养肤水差不多。这“揉脸杀”的威力可就不一般了,只是一会儿工夫,风尘的脸就开始发热、发烫,似乎有一种饱满、膨胀、光滑的感觉——这当然是一种错觉。韩莎一个劲儿的教祂学话,教学程度自由把控,斗智斗勇了半天后,风尘感觉脸都不是自己的了。韩莎则是舒爽的很——她表示,这么手感柔润、弹杏的脸蛋子,还可以继续盘一下!闹了一会儿,韩莎才停下来,说道:“先天一气大手印——我看着是手的经、穴系统的局部放样、映射吧?”

    风尘双手一边儿一个,捂住自己的脸,和韩莎一起朝着草坪上的长椅走过去。刚受过“揉脸杀”的摧残,这会儿风尘特别老实,生怕韩莎再找个什么借口,继续盘祂的脸:

    君不闻“适度盘脸有益健康,过度盘脸脸成圆盘”,是会长残的好么!

    祂道:“是……广成一脉的修法,是根据人之本身的子午流注,经络、穴道之功用为基础的,修行的过程也是顺天应人,一应法术也是如此——都是人体内的一种局部的放样、映射产生。这先天一气大手印只能算是其中之一。譬如将心脉放样……”心脉放样是什么?那就是三昧火!

    心脉投出,神行流注,虚空便生出一团几乎透明的、薄薄的焰。这一放样被风尘放成了一立方米左右,于是,那焰也就是一立方米左右,形状如同心脏一般,还在跳动。风尘道:“莎莎你看,心脉放样……”

    韩莎眼睛一亮,若有所思,说道:“这么说起来,第三世界的修行最主要的两点,其实就是一,阵的放样;二,阵的映射……只不过,三大正宗是开须佐能乎、开高达的,即便彼此有所区别,我想也就是彼此高达机甲的型号儿、功能不一样罢了。旁门那些人开的不是人形的高达,而是坦克战机!我试试,看我开个完全体的须佐能乎……”韩莎一撤身,站起来,走了几步之后,就开了“须佐能乎”——身体内诸穴皆放,以更为精确的几何方法放样出来,女娲之肠精确作图,神的流注同样放样,只需放样、映射两个步骤,一个十米多高的韩莎就被放了出来!

    韩莎居其中,一抬手,十米多高的韩莎也一抬手。她不需要进行控制,不需要额外的运行神,只是将身体内的流注自然而然的放样了出去,然后映射。

    于是,大号的“须佐能乎”就活了。

    十米巨人低下头,俯瞰在长椅上的风尘,粗大的手指头点在风尘的额头上,手指就和椽子一样,足足有将近一米长,又粗又大……风尘无语的抬起头跟韩莎对视,韩莎则是一把将人抓起来,放在了另一只手上:“宝宝,你这下真的成小人儿了……要不要我再变大一些,送你上太空?”

    “不要,我想上去自己可以上去!”风尘傲娇。

    十米韩莎一点一点的坍缩,变成了五米的韩莎,然后变成了三米、二米的韩莎……然后,大号的须佐能乎就变成了一个袖珍的须佐能乎,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了风尘的视线之中。又过了一阵,韩莎呼一口气,说道:“可以小到细胞级别,再小就做不到了。这个似乎挺有用的呢,如果我们可以使它变得更小,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直接用眼睛观察微观世界了呢?如果小到一定程度,是不是可以看清楚你脏腑中,那新的卫气和营气究竟是什么,知道新生出的网络的结构?”

    韩莎说着,就将从十米到十几微米这一段变化过程中,对于心神、体力的消耗的数据则是发给了风尘。

    微观尺度下……消耗是微乎其微的。

    以个人为分水岭,大于个体,放样的越大,消耗也就越多。这种消耗的关系,是一条曲线。

    对于风尘、韩莎而言,这一种消耗更多的是体现在体内的生理系统的稳固、稳定上。外部放样出来的“须佐能乎”啊“高达”什么的,不管叫什么,总之是个体越大,纠结的力量也会越强,就像是一个月亮一样,人体本身就是地球。月亮的起落会引起潮汐,而他们却要控制这一种潮汐,使之不发生——例子或许并不很恰当,但也就大致是这么个意思。风尘语气中满是溢美:“莎莎,你真的太棒了。简直就是我的指路明灯!三大正宗开高达并不是正确的使用手段,它真正的用途,应该是研究才对!”

    韩莎的思路的确是新颖——

    第三世界中那些修士,只是想着让自己的高达越开越大,努力让它变大,可从来没有人想过让它变小!更没有人想过,让它去成为一种观察的工具,去研究微观尺度,洞悉其中的原理——

    就像是蚁人一样——呸,蚁人只知道用皮母粒子战斗,简直垃圾。有那精神头儿去做研究的话,地球早就称霸银河宇宙了。

    这姐们儿的路子之野,思路之开阔,简直令风尘佩服的五体投地,抱住了韩莎吻了一口,风尘意气风发,“哈哈”大笑,说道:“神束线再好,也只是能剖一个平面,要从二维拼凑成三维,很多信息都会缺失。但假如我可以亲眼观察粒子,就算只是亲眼观察一下自己的身体也好啊!”

    “你应该能放的比我小吧?”韩莎看着祂,问。

    风尘道:“不知道,但试一试不就知道了。”祂说了一句,便以女娲之肠做出了放样的途径,一个连通了自己思维,动作、思想都同步的小人儿就被放样了出来。小人儿沿着放样的路径缩小,至于极限,果是比韩莎的要小很多,大概是在一微米左右——但更小的尺度却是缩不下去了。所谓映射,也并非真的必须同步,只是同步最简单而已。风尘心念一动,那一个一微米大小的自己就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周围的光景变换,如同置身于快速旋转的万花筒,停下之后,就已经站在了心脏外面。

    心脏的跳动它看不见,因为它太小了。但是心脏上面的那一条别于肉质的,新的卫气生成的网格的线,它却看到了——如此小的尺度,所谓的颜色已经失去了意义。那一条线也就是三微米左右粗细,是它的长度的三倍,它站在线上,却不能看出那网格线是什么,只是能够感觉到它的不同。然后,又下到了腹腔之中,稍微变大一些,观摩了一下这海底女萝岩,站在巨大的花朵的中心四顾,恍惚就是置身于一个独立的世界。

    一份一份的立体的图像被同步传输出来,记录在生物芯片中。解散了映射之后,那一个小小的风尘就消失了……

    韩莎将脑海中风尘刚刚传给自己的图像看了一个遍,风尘肚子里的照片却让她一阵揶揄:“还真漂亮呢。原来你肚子里有一个女萝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