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崆峒铁善,一剑万里埃

    这是一个有趣的人,他虔诚、纯粹、自律,于一言一行之间,都散发出异于常人的气度,显得和周围格格不入。只是坐在那里,便让周围的食客生出一种拘谨,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似乎都裹上了一层紧绷绷的衣服,极不自在!飞蛾上了落在了木屏风的顶端边沿,鼓起的复眼遍及了上、下、前、后、左、右,六合皆在视线之内!蓝色的、生着细茸毛的翅膀轻轻的朝两边张开,再快速的收拢,无声无息,却甚为写意……一个青衣八字胡进了客栈,走到白衣人的对面坐下来。

    青衣八字胡的身量要比白衣人矮了半个头,却明显的壮实许多,肤色呈一种健康的小麦色……

    “有意思……”飞蛾饶有趣味的看二人——常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幻月却是一眼就看出来这青衣八字胡的“青年”实际上是一个女子。女子贴了假喉结,又用药水改变了肤色,束紧了胸部,使得起伏的丘陵地带变成了广阔无垠的草原——但一个人的外在形象可以改变,但内在的生理却是变不了的——

    尤其是缠紧的胸部压迫了呼吸,使青衣八字胡一直都处于一种心率略快、呼吸急促的状态当中。

    便是表面再风轻云淡,优雅从容,也改变不了呼吸、心率……

    更改变不了自身的生理!

    青衣八字胡道:“我看到崆峒派的高手来了。”白衣人不为所动,无论是“崆峒派”还是“高手”这两个关键词,还是青衣八字胡有一些急切的语气,都无法让他动容……他心如止水,一言不发,幻月却已经知道了:这白衣人在这里吃了半斤羊肉,一盘豆芽,一块豆腐,又喝了一碗水,之后等着的,就是青衣八字胡说的“崆峒派的高手”。青衣八字胡急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是崆峒派的高手,不是阿猫阿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正这时,就听外面一个声音传进来:“他知道,你不知道!”

    一身着褐色员外服,衣襟绣着金色的万字形花纹,头戴一顶四方冠,留着寸许长,修剪的整齐的胡须,体型略胖一些的中年人就抬不进来。搭腔了青衣八字胡一句,就将目光落在了白衣人身上。

    问:“你就是杀死我崆峒派秋风剑的万里埃?”

    白衣人站起身,转身面对中年人,说道:“不错,正是万里埃。三月前我与秋风剑薛全比剑,秋风剑不敌而死。”

    中年人道:“崆峒铁善!”

    万里埃看着他,不言不语,目光中清澈的不带丝毫杂质,平静的如同一汪寒潭。

    铁善说:“秋风剑比武斗剑而死,是学艺不精。我崆峒派也非仗势欺人之辈,只是秋风剑一败,在学艺不精,而非我崆峒派技艺不精。铁某前来,便是两个目的。其一便是代我崆峒下帖,请万少侠往我崆峒,品鉴一番我崆峒派剑法……”

    万里埃道:“想来崆峒派的玄元十三剑定不会让我失望!”

    铁善道:“自然。”

    “那么,第二呢?”万里埃握紧了手里的剑。

    铁善的目光落在了万里埃的剑上,语气平缓、笃定,说道:“铁某不才,却也想见识一下少侠的剑!”

    铁善伸出自己的一双手……

    这一双手适才笼在袖子里,看不出什么。此刻一伸出来,便让人看到了其中的不同。他的一双手竟色如银霜,泛着青。十根手指如弹琴一般,轻轻的拨弹一下,铁善说道:“我这一双手,经由秘法练成,坚如钢铁。”万里埃的眼睛亮了一下,问:“这是铁戟银钩?”铁善道:“正是铁戟银钩——是某家传之学。”

    色如银霜、泛着青色,坚如钢铁……飞蛾注意着这一双手,神束线第一时间就切了过去,宛如是手术刀一般,由宏而细。

    手掌的肌肉、骨骼、血管、经络、穴道……一分一毫,皆清晰的呈现在幻月的意识之中。更细一层的细胞结构,再细一层的大分子团……将那一双手从整体到部分的方方面面,都剖析成了图像,细微到了每一个有机分子后,终于是神束线无法达到更加细微的尺度——当然,若是风尘、风莎燕或者天鬼三个身体来上任何一个,都是可以达到更小的尺度的,而且能小的多。

    但这只是“若是”,现在这里只有幻月!

    虽只是至于有机分子的程度,但却已足以解析这一双手了——这一双手只是肌肉纤维的层面上发生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变化,掺入了一些金属杂质,使肌肉纤维变得更加韧杏、更加有力,但实际上却依然还是血肉之躯。骨骼之中,亦掺杂了一些金属……固然是增加了手的力量、强度,但却也会导致中毒……

    金属中毒……

    这是一种很有意思手段,幻月寻思:“或许《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铁戟温侯的那一双手,要练出来,也是一样的方法。”

    万里埃道:“请!”

    铁善双手一张,右手由中线出,另一手稍后一些,随步而动。右手一个简单的抓脖,只是一个快。身步手合在一处,迎来的却是一抹寒霜——万里埃的剑不见得快,但却准,恰到好处的一抹寒霜恰好抹过了铁善的右手。铁善的动作一下停住,不再进,也不退。稍微停顿了一下,右手才是收回,抱拳道:“秋风剑不冤枉,好剑法!”

    这的确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剑法”,好在一种恰到好处,犹如禅意所言之无滞,水过无痕……

    几滴透着玄色的血滴洒落。

    铁善转身就走。

    青衣八字胡说:“他可是铁善。”

    万里埃说:“你走吧……”

    热闹已经结束……

    蓝色的飞蛾落回到了姜菱儿腰袢的纱笼中。与姜菱儿道:“走吧……你将菜和水留一些在客房里……”

    另一边的林梦琴亦找了客栈住下,一夜无话。

    第二日继续赶路,下午时分就到了崆峒山脚,落下云头,一路寻上山去,在后山深处是一石窟,外面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是四个古拙的大字:至大广成。进入石窟内,且行十余丈,便是一扇门户,门户有两个青年道童把守。姜菱儿行礼道:“两位道兄,我乃百花谷弟子姜菱儿,奉掌门师父之命,来拜见住持掌事,劳烦通禀!”

    这三大正宗每一宗都传承无数,支脉源流众多,各有各的掌门,却并非一宗一派。这住持掌事一职,则是各派掌门推选出来的,一个类似于“武林盟主”的职位,统一负责对外的联络事宜,对内的权柄不重,职位相当于“外交部长”。

    “稍等……”

    一人便去通秉,大概一刻钟左右,那人便重新回来,引了姜菱儿入内。三转五转深入洞窟之后,就进了一处洞天。

    内里生着一些发光的植被,天穹装饰了夜明珠,犹是夜空一般。一白发披肩,穿着一身麻布长袍的老者轻一颌首,道:“你去吧。”却是对那弟子说的。

    那弟子一走,姜菱儿便施礼,道:“了凡真人,这是我师父的帖……”送上了帖子,便将百花谷遭遇魔头袭击的事讲述了一遍。第一次做这种对外联络的事情,姜菱儿有些紧张,不过该说的事情却也都说清楚了。了凡真人拆开了帖子看了一下,说:“我知道了。今日已经不早,你且留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再走……”

    “多谢了凡真人!”姜菱儿道一声谢。了凡真人又唤了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来,让他领着姜菱儿去女观的客房。

    三千分之一的幻月则是将洞窟之内的读经、练剑、背诵声声声入耳,心无旁骛。只是一场晚课的功夫,就让它对广成一脉的法术有了一个大略的了解……其中的一门较为基础的降魔剑法更是了解了一个彻底,毫无秘密可言。翌日完成了早课,广成一脉中,这了凡真人的弟子说修的法门,就没了秘密——这正宗之法,看似平淡无奇,但威力暗藏,自有独到的地方……

    只是这些“独到”对幻月而言,其用不过是一点灵光,让人眼前一亮。生出“原来还可以这样”的感觉。

    “莎莎,来,给你见识一下……广成一脉的法术——先天一气大手印!”第二世界的美洲正是夜晚。

    风尘站在草坪上,给韩莎演示着自己刚到手的“先天一气大手印”,只见祂手一张,虚空一抓,虚空中竟平白的生出一只青蒙蒙的大手,那手足有一丈多宽,两丈多长,一抓之下竟发出了“砰”的一声,竟是空气炸裂的声响。风尘问:“厉害不厉害?”韩莎很配合,掩口笑道:“厉害!”

    “牛逼不牛逼?”“牛逼……”

    “是牛逼吧?不过我说它肯定没我老婆牛逼!”

    “你老婆怎么牛逼了?”

    “我老婆敢吃屎。”

    “……”

    韩莎快速的贴上来,手卡住了风尘的下巴。另一只手在祂的脸上“啪啪啪”一阵抽,虎着脸盯着祂,隔着一层头套,都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杀气。风尘很弱受的可怜巴巴的看俯视着祂一手固定一手狠抽的韩莎,韩莎咬牙切齿:“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给我说一遍来听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